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民族, 历史, 文艺, 藏人博客 > 巴尔蒂斯坦地区流传之《格萨尔》传说概况(有图)

巴尔蒂斯坦地区流传之《格萨尔》传说概况(有图)

2011年8月30日

一 、巴尔蒂斯坦简介
巴尔蒂斯坦地区流传之《盖瑟尔》传说概况

作者:[巴基斯坦]S?M?阿巴斯?加兹米 陆水林 译

130巴尔蒂斯坦的佛教石刻

219巴尔蒂斯坦的藏文石刻

313巴尔蒂斯坦藏式民居

巴尔蒂斯坦位于巴基斯坦北部喜马拉雅山脉和喀喇昆仑山脉之间,跨印度河两岸。也可以说位于拉达克和吉尔特之间。这里有许多世界著名的高峰,如乔戈里峰(K-2)、玛沙布鲁木峰(K-1)加沙布鲁木峰(K-3、4、5),此外还有锡亚琴、巴尔托洛、比亚弗、乔哥隆玛等美妙绝伦的大冰川。自古以来,由于政治和历史的原因,巴尔蒂斯坦的范围时而扩展,时而缩小。现在的巴尔蒂斯坦范围最小,面积仅10118平方英里,巴尔蒂族人口估计有40万,巴尔蒂斯坦有隆格尤尔、斯卡杜、希格尔、哈伯罗、克尔门、古尔德里等六大河谷。除印度河外,还有希约克河和希格尔河两大河流。有许多高山湖泊。喀喇昆仑山脉的冰雪水汇入印度河内。

巴尔蒂斯坦居住着一个富有文明的民族,一般被称为巴尔蒂人。从人种上来说,他们属于藏人,但也融合了突厥人、伊朗人、希腊人、亚希昆人和欣人的血统。因此,他们的肤色和模样与通常的西藏人已有所不同,显得白皙漂亮一些。他们喜爱音乐、舞蹈、马球和狩猎,性情温和。

不同时代的不同民族给予了这一地区的名称。公元2世纪,亚历山大的一名将领和历史学家托勒密提到这一地区时称之为“巴亚尔代”。中国人在不同的时期称之为波路、钵露罗、钵露勒、勃律和大勃律。洪扎(罕萨)的布鲁沙斯基语称这里为“巴罗依”,称巴尔蒂人为“巴罗日”。吉尔吉特的希纳语称巴尔蒂斯坦为“巴莱”,称巴尔蒂人为“布洛尤”。这些其实都是中国称呼的地方叫法。穆斯林历史学家起初将Palor写作Balor,后来又写作Baloristan,西藏历史中称其名称为Nang-Gon,意为“封地”。因为该地区自古以来从地理、政治、宗教、语言和种族上来说都是大西藏的一部分,因此,莫卧儿统治者和印度的历史学家都称其为小西藏。当地民歌称为“赫罗尤尔”,意为“歌之国”;或称为“拉呼尤尔”,(Lhu-Yul龙国)。当地人称这里为“巴尔蒂尤尔”即“巴尔蒂人之地”。这一名称无疑是托勒密的“巴亚尔代”的现代形式,巴尔蒂斯坦则是其波斯文译法。

这里的语言称巴尔蒂语,系藏语之一种方言。由于过去五六个世纪以来中断了和西藏的宗教、政治联系,并受到突厥语、波斯语、布鲁沙斯基语的影响,同西藏所使用的藏语已略有区别。正如中国的云南、四川、青海、甘肃等省的藏语渗入了汉语词汇一样。

这里的文学至今保留着民间文学的形式,水平很高,富有趣味。其中有许多神话传说,如“神之子盖瑟尔”、“吉祥王子”、“善养王子”、“萨尔玛公主”、“檀香木木匠”等等。还有数百条谚语、成语和民歌。由于伊斯兰教的影响,这里也发展了波斯语和乌尔都语的类型的诗歌,产生了许多颂诗、哀悼诗、挽歌、抒情诗、叙事诗等作品。五六个世纪之前。这里一直使用藏文,后因波斯文化的强烈影响和穆斯林毛拉们的激烈反对,藏文便逐渐消亡了,开始使用波斯书法,而波斯书法于巴尔蒂语来说是极不合适的。基于以上原因,没有产生非韵的文学。这里的语言也趋于衰微。

根据现有史料,公元五六世纪时,这里建立过一个强有力的政府,历史上称作大勃律。统治家族的名字叫巴托拉沙希。这一时期,该家族还占领了吉尔吉特及其毗邻地区。这一地区称为小勃律。公元725年吐藩政府攻占巴尔蒂斯坦,巴托拉统治者逃往吉尔吉特。公元737年,吐藩战胜了吉尔吉特,其军队抵达巴达赫尚的阿姆河。公元840年至900年之间,拉萨吐藩王朗达玛被杀,发生内战,大吐藩帝国遂分崩离析,各地区一片混乱。公元12世纪;一个地方部落希格里强盛起来,建立了自己的政权。12世纪末,一位伊朗(一说为埃及)的流亡王子伊卜拉欣?沙从克什米尔来到这里,成为希格里头人的女婿,被称为“默格巴”。希格里头人死后,政权由其掌握,从而奠定了默格本王朝的基础。该王朝第十代统治者戈达乔森盖和第十一代统治者布迦王时代,穆斯林传教者艾米尔?格尔比?赛义德?阿里?哈姆达尼和赛义德?穆罕默德?努尔?巴赫希来到这里,开始传播伊斯兰教。布迦王在此期间建立了著名的克尔福久堡。后来,喀什葛尔苏丹赛义德?汗。瓦利进攻巴尔蒂斯坦,布迦王被打死在克尔福久堡内。在布迦王的继承人谢尔?沙统治时期,赛义德?谢姆斯?乌丁?伊拉基来到巴尔蒂斯坦,谢尔?沙信奉了伊斯兰教,成为一个穆斯林。该王朝第十五代国王阿里?谢尔?汗在历史上被称为“恩金”(意为“伟大”)是一位具有雄才大略的君主。他约为1590年登基。于公元1626年逝世。在他统治时期,和印度莫卧儿帝王阿克巴及查汗吉尔既有联系,又有战争。他征服了拉达克,把国土扩展到吐藩的普兰。后来又进攻吉尔吉特和奇特拉尔,直至拉瓦里山。他在巴尔蒂斯坦兴建了许多历史性建筑,著名的有建于克什米尔方向山上的长达100英里的防卫墙,其遗迹至今犹存。他发展了巴尔蒂斯坦的音乐和艺术。他的孙子沙?穆拉特再度占领拉达克、吉尔吉特和奇特拉尔,发展了巴尔蒂斯坦的农业和艺术。该王朝最后一位也是第二十四个君主艾哈默德?沙于1840年为查谟的道格拉头人俘虏,后来死于查谟狱中。道格拉人对巴尔蒂斯坦的统治从此开始。公元1842年,希格尔王公海德尔?汗发动了反对道格拉统治的起义,从道格拉人手里解放了巴尔蒂斯坦。但六个月后,道格拉人派去了新的军队,击败并俘虏了海德尔?汗。海德尔?汗后来死于斯利那加狱中。道格拉对巴尔蒂斯坦的统治重新开始。1947年巴基斯坦独立时,巴尔蒂斯坦的穆斯林付出了极大的牺牲,从道格拉人手里解放了巴尔蒂斯坦,并加入了巴基斯坦。

