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回忆, 援藏, 汉博 > 旧日记:援藏归来遭受打击纪实(5)

旧日记:援藏归来遭受打击纪实(5)

2011年4月21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旧日记:援藏归来遭受打击纪实(5)(追问副秘书长)

1998年12月6日

每天呆在家里心情更烦,工作不知何年何月能安排?

闲不住的我回到原单位法制局,资料室的管理员阿峰对我同情,提出让我暂且到资料室摆张小桌子,每天可以来看看书并帮忙装订报刊杂志。也好,这样既可散心又方便去办公厅了解情况。

几个月前厅的陈领导表态要安排我到交际处工作,一直没有动静。每次电话他都匆匆忙忙挂断,看来是在故意迥避。资料室管理员阿峰悄悄告诉我一个消息:“你不是要找陈领导吗,他不是老在迥避你吗?今天机关大院举行拔河比赛,值时他要出席仪式,你可以到操场上来等他。”这是个好主意!

下午五点半钟拔河比赛结束了,厅陈领导果然从主席台上走出来,我这回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等候多时的我一个箭步越过前面拦住陈领导,以严峻的神态提问,什么时候给我工作?久拖不决到底什么原因?为什么上次说要安排交际处工作的事一直没有下文?连珠炮的发问让陈领导率不及防,他没办法只好道出真情:“小林对不起,你知道Y副省长兼秘书长分管办公厅,人事的事要他来定,他现在在北京国家行政学院学习,要一段时间才回来,我曾电话请示关于你去交际处工作的事,Y副省长说这工作不能给你……”

我的天,这真是太抬举我了!办公厅的一把手居然对本厅干部没有人事权?我一个小小处级干部援藏归来安排个活儿,居然要牵扯到副省长?交际处是个肥缺吗?副省长要将“肥水”流到哪块田呢?这个副省长的权欲也真是太大了,每天审批全省大事还不够,援藏处级干部的安排还得他一言堂。既然陈领导这样说,我也只好悻悻离开,明知他们在玩踏皮球,人事处推说厅领导,厅领导推说副省长,不知值时Y副省长又会推给谁?

西藏诗画林炎章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e2ddef0100qbw3.html#comment1

分类: 回忆, 援藏, 汉博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