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回忆, 援藏, 汉博 > 往事:援藏归来遭打击纪实(3)

往事:援藏归来遭打击纪实(3)

2011年4月21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旧日记:援藏归来遭受打击纪实(3)被当皮球踢

1998年11月8日

援藏归来已经五个月了,工作安排仍杳无音信。今天又去了办公厅人事处询问工作安排的事,又是碰壁回来。

这应该是我人生最低潮的时期吧?三年多前去援藏轰轰烈烈光光荣荣离乡背井,如今回来却灰溜溜象做错了什么事,象劳改释放出来似的受到歧视。去办公厅找有关人员,他们都很厌烦。

本来按当时政策规定援藏表现好的回来后应该可以提拔晋升,如今却连最起码的工作岗位也没着落!反思自己在西藏工作表现还可以啊!连续两年被评为优秀,最后一年还被评为全地区优秀党员,三年多的雪域工作,我们经受了高原和少数民族地区特殊环境的考验,家里妻儿老小为了支持和理解我们的工作克服了许多困难,我们在崇山峻岭风里来雪里去有时要付出性命的代价,三年多的援藏用实际行动为广东人民争光,我问心无愧。

可是为什么回来要安排一个工作岗位那么困难?!我从90年以来一直是任副处长、正处长的职务,为什么回来后却被改为调研员?带着这些怀疑问我多次找厅领导反映,却被看成想争名夺利。好不容易找到厅领导,没说几句人家就把你搪塞走,你站在一边纵有万般愤懑也不敢发怒,怕把事情搞得更糟,他们就这样慢慢地摧残你的意志和挫伤你原来的工作积极性。

省组部负责援藏工作的领导和处室都知道我的情况,他们对我的工作安排都在关注,也几次敦促和协调办公厅人事处,希望尽快安排我的工作,但办公厅有关人员却表面应承而不付诸行动。我不明白为什么援藏辛辛苦苦回来却得到这样不公正的待遇!

从今年七月七日回到广州以来,一直赋闲在家,形同下岗,每天无所事事。这段时间心情坏到极点,在家坐立不安,我想到外面透透气,但总觉得身上被套上精神枷锁,我觉得此时的处境和心境尤如山雨欲来风满楼一样,一场暴风骤雨即将到来!

我不甘愿这样吃闲饭遥遥无期,有时回到原工作单位即法制局去看望老同事,大家除了深表同情外也无能为力,我的办公桌、电话、工作场所都给别人用了,去老单位也影响人家工作。幸好有个资料室,里面有很多旧报纸旧杂志要清理和装订,资料室管理员对我很友善,她说你要是不介意的话可以在资料室角落摆一只小书桌,每天来当义工帮单位收拾旧报纸旧杂志,我感谢她,这份工作暂时可以排解我心中的烦恼。

我在大学读的是政治系,学的是马列主义,受的是革命传统教育,我的思想境界一直是积极健康向上,性格也是开朗达观的。几年前敢于舍弃稳定的工作岗位离乡背井去支边就是一个证明。这次提前经受下岗或退休的心理考验,这使我一夜之间成熟了很多,使我对社会对人生有了更深刻的认识。我终于相信这个社会在体制上、机制上存在着阴暗面,有些问题在高层在上层更为突出。

这次援藏归来的工作安排遥遥无期,有关领导不负责任互相推诿,给我的满腔热忱泼上冷水,我一直在克制着情绪,有时也想过要呐喊要象发怒的雄狮那样咆哮,但是多年的读书修养和高原的历练使我这个性情中人理性地冷静下来,想到历史上有过多少精忠报国的忠贤受到奸贼的打击,我这点委屈算得了什么?就这样阿Q自慰着。

海哥诗画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e2ddef0100ne1r.html

分类: 回忆, 援藏, 汉博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