二、《盖瑟尔》演唱者阿卜杜尔?拉赫曼

巴尔蒂斯坦所发生的最长的《盖瑟尔》传说,是由著名传说演唱家阿卜杜尔?拉赫曼?米斯德里巴演唱的。笔者于1980年9月和莱纳戴?索赫南博士一起录制了他的演唱,共12章10盘磁带。按照莱纳戴?索赫南博士所作的比较研究,在北部地区流传的所有传说中,这是最接近拉达克的《盖瑟尔》传说的。

演唱者阿卜杜尔?拉赫曼系欣族人,生于隆格尤尔河谷的一个山村图尔日。他的出生年份在1930年至1933年间。幼时随其父从图尔日迁至斯德格镇。因其父是一名工匠师傅(米斯德里),因而人们也称他阿卜杜尔?拉赫曼?米斯德里巴或米斯德里巴。尽管他是欣族人,但巴尔蒂话讲得很好,从小便有极好的嗓音和独立的个性。在他小时候,一位老人穆哈玛从斯卡杜的巴舒村迁至斯德格定居。这位老人记得全部的《盖瑟尔》,并在斯德格的人们家里演唱。阿卜杜尔?拉赫曼非常喜欢这一传说,便跟着老人同住,以便学习,当老人交给了他《盖瑟尔》的大部分篇章以后,便去世了。因此,阿卜杜尔?拉赫曼未能学到其余部分,一些疑问也没有来得及请教。此后,阿卜杜尔?拉赫曼便取代了师傅的位置,为人们演唱。据笔者所知,他是巴尔蒂斯坦最后一位对《盖瑟尔》记得最多也最准确的演唱家。他从小风流倜傥,不为谋生操心,大部分时间都用来为镇上美丽的妇人们服务了。为此,他还学习了民歌,学会了唢呐。后来,他的嗜好成了他的职业。被称为“蒙”即音乐家。隆格尤尔河谷马球手威震整个北部地区,几乎每个镇子都有马球场和马球队。斯德格镇的马球队请他担任乐队的领队,并给了他一些土地。

阿卜杜尔?拉赫曼精通自己的艺术、嗓音优美宏亮,能演唱难度极大的曲调。他记得许多民歌,唱得十分动人。他终身为斯德格的马球队服务,同时耕种一点点土地,以自己的辛劳养育妻子儿女。阿卜杜尔?拉赫曼于1983年逝世,其妻儿现仍过着极为贫困的生活。

三、阿卜杜尔?拉赫曼演唱的《盖瑟尔》之梗概

阿卜杜尔?拉赫曼演唱的《盖瑟尔》长10小时,共12章,各章长度不同,但开头几章较长。故事梗概如下:

从前,某处有一个地主。他把麦子借给别人,借此榨取他们的土地,有一年,他让人们开发一片平原,种植麦子,借以抵债。这一年的麦子收成极好,不但装满了家里所有的粮仓,还装满了许多地窖。第二年,当他打开地窖时,发现粮食已经无影无踪,每个地窖里各留下了一种动物的脚印。他向喇嘛请教,喇嘛说,这是吉祥的预兆,他应该娶12个妻子,他就这样做了。后来,12个妻子同时生下了12个儿子。他们都长着人的躯体,但长着不同的动物的头。正好是那12种在地窖里留下脚印的动物。地主便按照这些动物给儿子们起了不同的名字:

虫首人身的叫赫布或厄布东布,长着山羊头的叫法森卡尔瓦斯基斯,长着鹰头的叫克莱布克拉格通,长着豺头的叫瓦莫埃布乔里,长着狗头的叫开玛开拉戈德,长着兔头的叫拉雍吉布涛特格尔。(阿卜杜尔?拉赫曼只知道以上六个名字)

12个儿子很快长大了。他们开始抢劫周围的城堡。最后,在米努尔(吉尔吉特一著名村庄,现亦称米那瓦尔)打死了斯林布达劳迦,抢劫了他的宫殿,掠走了他的妻子玛米戈格扎,并将她带回家乡,关进了名叫“雅希拉德”的地宫。他们瓜分了抢掠来的财物之后,羊头人身的法森卡尔瓦斯基斯便娶了玛米戈格扎,并同弟兄们分居了。

