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回忆, 援藏, 汉博 > 旧日记:援藏归来遭受打击纪实(7)

旧日记:援藏归来遭受打击纪实(7)

2011年4月22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旧日记:援藏归来遭受打击纪实(7)(副省长接见)

1998年12月日

援藏归来半年了,工作安排的事杳如黄鹤,那些领导日理万机,一个小人物的事无暇顾及,而于我来说却度日如年。来资料室帮助阿峰装订旧报刊杂志,心中还是忐忑不安,厅领导、人事处都推说要等游副省长来决定,那么游副省长几时回来?期间没少上大院一号楼去打听。他的秘书我原先不熟,去几次他知我的情况,劝我不用老打听消息了,答应游副省长回来后尽早通知我。

这天,游副省长的秘书来电了,说请过来一下。此刻我不能说是惊喜,只能说是百般无奈,咱一个小小芝麻官,援藏归来不就是找份工作吗?不去援藏咱本来就有工作,而且已经就是一个处的负责人,折腾了几年反而要这样求人?高官要接见,我徒感到束手无策,不知是否该带礼品去见官。说实在,参加工作以来一直当爬格子的文抄公,工资不高,援藏期间家里孩子还小要请人照顾,援藏几年往返也把一点积蓄耗尽,家里实在没有闲钱或拿得出手的物品。

说这些,也许是咱们多虑,堂堂的游副省长应该是海的胸怀,雁过拔毛那是小人所为?

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若当年不去援藏咱工作也好好的,犯不着这样高攀;若是援藏归来能得到正常安排,也犯不着变成“上访户”。事到如今只能硬着头皮来到大院这座十分庄严的一号楼。我怀揣一个信封,里头仅仅装着自己的简历,还有省委组织部有关妥善安置援藏干部的文件,这样轻轻地敲开省政府大院一号楼的一扇门——游副省长办公室。

这是一套独立的套间,外面是厅里头是房。秘书已经知道我是谁,示意我在厅的沙发坐下稍等,里头的房门紧闭着,大约过了半个钟头,房门开了,一个女人头也不回急匆匆夺门而出,五敦身材天庭饱满的游副省长缓缓出来,脸无表情朝我招招手,我便跟着进房去,游副省长随手又把门关闭,然后示意我坐下冷冷发问:“听说你老要找我,什么事”?

本来,等候了半年,想好千言万语,此刻见高官了却一时语塞,我笨拙地从怀里掏出那个事先准备好的信封,恭敬地双手呈献着信封,游副省长瞥了一眼,问什么东西,我说是一封简历。他接过后看都不看就放一边,清清嗓门低沉地说:“现在人多,各个岗位都饱和了,暂没有空缺的职位,但我们会研究研究的,你可以回去了,耐心等待吧”。

等了半年得到他们将继续研究研究的这句套话,我听后心里凉了半截.这年头僧多粥少我知道,但全省首批援藏干部仅二十三人,省直机关仅派四人,办公厅也就我一个人,其他有派援藏干部的单位都能安排好,为何诺大的办公厅就容不下我一个?再说,省委、省委组织部有关妥善安置援藏干部的文件不是写得明明白白吗?要求选派单位要妥善安排好援藏干部的工作,“必须安排实职,职位不能低于援藏期间的级别,对表现好的还要提拔使用”。我虽在援藏期间连续两年被评为优秀,最后一年被评为地区优秀党员,按理说属于表现好的。即便不提拔使用,也不能不给出路啊!我心里这样想,但是敢怒不敢言,只能怯生生地问:“那能告诉我今后的工作方向吗?在等待这段时间里我可以先学习相关业务。”游副省长冷冷地说“不用了。”

于是,我便悻悻离开他的办公室。我不知道此后还要找谁作主,还要经历多久的等待。

西藏诗画林炎章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e2ddef0100qfsd.html

分类: 回忆, 援藏, 汉博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