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回忆, 文艺, 旅游, 藏人博客 > 圣地游历之一 :“成道者” 扎西次仁(有图)

圣地游历之一 :“成道者” 扎西次仁(有图)

2011年3月30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引子
在一抹感人的夕阳中启程,仿佛又回到二十多前孑然一身辞别故土西行的那一幕。

一样在冬季。

入夜醒来车过格尔木车站。睡去又醒来车轮滚滚不知道在何处奔波,天光微亮,朦胧的景色美丽地展现开来。大地丰满的轮廓在柔和的天光中一点一点绽放,一夜铿锵动荡的梦魇刚刚醒来, 窗外是一片苍凉的鹅黄,闪亮的河流目送道路在高原大地怀抱径直向“天上的西藏”攀升。突然想起自己出发前在一张白纸上随意写下一行藏文——朝圣:第N次之旅,仿佛翻开一页新的画卷,也好象是凯旋前一个充满期待的拟题。

车厢里旅客寥寥无几。已到旅游淡季,大多是牧民僧俗朝圣者。

列车在行进当中,在我的对面铺位是一个玉树同胞,前往朝圣,时不时从包里掏出一个祈文册子默读。他说以前乘卧铺汽车去朝圣,乘火车是第一次。

列车前行,窗外雪山蓝天白云让人由衷赞叹高原大陆独特的恢弘气质。

车过西藏自治区那曲县一个叫古露的站,输电铁塔在雪地矗立,阳光下尚未冻结的土地到处水汪汪,看得出来是一片很大的湿地——藏语称“na”。

列车前行。左手是看上去清洌的堆龙河,离目的地不远了,褐色山梁和熟悉的藏式民居建筑出现在眼前。

18:20。北京西—拉萨T27客车比既定的时间稍稍提前到达,C君兄妹来接站。

一辆轻巧的三菱越野车载着我离开空阔的西藏火车站经过布达拉宫往西驰去,依然喧闹中的街巷和人流中夺目的是三五成群巡逻的武装军人。八廓街的巷口车辆不予通行。最终在与八廓街的曼兹康(藏医院)毗邻的丹杰林路找到为我物色的一家宾馆,然后在斜对面的“库玉玛藏餐吧”喝酥油茶吃咖喱牛肉饭。从那以后我时不时光顾那里,坐在一角静静享受3磅10元一壶的酥油茶和无人惊扰的敲字神游。

C君健谈、真挚。他们家的经历是一部充满颠沛流离的辛酸史:青海东部的华热藏乡,1958年前夕因为躲避阶级斗争的人祸,连夜逃离北上西去,到了新疆伊犁。后又辗转到了新疆伊犁。“听说巴州有藏人,又移居南疆”。六十年代那曲、阿里藏人找寻传说中“衣食无忧,没有烦恼”的乐土“香巴拉”往北到了新疆,居住在那里。当然,C君一家是另外的原由,但历史背景大致相近。生活在多民族杂居的环境,C君除母语外,还通蒙古语、哈萨克语、维吾尔族语。

回到宾馆休息时已近22点。早上醒来八时许。

到九时许周边的喧闹声响起,同时也感到饥饿。早餐是我热爱的糌粑,此行随我一起回到故土的黑青稞——来自我的华热兄弟夏琼家乡的无比珍贵的馈赠,在粗茶热烈的沸腾中缓缓上升的芳香,让我迎来在圣地的新的生活。

唠叨一句:在旅行中想做到这样的惬意要感谢便利食品糌粑。除了不嫌麻烦带好拌在一起的曲拉酥油袋子,再须带一只烧茶用的电热杯和拌糌粑的碗(铁制的)就好。

虽然时序已到公历12月中旬,圣地的气温却感觉不到一丝的寒冷,午后的阳光甚至还很灼热。如果走得急你会感到呼吸困难,气喘吁吁的,圣地的海拔高度于和煦中传递着他引而不发的威严。

圣地之旅,除了民族职业技术学校的项目调查,也接触了不少令我感动让我敬慕的人物,在内心荡漾起许多久违的情感涟漪。故,此行西藏之旅拟题“西藏人物”纪之。

4412010年末扎老展示他的新成果

圣地冬日明媚。一天中午笔者重访扎西次仁老人。

他老人家显然知道有个安多人昨天去访问他未果而返的情况。 作为此行的一项内容,我给他带了一桶蜂蜜——他老人家一生为了民族社会的进步付出心血,我想我暂且作为安多人群的一分子以这样的方式向这样一位可尊可敬的老人表示一下敬意亦无不妥。

扎老和扎西次仁基金会工作人员他的孙女次仁旺姆在家,我献上哈达。

扎老和我算是私人关系,几年前我第一次拜访老人家的时候,送我一本由他主笔完成的《英藏汉对照词典》和一册扎老自己口述,由梅戈尔斯坦、威廉姆.司本石初执笔,杨和晋翻译的《西藏是我家》让我喜出望外。对他了解愈多,对他的敬重更添一份。

扎西老人的家在八廓南街一个喧闹的地方——一个聚合了世界上无限磁力的巨大涡轮般右旋的末梢,我老是想像从空中,从卫星悬浮的空中俯瞰八廓街的奇观。扎西老人在世界一个十分热闹的中心——激流岸边一个安静的角落居住:大隐隐于市!

