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回忆, 援藏, 汉博, 社会状况 > 55号按摩女

55号按摩女

2011年10月30日

十年前的阿勒泰几乎没有什么娱乐业,建行下边的地下室有个洗脚屋,脏乎乎的去过就不想再去;楼上有个迪厅乱乱的,大多都醉熏熏,听我外地口音,好几个小孩都斜着眼睛看我,依尔江赶快过去用民族话解释。……,听说也有暗娼,但刚去时不得而知。

破破的山城,都不如内地的小县城,相比北京那是农村中的农村了,不知道其它援友如何适应这反差,刚去的一年,我的心确实还飘在北京。偶尔去一次乌鲁木齐,那真是元比的幸福,都市的感觉现代舒适,没经历过这种反差的人可能永远也无法体味到那种感觉。以至于现在想来,我都不能理解,我为什么就能在阿勒泰呆六年多。

每一次去乌朋友都带我去WD水城,他知道我的辛苦,他说他们出差都不愿意去阿,那里除了喝酒,没有别的。我喜欢桑拿、按摩,这能让我放松。

WD当时是乌档次最高的娱乐场所,泰式按摩一个钟就268元,相比于阿的困顿,我总是有些心痛,觉得太奢侈,花钱太多。而水城的技师又总是用各种方法,劝你加钟,那又得花268,技师的收入也就增加了。第一个钟技师总是不停地给你讲加钟的好处,不加好像就没面子,也很小气。技师不停地挑逗你,慢慢地我也知道,其实第二个钟基本不按摩,主要是帮客人“打飞机”,技师累了需要休息,客人也需要别样的体验,而且老客户还可以摸摸胸,揩揩油,各得其所。我还真是舍不得,花500多元按摩超过了我的心里底线。打飞机回家自己就可以解决,干吗要多花那冤枉钱,所以就很烦技师的纠缠。其实好多男人似乎很享受这种感觉,我怎么都想不明白,让别人看自己的兽性有什么意思,

偶然碰上了55号,人很漂亮,技术也好,而且是所有技师中唯一一个不帮客人打飞机的,她是靠力气吃饭,我很喜欢,就常常点她。时间长了知道了她在参加法律自考,已经考过了好多门,而我也正参加自考,便更多了一些共同语言。不打飞机加钟的客人自然就少,她的收入也很一般。其实在娱乐场所有好多女孩初来时都很谨持,都想能坚守住自己,但慢慢的愿意打飞机的收入高了,就有更多的人也参与进来,再后来裤带松一点收入就多很多,好多人就流落风尘。钱能改变人性。问她为什么不?她说她想当律师,她怕万一有一天在法庭上碰到她的客人怎么办?她一直坚持着。

55号不在时我就找11号,小巧玲珑,漂亮可爱,她从来不劝客人打飞机,但你需要她也会为你服务。问她为什么会做?她说开始也不愿意,看见那个东西就恶心,想吐,但她需要钱,既然干了这个就想多挣一点,同伴劝她你就把男人东西当玩具,拿在手里玩吧,反正我们没付出什么,多挣钱干吗不干,她也就适应了。她漂亮,有些傲,脾气很大,找的客人很多,你常常碰不到她。

2 号是11号的朋友,据说只想打飞机,她就喜欢钱。有一次55和11 都不在,我想就点2号看看,有点好奇,想知道那是个啥样的人。结果是按摩女不会按摩,不到十分钟就大汗淋淋,没了力气。我笑她只会打飞机,武功全废。我们就聊了一个小时。

水城的三楼是特别服务,生意很好,但我没去消费过。好多年我都不去找妓女,那怕同行者乐于此道,我也只是桑拿按摩。不是不想,是我受不了她们的冷漠,在我心里挺尊重这一职业,我觉得每个人都是平等的,青春也许是她们生活中的最优资源,她们一样和我们在谋生。发自内心的尊重妓女。但又觉得好多时候卖笑又太职业,一手交钱一边去操,装样子的呻吟几声,逢场作戏这戏也太假,不过是营生罢了。不适应便不消费。而且一想小姐也许刚刚和一个老头结束就来和你苟合,甚是元趣!

后来听别人说55号有过一次不成功婚姻,有一个小孩,放在姐姐家寄养,她出来挣钱也是为了孩子。

有一个老板特别喜欢11号,想带她出去过夜,被她拒绝了。她开玩笑说:“拿10万块钱过来再说!“果然没多久老板来了。据说从后备厢拿出几捆大钞。江湖上再没见11号。

永恒依然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66acf00100xjiu.html

分类: 回忆, 援藏, 汉博, 社会状况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