那时候,有一个地方住着一个叫米莱拉杜卜的人,他十分富有,但没有子女,财富常遭到赞布尔部落的抢掠。最后,他忍无可忍,便来到“尤格崩”大神那里,请求大神赐给他一个儿子。大神便命令小儿子盖瑟尔下世,去解救人们的苦难。盖瑟尔提出一系列条件,包括让他的妹妹勒哈莫?伯隆格莫(Lhamo-brung-mo)下世做他的妻子。大神同意了这些条件,把盖瑟尔和伯隆格莫都烧成了灰,然后,将灰烬撒向了大地。他们的灰烬分别落到了两个地方。法森卡尔瓦斯基斯的妻子玛米戈格扎在山间水池里饮水,喝下了盖瑟尔的灰烬,遂而怀孕。同样,另一个地方的头人赫亚格?斯登?巴厄巴(Hyak-stan-pa-aba)的妻子也因饮水喝下了伯隆格莫女神的灰烬而怀了孕。她们分别生下了盖瑟尔和伯隆格莫。盖瑟尔清楚自己下世的使命,便以一个肮脏丑陋的哑巴的面目出现在世人面前。他们长大后,赫亚格?斯登?巴厄巴为女儿举行选夫礼。盖瑟尔通过讹诈赢得了伯隆莫为妻。伯隆莫不知道丈夫的真面目哭哭啼啼,不愿出嫁。但按照传统,她必须和哑巴丈夫住在一起。一天,她终于弄清了哑巴丈夫是大神的儿子盖瑟尔,心里非常高兴,两口子生活得非常幸福。

不久,盖瑟尔想起蓝(绿)水湖国有一名叫希玛拉格亚尔的神,他们曾相互约定,谁先发动进攻,谁就可消灭对方。于是,他告别了伯隆莫,历经艰险,来到了希玛拉格亚尔的宫外,在他妻子玛尔达伯鲁姆斯基德的帮助下顺利进入宫内。他使玛尔达伯鲁姆斯基德陷入了情网,一起设法弄清了能致希玛拉格亚尔神于死命的秘密,最后,利用这一秘密,盖瑟尔打死了希玛拉格亚尔,剖开了他的肚子,取出了他过去吞下的东西,包括玛尔达伯鲁姆斯基德的两个兄弟基亚罗?林金和萨拉姆?林金。他们在希玛拉格亚尔肚子里已经被消化得变小了。此后,盖瑟尔便和玛尔达伯鲁姆斯基德住在一起,并抚养他的两个兄弟,以便他们重新长大。

过了一段时间,两个兄弟恢复如初他们发现盖瑟尔和他们的妹妹住在一起,便对盖瑟尔说,他们不愿意让他这样和妹妹住在一起。于是,盖瑟尔便和他们打了几个赌,如果盖瑟尔获胜,便可以继续和玛尔达伯鲁姆斯基德同居。结果,盖瑟尔每次都输了。于是,两兄弟便把盖瑟尔缝在一张马皮里,扔在水磨下。盖瑟尔便在这里躺了一段时间。这一时期,突厥国王伯拉格阿尔代向岭卡尤尔发动了进攻,大肆掳掠,并劫走了盖瑟尔的妻子伯隆莫。厄布东布和他的儿子布玛莱布登先后追赶突厥军队,企图夺回伯隆莫,但未能成功,布玛莱布登还被打死了。

由于这一事件,岭卡尤尔一片混乱。一天,厄布东布好不容易找到了和盖瑟尔灵魂有关的两只鸟,并派遣它们去寻找盖瑟尔。两只鸟飞啊飞啊,最后在水磨下发现了被缝在马皮里的盖瑟尔,便把他救了出来,告诉他突厥人在岭卡尤尔制造的灾难。盖瑟尔决定先惩罚玛尔达伯鲁姆斯基德的两个兄弟,把他们埋进了深深的地下,然后踏上了返回自己国土的路程。

回到国内,盖瑟尔先将老人、青年和妇女们狠狠责骂了一通,责备他们连保卫几天自己的国土和王后都办不到。然后他便独自向突厥斯坦(霍尔)进发。一路上,盖瑟尔历尽险阻,战胜了他突厥国王留下的阻拦者,最后,他来到了突厥人的城里,在铁匠希默尔?辛格家里住了下来,并和他的女儿格迪希门莫结了婚,以等待时机。

他在一次庙会的比赛中获得了机会,他用暗力消灭了突厥国王的许多卫士和军队,还设计消灭了其余的军队。然后,他潜入宫内,通过角力打死了国王。他带走了伯隆莫,并将突厥国王的全部财宝送往自己国内。

伯隆莫带着和突厥国王生的两个儿子回到国内。当他们到达“希里木石门”时,盖瑟尔将两个孩子的头砍了下来,在石门前献祭。伯隆莫非常痛心,就在那里把奶水挤在地上,并祝祷说,愿她和盖瑟尔永无后代。伯隆莫的祈祷被接受了,他们果然没有后裔。然后,他们一起回到了家里。

这一期间,当地的政务由盖瑟尔的一位叔叔开玛开拉戈德执掌。刚过了几天安稳的日子,一头巨大可怖的野兽来到了岭卡尤尔的山间牧场,给人们的财产和牲畜造成了巨大的损害。在人们的要求下,开玛开拉戈德亲自率领一支小部队前往牧场,企图杀死这头猛兽。在路上,他遇上了拉呼尤尔的国王格罗金拉吉亚尔布,他正率领着军队在群山中打猎、游览。他们约定,如果他们的妻子各生一男一女,双方就结成儿女亲家。然后,他们便分手了。开玛开拉戈德来到巨兽身边,巨兽向他发起进攻。士兵们四散奔逃。开玛开拉戈德一见大难临头,吓得魂飞魄散。他用手蘸血,在马鞍上写下了他和格罗金拉吉亚尔布之间达成的协议,在他死后,如果妻子生下儿子,就让他按约娶格罗金拉吉亚尔布的女儿。他刚写完,巨兽就将他撕碎了。但他的马却跑了回来。

