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汉博 > 搭伴走川藏公路的一对男女

搭伴走川藏公路的一对男女

2009年1月28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我和小梅是我即将离开拉萨,踏上川藏公路前一天认识的。当时机票十分紧张,预售时间据说已经排到了9月初,我已经没了在拉萨等上十几天的耐性,但是我也不想再从青藏公路出藏,因为自己出外旅行向来不愿走回头路,最后选择川藏公路离开西藏其实多半是因为我“无路可走”。

 

离开拉萨前一天,匆匆地在街上买了些路上吃的干粮几块硬硬邦邦的压缩饼干和好多个大饼子,又抽空去大昭寺外的八角街买了些纪念品,这些东西把我的行囊塞的满满当当。期间还抓紧时间洗了个澡,将逐渐失去本来面目的那些脏衣服洗干净,连日来的东奔西走使我难得能够如此从容不迫。出发前这天上午,我终于放弃了独自走川藏公路的念头,直到现在我都记不起当时怎么突然会有这种想法,现在想来多半是因为旅途中突如其来的一种孤独的缘故。我写了张字条贴在“吉日旅馆”门口那块花花绿绿的游客留言板上,希望能找到伴儿。但对此我并不抱什么奢望,因为适逢雨季,这条从拉萨到成都的国道实际上已经是不通车的,除了拉萨到林芝还开有长途班车外,余下的路程全靠一路自己截车,塌方,泥石流是这条路上的常事,而所有的艰险和乐趣也只有真正走过它的人才能深深体会。

 

我斜斜地靠在旅馆二楼回廊的长椅上,抽着烟,品尝着一根翠绿的黄瓜,黄瓜这玩意是个好东西,即能解渴又能补充高原亏缺的维生素,这条旅行经验是我从隔壁房间几个韩国旅行者那学来的。8月的高原阳光透过重重树隙暖暖地照过来,夹杂着淡淡酥油清香的风亲抚着我那黑黑的脱了皮的脸庞,让我暂时忘却了火辣辣的疼痛,远处布达拉宫的金顶在蓝天白云下显得格外庄重耀眼,楼下三三两两的游客进进出出,带进来一阵喧闹,不过瞬间又安静下来,渐渐地,我就这样慢慢打起盹来,连续奔波之后的极度放松让我觉得十分惬意。

 

“请问这儿有没有叫XX的?”

 

我耳畔传来一个女孩软软的声音,音调里带着些疑惑和试探,我睁开眼,旁边站着个姑娘,穿着条牛仔裤,黑色的套头衫,一把乌黑的长发,我眼光扫过她的脸,那是一张平凡的,未经过化妆品堆饰的脸,五官匀称,面色白皙,但两颊相对宽了些,我注意到她那对黑黑的眸子,目光深邃,似乎还流露出少许沧桑,最后我得承认她身体的线条还是挺丰满的。

 

“啊,我就是。”我急忙从坐椅上站起来。

 

“我看到你的字条了,想和你结伴同行。”“噢,是吗。”我慌乱地回答道,一边下意识地捋了捋杂乱蓬松头发。“我来西藏就听朋友说川藏公路沿途景色很美,一直想有机会亲眼看看。我刚买了拉萨到成都的汽车票,回旅馆就看到了你的留言了。”

 

“什么?据我所知,现在确实有开成都的班车,但走青藏公路,不走川藏路。”

 

“是吗?怎么会这样?”她一脸的遗憾。

 

“不过你可以去退票,如果你决定和我一起走的话,我还没买票呢。”一说完这话我又有些后悔起来。

 

我就这样慢慢地和她聊起来了,她告诉我她的名字叫小梅,住在深圳,刚刚辞了工,趁找下一份工作前出来旅游。老实说,我当时真不是很希望她和我一起走川藏公路,因为我觉得孤男寡女,在一起行动未免太不方便,况且,在旅途中,我可能要照顾和迁就她很多,虽然我对可能在路上出现的情况有所准备,但我自己也没有太大把握,她就是能给我帮助,那又能有多少?

