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点-, 政治, 汉博, 言论 > 熊蕾:我看西藏问题的内因

熊蕾:我看西藏问题的内因

2011年4月23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随着西藏民主改革50年来第一个农奴解放日的庆祝,西藏的敏感月份好像已经过去了。但是围绕西藏的明争暗斗,还会持续很长时期。本人虽然不是什么西藏问题专家,但是冷眼旁观这些年,却也有些话要说。

西藏问题闹出今天这样的动静,有外部的原因,也有内部的原因。

外部的原因,是19世纪末大英帝国在西藏开始的分裂活动,一直延续至今。藏独就是他们捣鼓出来的。这中间,纳粹德国也插过一手,但是20世纪中期以后闹腾得最欢的应该是美国中央情报局。总之,说是帝国主义或西方列强的阴谋诡计,应该不错。

不过,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如果内部没有问题,外因也闹不出太大的动静。所以,这里就想集中探讨探讨西藏问题的内因。

第一个内因,是”非毛化”。”非毛化”打掉了藏族老百姓对共产党的信仰。

从50年代到70年代末,广大的藏族老百姓真诚地把毛主席、共产党当成活菩萨,观世音。1959年达赖出走,并没有引起藏族老百姓很大的震动,因为有毛主席这个”比达赖更大的活佛”镇着呢。

可是忽然间,他们被告知,毛主席是人不是神,毛主席也犯了错误了……

这对有着虔诚信仰并且把这种信仰放在毛主席身上的藏族老百姓来说,是致命的一击–对共产党在西藏的统治,也是致命的一击。

他们眼睁睁地看到,共产党把他们心中最大的活佛偶像打掉了。随着毛泽东走下神坛,藏族老百姓看到了一个没有信仰的新共党–这个党,连自己的领袖都不信,或者说,都不再尊重了。

这样的变化,超出了这个有虔诚信仰民族的接受能力。

没有变的,是佛。

还是信佛吧。

和佛一起回到他们心中的,自然是藏传佛教中佛的化身,达赖喇嘛。

当然,如果新共党的依靠对象或者说群众基础不变,仅仅打掉一个偶像,西藏还不至于成为太大的问题。问题是,这30年来,在西藏和藏区,打掉的不只是一个偶像。

这就是第二个内因,屁股的转移寒了翻身农奴的心。

1959年3月西藏平叛后,毛主席自信满满地在西藏进行了民主改革,西藏历史翻开了新的一页,这个自信在哪里?

就在占西藏人口95%以上的翻身农奴。

毛主席的屁股坐在翻身农奴一边,翻身农奴占西藏人口的绝大多数,毛主席的心里当然很踏实。

1962年中印自卫反击战,多少藏族民工做保障后勤补给的工作,充分印证了当时西藏的稳定。

可是,如今,我不知道,我们对西藏的稳定还有这种自信吗?从1987年以来数次拉萨等地的骚乱,当地政府都显得耳目不明的情况看,共产党在西藏的群众基础堪忧。

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

就是因为在1980年代后,一些领导人的屁股从基层翻身农奴群众转移到上层人士一边。

当老百姓看到当年的上层人士”连家里的狗都落实了政策”的时候,他们心里会产生什么感觉?再看看当年参加民主改革的基层藏族干部和所谓”统战人士”的悬殊待遇,一般老百姓选择跟谁,还会有疑问吗?

可惜的是,有什么风吹草动的时候,你如今奉为上宾的那些统战人士未必和你一条心。而原本能和你一条心的,被多年的冷遇寒了心–这样的政策,是真正的”挥刀自宫”。

第三个内因,是大兴土木的修庙,把藏族老百姓推到了宗教和达赖的怀中。

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是不错,可是,犯不着政府出面不遗余力地跟赎罪似的去修庙。把西藏和平解放以来的历史好好看看,那些个庙有依法的,也有违法的。违法的庙,难道不应该受到惩戒?文革期间,对很多庙都有破坏,可是,去那些庙里闹”革命”的,据说大多数是藏族红卫兵,而不是政府。

恢复、落实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尽可以让信教群众自己依法修庙建庙,政府通过恰当的非政府组织途径酌情给些补贴也就可以了。

政府直接出面修庙,而且跟赎罪似的,给藏族老百姓的心理暗示就是,政府错了,庙是对的。这岂不是公然号召老百姓进庙拜菩萨?在藏地拜菩萨,自然而然就会拜到达赖那里。你再发多少文告说你修了多少庙,那都没用了–那不是你的功绩,那是菩萨的神通。

第四个内因,是大汉族主义泛滥。

翻翻毛主席对西藏工作的谈话、指示,他在批评西藏地方民族主义的同时,也多次批评大汉族主义,特别告诫在西藏工作的汉族同志,要尊重少数民族的风俗习惯,不许搞大汉族主义。

可是,我们现在对少数民族,有足够的尊重吗?是平等的相待吗?

我有认识的藏族朋友,到内地来打工,仅仅因为是藏族,就被拒绝。

去年3•14之后,有些地方,一些人看到藏族同胞的眼神都怪怪的。

这还是其次。看看西藏一些城市的建设,有不少是按照汉族援藏干部的意愿来的,并不一定是藏族同胞所喜欢的。这种强加于人的做法,会让人很不开心的。

如果我们真心认为汉藏是兄弟,是一家,我们就不可以摆出一副恩赐者的架势,跟藏族兄弟算细账–投资了多少亿。把帐算得这样清楚,是不是要闹分家呢?再说,你投资多少亿,是你愿意的,难道还要藏族兄弟感激涕零么?如果天天有人跟我们这样算账,好像在提醒我们欠着人家多大的情,我们心里能好受么?

在建设新西藏的过程中,藏族兄弟不是被动的受惠者,而是贡献者。没有他们的参与,就没有今天的新西藏。不树立民族平等的观念,特别是在汉族干部群众当中克服大汉族主义倾向,很难保证西藏的稳定。

第五个内因,脱离群众和信任危机。

我看了西藏民主改革50周年的展览,最感慨的是,当年在西藏工作的高级官员,如张经武、张国华,能够只身进入三大寺庙,和那里的喇嘛谈心、讲话。当然画面上是他们一人,实际上可能还有警卫和翻译。但是,总之是他们几乎是单独地在做喇嘛们的工作。

但是这样的画面,在今天看不到了。

不知道他们那样级别的官员,今天是否还亲自到这些寺庙去和喇嘛们谈话了。

但是知道的是,每次有个什么风波动荡,必定要所有的藏族干部个个都表一次态,表忠心。尽管大多数藏族干部所在的地方并没有闹事。

这种人人表态的做法,其实就是因为脱离群众,心中无底,不自信,也不信任别人。

这是真正的信任危机。这种做法,实在是蠢。

也让人寒心。

最后,我发现,如果以上的几点都病入膏肓,无法纠正,有一个错误本可以避免的。

那就是,不要哪个地方闹事就拼命给哪个地方塞钱。

这样塞钱的结果,不就是在怂恿所有地方都要闹事?

唉!

风语者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11504650100qkn8.html

分类: -重点-, 政治, 汉博, 言论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