几个月后,开玛开拉戈德的妻子生了一个儿子,取名斯盖玛加尔布。他长大后富有才能。盖瑟尔对他十分妒忌,便派他去制服巨兽,企图让巨兽把他害死。斯盖玛加尔布用了各种方法,终于打死了巨兽,平安归来。一天,他正打马球,马鞍突然断了。马夫另外拿来了一副马鞍。他看到了他父亲临死前在马鞍上写下的遗嘱,便决定按照遗嘱去做。他派了三个人去见拉呼尤尔的国王格罗金拉吉亚尔布,以便把他的女儿接来。当三名使者到达那里时,格罗金拉吉亚尔布的女儿久久苏迦尔正和格亚巴人结婚。他们从格罗金拉吉亚尔布那里夺下了久久苏迦尔,并提醒他当初的协议。格罗金拉吉亚尔布说,这一协定确实有过,但岭卡尤尔人久久不来,所以他才决定把女儿嫁给格亚巴人。现在,格亚巴人也是他邀请来的,因此,只能通过比赛来决定了。谁能赢得比赛,谁就把姑娘带走。于是,岭卡尤尔人和格亚巴人之间进行了比赛。岭卡尤尔人大获全胜,便带着久久苏迦尔踏上了归途。当他们快要到达自己的城市时。厄布东布等人听到了他们即将到达的消息,就开始了迎接新娘的准备工作。这时,克莱布克拉格通已经先行前往迎接。他一见久久苏迦尔,便起了坏心。他欺骗久久苏迦尔说,斯盖玛加尔布和盖瑟尔等人已经死了,她应该和他结婚。久久苏迦尔对此十分生气,便转身回娘家去了。厄布东布听到这一消息后,连忙追了上去,把真相告诉了她,安慰她,终于把她带了回来。城里举行了盛大的婚礼。见到久久苏迦尔,盖瑟尔也看上了她,为争夺她而和斯盖玛加尔布格斗起来。这时,格亚巴人向岭卡尤尔发动了进攻,但厄布东布等人击败了他们。盖瑟尔和斯盖玛加尔布之间也讲和了,久久苏迦尔遂归斯盖玛加尔布所有。

那时候,某处有一名叫瑙谢尔旺的国王。他有两名大臣布祖尔久梅赫尔和巴赫代克。布祖尔久梅赫尔十分残暴。一天,宫廷里发生了争论,争论的是世界上有没有比瑙谢尔旺更强有力的国王。星相家说,眼下虽然还没有这样的人,但今年将出生的一个男孩子,将来会超过瑙谢尔旺。于是,国王下令将士兵派往各地,凡怀孕妇女,一律处死。按照他的命令,士兵们旋被派往世界各地。有些士兵来到了希格尔,他们在统治者的宫廷里发现一个怀孕的哑巴宫女。士兵们剖开她的肚子便走了。哑巴女人死了,但她的儿子却活了下来。一只乌鸦看到了这个婴儿,就把他抓走了。路上,婴儿从乌鸦的爪子里掉出来,落到了希格尔的格尤错即格尤村的森林里。一个名叫巴隆格莱希门穆的老妪发现了他,便将其抱回家抚养。这孩子是秃子,便被叫作厄比弗拉错亦即“老太婆的秃头外孙”。他很快就长大了,但因为丑陋、秃顶、贫穷而不受人们欢迎。村里人常常欺负他。一天,他忍受不了人们的欺凌,便投河自尽。但他却沉不下去,更死不了。后来,他看到河底有一道门,便走了进去,进去一看是一座殿的庭院,一个通身光明的老人正在念经。老人自称名叫希泽尔,并安慰他不要惊慌,他将赐予他力量,使他成为天下无敌的大力士,可以向一切敌人和暴虐者复仇。老人让他闭上眼睛。他便闭上了眼睛。过来一会儿,他睁眼一看,发现自己已经站在河边上,他还看到自己变得身高40码,手拿重18满(1满约合37.8公斤)的钢锤,旁边还有一匹和他身高相称的骏马。于是,他先为自己建造了一座钢的宫殿,又向村里的仇人一一报了仇。

一天,他出门到一个地方去,在路上看到一座宫殿,里面住着花仙,便和她结了婚。在这里住了几天后,他又继续赶路,路上也遇到了许多艰险。后来到了一个地方,又和一位名叫甘西加布丽的女人结了婚。和她一起过了一些快乐的日子。后来,他听说有一个叫拉吉久久的美貌女子,便又找她去了。经过长途旅行,历尽了许多艰险,终于来到了拉吉久久的宫殿。宫殿用火漆建造,没有通往里面的道路。于是,他点着了一座森林,从那里搬来大量木炭,堆在宫殿周围,再将木炭点燃。木炭燃着之后,火漆开始融化,宫殿就慢慢塌向一边。拉吉久久非常恐慌,连忙打开大门把他请了进去,并热情地款待他。在几天的盛宴之后,厄比弗拉错带着众新娘回到了自己的宫殿。他对老妇人说,我自己找到了新娘,但婚礼须她来安排。老太婆说,她一个人无论如何安排不了。她让他去沙克尔拉迪姆克尔找盖瑟尔和家族的其他人,请他们来帮忙。于是,他就来到了沙克尔拉迪姆克尔,请盖瑟尔、伯隆莫、厄布东布、克莱布克尔格通、瓦莫埃布乔里和拉雍吉布涛特格尔参加自己的婚礼,并请他们分担各项工作,当他和他们一起回到自己的宫殿后,对老太婆说,现在她可以安排他的婚礼了。老太婆又说,山中住着他的像野山羊一样的老舅舅,把他也请来。厄比弗拉错来到山里一看,见他舅舅躲在一个山洞里。他邀请舅舅去参加自己的婚礼,但老山羊说,有几头狼正在窥伺着他,他要外甥先去狗国带两条狗来,把狼赶走,然后他才能下山去参加婚礼。厄比弗拉错来到遥远的狗国,向狗的国王开赛尔拉哈要两条狗。国王给了他一条叫开罗同的狗。他带着狗来到舅舅那里。狗赶走了狼,舅舅便下山同他一起朝家里走去。路上,他砍伐了一座森林,放在野山羊舅舅的角上带回来,以便婚礼上使用。当他们回到宫殿后,老太婆又提出,他必须为他找一个丈夫来,否则便不能为他操办婚礼。于是厄比弗拉错又出门离家,找来了一个老头,奉献给了老太婆。老太婆十分高兴,在自己结婚的同时也安排了厄比弗拉错的婚礼。婚礼隆重而热烈,老太婆也同年青人一样跳起了舞。

