首页 > -重点-, 文艺, 藏人博客 > 我们的年

我们的年

2011年3月26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按:任何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但我们总会找出种种理由在生存和生活中推卸责任,这是人类文明至今自欺欺人的一种进化现象;正如藏历节庆在藏区适逢一系列的现代激情所境遇的尴尬与矛盾,我无权引导同胞大众,甚至劝导的资格都没有,但我有勇气说我们在无所顾忌享受现代文明的一切成果的同时,也是在无限扩大内心的空虚。我想有朝一日人们都将渴望回归,甚至渴望从茹毛饮血的先祖那里重新起步,想想此彼间确实只差一念,可一念又是否回头便是?正如萨义德所说“我们大家都在谈论回家,但这究竟是指实际意义上的回家还是指回到我们原来的样子?我觉得后一种意义更重要。”

我们的年

1、

我是行走在另一段岁月之中时
遇到了这个新年

起先,以为它只是一个无从考证的古董
多年后,明者视它为宝,不懂的
依旧觉得它只是一个灰头土脸的陪葬品

2、

在新年之后的新年
我向旧岁做出了最为坦诚地道别

冲过两道年关之后
仍然难以抉择一个新年,从始至终
不卑不亢、不急不缓
深入岁月

“有些人习惯将某些时日繁琐而又虚伪地起始
有些人逼迫让一段生活虔敬而又从容地离开”

故乡自有它与新年约会的星空
就在我们睡意朦胧之时

梦中却有新年轻唤:我在春天,
你在哪里?

3、

有人在新年中等待着死去
有人在新年中等待着出生

如同普天下的团聚
雪域圆满的法轮
也对新年里亲友久久不归的遗憾
而伤神覆雪

4、

没有谁的年
可以像诗一样结尾
曾经在新年里自负的欢乐
和矫情的悲伤
是我们的年
向路人乞来的年夜饭

2011年藏历铁兔年初四于大武。

精英博客
http://blog.voc.com.cn/blog.php?do=showone&type=blog&cid=116000000&itemid=681274

分类: -重点-, 文艺, 藏人博客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