 

“对川藏公路,你知道多少?”我试探性地问。

 

“不知道,我只知道沿途要穿过横断山脉,挺艰险的。”

 

我望着她,心里一阵好笑,这女孩子,怎么冒冒失失的,来西藏旅行可不能随心所欲,事先应该做一些准备,至少要先预计时间和费用,计划好行程线路等。我只好耐着性子向她粗粗地说了一下我的旅行计划,最后我借了她一本《旅行家》第7期杂志,上面有川藏公路的介绍,告诉她不必急着答复,我想看了书上的介绍后,也许她会打退堂鼓的。

 

下午她过来敲我的房门,对我说:“我还是想试一下,万一不行我再折返拉萨。”

 

这样我就和她一起去汽车站退了票,买了两张由拉萨开往林芝八一镇的汽车票。又到“亚旅馆”门口的小店买了个睡袋,也许路上用的着。

 

我们终于到了恐怖的“死亡谷”,尽管其他人都没有说,但我从死一般沉寂的空气中感觉到了。车开始左右剧烈地摇晃起来,身边的行李离开了它们原有的位置,紧紧地挤压着我;透过狭小的车窗望出去,路边停着不少被塌方所阻隔的货车,人们围坐在一堆堆篝火旁,抽着烟,聊着什么,不时有人向我们一边招手一边高喊道:“危险啊,过不去!”

 

吉普车依旧摇晃着向前开,晚上,看不清四周,我和小梅搂在一起,象坐在一叶波涛汹涌海面上小船上,我紧张到了极点,一把攥住了小梅的手,我感到手心出了好多汗,小梅的手也是,看的出来她也十分紧张。此刻的我们,共同的恐惧把我们紧紧拉在一起,将对方视为唯一的依靠,握住她的手,我稍稍有些安定。透过车灯,依稀看到路很窄很窄,布满了碎石,夜很静,除了汽车马达的轰鸣,我能清楚地听见悬崖下面雷鸣般的水声。

 

走了塌方段约三四十米,汽车却抛锚了,司机着急地打了好几次火,依旧发动不起来,我和几个男的跳下车,有推车的,有在车轮下垫石头的,依旧不行,后来司机发现原来没油了,赶紧从后面翻出油箱加油,这时我环顾四周,那一夜月亮很亮,透过月光能基本上看清周围,脚下是软软的泥浆,小寸说,这就是泥石流的泥浆,下午刚被推土机推过,又指着泥浆上大大小小的石头说:“好家伙,才几个小时就掉下来这么多。”停在塌方的地方十分危险,因为能清楚地听见附近的山坡上有噼里啪啦的石头滚下来,小寸不敢再坐车了,要我和他一起走到前面安全的地方去。我告诉他先走,我不能抛下小梅独自跑了。我用手指敲着车窗,叫道:“小梅,下车,咱们一起走吧。”在这我不得不佩服车上几个女同胞的大胆和镇静,她们没象我们几个一样抛下司机,独自逃生,而是一直坐在车上安慰司机别紧张,司机在加油那会告诉大伙可以先下车走到前面安全的地方等他,她们怎么就那么镇定自若?小梅也在她们的鼓动下怎么也不肯下车,我没办法,只好一个人走了,我觉得如果人滑下去或许还有命,车要翻下去肯定全完蛋,所以我得走。

 

原来这地方真的很危险,路窄,泥石流将原本顺直的山路冲成了扭曲的S型,下面是约成70度的陡坡,光秃秃的,全是石头块,路面到谷底有一百多米,路面泥浆很多,能听见细微的水流声在路面淌过。我正边走边看,猛地前面传来小寸喊:“快走啊,注意上面,有石头滚下来啊。”我抬头望着上面,山风吹过来,能清楚的看到细小的石屑如水一样泻下来,间或滚下拳头大的石头,砸在路面啪啪做响。我一时有些惊慌,顾上不顾下,差点摔了一跤,后来总算走到了安全的地方,我和小寸站在路边,他指给我看上次差点被石头砸中的地方,然后又指着谷底说:“你看你看,那些都是掉下去的汽车残骸。”顺着手指,借助明朗的月光,真的能看见那些闪着光亮的残骸。

 

我焦急地等着汽车开过来,甚至觉得舍弃小梅独自逃跑很自私,不过后来汽车总算摇晃着开过来,在半途又停了下来,有人在车前面搬石头铺路,最后有惊无险,人车平安。上车后,我问小梅:“你不害怕?怎么不和我走呢?”小梅说:“谁说不害怕,后来我下车想找你黑漆漆的看不见你,脚发软,只好又回车上了。”“可我当时叫了你啊。”小梅没再说什么,我到现在也不知道她当时为什么留在车上,是为了表示自己的英勇?还是出于一种本能的逃避?反正我觉得没必要留在车上,因为遇到塌方,司机都不要乘客呆在车上,要求大家自己走过去。