一天,盖瑟尔坐在宫中窗下读书。突然,读到了有关美女阿依纳可敦(镜子女王)的情况,决心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她搞到手。他向人们打听去阿依纳可敦所在国家的路途,人们都说不知道。他们说,只有栖息在赫尔达斯村的岩石间的贝母鸡才知道这条道路。盖瑟尔用马鞭做了几个圈套,在中间放上了捻角山羊的肉。当这鸟下来吃肉时,就被套住了。盖瑟尔迫使它说出通往阿依纳可敦国土的道路。这两只鸟先驮着盖瑟尔飞了很远一段路程,然后又告诉了他其余的路途。盖瑟尔继续前进,走着走着,来到了叫阿尔布姆的国王的宫廷。在那里,他得知公主米克西尔木病情严重,生命垂危。盖瑟尔治好了公主的病,阿尔布姆非常高兴,便把女儿嫁给了盖瑟尔。

盖瑟尔在那里过了一段舒服的日子。一天,天突然变得漆黑。盖瑟尔便询问了星相家,星相家告诉他,玛赫尔赫尔穆(一种鬼怪)不时把阿依纳可敦父亲的心取出来,阿依纳可敦的父亲就得死去。阿依纳可敦为此发怒,便把太阳吞下,连续几天的黑暗之后,那些鬼怪便把心放回原处,阿依纳可敦之父也随之复活。阿依纳可敦再把太阳吐出来,于是一切又恢复正常。听了这些,盖瑟尔便告辞了米克西尔木可敦,去寻找阿依纳可敦。

盖瑟尔走了一程又一程,终于来到了阿依纳可敦的宫殿里。他看到了阿依纳可敦吞下太阳后十分难受的样子,便让一个孩子去脱依纳可敦的衣服。当孩子开始脱她的裤子时,她不得不开口说话了。这时,太阳就从嘴里跳了出来,世界上又充满了光明。盖瑟尔安慰阿依纳可敦,他一定去把她父亲的心要回来。说完后,他就去找玛赫尔赫尔穆,偷回了阿依纳可敦父亲的心。在返回的路上,盖瑟尔因为穷困,便睡着了,这时,一只乌鸦从他口袋里偷出了那颗心,交给了阿依纳可敦,盖瑟尔一觉醒来,发现那颗心丢失了,万分惭愧,狼狈不堪地回到阿依纳可敦身边。阿依纳可敦告诉他,她清楚地知道盖瑟尔从鬼怪那里夺回了她父亲的心。乌鸦要有这么大的本事,过去为什么不这样做呢?后来,盖瑟尔便和阿依纳可敦结了婚,日子过得非常愉快。

伯隆莫在岭卡尤尔听说盖瑟尔和阿依纳可敦结了婚,便打算给阿依纳可敦寄些礼物去。她挑选了一些礼品,派人给阿依纳可敦送去。阿依纳可敦收到礼物后非常高兴,便托来人给伯隆莫捎去一些贵重的礼品。使人带着礼品往回走。路上,他在一个老太婆那里过夜。夜里,老太婆偷走了所有的好东西,换上了破布烂鞋。使人毫无知觉,把这些东西带回去交给了伯隆莫。伯隆莫打开一看,感到万分羞惭,从此得重病。

听到妻子病重的消息,盖瑟尔便动身回国。临走时,阿依纳可敦让他给伯隆莫带去一种起死回生的药物。盖瑟尔回到自己宫里时,伯隆莫已经奄奄一息,只剩最后一口气。他告诉她,阿依纳可敦给她送来了神药,把药吃了吧!但伯隆莫不信,让盖瑟尔把药给宫里久病的母狗吃了。盖瑟尔把药扔给了母狗,母狗吃下后,转眼间就好了。伯隆莫再想吃药,可药已经没有了。伯隆莫对生命失去了希望,马上就死了。盖瑟尔抚尸痛哭,然后将尸体运到山上活化了。他同时祝愿,如果伯隆莫转世,就生在某个他指定的人家,并继续作的妻子。

不久,伯隆莫果然托生在那个人家,很快便长大成人。盖瑟尔要和她结婚,但她拒绝了,并提起他对她的一切欺负和不公之处。但盖瑟尔紧追不放,最后,他们在一番抱怨之后,没有互相抛弃,而是发誓互相永远忠诚相爱,并结了婚,快乐地生活在一起。

阿卜杜尔?拉赫曼演唱的《盖瑟尔》故事到此为止。各章内容的分配如下:

第1章 从开头到法森卡尔瓦斯基斯离开妻子玛米戈格扎回到雅希拉德宫为止。

第2章 盖瑟尔的降生、至雅希拉德宫寻找父亲、打死父亲后成为其遗产之主人。

第3章 盖瑟尔和伯隆莫结婚。

第4章 盖瑟尔和希玛格亚尔比武,打死希玛格亚尔,最后被缝在马皮里。

第5章 突厥国王进攻岭卡尤尔,劫走伯隆莫,布玛莱布登战死。

第6章 盖瑟尔回国,前往突厥国,打死国王,抢回伯隆莫。

第7章 恐怖的巨兽出现在岭卡尤尔,久久苏迦尔和斯盖玛加尔布的结婚。

第8章 起自瑙谢尔旺的宫廷,至厄比弗拉错结婚止。

第9章 盖瑟尔读到有关阿依纳可敦的记载,前往寻找,途中与米克西尔木可敦结婚。

第10章 盖瑟尔和阿依纳可敦结婚。

第11章 伯隆莫派人给阿依纳可敦送礼,伯隆莫的去世。

第12章 伯隆莫再生,和盖瑟尔再次结婚。

在整个故事中,非韵文和诗歌部分的比例为10:1.

