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治, 社会状况, 言论 > 欧洲流亡藏人议员回应藏僧自焚事件

欧洲流亡藏人议员回应藏僧自焚事件

2011年10月21日

“我们不支持自焚,但藏僧自焚是因为他们心中郁闷。”挪威藏人琼达果仁说。正在荷兰访问的琼达果仁于今年当选为流亡印度的西藏行政中央的议会议员。据悉,从今年3月份以来,已有7名年轻藏人自焚,其中4人死亡,其余3人至今下落不明。

最近的一次自焚事件发生于10月7日,前格尔登寺僧人19岁的曲培和18岁的卡洋分别自焚,两人在10月8日和11日前后因伤死亡。自焚的藏僧中大多是20岁以下的年轻人,其中6人是阿坝格尔登寺僧人。

寺庙变囚牢

“西藏的情况没有好转,反而愈加恶化。这使藏僧们心中郁闷,他们希望得到关注。”琼达果仁告诉本台记者。但中国外交部在10月11日的记者招待会上表示,这几起自焚事件,是在海外的达赖喇嘛支持者煽动而导致的行为。

据报道,在今年西藏骚乱3周年之际,格尔登寺藏人喇嘛盘措自焚身亡,引发许多喇嘛和藏民上街示威,与军警发生冲突。今年4月份,警方冲进格尔登寺,并逮捕 了300多名僧人。流亡印度的格尔登寺11世活佛克帝参夏仁波切表示,寺内2500名僧人至今仍被包围,没有自由,“寺庙成了囚牢”。

荷兰藏人社区、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等团体将于本周五(10月14日)中午在中国驻海牙大使馆前举行露天祈祷活动,为死伤的藏人祈祷,也希望中国能妥善解决西藏问题,重新开启与流亡印度的西藏行政中央的对话。

回家的愿望

琼达果仁于1951年出生于西藏中部的帕里。在9岁时随着父母流亡印度,后来到了挪威。作为一名女性藏人活动者,她在一个男性主导的世界中先后提议成立了挪威西藏委员会、挪威西藏之声电台,还曾担任过达赖喇嘛在欧洲的代表。

但辗转全球,琼达果仁还是希望能回出生地看望家人。中国政府要求持外国护照的藏人在申请中国签证时,必须有中国的担保人、并获得西藏当局的背景调查证明。“我在2009年申请签证时,这些文件都齐备。但最终中国大使馆还是没有给我签证。”这是她最后一次尝试回家。

“我都无法赶去西藏参加姐姐的葬礼。”琼达果仁说。

据琼达果仁说,于9月份刚刚结束的流亡社区西藏人民议会中,议员们确认了“中间道路”为本届流亡政府的目标:即不寻求西藏独立,而通过和平非暴力形式寻求名副其实的自治。“如果这辈子看不到这得以实现,下一代的藏人还是会继续朝这个方向努力的。”琼达果仁说。

游说

琼达果仁此次前来荷兰与荷兰社会党议员、兼外事委员会成员Harry van Bommel商讨有关西藏最近发生的事件。她希望Harry van Bommel能在荷兰国会11月份有关对华关系的辩论中,提出西藏问题,同时希望荷兰能向中国政府提出西藏问题。

西藏行政中央(即流亡政府)在今年的议会选举中增加了4个分别代表欧洲与美国的议席。除了作为达兰萨拉与欧美藏人的沟通桥梁之外,游说欧美政府就西藏问题向中国施压也是这些海外藏人议员的重要工作之一。

“50多年来,和平解决西藏问题的支持者一直都有,也一直维持着有关西藏的讨论。可见我们的工作是有效果的。”琼达果仁说。

“孩子气”的中国

“但一个很大的挑战是,这些国家所面对的是中国这一重要的经济大国,他们担心中国会在经济问题上设置障碍。”她补充说:“中国这么强大的一个国家,有时表现得就像一个不懂事的小孩。他们的一些反应有时反倒让媒体更加关注我们。”

据悉,自中国异议人士刘晓波去年获颁诺贝尔和平奖以来,中国开始刁难挪威的鲑鱼进口,对挪威进口鲑鱼实施严格的疾病控管,检验程序非常耗时,致使新鲜鲑鱼最后都在中国货仓里腐烂。虽然诺贝尔委员会是独立的非政府组织。

尽管如此,琼达果仁表示不会放弃:“因为除此之外,我们没有其他选择了。而且,中国在经济上也需要这些国家。希望荷兰以及欧洲国家能作为中国的朋友,更勇敢地敦促中国与藏人对话。”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本文已被和谐,翻墙搜寻而成,编者按)

中国数字时代
http://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11/10/%E8%8D%B7%E5%B9%BF-%E6%AC%A7%E6%B4%B2%E6%B5%81%E4%BA%A1%E8%97%8F%E4%BA%BA%E8%AE%AE%E5%91%98%E5%9B%9E%E5%BA%94%E8%97%8F%E5%83%A7%E8%87%AA%E7%84%9A%E4%BA%8B%E4%BB%B6/

分类: 政治, 社会状况, 言论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