 

我们那天在凌晨四点钟到的波密,小寸不顾一路的疲劳,带我们找好了招待所住下。我和小梅都累坏了,各自很快地睡着了。

 

我们在波密呆了三天,期间我们搭了部吉普车去了一个叫玉仁的小山村,因为吉普车的司机我们跟他说好了第二天包他的车去邦达,而他这天刚好要送他一个干儿子去玉仁,他儿子在昌都教书,而儿媳妇在波密玉仁乡小学教书,夫妻分居两地好多年了,有一个两岁的小女儿,胖乎乎的,平时他们都无法相聚,因为离的太远了,只有寒暑假才有时间在一起。

 

玉仁是波密县最为偏远的一个乡,从县城到那汽车开了8个小时,玉仁四周环绕着雪山,远处是苍茂的原始森林,不时有冰雪融化形成的溪流潺潺流过,他们说每当春天来的时候,漫山遍野的野桃树的花映红了整个山沟,使玉仁这个荒僻的小村真的变成了世外桃源。

 

玉仁是一个纯藏族人居住的村庄,风俗很纯,人们象看外星人似的看着我们,不时掩着嘴发出一阵阵笑声,在这,语言交流十分困难,因为他们大多都听不懂普通话,而我们对藏语除了“扎西德勒”也一无所知,但我们都很高兴,也很激动,我和小梅都庆幸能有机会来体验一下藏族人最真实的生活。

 

那一天的感觉不错,晚上我们睡的是乡招待所,玉仁乡晚上没有电,招待所院子里的藏狗很凶,嗅见生人味道就狂吠,黑夜里周围有无数双绿萤萤的眼睛虎视耽耽地看着我们,好在有管理招待所的当地人带头,那些狗吠了一阵就安静了,那人把我们引到一间空房子交给我们几支蜡烛就走了,我和小梅把房门紧闭,点燃了蜡烛躺在各自的床上,小梅很怕黑,一再央求别把蜡烛吹灭,我说:“哎,有光我睡不着啊。”后来她不再坚持了,可能她也很累了,我吹灭了蜡烛,房间里一片漆黑,夜十分安静,能听见风吹过树叶的纱纱声,还有时不时传来几声狗叫。我突然起了个捉弄小梅的念头,说道:“哎,我刚才从窗子望出去看见了一双泛着绿光的眼睛,它在向我们房间张望呢。”小梅呀的一声,我能想象她捂住耳朵的样子,不由的哈哈大笑,过了一会儿,小梅说:“你真坏。”我赶紧说:“再不说了,再不说了。”说实在话,在这么一个偏僻的小村里,漆黑的夜晚,我说的那双绿眼睛其实把我自己吓了一跳,小梅捂起耳朵听不见了,我说给鬼听?自己吓自己?

 

第二天醒过来,小梅躺在那对我说:“我昨晚上一夜没睡着,老想着那双眼睛,听了你一夜的呼噜。当时很害怕,真想爬到你床上。”我赶紧接住她的话:“早说啊,我过你那边。”“呸!想的美!”看到小梅那疲惫的样子,我真有点后悔。

 

我们从玉仁返回波密又住了一晚上,第二天5点半出发前往邦达,一路经过了美丽的然乌湖,通过了另一处比较危险的路段白马天险,但不如前面过通麦天险时那么紧张,沿怒江上朔在晚上九点钟时到了邦达。

 

在邦达的那一晚最为难忘。

 

从资料上看,邦达到昌都169公里段是川藏南、北的联系线,它是一个交通的三叉路口,往北去昌都及邦达机场(世界上海拔最高),往西接八宿波密,往东去左贡、芒康,原来想应该是一个比较繁华的市镇,可却没想到荒凉的很,只有十来间小平房,我和小梅跳下车,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这就是邦达?”一时间我还以为司机在开玩笑呢,看着他着急和认真的样子,我才相信了,此时天已经黑了,四周见不到几个人,能听见发电机突突在工作着,旁边小饭馆里有几盏昏暗的汽灯发出惨淡的光,高原的晚风寒冷刺骨,我不由的打了几个哆嗦。