四、《盖瑟尔》的传说在巴尔蒂斯坦的传播与现状

如果我们对巴尔蒂斯坦的神话传说、民歌、风俗习惯、信仰和传说作一番研究,便可看到本教对这里的社会有着明显的影响。佛教对这一地区的统治达600年之久,伊斯兰教也统治了这里600来年,这里的社会处在穆斯林毛拉们的控制下,但,佛教对这里的影响很少见到,而距今1200年以前的本教的信仰和传统,作为文化的遗产,至今仍可看到。其原因无疑是,当伊斯兰教传入这里时,只看到佛教是自己的对立面,因此,伊斯兰传教者和毛拉们只为反对佛教进行了激烈的运动,把佛教消灭了。但本教的信仰和传统早已成为这里文化的一个部分,在伊斯兰教的强烈反对下,仍然作为文化遗产存留下来。过去五六百年以来,尽管百分之百的巴尔蒂人都成了穆斯林,但他们至今仍信仰“拉”(神)、“鲁”、守护神、罗刹女、鬼、驴鬼、罗刹。其他神话传说中,也有这种超自然事物的故事。这一切证明,本教的影响至今仍存在于当地社会之中。在这些遗产中,《盖瑟尔》的传说具有中心地位。这一传说从各方面影响了这里的社会、文化和文学生活。自古以来一直被认为是高级的文学。但它千百年来只以民间传说的形式代代相传。据我们所知,巴尔蒂斯坦还没有以文字记载下来。在巴尔蒂斯坦,这一传说在各河谷有着不同的内容,肯定有一些歧疑之处。但是,自从道格拉贵族占据了查谟和克什米尔,波斯语,乌尔都语文学和书籍便开始传播到这里,使《盖瑟尔》传说的传播受到了影响。有些毛拉力图诋毁盖瑟尔的形象,使人们憎恨这一传说,他们说,盖瑟尔就是世界末日以德加尔 ①的面目出现的力图消灭伊斯兰教的罪恶的首领。但毛拉们的这种论调在人民中毫无影响力,《盖瑟尔》的传说照样流传。1947年,巴尔蒂斯坦摆脱道格拉的统治加入巴基斯坦之后,变化的速度便加快了。在独立后的40年里,这一传说开始寿终正寝。现在,几乎找不到一个还能完全记得这一传说的几章或者那怕一章的巴尔蒂人了。

尽管如此,直至不久以前,《盖瑟尔》的传说一直在巴尔蒂斯坦广为流传。在漫长的冬夜,几乎在所有的村子里或街区里,男女老少都聚集在一起,由其中的一个人讲述这一故事。一般是一晚上讲述一章。流传在巴尔蒂斯坦的《盖瑟尔》,每章的长度为一至二小时。但讲述者可以讲得非常生动,并伴以表情和动作的表演,似乎他自己也成了故事中的一个角色。讲述过程中,不时还停下来吃一些杏干,或是抽一袋烟。听众们则不时发出“是,是啊!”或“真主保佑你长寿”等赞叹声以表示对讲述者的鼓励。这样,一两个小时的故事需要三四个小时才能讲完。最后,主人或听众也会给一点钱或实物表示谢意,但这方面并无一定之规。巴尔蒂斯坦的统治者、大臣或其他贵族,在冬天也不时地,或经常地举行这种集会,把有名的故事家请来讲述故事。在这种集会上,除了王族的人之外,王国的臣民们也被召来参加。巴尔蒂斯坦还有一个普遍的传说,如果某个人或故事讲述者能够完整正确地讲述盖瑟尔的故事,盖瑟尔就会出现在他的梦里,向他表示自己的高兴,盖瑟尔还会对他说,为了奖励他讲得完整准确,某地为他放好了奖品,可以去取。据说从前有几个讲故事的人得到过捻角山羊,它们在盖瑟尔告诉的地方,角互相纠缠在一起,无法逃脱。从统治者到平民百姓,都对这一传说感到无比的兴趣,从中汲取教训。他们熟记其中的比喻和诗歌,广泛用于日常生活。音乐家、马球手和统治者都能记得传说的韵文部分和音乐,应用于不同的场合,或表示劝诫、赞扬、谴责,或传递信息,交流意见,或表示玩笑。巴尔蒂斯坦的两个著名古典剑舞“乔戈巴莱苏尔”和“加舒巴”就是按照《盖瑟尔》的有关韵文部分的乐曲编成的。这两种剑舞还有一些相关的历史事件。“乔戈巴莱苏尔”编入了12支乐曲,而“加舒巴”编入9支乐曲。出色地、有含义地使用这一传说的韵文部分的乐曲已成为隆格尤尔的一种传统,延续了许多世纪,至今犹存。这种传统在某种程度上使这一传说在该河谷保存下来。在这里,凡马球比赛获胜,该球队队员都要骑马来到坐在球场一边的音乐家面前,围成半圈,上下挥舞球杆,同声呼喊“呀呀呀呀呼”。然后,一个队员朗诵盖瑟尔传说某一韵文部分的首句,并对音乐家们说,请他们为对方球队队员演奏这一段的音乐。音乐家们便全力以赴,演奏三四段曲子。在这种场合唱的歌曲往往带有嘲笑、谴责、戏弄的意思,用以奚落对方到球队的每个队员轮流这样做一遍,听了这些,输了的一方火冒三丈,发誓要在下次比赛中打赢他们,以报复这种奚落和嘲讽。如果下一次他们胜利了,也用这种方法报复对方。这样,这种方法和传说的有关韵文部分不但给马球运动增加了生气,也给运动员的斗志以一种强有力的刺激。这种习俗也为保存《盖瑟尔》的一些韵文部分起了重要作用。因为每个马球手都要这样做,所以,他就必须听盖瑟尔的故事,记住其唱词、曲调、含义和使用的场合。这一切便都成了保存这一民间文学的有利条件。

