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 汉博, 言论 > 揭开藏医学的神秘面纱(有图)

揭开藏医学的神秘面纱(有图)

2011年8月28日

西藏以其壮丽的高原景观闻名于世,藏医学——西藏的一朵奇葩,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一直披着神秘的面纱,不为人所了解。随着经济的发展,文化交流的增多,藏药越来越得到人们的认可,很多省市还建立了藏医院。济南市民族医院是济南市唯一一家与西藏当地医院援建对口单位,在这里,患者可以和藏医面对面,感受藏医学的博大精深。

218

带着好奇,带着疑惑,记者走访在济南市民族医院藏医科坐诊的米玛次仁医生。米玛次仁来自祖传藏医世家,又在藏医学院系统学习九年,在西藏白朗县医院行医20多年。对于神秘的“坐台”,米玛次仁医生不仅知道制作详细过程,还说:“如果条件允许,我可以制作‘坐台’”。记者相信,米玛次仁医生能够解开记者心中的疑惑,能够让记者带着读者揭开神秘的藏医学“冰山一角”。

疑惑一:藏医都是藏族,有女藏医吗? 答案:藏医是什么民族、国籍不重要,重要的是会认药、制药、用药。

医都只有男的?记者确实很好奇,不是记者的好奇,是一个普通人的好奇。 在济南见到了两位从西藏来的藏医都是男士,都是藏族,不免让记者疑惑:藏族人从小受藏族传统文化熏陶,能够更好地理解藏医,是不是藏医都必须是藏族人?据说藏医和宗教有密不可分的关系,是不是藏

健谈的米玛次仁医生得知记者的疑惑,笑了。“藏医从来都不是只收藏族人,汉族、蒙古族的藏医也很多,不光有其它民族的藏医,还有外国人学习藏医,一些印度人、欧洲人都学习藏医,成为藏医。”成为藏医到底需要什么?是藏族传统文化?米玛次仁告诉记者,要成为藏医与民族、国籍关系不大,最主要是看会不会认藏药,会不会制作藏药,再就是会不会用藏药。

认药,不仅要认识药材,还要知道药物什么时候采摘,不同的藏药在山南山北种植药效有所不同。制药,就是制作药物。传统的制作藏药都是人工碾磨,然后多味药物合成丸剂。用药,更不用说了,就是对症用药,这除了学习继承以外,还要自我积累经验。

有没有女藏医?米玛次仁医生笑了。以前没有女藏医,现在西藏有藏医学院,谁能不让女人们上学呢?所以现在女藏医还真的不少。

疑惑二:藏民吃的藏药和我们吃的一样吗?答案:牧区藏民多服用藏药散剂,城市藏民服用散装丸剂居多。

米玛次仁医生说到藏药,记者突然想到中药的汤剂:是不是藏区藏族百姓也是喝汤剂为主,为了便于运输才有了现在我们看到的丸剂?

米玛次仁医生告诉记者,藏药中矿物质药物和贵金属药物很多,植物药其实并不多。所以藏药主要使用的是粉状的散剂。牧区的藏族群众主要使用散剂,用丸剂的不多,丸剂主要是为了便于携带和运输,所以做成丸剂。高原上的藏药很少有成盒的,都是散装药丸。成盒的丸剂再贴上商标,这是为了通过国家检测和认证。高原上的群众认藏医,认藏药,认疗效,很少看重商标什么的。

藏药和中药还有所不同,藏药几乎没有单味药物起作用,都是合剂,丸剂上都是例如“十五味沉香丸”、“二十味沉香丸”等名称。米玛次仁医生自己也吃藏药,他有胃溃疡,长期服用“仁青常觉”进行调理。记者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兴奋:“您吃的这种药不是单味药吗?”“常觉是一百多味药的合称,别看我吃的仁青常觉只是这一小袋,但是却有一百多味药物的作用。藏医基本上不使用单味药物,也很少使用汤剂,除非是外伤急诊时,可能使用一味植物药止血,也喝一些汤剂。”

疑惑三:“坐台”是一种物质还是一种技术?答案:“坐台”是藏药中的宝中宝,添加“坐台”药效提高百倍。

说到藏药,就不得不说藏药的分类。米玛次仁医生说藏药是按照病种分类的,现代医学分的内、外、妇、儿等藏药都有,也是这么分的。另外,藏药还分普通药物和珍宝药。珍宝药就是添加了“坐台”,提高了药物药性。

“坐台”,据记者了解,误以为这是一种制造药或者说去除重金属毒性的技术和过程。米玛次仁医生却说“坐台”是一种物质。他告诉记者,制作“坐台”的藏医很少,一般都是单传。1998年由于国家重视的原因,当时会制作“坐台”的藏医达到最多,有26名藏医能够实际制作“坐台”。制作“坐台”的过程是国家保密的,而且存在很大危险。令记者惊喜的是,眼前这位藏医——米玛次仁医生不仅了解制作“坐台“的过程,而且他还能够制作“坐台”。

据了解,“坐台”这种物质一旦放入普通药物中,药效能够神奇地提高百倍。“坐台”到底是怎么制作出来的?记者更加好奇了。

“首先必须选择7种贵金属药材,比如黄金、白金、绿松石、玛瑙等;再选择7种矿物质药材,比如铜、铁、汞等;再选择7种排泄物类药物,比如马粪、牛粪、童子尿等……世间万物各种东西,然后把它们碾制成药,在做药的过程中有炼制的过程、开光的过程,也有做法事的过程,当然也是去除汞等有毒物质的毒性的过程,最终做出粉状的‘坐台’。”米玛次仁说,“正是因为有重金属炼制过程,难免接触一些毒性物质,一些藏医在学习制作‘坐台’的过程中失明、中毒甚至死亡。”至于为什么添加“坐台”的药物能够药效大增,他并没有解释,似乎这就是两千多年来藏医学的顺理成章的成就,不需要验证。

2011-08-08 作者:晨露 来源:当代健康报

vancychiu的空间
http://hi.baidu.com/cuddly/blog/item/30088b8c480043f4f11f362d.html

分类: 文艺, 汉博, 言论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