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未分类 > 这是我第一次在西藏过春节

这是我第一次在西藏过春节

2009年1月29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又是除夕夜。又是贺新年。又是卧看春晚。又是对酒承欢。这是我第一次在西藏过春节,去年也想在这边过了,等快到的时候,就撤了。

 

这是我第二次在外地过春节,平时不给我打电话的父母,居然在一天之内给我打了七、八个电话,看来他们的确有些不习惯。不想和他们多说,害怕听到他们瞬间变得低沉的语气。

 

我骨子里还是保留了好些传统的观念。

 

我买了春联、买了“福”字、还买了鞭炮。三十儿早上就把石头叫了起来,整个把房子打扫了一遍。床单、被罩、脏衣服全洗了,就连卫生间也都仔细擦了一遍。石头是个好孩子,除了他经常说我絮叨,、像个老头之外,别的都不错。

 

今年的春节是我们俩过的。

 

我们老家的习惯是三十儿晚上12点要吃饺子、放鞭炮,给亲戚朋友拜年。石头和我都不能喝酒,一喝酒就像癫痫发病,浑身都不成个儿了。可这大过年的,不整点儿助助兴也实在没什么娱乐。我们俩就提前商量了一下,我喝两个小瓶的青稞啤酒,他喝一瓶;或者他喝两个小瓶,我就喝半瓶红酒或者一个小二锅头。反正不就喝多睡觉嘛,谁怕谁呀!可石头好像非常为我身体负责的样子,说少喝点,就自己先选择了第一种。可惜我白白下了那么大的决心,楞是没使上劲儿!我也不知道怎么就喝晕乎了,连宋祖英和周杰伦的什么歌都没看着。估计睡了小20分钟。醒了又来了点儿精神头儿,使劲攒托石头再每人来一瓶,石头说他大脑都晕了,太阳穴那里的血管梆梆梆乱蹦,还说就不喜欢喝酒,要喝咱喝别的,果汁、饮料,什么都行,甚至要和我比试吃罐头,就是不喝酒!本来我这过年的情绪挺高,被他整的也没脾气了。他就这毛病,打死也不服软,比如前阵子,特冷,他经常深夜上网,不知道和哪个小丫头聊得那么动情,结果把脚都给冻了,不是说没有取暖设备,脚趾头没冻,脚跟儿冻了。可他就是不说了,整天穿一凉拖儿,楼上楼下得瑟。太有才了!冻死也不说冷!他今天又冒出一句话差点儿没把我噎死,他说朱丹走之后的几天,觉得一个人在家实在没意思,五脊六兽的。现在只要我出去了,他自己在,就觉得特幸福,什么人啊这是!我不就是没事说他两句吗,他干吗就一听我说话就头皮发麻,整天问我是不是要去找扎西等老头去喝茶,或者去不去打台球!我有那么让人讨厌啊!人家都说非诚勿扰,我可是诚心诚意希望他茁壮成长啊!尤其我买福字准备过年的东西,他居然说我象老太太,知道那么多讲究,现在的年轻人啊,就知道胡说什么生活方式,一点不懂得传统文化的保持和发扬!回头好好给他念叨念叨。

 

石头往年过年都不吃饺子,他说他不爱吃。赵本山的小品把我们俩弄得前仰后合,也快到12点了,我就提示他,我要放鞭炮去了,他倒是很聪明,说意思是我该煮饺子去了呗,他说他顶多就吃三个。即使不吃可这习惯不能改啊,那就煮十个吧。

 

鞭炮还断了一回,石头问我说要再去点,万一再响了怎么办。这事情怎么能叫事情呢,你从另外一头点不完了!

 

撑!太撑了!

闭上眼,再一睁开,一天就过去了。

今天闭上眼,再一睁开,一年就过去了。

人生最大的快乐就是,当你睁开眼的时候,还有饺子!

人生最打的痛苦就是,当你睁开眼的时候,还有饺子,可就是吃不动了!

 

西区19号的影像空间的BLOG

http://hszhang1009.tibetcul.com/56038.html

分类: 未分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