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回忆, 援藏, 汉博 > 旧日记:援藏归来遭受打击纪实(9)(有图)

旧日记:援藏归来遭受打击纪实(9)(有图)

2011年4月22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旧日记:援藏归来遭受打击纪实(9)(专员冒犯游副省长)

1998年12月 11日

刚刚与林芝地区的才旺专员茶话,他满腔热忱地要帮我,他答应明天一早放下手头所有的活,专程到省政府拜访分管办公厅工作的游副省长。广东上下对西藏对林芝的支援已经形成声势,才旺专员虽是正厅级干部,但作为藏族干部、作为广东对口支援西藏林芝这个地区的父母官,他去拜访省有关领导,我相信人家会给他面子的,我期待着才旺专员这个贵人把从渺茫的前途中拯救出来。我这样想着,半年来盖在心头的乌云为之一扫。不觉一下子就回到了家。

刚坐定,家里的电话机响了,应声而接,是才旺专员打来的。才旺专员在电话里这样说:“小林,对不起哦,我好心却办了坏事,我刚刚跟姓游的通了电话,这个人是个坏蛋!我们在电话说着说着便吵起来,对方刚刚把电话摔了,我这就给你回电,你要顶得住,准备姓游的给你小鞋穿吧。”

接电话,我的脑袋嗡嗡一片空白,不是说好明天才去拜游副省长吗?怎么立马就电话吵起来?完了,事情并没有象愿望那样发展,而且更加复杂更加糟糕了,可以想像未来我的处境。心里想哭,但才专员是善意诚心要帮我的,我没有责怪专员之意,我抓着电话默默听着。

才专员那边的电话不停在说:“小林,你在吗?你在听吗?”我克制着情绪,用最努力的平静声音苦笑着:“才专员,你说,我在听着呢。”

才专员这才缓下来慢慢地给我道出刚刚发生的经过实情。

才专员说:“小林,本来我是准备明天才去拜访他的,但在宾馆躺下来睡不着,觉得时候尚早,便通过省政府值班室找到姓游的家里电话,我自报家门说是西藏林芝地区专员才旺班典有事找游副省长,值班室向省委接待办查核实后给我提供了姓游的电话,你知道我这个人说要办的事就坐不住,但是姓游的这个人太坏了!架子大得不得了。”

我在电话这头说:“工作的事本来明天到他办公室慢慢说,也许不用吵架啊?”才专员说:“刚开始,姓游的接到我的电话,问明身份,听说西藏来的,还是较为重视的。但当我说到关于小林你的工作安排一事时,他立马变得傲慢与盛气来,不但听不进我的话,反而责问我有什么权利可以管到广东的干部。我也来气了,我告诉他,广东对口支援西藏林芝是党中央和国务院的决定,林炎章是广东首批选派的援藏干部,而我又是林芝地区的专员,也是林炎章的领导,他回到广东工作安排能否落实,不仅仅是他个人的事,这关系到下一批援藏干部的思想稳定,也影响着今后的援藏工作,我这次来广东也有责任了解首批援藏干部的工作安排的……”

才专员说到这里情绪显得越来越激动,他在电话里继续说:“没想到姓游的这么大的官却一点肚量胸怀气度都没有,当场摔下一句话说我们的干部不用你来管,然后便重重地摔下电话。”

我默默听着,心潮也渐渐平缓,我已经预感到更加黑暗的乌云即将盖顶,这也许是命运的安排。我叹了一口气,但仍若无其事一样地回话:“没关系啦,才专员,还是要感谢您的,让您操心了,我工作的事听天由命,顺其自然罢了,您早点休息,并祝你回藏一路平安”。

11121996年我和才旺专员深入藏乡村寨,在朗县拉多乡希望小学调研

1212我和才旺专员深入藏乡,到曲尔巴登寺进行寺院爱国主义教育(中为才专员、右黑衣服为本人,左及后均为援藏干部,后为福建援藏干部郑民生,朗县委书记,援藏回来即任副市长,右为广东援藏干部张勇,现任省信访局副局长)

135我和才旺专员深入藏乡村寨对土壤改良进行考察,黑衣服为本人,赤衣服为才旺专员

西藏诗画林炎章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e2ddef0100qglu.html

分类: 回忆, 援藏, 汉博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