 

从波密送我们到达邦达的司机连夜要开车返回昌都,我们走进了旁边的一家旅店,向那司机挥了挥手就此告别。

 

旅馆老板是个四川人,热情地将我们引到客房,“就这间了,其他的全给清早赶飞机的人预定了。”这是一间很小的木板拼凑的小间,里面并排摆着两张床,因为房子小,床和床之间没有空隙,看上去就象一间硕大的双人床,“这怎么行!”我有点急,虽然我和小梅从八一开始就住在一起,但大家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而住在一起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彼此能方便照应,行动保持一至。“再去找找!”我冲着老板说道,老板转了一圈,回来无可奈何地说:“真的没了。”我看着小梅:“怎么办?”“住呗,我都累坏了。”我只好跟着小梅进了房间。

 

放下行李我们下楼吃饭,邦达海拔4390,空气明显稀薄很多,店老板炒出来的菜都有点生,我和小梅胡乱地吃了点东西,此时小梅显得非常疲累,面色苍白,她告诉我现在她高山反应十分严重,觉得呼吸不畅。饭后我们回到房间,各自用热水泡了泡肿胀的脚,小梅很快钻进了里面那张床的被子里,我点着蜡烛,艰难地写着旅行日记。早晨搭飞机的人们此刻还没来,整个二楼空空荡荡的,夜非常寂静,高原的夜风呼呼地肆虐着,似乎要吹垮一切。

 

房子很不严实,到处漏风,所以冰冷刺骨,我不由的往被子里缩了缩。小梅象只小猫一样睡在那里,只露出两个鼻孔,我听见她沉重的呼吸声,忙探过身去,轻声问道:“怎么了,没事吧。”小梅哼了几声,说:“我现在很难受,胸口闷,快喘不过气来了。”我帮她盖好被子安慰她,但我实在也没什么办法。我终于写完了日记,吹灭了蜡烛,钻进了被窝,其实我也微微有少许胸口发闷,但没有小梅严重,今天我们走的太急了,从海拔2000左右的波密来到四千多米的邦达,肌体一下子适应不了,小梅才会出现这么严重的高山反应。

 

我就要快睡着了,突然小梅轻轻地说道:“我感到浑身发冷。”我转过脸向着她,沉默了一会,说:“我来抱住你吧。”小梅没说什么,似乎表示默许,我爬过去抱住她,她也搂住了我,她的头枕在我怀里,呼吸急促,我帮她把盖在头上的长发向后梳理,借助外面的光,她那张光滑的红润的脸完全显露了,我用手轻轻的抚摸她的脸,不禁蒙生出想吻她的念头,但没有做。我们的身体紧紧依偎在一起,相互温暖,彼此都能感觉到对方的每一次心跳。在这个寒冷荒芜的高原小镇的夜晚上,那种相互依赖相互渴求的本能充分展露出来,如果说在这之前,大家还保持着一份警戒,那么,此刻的我们真的彻底撕去了伪装,走到了一起。这也许不是爱,只是出于一种渴望温暖的本性,但正因为它是那么直接的,不经过装饰的,所以我当时体会到了一种比虚假做作的爱更伟大的一面,这也许是一种升华了的爱吧。

 

我就这样抱着她,听着她逐渐平复的呼吸,小梅比刚才好受一些了,我想起了什么,问:“小梅,你觉得今后我们回到各自的空间里,有没可能走到一起?”接下来是很长时间的一段沉默,我知道小梅听见我的话了,她在思考呢,过了一阵,她慢慢地说:“是不可能的,说心里话,我很高兴能同你相识,共同走过这么艰险的漫漫长路,这是一种缘份,但缘份可遇不可求。我们现在所在的环境,并非一种真实的,代表我们全部的环境,回到现实空间后,你不是现在的你,我也不是此刻的我,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脱离了它存在的空间后,就会变的可笑甚至不可思议。”

 

我听懂了,我能明白,正因为我也看清楚了未来,所以我将小梅搂的更紧。这一夜,我和小梅,两个孤独的独自在外漂泊的游子,相互依偎着,相互温暖着,我们感受到了生命中一种最真实的感觉。

 

