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汉博, 社会状况 > 八廓街被骗记&小黑的最后一天

八廓街被骗记&小黑的最后一天

2009年1月31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八廓街上无真货,我早知道,所以说这次被骗,是自找的。

因为小黑要走了,想买些小东西送人(唉,似乎我一直在送走人),午后的阳光不再象我初来时那般灼热,温暖地如同一件毛衣把你裹起来。我们懒洋洋地在八廓街上闲逛起来。八廓街的东西听说全是从义乌批来的。西藏并不产绿松石红珊瑚这些东西,更不要说珍珠玉器了。可是如果不介意是假货,在八廓街还是能买到可心之物的。藏人的爱好,气质都与我们不同,有些东西在西藏看着觉得还不错,回家再看又觉得太粗犷,很难戴出去,除非是惯走民族风的。

虽然我在上海总是打足精神,随时准备和奸商斗智斗勇,可是在西藏呆了一阵子,对人的警惕心早已变淡,况且早就被太阳晒的脱了骨头。而小黑对藏族人完全没有抵抗力,一心想嫁个藏族男子,但凡遇见年轻藏族人都会半开玩笑的问:我嫁给你好不好。可是对方无一不扭捏着说我已经结婚了。可惜当时藏族小帅哥多吉正在热恋中,否则一定要介绍给小黑。我觉得小黑长的就有点象藏人,要不她咋能混在藏民中进大昭寺,我就不能捏。八廓街上的藏人都爱“调戏”她,看到她就朝她笑,还是咧着嘴肆无忌惮的笑,搞的我忍不住叫她:西藏谐星。

我们的逛街组合,不被骗才奇怪。

经过一个店铺,被人冲出来招呼,不认识我了?我们愣神看了下,互相疑惑我们来过么?既然被招呼了,就进去看看吧。店主热情奉上老绿松石一碗,号称是从乡下收来的,别人用过的。我们看裂纹明显,色泽也确实象被把玩过的温润,心动起来。之前有人说这几年年景不好,戴绿松石很好,一时便把持不住了。还是按克重收钱。挑了两块,心想上当也不过百八十块钱。随后小黑又忽地看中唐卡一幅,店主立刻介绍是老唐卡,外面见不到的。看着确实够旧,绘画手法也和外面见惯的唐卡不一样。看上去还是很顺眼的。小黑是信佛之人,家境甚好,立刻手痒难耐,刷卡800大元请了去。店主大约难得一见我们这种冤大头,心中狂喜,还是装出便宜给我们的割肉之色,又捧出珠子一堆,红的黑的白的紫的晃了人眼睛。于是手又痒了,串了珠子一串,后来被德珍只远远看了一眼,说:玻璃的。我的心儿啊,也和玻璃掉地一样,粉粉碎啊。

购完物去刚吉吃饭,对藏餐我真的是不那么热爱,无奈小黑喜欢。刚吉土豆包子很特别,不是土豆陷包子,而是土豆做面子,里子是肉。味道不错,只是吃两个就饱了。还吃了啥忘了。比起雪域,刚吉更平民化,服务生一边用纸牌算自己的爱情运,一边哼着好听的藏歌。电视里放着西藏新闻,不过很叫我抓狂,简直是CCTV的翻版,无聊至极。夜很黑,风呼呼地吹,小黑哀怨自己要回家了,这一次嫁个藏族人的愿望又落空了。结果服务生听到强烈要求把自己的哥哥介绍给小黑。小黑走后,我再去,服务生还记得我,失望地问:那人已经走了么?

回到林仓请德珍,多吉共同鉴定我的绿松石,几乎只瞄一眼,得出的结论就是假的。据说西藏已经很难买到绿松石了,即使有,也只可能有非常小的一块。我想小黑的唐卡应该也是假的。回去的火车上遇到的西安女人戴了硕大的绿松石耳坠,戒指,很自信地说:我的就是真的。真佩服她的勇气。

PS:后来我戴着我的假绿松石项链在释迦摩尼12岁等身像前嗑了头,只当是开了光,假的也是真的了

change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8e7f730100cfk6.html

分类: 旅游, 汉博, 社会状况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