老人怎么也想不起我和他初次见面的时间。他心中装着那么多的事,在他亲手创办的扎西次仁基金会下面运行着社会进步的文教事业:小学教育、职业教育、辞书编纂出版等等。为此起早贪黑工作的八旬老人怎么可能想起这样的细节呢。

在我的眼前又摆上两册即将付梓的《新三语词典》(实际上是《英藏汉对照词典》的补充版_大量例句和词解的三种文字参阅对照的实用工具书)及其电子版。2010年末扎老展示的新成果!

在与扎老的谈话中我感受到了一颗与时代一起搏动的强劲的心脏:勤奋不缀和专注的思考。他的许多话题及其思路与几年前与我初次见面时候的没有丝毫出入。这也是让我钦佩的地方——这是长期探索和实践的结果,是意志力滴水穿石的强健展现,此谓之英雄。我暗中欣喜自己过往的人生与这样的人杰结识,托三宝的福,三生有幸!

451正在寻求出版的《新三语词典》

正午阳光灿烂,窗外是波澜不惊的朝圣之流。

一如既往的那个我在同样一个地方面对同一个人,在岁月流逝的岸边,在尼玛拉萨(日光城)拜谒自己心仪的英雄,倾听他坚定的言谈,观察他的举止。一个意志型的人,所有话题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有这样一位老人,他舍弃域外优厚的物质条件,毅然回到生养自己的土地,殚精竭虑,从商办学,散尽家财,付出心血。自1985年老人在拉萨办第一所英文学校,淘得第一桶金开始至今,扎老在自己的家乡西藏南木林县和西藏其它贫困地区兴办各类学校77所,并发放助学金。据基金会做过扎西老人助手的拉巴次仁的粗略统计,扎西次仁投入雪域文化教育中的资金近千万元。在一份表格中我读到扎老夫妇“1997为那曲雪灾捐助30,000;1998为内地水灾捐助20,000;2002为内地SARS患者捐助30,000;2005为印度尼西亚等东南亚海啸灾区捐助30,000;另外还有为9.11,为汶川地震,为玉树地震——各种赈灾的捐款上百万计。

46

47

48扎西次仁老人的部分著述

雪域一个热闹的角落,在众生芸芸顶礼匍匐的神圣之地,一位老人蹊径独往,以自己的方式默默践行慈悲为怀的佛法:每天五点钟起床投入工作,没有一丝懈怠,没有喝茶的时间,没有逛林卡的时间,甚至没有拜佛的时间。“我很累”。言谈中,老人不时吐露身心交瘁的透支。老人旗下运作的非公募基金会“扎西次仁基金会”(基金会注册申报已久,至今未获批准。)现有资金二百七十万。基金会持续运作的来源是一处私有房产,在拉萨市北京中路的门面房租。“一年70万元。希望明年到100万元。我这是黄金地带”。扎西老人不无自豪地告诉我。扎老每天都从八廓街穿过车水马龙的北京中路去策门林路一个临街的大院四楼上班。他创办的基金会办公室就在那里。

59一生奉献雪域文教事业的扎西次仁老人

言谈间,扎老的夫人桑吉啦拿来一碟午餐——几个巴掌大的面饼。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眼前这位衣着朴素的沧桑老人把自己的体能热情和慈爱情怀全部献给了雪域大地。笔者窃想:扎老身体力行佛法,实为上士道修持,具足慧福二资粮,对我等暇满人身,是最好的开示!

501扎老和他的助手拉巴次让在工作

不知什么原因,言谈之间扎才老人突然提到历史人物根顿群培。这样让人可以联想到其它几位在圣地的历史人物——宗喀巴、安多强巴——

551扎西次让基金会办公室工作场景

扎才老人说自己主持编纂这部工具书用的是古希腊“木马计”——在例句中贯穿大量的藏学和西方文史哲知识传播篇幅。

回望扎西老人的住宅在闹市一角的存在,感到世界给予我们视觉一个意味深长的暗示:马蒂厄.里卡尔提问_“宗教对一些人而言是不是只是一个小房间,人们在某些日子、某些时间或者某些严格确定的场合才打开它,可是不等有所行动就又小心地关好它?”(让.弗朗索瓦.勒维尔著《和尚与哲学家》)。

521世纪一隅:八廓街闹市一角的扎西次仁老人寓所

从释迦牟尼到宗喀巴,佛教并不单纯地是一种知识传播和信念说教,它甚至不是一种世界观的诠释,更多地它是一种果敢的行动和无语的实践。四万八千方便法门是指进入佛教的状态方式,它最终的指向只是简单的人的完善——通过慈悲、利他的实践,一点一点突破俗世的桎梏,驱散认识的种种遮蔽,从无知的黑夜醒来,走向澄澈之境,从而赢得精神的彻底解放。特别是在当下极浊恶世的末端,扎老的行动就是最好的佛理证悟。

翻阅扎老最新编著、主编的《新三语辞典》,笔者看到扎老在其中“说明”中的署名——“成道者Bomb Chop”。由此及彼,笔者联想:眼前这位平凡的老人是为利益应化众生而起的大德也未可知啊(“一切诸佛无二无别智”)!

另外必须说明一点的是,在仰视扎老的同时笔者也想起鲁迅先生在《一件小事》里的一段话:“对于我渐渐又几乎变成一种威压,甚而至于要榨出皮袍下面藏着的‘小’来”。

老藏民
http://laozangmin.tibetcul.com/117471.html

分类: 回忆, 文艺, 旅游, 藏人博客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