这以后我们都忙着赶路,告别邦达沿怒江到了芒康,一个西藏最东边的小城,虽然一路上我们依然有说有笑,但我能看的出来,随着我们和现代社会距离慢慢地靠近,原来那种亲密的、相互依恋的情意正逐渐褪去,好几次,当我试图去握她的手时,她总是固执地将手挪开。她的目光中失去了原有的纯真和快乐,重新变的忧郁深邃起来

 

我们在芒康时决定走滇藏公路出藏,那天我们搭着一部当地藏民拉满了木头的货车到了盐井,就要离开西藏了,却差点闹的分道扬镳,当时我扭头气鼓鼓的背着包一个人走到公路边截车想和她就此分别,但最后我还是折回到她歇息的那个小店向她低头,她当时对我说:“我觉得你不会舍我而去,现在也不是彼此分手的时候。”看着我无可奈何的表情,她得意地笑了笑。

 

再后来我们到了德钦,中甸,重新又见到了阔别多日的柏油马路,离开中甸又和她到了丽江,最后我们到了昆明,坐飞机回到了广州,在飞机上我们没有什么话语。

 

从白云机场出来,我打的送她去中国大酒店对面的新锦湖巴士站,是分手的时候了,我帮她把包从肩上卸下来,拍了拍她身上的灰尘,我望着她,她也默默地望着我,我将手伸向她,她犹豫了一下,伸出手握上了我的手,分手时我觉得有很多话要说,但记得当时只说了一句:“祝你幸福。”她轻轻地回答道:“谢谢,也祝你幸福快乐!”然后我背上包,头也没回地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走到了过街天桥上,我站在天桥的中央,忍不住回头朝车站里面张望,小梅已经不在那了,我不知道她上了其中的哪一部车,也不知道她是否已经踏上了去深圳的路程。

 

那一刻我突然感到一片空白,一种复杂的心情占据了我整个大脑空间,我站在人来人往拥挤的天桥上,望着桥下川流不息的车流,我的心猛地象受到别人捶击一样感到了一种疼痛。我知道,和小梅就此分别,也许就是永久的离别,我们就象茫茫天际中运动着的两颗行星,从不同的地方驶来,在某个时间空间里交汇,尔后彼此都没有改变运动的轨迹,以某一固定的交角朝各自的目标前进,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我回来后曾一度不太适应广州这个繁华的都市,生活逐渐纳入正轨,每天又开始象一块上了发条的钟表机械地沿着固定的线路滴滴哒哒运转着;每次我走在喧闹的都市大街上,却感到比在人烟罕至的川藏公路更为强烈的一种孤独,望着擦肩而过行色匆匆的人们,我有种冲动想对他们高喊:“请你停一停,来听听我心中的歌吧。”但是我知道,人们将会象看一个外星人似的看着我。

 

有一天,我撑着雨伞走在雨中,见到前面有个姑娘独自走前面,雨水将她纤细的背影打湿,我在朦胧中似乎又看见了小梅的背影,我想冲上去,如那天我打着伞搂着她走在雨中一样,但意识告诉我一切只是虚幻。当我快步超过她时,我看到了一张冷漠的没有表情的脸,也许她和我一样同样孤独,但在人们的目光和内心的戒备下,我们共同失去了从相知到熟识,彼此给予对方温暖的机会。我感到了一种悲哀,其实爱并非遥远而不可及,只是我们自己在通往爱的路上设置了太多的程序和障碍,大家必须小心翼翼地,经过一系列繁琐的步骤,一点一点地走近爱,要显的很矜持,很有规矩。我更希望爱是源于一种本性,而非由别人来操纵,就象我和小梅在川藏路上一样。

 

我现在站在现实的空间里,再回想起小梅来。我不得不承认在我们一起走过的那段日子里,她比我看的更清楚,更理智;有些时候,坐在黑暗里,常常想给她打个电话,听听电话那边遥远而熟悉的声音,我找出电话本,按照她给我留的电话号码,我知道她不会骗我,通过这个电话确实能找到她,但当拨完号码后,在另一边传来电话铃响之前我又重重地将电话挂起,不错,正象那一晚她对我所说的那样,回到各自生活的空间里,我不是那时的我,她也不是彼时的她,我们的航向注定只能相交,而永远无法平行。那么,我和小梅在一起的那些日子,就象一个笼罩着美丽光环的梦,永远留在各自的记忆里,我没有勇气也没有必要去破坏它。即便我能鼓起勇气将那种时时涌来的冲动付诸于一种行动,即便小梅她也能象以前那样,由于我执着的追求而再一次温柔地将头枕在我的肩上,可是现在的环境和那时截然不同,大家也不可能永远生活在过去的记忆中,因此,最有可能的结果是:我们既无法把握住未来,也将痛失掉过去,那些曾给对方留下的美好的记忆会顷刻间化为乌有。所以我宁可永远回忆而不去试图破坏。