巴尔蒂斯坦还有一些地方和事物与盖瑟尔有关。如隆格尤尔有一个古老的村子赫尔达斯,村子附近有两块高耸的岩石,两块岩石互相依靠,被称为“蓬格都”,意为“岩石搭的住所”,被认为是盖瑟尔的出生之地。隆格尤尔的一条公路上有一块大石头,上面曾长出一株野生植物,后来又枯萎了,人们说,这是盖瑟尔的箭射中了这块石头。有些石头被认为是盖瑟尔的马鞍。在哈伯罗河谷的戈格同,有一块大岩石,上面有许多弯弯曲曲的纹路,人们说,这是盖瑟尔的火枪和水烟壶,年深月久,变成了石头。在隆格尤尔的东戈斯村,印度河上有过一座古老的悬索桥,这座桥现在只剩下了遗迹,可人们说,伯隆莫被劫走之后,厄布东布和突厥国王伯拉格阿尔代的大臣就在这里交过手,厄布东布杀死了对手。在桥址附近一瀑布的上面,传说是盖瑟尔强行和伯隆莫性交之处。岩石上从上到下有一条红线,说那就是当时伯隆莫流的血,斯卡杜河谷纳尔村的河上有一极窄的峡谷,传说这就是当时以箭一般的速度开、关的“希里木石门”。盖瑟尔去找突厥国王以夺回妻子伯隆莫时,曾走过这座石门。如果我们看一看地图,便可以知道纳尔村的这一河谷是斯卡杜和喀喇昆仑山这一边通往突厥斯坦的最近的道路。如果顺这条河谷向北走,只要两天多就可到达希格尔的巴拉尔杜河谷的最后一个村子琼戈,而一般的路要走五六天。这条路不仅短,而且安全,谁也看不见。但这条路对于驮物的牲畜和老人是无法通行的,只有敢于冒险的人才走得了。斯卡杜河谷有一古老的村子拉吉亚尤尔,按照一些传说,在古代(约10至11世纪的勃律王国时),该地是这一地区的首府,同时也以“盖瑟尔的马球场”之名著称。在希格尔河谷的巴拉尔杜河边,琼戈村和阿斯戈里村之间,有两孔温泉,泉间有一高地,看起来是石灰岩水溶而成。传说这是拉吉久久那座火漆宫殿的遗迹。此外,巴尔蒂斯坦还有许多有关的传说,本文不再赘述了。这里的老人和一些老猎手还说,盖瑟尔和伯隆莫是永生不死的,他们住在喀喇昆仑山脉的群山和冰川上,有时,伯隆莫给迷路的猎人指点归家的路途,还劝说他们不要再来山里,以免打扰盖瑟尔的休息。

五、《盖瑟尔》的传说在巴基斯坦北部地区的流传

在巴基斯坦北部地区的其他地方,即巴尔蒂斯坦北部和西部各河谷,亦即阿斯托尔、吉尔吉特和洪扎等地,也流传有当地方言的《盖瑟尔》传说,但有了一些变化。据笔者管见,这一传说从巴尔蒂斯坦向这些河谷传播的原因可能有这样两个方面:第一,从公元五六世纪至公元17世纪,藏人和巴尔蒂人不时的进攻、统治,以及其文学、文化对这些地区的渗透与影响。至今仍可在这些地区看到这方面的历史证据。第二,这一传说本身非常生动有趣,它从巴尔蒂斯坦传播到这些河谷,填补了那里因缺乏本地文学和传说而产生的空白。巴尔蒂斯坦的统治者对这些地区的占领以及巴尔蒂社会的影响和历史使这里的人们得到了经济和文明上的益处。这些地区的人们不仅从巴尔蒂人那里得到了这一古典文学,还学得了农业技术、建筑技术、音乐等等。巴尔蒂人向这些地区介绍了新的水果和作物。这方面的证据,除了这些地区的传说外,从一些果树,如各种杏、荞麦、黍和一些蔬菜所使用的巴尔蒂语名称也可见一斑。藏人和巴尔蒂人对这些地区的占领和统治已经过去若干世纪了,但藏族的文化和文明遗产仍有相当程度的存在,其中最著名的便是盖瑟尔的故事。但这些地区所保留的传说,远没有巴尔蒂斯坦的那样详细、富有趣味。似乎将这一传说译为布鲁沙斯基语和希纳语的人忘记了故事的结构和细节。令人奇怪的是,在这两种语言的故事里,没有韵文部分,也没有韵文翻译,只是散文的大意。由此可见,将这一传说翻译成自己的语言的人,其文学水平不足以使其将韵文部分译韵文。此外,也可能是希纳语和布鲁沙斯基语没有巴尔蒂语那种广度、深度和文学魅力。因此,许多世纪以来,这两种语言还没有产生有名的文学作品。

像巴尔蒂斯坦一样,阿斯托尔也有几处地方与这一传说的一些人物有关。如阿斯托尔的拉姆布尔河谷有几座小山,据说是伯隆康姆巴发怒时用自己的蹄子掘地而成。按照阿斯托尔流传的盖瑟尔故事,盖瑟尔的家乡叫格罗尤尔,意为“小麦之国”。

