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宗教, 政治, 社会状况 > 中国希望给其精心挑选的喇嘛提供更多的支持

中国希望给其精心挑选的喇嘛提供更多的支持

2011年8月24日

中国承认的班禅Gyaltsen Norbu。班禅是藏传佛教重要的精神领袖。( 图片来源  Nelson Ching/Bloomberg News)

1111

夏河,中国—— 他的名字,在脸颊通红的僧侣们之间,在焦虑的旅店老板之间,和那些想尽办法进入这个在甘肃省的山区里,孤独而又纯美的小镇的无畏的旅行者之间,口耳相传:如同未经确认的报告所说的,他将会到夏河来吗,他又会待多久呢?

“他”是中共政府挑选的班禅喇嘛,这是在藏传佛教中排名第二的宗教领袖。尽管,他有如此崇高的地位,但是他的到来并未受到,有着众多山洞的山谷里,白墙环绕的拉卜楞寺(译注 Labrang monastery 藏传佛教中 Geluk派(即黄教)的6个重要寺庙之一)内外,那些忠实信徒们的欢迎。

在最近的数周里,当他也许会来此寺庙研习经文的消息流传开后,当大量的警方人员,有着警服的也有便装的开始进驻,希望阻止该地区的西藏人表现出对中国人统治的不满时,众人的情绪开始不安起来。

“没有人希望他来,但是,他还是会来,”一位26岁的僧侣说,“我们感到无能为力。”

目前最大的麻烦是,这位21岁的班禅喇嘛,只是都自称拥有班禅头衔的两位年轻人之一。一位是共党于1995年选择的,原名Gyaltsen Norbu,通常被当地居民称为“中国的班禅”。另外一位是Gedhun Choekyi Nyima,他现在应该有22岁了,这位牧民的儿子是在同年被达赖喇嘛选定的。

很多西藏人现在依然忠实于Gedhun Choekyi Nyima,哪怕从中共将他和其家庭置于“保护性监控”后,他已经失踪超过了16年。

“我们只是希望他还活着,”藏人散文家和博主Tsering Woeser说,她注意到,Gedhun Choekyi Nyima的画像,尽管只是他5岁时的样子,现在还悬挂在很多家庭和寺庙内。“我们还在等待着他。”

被中国拒绝承认的,达赖喇嘛选定的班禅 Gedhun Choekyi Nyima于1995年时的照片。(图片来源 AP)

当Gyaltsen Norbu从青春期走向成年时,中共面对着如何提高他地位的窘境:如果他保持着和西藏僧侣与忠实信徒之间的距离,那么他的身份会继续受到质疑,但是,如果将他强加给一个保持着深度不信任的社群,那么官方也要面对激起反抗情绪的危险。

在最近几年里,中共试图使用其他方式来提升他的形象。他们将他命名为国家控制的佛教协会副主席,并指定他进入了全国政协,这个顾问团体每年都会在北京举行会议。

但是,到目前为止,他的大多数公开言论都让西藏人毫无印象。在去年3月一段典型的冷漠的言论中,他说,“我们生活在法治社会,宗教活动是社会活动的一部分,因此,只有依法行政,才能保证在宗教事务上的稳定与和谐发展。”

根据专家学者和当地宗教人士的说法,那些监控西藏事务的中共官僚们已经得出了一个结论,这是一个根植于历史的结论,只有在一个重要的寺庙经历过一段重要的时期,才能提升班禅喇嘛的宗教形象。

“西藏人尊重好的佛教实践行为和业绩。”胡世恒(Hu Shisheng),这位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译注 China Institute of Contemporary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国安部赞助之机构 资料来源 互联网)的研究人员,在西藏首府拉萨接受电话采访时,这样说到。

中共政府努力让班禅喇嘛被西藏人接受其合法性的行为,预兆着北京方面在为达赖喇嘛过世后做着更深一层的准备,北京方面已经声言,在达赖喇嘛过世后,她将指定一个继承人。今年76岁的达赖喇嘛,尽管他坚持自己只是关注于西藏的自治,可是,在数十年来,依然被来势汹汹的宣传,挂上了一个制造麻烦的分裂主义者的标志,就算如此,他依然在青藏高原上得到了广泛的尊重。

