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回忆, 援藏, 汉博 > 往事:援藏归来受打击纪实(4)

往事:援藏归来受打击纪实(4)

2011年4月21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这是上世纪的事了,是我在那个激情燃烧岁月被当头一泼冷水之后写下的日记,陆续公开,权当回忆录。

旧日记:援藏归来受打击纪实(4)想回西藏

1998年12月1日

从西藏返广东已经半年了,回来后便形同直接下岗。

六月份厅人事处长还曾郑重其事地到白云机场迎接,献上鲜花,其后又带我去拜访由省府副秘书长兼办公厅主任陈领导,原这个职位的蒋领导因调去省政协,援藏前在动员大会上的当郑重承诺都因人走茶凉,陈领导刚从高校调过来供职,新官还理旧事否?当时陈领导握着我的手很亲切的样子说:“小林,辛苦了,先回去休息吧,工作的事不急,我们会研究的,如果先不提拔,可到交际处任书记,平级安排如何?”看到领导如此爽朗且和蔼可亲的样子,我表示感谢,心里充满感动,于是愉快回家待命。

谁知,这才是我的厄运的开始。从那天起,我便被推进一个骗局。几个月过去了,从没有人来通知我去上班,我找人事处,人事处一而再再而三说还在研究,找陈领导,总是托辞忙、开会、还在研究等等。打电话,他们不接,去办公室见面,却如避瘟疫一般对待。此刻只能每天在家心烦脑胀胸闷,终日无所适从,看到一起援藏的战友一个个都在新岗位上,我的心情掉落在冰谷中。

半年就这样在无奈和困惑中煎熬过来,没人能够体会我是如何经受这种折磨。如果一个干部因犯错误受到处分或冷落,我看那是咎由自取没有必要谈失落感。我想不通的是,因为响应党的号召,因为去支援藏,本来也是为单位领导排忧解难的,回来后却把原来好好的工作和职位都丢失了。

如今竟有点自闭症,前所未有!不想出门,怕见熟人,熟人见面总要问长问短,关爱有加,但我说什么好呢?总有一种灰溜溜的感觉,不知内情的人还以为我在西藏闯了祸一样。三番五次提笔铺纸向有关领导写信反映,欲写不能,几百字两页纸写了撕撕了又写,一个好友劝我别图劳别反映了,说人家如有意安排工作自然会安排,现在你啊说得越多错得越多。这是一个功利的时代啊!

好友这话也许有理。于是我搁笔停止反映了,每天排解烦恼的办法就是想西藏,回忆三年前刚踏上西藏大地之后的每个足印,由此我开始写西藏回忆录,今天把《感受西藏》书稿交花城出版社了,不日将出版。这多少是对我三年艰辛付出的汗水的一个自我肯定。

想西藏,想多了便有重新回西藏的念头,我想,与其在此苦等浪费时间,不如争取调回去,这也不是没有先例,领导干部的楷模孔繁森首次援藏归来也是遭到冷落,被迫二度援藏,最后把生命献给了西藏。我若步英烈的足迹二度进藏,就不是三年五载的了,而是要献了青春献终身。我也想学习作家马丽华,她用十八年的高原步履,换来一部风靡天下的西藏大散文《走过西藏》。我已经给西藏党委组织陆惠民部长写信,也向省委组织负责援藏工作的有关领导表示愿意再度援藏。

眼下我的人生路又到了一个三岔路口。年过不惑的我已感身体大不如前了,心力交瘁的我此刻需要一个人生动力。人生苦短啊,未来不外数十年光景,与其被冷落受煎熬浪费光阴,不如争取主动,用一种新的选择来改变命运。我看到办公厅有关领导这种无休止的“研究研究”搪塞态度,预感着我的人生将面临着一次新的决择。

海哥诗画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e2ddef0100qb6y.html

分类: 回忆, 援藏, 汉博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