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回忆, 援藏, 汉博 > 往事:援藏回来遭受打击纪实

往事:援藏回来遭受打击纪实

2011年4月21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旧日记:援藏归来遭受打击纪实(1)失去工作

这是十二年前的事了,那年首批援藏需要勇气,省府办公厅一个援藏指标四人去体检,最后落在我身上(另三个没去援藏的如今早已提拔重用),当年我家里孩子还小,西藏交通、通讯很多方面又较落后,一去三年难得与家人团聚或电话,按当时政策说是援藏归来后要提拔重用,即便不重用也要妥善安置。但我万万没有想到辛辛苦苦援藏归来后便直接失去工作,经一年多来的呼吁还得自谋出路,原派遣单位因领导人更换新官不理旧事,让我当时满腔热情被泼上一盆冷水。

此事本来过了多年,我也经历磨练在精神上脱胎换骨成了今天这个样。但我一直有记日记的习惯,当年没有博客,我在人生低潮的岁月用记日记的方式来排解心中的闷郁。

这是旧日记,只是让历史不能忘记,这是当年心情的写照和纪实,于后人可作前车之鉴。不代表我现的心情,我现在的心情通过大气磅礴的水墨画便可见一斑。今天公开这些日记,只是将那年那些事那些人那些真相留下记忆,让历史去作公论。同时也因为当年那个位高权重利令智昏对我打击刁难的人,他叫YL丰,原副省长兼秘书长分管办公厅,已经退出历史政治舞台(此公已经受中纪委处理过,不题),咱才公开这些日记,不然的话,他要继续玩弄权术赶尽杀绝也有可能。

1998年9月9日

从西藏回到广东已经好几个月了,一直赋闲在家,眼看其他援藏友都纷纷走上新的岗位,而我的工作安排仍十分渺茫,每当有亲朋好友关心询问,我都无言以对,心里闷闷不乐难以言表,我不知道为什么光荣援藏归来就直接“失业”。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关心询问的问题都是问我回来后准备去哪工作,我哪知道啊?!我几乎每隔一两天就去办公人事处找L处长了解情况,每次都说在研究。想起三年多前在办公厅选派援藏干部的动员大会上,当时的副秘书长兼办公厅主任蒋Y明在大会上宣布,”本厅援藏干部归来后按省文件规定予以提拔为办公厅副主任或副厅级”。但如今时过境迁,人走茶凉,蒋Y明主任已经到政协去了,我的工作安排、那些承诺找谁呢?

我虽还心平气和但要说心里坦然自若、无怨无悔这是不真实的。因为我想我是1990年参与筹建复议处并于翌年任办公厅行政复议处副处长,一直代理处长主持全面工作,至1995年4月提正处级后去援藏,按省组部文件规定,援藏回来应提一级即副厅局级。我想我任正副处长已经八年,其中又经西藏历练,回来即便不提副厅局级,继续当个处长应该没有问题吧?因此我一直在家待命。

也有好心人旁敲侧击,说现在的社会,你不跑不送,原地不动,在家待命无异于坐以待毙。真的吗?我还是将信将疑,心里还有期待,不相信辛辛苦苦援藏归来后还要为正常工作安排去跑去送。再说,这几年有的人正赶上“南巡讲话”精神在功利上大红大紫,而我这几年却在西藏高原风里来雪里去,在藏干的也是抄抄写写的活,即便要去跑去送,哪来的钱啊?!(未完待续)

海哥诗画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e2ddef0100ncsj.html#comment1

分类: 回忆, 援藏, 汉博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