尽管都是正式的无神论者,中共却坚称,只有她才有权力选择最高精神领袖,而根据西藏的神学观念,最高精神领袖是过世的宗教领袖的转世。

在1998年进行的试图提升班禅喇嘛宗教身份的行动,并未收到好的效果。当中共的官员们试图将这个小孩和青海省著名寺庙塔尔寺(Kumbum 黄教圣地)的住持拉到一起时,该寺的住持Arjia Rinpoche逃离了中国,并向美国寻求庇护。“这是一个很艰难的决定,但是,我并不希望被看作是中国政府的合作者。”Arjia Rinpoche在其目前居住的印度接受电话采访时,这样说到。

根据来自中国国内和国外的多位藏人的说法,由于目前的反感情绪非常强烈,中共方面也许已经缩短了他们原本让班禅喇嘛在拉卜楞寺进行数月的研习的计划,该寺庙是佛教研习的重要中心之一 —— 同时该地也在最近爆发了多起抗议因拉萨血腥民族骚乱而引发中国方面镇压的示威。

一位在青海生活的学者称,他曾经在最近和拉卜楞寺的资深喇嘛进行了交谈,注意到,很多普通僧侣都担心,班禅喇嘛将带来安全特工,监控摄像头,甚至把当局加诸于目前生活在该寺的超过1000名僧侣的严控措施更上一层楼。“历史上并没有班禅喇嘛被安置在拉卜楞寺的先例。”这位学者说到,他为了保护自己的安全,而保持匿名,“但是,更为重要的是,他们担心拉卜楞寺会更像一个马戏团,而非寺庙。”

他和其他学者都称,该寺被选中最主要的原因是该寺的住持和北京有密切的合作。另外一个可能的因素是,班禅喇嘛在北京的家庭教师中,其中之一就是来自拉卜楞寺。

但是,该寺同样有一个小圈子的激进独立派僧侣,他们能给班禅喇嘛带来很多的麻烦。

在2008年震惊青藏高原的暴力事件爆发的几个月后,在中共安排的外国记者来此访问时,15名僧侣手持西藏旗帜(译注 此处指的是 雪山狮子旗)冲出寺庙。“我们现在没有任何的人权,”在年老的僧侣驱散他们之前,他们这样告诉记者们。(其中3位僧侣后来逃往印度,以躲避惩罚)。另外,还有一位资深的僧侣因在网络上发布一段讲话,描述他在之前的拘留中遭受虐待的情况,而被监禁了6个月。

尽管,班禅喇嘛的合法性看起来是个难以逾越的障碍,多名专家称,中共政府的长期战略也许是让他至少拥有一定程度上的声誉。虽然不满于政府的安排,但是藏人理解他们的精神领袖必须和政府进行一定的交易。Arjia Rinpoche,这位流亡的前住持称,如果班禅喇嘛在某天显示出了独立的意愿,那么藏人就会给他以尊重。

“人们说,哪怕他不是真正的转世灵童,至少他还是个真正的藏人。也许当他长大些,能够信任达赖喇嘛,会为西藏做些好事。”他说到。

但是,最近,班禅喇嘛对夏河的进行拜访的预期,造成的惊愕,并不仅仅存在于僧侣之间。多位在政府工作的藏人,于最近几天说,他们被威胁到,如果他们不欢迎班禅喇嘛,将被减薪或是开除。

在被汉族店主打断谈话前,一位对外国游客承认在此有着广泛不满的中年僧侣说,他因为班禅喇嘛的到来而还俗,“我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来打击我。”他说到,“我会完全遵守教义,继续祈祷。”

(Adam Century 和 Edy Yin帮助进行了相关的调查)

纽约时报
作者 ANDREW JACOBS 2011 08 06

(本文已被和谐,翻墙搜寻而成,编者按)

八卦庭
http://baguating.wordpress.com/2011/08/11/%E4%B8%AD%E5%9B%BD%E5%B8%8C%E6%9C%9B%E7%BB%99%E5%85%B6%E7%B2%BE%E5%BF%83%E6%8C%91%E9%80%89%E7%9A%84%E5%96%87%E5%98%9B%E6%8F%90%E4%BE%9B%E6%9B%B4%E5%A4%9A%E7%9A%84%E6%94%AF%E6%8C%81/

分类: 宗教, 政治, 社会状况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