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民族, 政治, 汉博, 言论 > 如何破解新疆问题困局

如何破解新疆问题困局

2011年8月27日

继新疆暴徒打砸派出所后,今又闻两名暴徒在新疆喀什行凶致7死28伤。新疆接二连三的恶性事件,无疑是内外因共同作用的结果。“苍蝇不叮无缝的鸡蛋”,“三股势力”仅仅是外因,内因是主要的,中国政府很有必要就新疆的治安问题进行深入的调查研究,探索深层次的原因并及时拿出切实可行的对策来。否则,一股脑地把问题归咎于“三股势力”,并不具有太大的信服力。

新疆的治安问题,由来已久,不只是关乎长治久安政权稳定的政治问题,更是新疆居民能否安居乐业的民生问题。因此,谋求并维护新疆一方平安,既是中央政府和新疆当局的职责,也是新疆民众乃至全国人民应尽的公民义务。

我们不妨看一下官方给出的新疆八大问题:

1、经济发展滞后,与东部差距大,在西部也不占优势;

2、结构不合理  (农民收入单一、石油石化“一业独大”、服务业和外向型经济滞后,90%以上的县市财政不能自给);

3、区域发展部平衡  南疆、边缘山区、高寒地区 GDP很低;

4、生态脆弱,结构性缺水;

5、基础设施建设落后,不少边远地区缺电缺水;

6、人才匮乏;

7、民族团结问题;

8、不稳定因素的影响(西方国家遏制中国发展、民族分裂活动、非法宗教活动、非法出版物、7?5之后群众稳定感脆弱、全国正处于矛盾凸显期)。

我想,中国的少数民族矛盾问题实质上就是一个民族融合的问题。与当年山东人逃荒要饭寄人篱下的“闯关东”不同的是,不远千里跑到新疆这个好地方来谋生的汉人(包括公派和私自流转过去的),大多是 “有两把刷子”的“人尖子”,他们的生存竞争力普遍要大于新疆当地的维族同胞。由于贫富差距造成的心理不平衡,汉维之间的矛盾和冲突自然就会日积月累,终有一日会集中爆发。

虽然,目前“疆独”分子只是一小撮极少数,可这一“疆”字,可具备“一杆子打翻一船人”的杀伤力。为什么要这么说呢?它连累了无数善良无辜的维族同胞,无形之中,把维族同胞推向了汉人的对立面,从此维族同胞会倍受孤立。在多年来的“藏独”、“疆独”舆论导向下,在汉人中间的藏族同胞和维族同胞几乎成了另类。人们往往用异样的眼光在打量他们,更多的人是在敬而远之,似乎他们并不是汉人的同胞兄弟,是随时都会掏出刀子杀人的恐怖分子,是他们潜在的威胁和仇敌。

坚持无神论的中国执政党,可能很难想象出在虔诚(甚至是狂热)的宗教信徒那里,宗教信仰对他们到底意味着什么。在他们心目之中,宗教信仰就是他们神圣的精神王国,其地位远远高于世俗政权和统治者。生活在同一片蓝天下的56个民族的中国人,为什么唯独藏人和维人社会情绪时而高涨?这是不是根源于藏人和维人的民族信仰?

那么如何破解新疆问题困局呢?我个人认为两个手段足矣。

一、打防并举,采取非常手段,下硬手抓治安问题。

按照新修订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社会治安综合治理条例》,各个村镇、社区组建治安巡逻队,配合公安派出所开展经常性的治安巡逻,提高见警率,社区、村切实落实“十户一联”、“户轮式”和“红袖标工程”等群防措施,有条件的村和社区加大技防建设。特别是重点单位、要害部位、人员密集场所和公共娱乐场所,加大内部安全防范和安全保卫工作,切实落实治安责任和防范措施,进一步加强对重点人员的管控力度。

针对新疆的特殊情况,我建议撤销新疆建设兵团建制,将兵团打散分布在新疆各个市县区,成为部队、武警和公安之外的第四股治安力量,取消兵团的生产任务,一心一意做好保卫工作。

另外,国安部门在新疆应该成立一只规模较大的情报特工队伍,将这只特殊队伍在全疆撒网开来,将无数卧底打入“三股势力”中,针对恐怖分子可以授权组织暗杀、秘密逮捕等非常规手段。

二、进行必要的人口迁移和非常规加大财政投入力度。

想当年,回民的问题也让政府很头疼。那么回民问题是怎么解决的?现在除过宁夏和青海还有部分回族集聚区,大部分回民已经迁移到全国各个地方,很多城市都有回民一条街或者集聚区,但是几乎没有出现回汉争端的问题。回汉通婚,回民经济逐步独立,自给自足,这是回民不再发生民族问题的根本。新疆问题也可以效仿。将部分维族人迁移到全国各地,划出维族集聚区,加大向新疆输入汉民的力度。当然了,国家应该将西部大开发的重点转移到新疆,大力发展新疆经济,东部地区已经具备了自我造血功能,即使少一些国家财政支持,无伤大碍,这样将每年国家财政的不低于10%全部投入新疆,可以想象,十年后的新疆就是西部的新深圳。

当然,破解新疆问题困局,除过治安手段和经济手段外,还需要有博爱的信念、仁慈与怜悯和宽容的胸怀。

渔樵耕读江南的BLOG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0b8d60d0102drr7.html

分类: 其他民族, 政治, 汉博, 言论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