 

我想如果当时没有小梅和我一起,我也能独自走过川藏公路的,但一路肯定苍白很多。如果没有小梅结伴同行,那些日子,亦如往昔走过的那些没有感觉的岁月一样,我也将把它逐渐淡忘。这16天,和一生的时间相比,只是短暂的一瞬,可它确是一段闪亮的日子,将照亮我以后的人生旅程。

 

我从西藏回来后那段时间工作很忙,无暇及时地整理我的游记,连拍摄的胶卷也是陆陆续续一个月后才全部冲洗完,每一张相片都很精彩,将我在西藏的那些日子比较完整地记录下来,其中有很多是在川藏公路上给小梅拍的。闲的时候,我翻阅着每一张相片,过去的日子又一幕幕浮现在脑海中。

 

一个多月后,我收到了小梅的一封信,她把我的相片寄给了我。信写的很平淡,就象阔别很久的朋友的一种礼节性问候。我给她也回了封信,将她的相片寄了过去,犹豫再三还是留下了她的一张相片,信的结尾我还附了一份提纲式的川藏公路行程简介,在这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彼此都没再联系。

 

去年圣诞节前一个星期,突然收到她第二封来信,在信中她说前一段时间去了很远的一个地方,最近才回到深圳,信写的依然很朴实,在信的结尾,她这样写到:今天我才把去西藏的相片全部整理了一次,别人问起我的西藏之行,我总觉得没什么好讲的,因为他们不了解西藏,所以无法体验和理解我在西藏的那种感觉。况且一路上也没遇上很惊险的事情,包括最危险的通麦天险,也因为运气好而没经受太多磨难,所以就更没什么好讲的了。但心里却很感激能成功地从川藏公路上一步步走出来,当时的那种犹豫和紧张现在无法再能体会,很多事情不去亲身尝试就永远不会成功,很多自己的潜能不受到压力也不会迸发出来,我想,走川藏公路将是自己一辈子的财富。

 

我没回信,我们的联系就此告一段落。

 

我现在很怀疑我是否真的去过西藏,是否真的和小梅一起走过那16天的风风雨雨,很多时候我甚至告诉自己,那可能是一种幻象。我和小梅手挽手走在那条荒凉险僻的川藏公路上,所发生的一切在大多数人看来只是出于一种人的自然性,它只能存在于那个特定的时间空间里,他们告诉我,那根本不是一种爱。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因为我在现在无从去把握和揣摩那时的感觉。但有一点我知道,确实曾有过爱,至少有过爱的萌芽,只不过我和小梅在它还没成长起来就用我们的意识将它扼杀了。否则我为什么在真正离别的时候感到了一种痛?而这痛楚,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强烈起来,最终成为了我生命一种永恒的痛楚。

 

我知道我和小梅永远无法走到一起,我们会拥有各自的爱情和家庭,我将把这段经历小心地收拾起来,放在很高很远的地方。我可能很长时间不去触动翻弄它,甚至一辈子。可是我知道它永远在我内心深处,永远保持着一种青春的绿色。

 

写到这里,我的内心不仅没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解脱,相反,反而莫名地沉重起来。我就象一个灵魂的被审判者,坐在黑暗中,不经意地将原本掩藏很深的东西一件一件地抖露在阳光下。我很抱歉写了这文章,如果它让你觉得沉重的话。

 

这篇文章是献给自己和小梅,献给那些曾经孤独、正在孤独、将会孤独的人们,献给那些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理念而永不放弃的探索者。我希望天下有情人最终找到属于自己的真爱,希望所有苦苦地为理想奋斗的朋友最后能够成功。我还要感谢在西藏36天中给予我帮助和温暖的人们,给我感觉和思想的人们。

 

谢谢你们能耐心地看完我这些喃喃呓语,我深深地爱着你们!

 

Yourstruly

 

南蔚的BLOG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9a9c720100but6.html~type=v5_one&label=rela_nextarticle

分类: 旅游, 汉博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