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治, 社会状况 > 新兵坐飞机进藏了

新兵坐飞机进藏了

2009年1月30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1、第一次坐飞机

车队出发了,浩浩荡荡,直奔机场。部队安排我们驻守边防的新兵乘坐民航客机进藏,而那些住在拉萨附近机关直属部队的新兵则一律乘坐空军运输机。

 

我们怀着无比喜悦的心情,一路引吭高歌,很快到了机场,然后是安检、登机。

 

我们这些黄土高原上来的土娃子们,基本上都是第一次坐飞机,左看看,右摸摸,对一切都充满了新鲜感。

 

漂亮的空中姐姐们教我们把安全带系好,不一会飞机就起飞了,大家都争着好奇的往地面上看,只见一块一块绿油油的的田地,慢慢变得很小的房屋,等飞机进入云层后就什么也看不见了,等穿过云层以后又能看见下面的雪山在阳光下白茫茫一片,等到再看见一片密密麻麻的小房屋时,空姐告诉我们已经到达拉萨的上空了。

 

1小时45分的飞行中,我们没有一个睡觉的,小伙子们怀着不安而快乐的心,把空姐们也折腾的够呛。

 

送饮料时,我们往往还未等空姐转身,就一口喝干,然后嬉皮笑脸的说:“姐姐,我还要喝,再来一杯吧!”

 

这里还有一个小小的插曲。

 

上飞机时,空姐站在门口对我们说:你好!

 

我们中有一个年纪最小的小坏仔故意说:我不好!

 

空姐问他,你哪不好?

 

那小子没想到空姐会答理他,一急说,我,我牛牛不好。

 

结果被空姐拦住不让上机。

 

空姐气的训斥他,你这个小家伙,怎么说脏话?

 

最后还是接兵干部过来让他向空姐道了谦,才被允许登机。

 

2、下飞机过拉萨

 

转眼间,飞机落在了拉萨贡嘎国际机场,告别空中姐姐甜蜜的微笑,我们走出飞机。

 

期待中蓝蓝的天空、白白的云朵、雄伟的布达拉宫、梳着小辫的漂亮藏族MM、全都不见。

 

只见天地间混沌一片,光秃秃的山顶上没有一丝绿色、刺骨的寒风刮的人眼睛都睁不开,沙子粒打在脸上生疼,连呼吸都觉得有点困难。我们赶紧穿上大衣,拉下棉帽檐,一个个不由的缩着脖子,象企鹅一样木呆呆的站在原地。

 

在等待的时间里,又看见好几架军用运输机相继落地,新兵弟兄们一个个摇摇晃晃的走下运输机。

 

这时,集合的哨声响了。

 

不知是高原的风沙太大,还是接兵干部的力气太小,反正只听见沙哑的哨声和虚飘飘的喊声:“全体注意!成三列纵队集合!”

 

于是我们一个个无精打采地排成弯弯曲曲的纵队,站在接兵干部面前。

 

随着口令声,我们一个跟着一个向机场外走去。

 

走啊走啊,感觉走了好长时间,才走出机场。

 

一出机场,只见一排一排的军用大卡车停在广场上,卡车阵前面堆着几堆小山一样的背包和提包。

 

在接兵干部的督促下,我们按照各自的编号领到了自己的背包和提包,然后立即登上卡车。

 

卡车一辆跟着一辆,很快驶出了广场。

 

绿色的车队走在拉萨的大街上,街头有部队在敲锣打鼓,红色的长条幅上写着“热烈欢迎新战友!”“戍守边防,保家卫国!”

 

沿途的汉族和藏族群众也站在街上一边鼓掌一边高声欢呼,还有好多藏族老爷爷老奶奶捧着洁白的哈达不停地向我们举着。

 

最令我们兴奋的是人群里有不少衣着打扮十分鲜艳的藏族MM,在向我们这些兵哥哥放电、微笑;可把我们激动坏了,争先恐后地把住车后厢(因为车前边和两厢都被蓬布严严实实地包着)。

 

我们一边向欢迎的人群挥手致意,一边欣赏着藏族MM的漂亮和风采。

 

这时,严寒的天气似乎已经不存在了,呼吸困难的感觉更是早就忘到了爪哇国去,真想跳下车抱住藏族MM亲一下。

 

就在我们激动自豪的热血正在汹涌澎湃之时,汽车转了个弯,突然就啥也看不见了。

 

好像冷不丁被泼了一瓢冰水,极度失望之余,我们对着驾驶楼高喊:

 

“司机哥哥,老兵哥哥,你把车开慢点呀!你也太不仗义了!至少也得让我们多看一会儿MM吧!……”

 

热闹中,汽车上了崎岖不平的山路,寒风再度袭来,路边矗立着毫无生气的白杨树干,树叶已经掉光了。

 

透过树干,看见很多铁皮顶的房子,墙上密密麻麻贴着一个个圆圆的牛粪饼,远远看去象破败的古代城门一样,只不过这门上镶的不是铜饼而是牛粪,形状也略大一些。

 

后来我们才知道这就是西藏有名的大怪之一:房子铁皮盖,牛粪墙上晒。

 

3、坐卡车过雪山

 

山越来越高,路越来越崎岖不平了。

 

接兵干部告诉我们此地海拔已经超过5000,让我们安静休息,多喝水,不要打闹。

 

其实这时,就是干部不说我们也已经没有力气打闹了。

 

只觉得胸部发闷,头昏脑胀,呼吸困难,有人开始呕吐。

 

我抬头向上看去,天空虽然已经晴朗,阳光却十分惨白。

 

弯弯曲曲的山路上,一辆一辆的卡车就像一只只绿色的乌龟缓慢地爬行着。

 

再低头向下看去,漫山遍野一片白茫茫,依然是一只只绿色的乌龟缓慢地爬行在蜿蜒而又崎岖的山路上。

 

尽管汽车的轱辘上全部套着防滑链,到了危险地段司机老兵们依然是小心翼翼,不敢稍微懈怠。

 

什么时候才能到达驻地呢?

 

到部队给我们配发什么枪呢?

 

边防线到底什么样呢?

 

就这样,我们坐在背包上,心里怀着无数的憧憬、向往和问号,互相依靠着,一路上胡思乱想着,时而昏睡时而清醒地盼望着,向远方走去。因为汽车颠簸得太厉害,我们常常会突然一下被颠到车顶蓬上,又或者被集体甩到一边,所以谁都不可能睡得很踏实。

 

迷迷糊糊中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突然被惊醒了,原来是汽车经过一个大坑,把我颠到车顶蓬上,头碰疼了,所以醒了。

 

此时只觉得口干舌燥,又冷又渴,但是又不敢多喝水,因为有进就得有出,喝多了方便起来可是十分的不方便。

 

车队一路上一直未停,聪明的人喝了水后把瓶子留下做方便之用,笨的早就把瓶子扔到车外去了。

 

此时才突显聪明与笨蛋之分,而我不幸被上帝扔进了笨蛋的行列,而我们这辆车上又几乎全是笨蛋,所以大家只好忍饥忍渴,不敢吃喝。(说实在话,水已经被笨蛋们抢着喝光了)。

 

最后我们实在忍不住了,就轮流站在后车厢边,然后由其他战友从旁边和后边扯住他的衣服,以防止他尿尿时被汽车颠簸掉下去。

 

又不知过了多久,车队终于停了,停在一个不知道名字的雪山上,而更不幸的是我们坐的这辆车正好停在山顶上。

 

接兵干部说此地海拔6300。我们立刻觉得头更晕了!

 

下车后,风吹得人站都站不住,眼睛也睁不开。

 

尽管条件非常恶劣,但大家心里还是很高兴,因为可以解决内急的问题了。

 

笨蛋们再一次显示了智力的低下。

 

居然有人迎着风尿尿,结果是满身冰花,待上车冰花融化后又变成满身臊味,熏得大家齐声叫嚷要把他推下车去。

 

那小子吓得直作揖求饶:“大哥们,是我不好,小弟错了!不应该把臊味带到车上,我保证,今后再也不敢对着风尿尿了!”

 

在大家的哄笑声中,车队继续往前走着。

 

下山后,看见一条宽阔的大河,却不见汹涌奔流的河水,因为河面上结着冰。

 

接兵干部告诉我们:这就是你们地理教科书上的雅鲁藏布江,是世界上最高的一条河,它的河床高度大都在海拔3000以上,被藏族人民称为“天河”。可惜现在是冬天,若是夏天,你们可以看到江两边非常美丽的景色。

 

我们默默地望着冰冻的河面,想象着冰层下面奔腾湍急的江水,不知我们的兵营生活会不会就象雅鲁藏布江一样,气势磅礴而又壮丽辉煌?

 

/灬夨忆侽孓

http://32614276.qzone.qq.com/blog/1232983997

分类: 政治, 社会状况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