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 藏人博客, 言论 > 圣地游历之二 希望尽快成立“西藏唐卡艺术家协会”!(有图)

圣地游历之二 希望尽快成立“西藏唐卡艺术家协会”!(有图)

2011年3月30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L君:在圣地的安多籍唐卡艺术家

315

在圣地,有一天下午去找安多老乡L。在迷宫似的八廓街七绕八转,在一个僻静的巷道我进了一座院落,回形结构,三层楼,这样的居住方式正是八廓街典型的古建风格。拉萨街市的掌故要数在拉萨生活过多年的廖东凡先生最为内行。刚到圣地我就在“古修啦”书店见到他创办的《西藏人文地理》(寥老现是顾问),一口气全部买下。读廖老的文章可以让我们对西藏风物特别是圣城拉萨有“再看一眼”的深入与回味的隽永。(比如廖老发表在《西藏人文地理》2006年3月号第二期的文章《八廓圣迹详解》)另外在这册品位很高的杂志中我对作者“魏毅”的印象也颇为深刻(如《哲蚌寺——一座城市的生活史》)。置身藏文化境遇,他们往往有文化“旁白”的较深入的见解与热情。当然,他们的共同点在于智力好奇心和平心而论的文化“纪录”。

323圣地古巷一瞥

见到L,与他们夫妻喝茶聊天很愉快。在这里喝到的酥油茶比外面的好多了,原因在酥油。有些陈旧的酥油做成的茶在入喉时你会品一点点辣味,而新鲜的酥油就很滋润。从L家出来经过大昭寺,转经的人群依然熙熙。大昭寺广场上人们都在向着殿堂叩头——那里有神圣的释迦佛接受人们虔诚的膜拜。我和L约好次日早晨在拉萨著名的茶馆——光明甜茶馆,拉萨人称之为“港琼加康”(直译“小箱子茶馆”)。

333毗邻八廓街的圣地著名甜茶馆“港琼加康”

次日清晨“港琼甜茶馆”。人们从四面八方聚集在这里,有男性也有女性也有少数老人。长条的几案长条椅,每人面前都一个“格拉斯”(拉萨藏语称小杯子)和一堆零钞,倒茶的人提壶围绕桌子,倒满一杯拿走零钞里的五角钱。到来一位喝茶人,大家都会热情招呼,努力腾出位置接受其加入。

341甜茶:圣地生活场景

喝甜茶的习俗成为拉萨人每天不可或缺的生活内容:L君每天转林廓,围绕布达拉一圈到中间一圈——八廓街,然后进入大昭寺朝佛,同时也象征着完成了一天的心灵功课。

“港琼加康”人声鼎沸,人们饮茶交谈。拉萨人通过这种方式交流信息,开始新的一天。这样的交往方式好比西方的咖啡馆等公共场合,好比古代希腊雅典卫城的“广场”——公民空间。

352早茶场景:唐卡艺术家们的聚会

361L君与他的唐卡艺术家同事(左:关确次仁  右:达哇)

371

381关确次仁在早茶上向同事们展示的新意唐卡

甜茶的材料是红茶和糠。据老前辈平措旺杰在他的自传《藏人革命者》(英译藏版本)P.123-124)回忆,甜茶似乎是舶来品。因为他说“生平第一次喝到甜茶”。

L君从安多来到圣地已近30年。他师从仁增班觉学习唐卡艺术。L君称赞自己的老师对“藏文化的发展一向负有责任心”。L君也曾在安多强巴身边学习观摩。“安多强巴的确很独特。他把颜料含在舌苔上,然后把笔尖探进去”。在与L君的言谈中,笔者了解到拉萨唐卡画坛也是问题多多:许多历史遗迹的唐卡绘画的修补工作当中有掺和了不少没有经过专门训练的没有师门的江湖画师的参与,其结果是画面中出现常识性的甚至是反藏文化的错误和纰漏。L君对此表示深切的忱虑:“那些错误成为历史现实”。同样作为安多画家,话题不得不与“安多强巴”联系。安多强巴的画风在传统坐标中与西方的“写实”呼应,正与安多另一名天才——更顿群培的“求实”学理相辉映。安多强巴的画风,也彰显了这一肌理,其意义指向是唐卡艺术在“继承基础上的发展”。

391

401L君的部分唐卡作品

另外,作为传统文化活态的行业现状,拉萨唐卡艺术的发展同样经受着前所未有的严峻挑战。L君也同样有“卖画”的经历。“我中止了把唐卡当作纯商品作价兜售的行为”。现在L君和大多数圣地唐卡画师一样恪守这一道德底线。笔者告诉L君,这个没有执行终端的“底线”是没有强制性约束力的道德自律。因此我建议L君和他的同事们与自治区文联商量申请成立类似“西藏唐卡艺术家协会”的机构。建立健全集唐卡艺术品质量的市场监管与唐卡艺术品评估鉴定功能为一体的唐卡艺术民间组织,依靠人民政府的力量,从市场源头规范、整肃唐卡艺术品市场的健康发展,才能在真正意义上保护唐卡艺术的文化传承在新中国的“发扬光大”。

411在L君家见到的一幅安多强巴的画作反转片

L君说他找著名画家韩书力先生请求帮忙办这件事。我想这等保护民族文化健康发展利国利民的好事想必会得到有识之士的支持!

老藏民
http://laozangmin.tibetcul.com/117747.html

分类: 文艺, 藏人博客, 言论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