同样,在洪扎河谷,布鲁沙斯基语的盖瑟尔故事称这里为哈黑尤尔,这也是藏语巴尔蒂语名称。那里也有关于盖瑟尔的许多传说。巴尔蒂斯坦的《盖瑟尔》传说提到,盖瑟尔曾来到魔国,杀死了魔怪希玛格亚尔,娶了他的妻子,还在那里住了一段时间。这一时期,突厥国王攻击了岭卡尤尔,并掠走了伯隆莫。由于这一段传说,洪扎地区流传的是:盖瑟尔从喇嘛尤尔向哈黑尤尔进攻,杀死了那里的统治者沙特姆,并娶了一位公主布卜丽加斯。这一期间,突厥国王格尔达尼格尔布向喇嘛尤尔发动进攻,劫走兰加布罗姆。当盖瑟尔听到这一消息后,便立即动身回国,巴尔蒂语和布鲁沙斯基语的传说十分相似,但巴尔蒂语传说从未指明希玛格亚尔的国家是在什么地方。而布鲁沙斯基语的传说则指明是洪扎。此外,希玛格亚尔和沙特姆这两个名字也有相似。格亚尔实际上是格亚尔布的简称,在布鲁沙斯基语中和“特姆”同义,两者都是国王之意。至于“希玛”和“沙”,这一类相似而同义的词在巴尔蒂语和布鲁沙斯基语的《盖瑟尔》故事中还有许多。如果对此作进一步的研究,还可以发现更多的事实,一定会有助于解开这些地区的许多历史谜团,使那里的历史建立在更加准确的基础之上。

洪扎也有一些事物与盖瑟尔的故事有关。洪扎河谷有一个古老的村庄“厄尔迪”或“厄尔迪德”,据说盖瑟尔在这里住过,村里最大的水道就是盖瑟尔所建,因此,至今仍叫作“盖瑟尔德拉”,亦即“盖瑟尔的水道”。洪扎的另一个有名的村子“巴尔迪”亦即“巴尔迪德”后面的山上,有一圆锥形的山峰,至今仍叫“布卜丽的山峰”。据传说,当盖瑟尔听到了突厥人对喇嘛尤尔的进攻及劫走伯隆莫的消息时,他正和布卜丽加斯一起坐在这座山峰上观赏山景。一听到这一消息,盖瑟尔便要她在这座山峰上等他,自己就走了。布卜丽至今仍在山峰上等待盖瑟尔。因为布卜丽是仙女,所以人看不见她。

洪扎流传的盖瑟尔的传说,最先是一位英国政治代表D?L?R?劳里默尔上校于1923-1924年间搜集的,1935年于奥斯陆和其他的洪扎民间故事一起出版。巴基斯坦民间遗产研究所于1981年重新出版了这本书。笔者有关于布鲁沙斯基语的《盖瑟尔》故事,是洪扎厄尔迪的格兰德尔?沙叙述的,录音为两盒磁带。系阿迦?汗体育计划驻吉尔吉特办事处的阿里达德先生所赐。

吉尔吉特河谷的几个小村子巴格罗特、赫拉毛希亦曾流传过盖瑟尔故事,但现已失传,人们只知道盖瑟尔这一名字。

六、其他语言及伊斯兰教对《盖瑟尔》传说之影响

如前文所述,伊斯兰教于14世纪传入巴尔蒂斯坦,与此同时,伊斯兰文化和波斯文化也开始传入。尽管伊斯兰教和伊朗文明的汹涌浪潮严重地影响了巴尔蒂斯坦的一切事物,但《盖瑟尔》的传说却屹立在完整坚实的基础之上,面对巨大的风暴而巍然不动。19世纪,更加伊斯兰化的乌尔都语文化开始从印度传入,产生了相当的影响。一些巴尔蒂人或者出于对伊斯兰教的信仰,或是为了时髦,在口头语中使用许多波斯语和乌尔都语词汇。同样,成千上万从四面八方来到巴尔蒂斯坦定居的人也发挥了自己的影响,从而给这里的语音带来了突厥、布鲁沙斯基、希纳等语言的词汇。因为这里没有书面的《盖瑟尔》,只靠口头传承,因而不断渗入了非巴尔蒂语(非藏语)的词汇。粗略的估计,渗入的希纳语词汇比布鲁沙斯基语和突厥语词汇要多。其证据可以从传说中特有的精灵的名字中找到。例如,盖瑟尔命令突厥国王波拉格阿尔代宫殿前面的几个精灵“叶恰洛米恰洛”,让他们把聚集在那里的突厥士兵消灭掉。这些精灵就这样做了。在吉尔吉特欣族地区,人们相信一种叫“叶楚洛”的精灵。人们认为这是一种隐身的精灵,一般都是女性的,其身躯极小,可有益于人,亦可有害于人。晚上,人们可以听到她们不停地敲打大地的声音。至于两者之间的差别,笔者认为,当一种语言的某个词进入另一种语言时,其音素或音调总会发生变化,再加入了数百年的时间,这种变化更不值得奇怪了。现在,人们已经开始在这一传说中使用英语词了,但可喜的是,巴尔蒂斯坦的《盖瑟尔》中的韵文部分至今没有渗入非巴尔蒂语词汇,保留着古老的形式,但其散文部分已受到相当的影响。

巴尔蒂斯坦的穆斯林毛拉们为了从人们头脑中消除这一传说和盖瑟尔的影响,说盖瑟尔实际上是魔鬼“德贾尔”的别名,现在被关在拉达克Chang Thang,平原上一口极深的枯井里。他每天从晚上到早晨都用自己的箭来搭梯子,想爬出来。但每次都因为梯子断裂而掉入井底。如果有朝一日他逃出深井,就会在世界上传播罪恶,使人们背离真主。为了消灭他,真主将使隐遁的第十二位亦即最后一位伊玛目出现,第十二位伊玛目将和德贾尔进行激烈的搏斗,最后将其消灭,并使世界充满善行和公正。然后才是世界末日。通过这个故事,毛拉们企图把盖瑟尔变成有形的恶魔,再使其和穆斯林最神圣的力量——什叶派所坚定信仰的真主在世上的副手、人类救星——相较量。但是,这个故事实际上毫无基础可言,对人们毫无影响。盖瑟尔的形象仍然活在人们心中。

译者附注:本论文原文为乌尔都文,1989年6月20日收到。译完后又据作者7月14日来信就译者所提问题的答复作了补充,论文题目亦系译者所加。个别遗漏者由译者据乌尔都文作了补充。

文章出处,中国民族大学学报(1994年第6期)

jigmei
http://jigmei.tibetcul.com/126840.html

分类: 其他民族, 历史, 文艺, 藏人博客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