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文艺, 言论 > 《东洋纪行》中所见一则藏族起源的传说

《东洋纪行》中所见一则藏族起源的传说

2011年8月28日

19世纪70-80年代,奥地利格•克莱托纳等一行三人来华游历探险,归国后将其在中国华东、华中、西北、西南各地所见所闻的经历,并结合以往对中国所了解的知识加以整理出版了《东洋纪行》一书,其中“从打箭炉往巴塘”里记述了一段极少见诸于其它文字的有关西藏民族起源的民间故事传说。

“若把目光转向西藏的历史,我们知识所能追溯者仅是较短的时间。即便在西藏本地内部,围绕其往昔的事物亦只为佛释的传说与神话,而这些很早便已传闻于欧洲了。如果根据西藏人中间流传着的故事而言,有关该民族起源传说可作如下描述。

劫难之初,高原上唯有一位男人和三个儿子共同度日。他们既不于屋檐下、也不在天幕中求取定居,而是过着不为生存竞争驱使、亦无休憩停息的流浪远游生活。因为那时候的西藏,并非不毛之地,也不是贫瘠寒冷之处,而是曾经生长着许多结有丰富果实的树木、且不需要辛勤耕作土地稻米便会成熟以及茶树繁茂的旷野。由佛陀将此原野变为山石荒原是日后之事。可见西藏当初曾为富饶幸福的土地,这四位作为于此世间唯一被创造生成的人物,尚不知争斗及其它不和性情而和睦满足地生活,其缘由便是于此。正在此时,父亲突然患病逝世,由于每一个儿子都想将遗体归为己有,并依各自所好进行埋葬,便引起了最初的争端。

遗体如初被横置在大岩石上数日未动,儿子们彼此相互间避而不见。于是,长子提出了一个建议。‘咱们同样遭此不幸,何必还要在这一点上失和闹别扭呢?不如互相和解而把遗体分了怎样?’大家同意此提议,便将遗体分割为三部分,儿子们各自取走了所分的份额。

长男得到了头颅,离开那里赴往东方,其后转变成具有商业买卖狡诈性与卓越头脑的中国人的祖先;次男因拿到了父亲的手足而满意,他亦弃走故乡,抵达广阔的戈壁大漠处安稳下来。那里有供给其后裔蒙古人充分发挥活动天性的土地,然而,其后裔性格上有着怯懦的特征;最小的儿子留取了胸腹躯干,他住守在西藏,其后代是藏族。该民族平素接触上出于真心,亲切而直率,但在争战的情形下,其勇猛果敢则不让于他人后尘。

托勒密(约二世纪活跃于亚历山大城的数学、天文、占星术以地理学者)因为有关此高原的知识完全是表面性且含糊暧昧的,与中国首都蒙混的信息一样,未曾做过什么甄选。

对该国拥有丰富黄金之事,起于希罗多德(公元前五世纪,希腊历史学家。)之说。据其所言,该国蚂蚁发现了黄金,便将其收集呈涡旋状高高地堆积起来,这些财宝由凶恶的格里芬(希腊神话里具有鹰头和翅膀的狮身怪)监护看守。希罗多德文中还有其它方面的描述。由此可以认为,有不少印度人以前曾经进出过西藏地区,他们乘着性恶之鸟(指格里芬)熟睡的阴暗夜晚,尽量将大量的黄金用肩扛挑回故乡,从而变成了黄金满堂的暴发户。

与之相同,阿拉伯人也没有和西藏人直接交往而视西藏民族为土耳其人。由于‘大气与水、平地和山岳平均有之,充满了活泼的欢笑’而相信西藏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国度。

十四世纪初始,欧洲人因为来到了该国的土地,好不容易使贫乏的历史资料出现了一定明确的形态。那个时候,该地完全同外界隔绝,并以世袭制为基础。……”。

以上书中所叙述的传说故事,作者未明确指出源于何处,也未见于其它有关西藏历史文献及其论著当中,估计是著者在川西康藏地区旅途中所听说的,从其内容上来看,因为提及了佛陀变世与蒙古名称等,可能形成的时间较晚,而由遗体发生争端的特征而观,或许与佛教上争佛舍利的传说有着某种关联。

目前,以往学术界对于藏族起源问题多达十余种说话,除了具有神话色彩的猕猴与岩魔女相结合的“神猴说”而外,主要有氐羌说、当地土著与羌氐融合说、蒙古说、鲜卑说,甚至一些国外学者有印度说、伊朗人种、马来人种说和混血说等诸种观点。而近年来,藏族族源“多元说”的新认知日益成为新趋势,即藏族总体上来讲是一个多源的民族,大致由藏地土著民族、北方胡民族、东方氐羌民族的三大系统融合而成,这也为考古学、古人类学等发掘和研究所基本证实。可以说,历史上西藏的文明曾经受到了四邻地区诸方面的影响,从上述的传说故事之中似乎也能够体现出其多元的历史因素。

http://sangyage.blog.hexun.com/67001584_d.html

分类: 历史, 文艺, 言论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