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宗教, 言论 > 吴忠信主持了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坐床典礼吗?

吴忠信主持了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坐床典礼吗?

2011年10月24日

作者:李江琳
1940年2月22日,第十四达赖喇嘛在拉萨布达拉宫举行坐床典礼。根据一个流传甚广的传说,这个典礼是时任国民政府蒙藏委员会委员长吴忠信奉政府之命,专程转道印度到拉萨,亲自主持的。吴忠信“主持达赖喇嘛坐床典礼”,被认为是“国民政府收回西藏主权”之举。

为了证明确有其事,还有一张吴忠信跟幼年达赖喇嘛的合影传世,据说是吴忠信“主持典礼”时拍的。那张合影十分古怪,显然是在一个非正式场合,照片上的达赖喇嘛对“中央大员”吴忠信皱着眉,满脸的不耐烦;“主持典礼”的吴忠信居然是侧面,怎么看也不像是在主持一个庄重的仪式。

达赖喇嘛是西藏政教领袖,但是,他的坐床典礼首先是一个宗教性质的典礼。既不懂藏语,又不懂宗教仪轨的“中央大员”去主持一个重大宗教仪式,就像某国派一名部长去主持新教皇加冕仪式一样不合逻辑。而且,关于吴忠信专程去拉萨“主持达赖坐床仪式”的说法流传了80年,却没有丝毫细节。达赖喇嘛的坐床典礼是怎样进行的?吴忠信在整个过程中做了什么?说了什么?热衷于传播这个故事的人,并未给出任何细节。

13世达赖喇嘛圆寂之后,国民政府以“致祭”为名,派黄慕松前往拉萨,试图重新建立与西藏政府的联系。热振担任摄政后,中央政府册封他为“护国禅师”。十三世达赖喇嘛转世灵童在青海湟中寻获后,吴忠信即提议派人去拉萨主持金瓶掣签,并主持坐床典礼,以此宣示主权。但是,吴忠信到达西藏晚了一步,他于1940年1月15到达拉萨,而灵童早已到达,并已于1939年11月24日在大昭寺剃度,西藏人民会议已经正式宣布确认他为13世达赖喇嘛的转世灵童。金瓶掣签显然已经无法进行了。

吴忠信到达拉萨后,曾要求举行金瓶掣签仪式,但遭到藏方强烈反对。于是,他提出要有一个程序,以示达赖喇嘛的确认经过了“中央认可”。藏方表示同意让吴忠信正式拜见十四世达赖喇嘛,吴忠信不同意正式拜见,因为那样一来就意味着他见到的是早已确认的达赖喇嘛了。最后藏方同意让吴忠信礼节性拜访灵童。于是就有了后来的“由中央确认14世达赖喇嘛”一说。

达赖喇嘛的坐床典礼于1940年2月22日在布达拉宫举行。代表团成员之一,当时在场的朱少逸,在日记中详细记述了典礼过程:

“灵儿升座后,热振起立向之行三叩首礼,司伦及三噶伦亦继热振[i]起立,向灵儿叩首,五人共立殿之中央,时热振戴黄僧帽,披黄缎僧衣,其装束又与平时不同,左右各有一喇嘛扶之,高声诵经,司伦噶伦等在旁恭立,全场寂静无哗,诵约半小时,一堪布(灵儿随身堪布)以黄缎绣成之轮回图一幅递热振,热振持之,复诵经约十余分钟,由另一堪布接去,挂灵儿面前桌上;据云图名金刚多尔济[ii],寓长寿不变之意。嗣有堪布以尖顶黄缎僧帽一顶递热振,热振捧之又诵经约十余分钟,由总堪布接去,谨戴灵儿顶上,盖系加冕之意,黄冠乃法冠也;自此以后,灵儿始得正式称达赖,于是热振率各寺著名活佛,司伦噶伦等,依次向达赖献哈达,次吴委员长率全体随员依次献哈达,再次,四品以下僧俗藏官献哈达五供礼品等物,辨经师于献礼进行中开始辨论,直至献礼完毕,辩论终止。”(《朱少逸:《拉萨见闻记》79~80页)。

接下来是舞蹈、献茶三轮,然后吃饭。吃的是“油拌米饭”和煮熟的羊肉,朱少逸“福薄不能下咽”,把他那份羊肉转赠坐在他旁边的翻译,对方连连道谢,郑重其事地用手帕包起来揣进怀里。饭后,达赖喇嘛“乃自以红绫条结成护身符,交一堪布,持赠吴氏,佩之胸际”,然后进行典礼的最后一项活动“抢面饼”,以表吉祥。“于是此轰动一时之第十四辈达赖坐床典礼,圆满结束矣”。达赖喇嘛离去后,“吴氏亦随员回寓,时已下午一时,前后计费八小时之久”(《朱少逸:《拉萨见闻记》81页》。

从描述中可见,在长达八小时的仪式中,自始至终压根儿就没吴忠信的事儿。如果有人在主持的话,主持者显然是摄政热振仁波切,而不是吴忠信。就连向正式“加冕”之后的达赖喇嘛献哈达,他这位“中央大员”还是排在热振仁波切和噶伦们之后。他最大的成就,是在达赖喇嘛座下争取到了一个孤零零的座位。他认为这个坐位的位置是清朝“安班”坐过的,意味着国民政府承继了前清在西藏的地位。他也许没想到,在藏人心目中,他们与清朝皇帝的关系是“供施关系”,而非他认为的主权关系。

坐床典礼的当天,吴忠信给蒋介石发了一份秘密电报,陈述自己代表国民政府收回了“三十年脱缰之马” 。很明显,他夸大了自己在达赖喇嘛坐床仪式中的作用。事实上,他根本什么也没做,既没有发言,也没有司仪,只是作为不请自到的客人,参加了观礼而已。

附:吴忠信致蒋中正电报原件全文(抄件)

发报日期:(民国)29年2月22日
来电号:7628
发自:拉 萨

渝蒋委员长钧鉴樊密第十四辈达赖坐床典礼忠信以中央大员主持其事凡有关主权之处不敢稍有迁就迭与藏方磋商援照第十三辈达赖坐床旧例于达赖坐床之左为忠信添设座位偕同达赖向南平坐查前清钦差大臣坐位即系如此现已交涉恢复此座矣又我政府通知英国仍表示此次典礼系中央对藏宗教主权关系外国人不便参预英国仍表示订于次日晋贺云云忠信此次入藏计已逾月一切进行虽屡费周折而洽商结果幸皆顺利三十年脱缰之马至今始获收回中央统治西藏之主权既昭著于世界西藏第承中央之命令亦表现其热忱此皆仰赖钧座威德及两年来抗战之努力有以致之此后治藏方略须视国策为转移信归时当面陈一是以备採释上下则惟有保持既有之收获使连系日益加强将来政治上之运用自可迎刃而解至于锁细问题现在似不必急于讨论倘热振有意就商自当相机应付期不辱命也谨此密陈信勿公布忠信叩养卯

收报日期29年2月23日10时15分
资料来源:台湾国史馆藏档案:
典藏號:002-090102-00012-136
檔案系列: 蔣中正總統文物/特交文電/領袖事功/國家建設
檔案日期: 1940/02/22 ~ 1940/02/22
吳忠信電蔣中正以中央名義主持第十四輩達賴喇嘛坐床典禮係表中央收回西藏主權為宗主關係另英方不顧我政府已表此不便外人參與仍執意於次日晉賀等

入藏登錄號:002000002383A
卷名:積極治邊

(本文已被和谐,翻墙搜寻而成。编者按)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162275

分类: 历史, 宗教, 言论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