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宗教, 政治, 汉博, 言论 > “我非常信仰伊斯兰教!”

“我非常信仰伊斯兰教!”

2011年10月30日

在新疆待的久了最大的困惑就是不知道少数民族同志在想什么!开会讨论讲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谈的头头是道;端起酒杯致祝酒辞也是滔滔不绝,可是他内心真实的想法你根本不得而知。“你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可能是大多数汉族人的共同看法。

A局长安排科室的车出差,被科长拒绝了,说是车坏了。我想如果是汉族书记安排可能车就不坏了。局长也心知肚明,就耐心地做工作,局里实在没有车,工作又来急,副局长要下乡就凑合着跑一次吧!还是不给面子。

年终考评科长要推荐为优秀的候选人,党组会上局长提出了此事,公务员违抗命令,耽误工作是否能够评优?书记觉得科长已经连续二年优秀,不评有点亏,还是要评。大家都不说话,我觉得科长这么做是有些过份,但不评优代价太大,就提出:对科长进行严肃的批评,让其给局长承认错误,但不要影响其评优。厚道的局长基本接受这个建议。书记还是坚持党组会少数服从多数,通过了科长为优秀候选人的决议。

局长在科长面前得不到尊重,在党组又得不到支持,十几年的老局长情何以堪!评优大会上,本来只有书记讲话,很少发言的局长破例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科长落选了,矛盾却越来越深。

当晚在我回家过年的送行晚宴上,酒过三旬,微醉的局长抱着我给我敬酒,他说了一句子让我至今还震惊的话:“郭局长,我其实非常信仰伊斯兰教!”我想也许是因为我有一点回族血统,党组会上提出的折衷方案让他得到了安慰和支持,他觉得是伊斯兰的作用吧!其实我的方案只是想化解矛盾,让局长得到尊重,让科长能连续评优,只是为了公正,与什么教并没有关系,我大肉都吃那里信什么伊斯兰教。就是在党组会上的表决同属本民族的其它副局长也没敢对局长表示支持,其实科长的做为不仅是对局长的不尊重,也是对少数民族的一种不尊重。这在新疆的日常工作中大量存在。

谁也没有想到春节过后,我提任成林业局的党组书记,从排名最末的副局长到NO。1,我也不知道我会面临什么样的局面。

在欢迎我归来的晚宴上,局长又给我说:“郭局长,我有一个后台,你知道是谁吗?”我费解的看着他,不知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是什么意思,难道要给刚上任的我出什么难题,给我一点压力。“我有一个大大的后台!”他重复着。我越来越疑惑。“就是中国共产党!”他用力拍了一下桌子,说出了这令人啼笑非凡的话。

我想乐,又没笑出来,心里产生的是一种悲哀,民族干部太难了,我估计从公示我任书记他就没睡过好觉,他一定后悔自己节前喝多了酒,给我说自己信仰伊斯兰教,他肯定设想了种种方案,怎么在这小书记面前表示自己对党的忠诚,来挽回可能有的消极影响。其实他人特别的好,淳朴、厚道、勤奋、上进,绝对是民族干部的精英,也坚定的维护祖国统一。这样的民族干部应该是我们的中坚力量。

改革开放三十年来,我们最大的进步不只是经济发展,而是个人自由度的增加,整个社会的开放和自由。虽然尚没有结社、集会的自由,但是言论自由还是得到了充分的保证,每个人都有表达自己的权利,偶尔说一些对党和政府不恭的话,或者是调侃一下涛哥、家宝,大家也一笑置之。自由给了人快乐和放松,也让人更有活力。而78年前我们那有这样的幸福,朋友告密、夫妻反目,不敢讲真话,谁都不能信任,一个个都装在套子里,“现行反革命的帽子”随时悬在头顶,因言获罪禁锢了心灵,也摧残着人性。那恐怖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可几十年来少数民族同志真的自由了吗?虽然说是民族区域自治,他们应该有更多的权利和自由,但“有民族情绪的帽子”什么时候离开过他们的头顶,如果组织上默认了那个干部“有民族情绪。”那基本上宣告其政治生命的结束。这样正常的党政矛盾,可能被汉族书记描述成有民族情绪;工作中民族感情重了一点也可能被讲成民族情绪,……“有民族情绪”成了少数民族干部的筋骨咒,随时可能戴到你的头上,可紧可松。你还敢表达自己内心真实的感受吗?现在是汉族干部烧香、拜佛、求神、算命,小节一件,少人过问,民族干部敢去清真寺礼拜吗?自由度不够是我们对少数民族同志最大的不尊重,你那付不信任的眼神,甚至是随时可能挥来的帽子,让他把心紧紧的裹了起来,不敢表露,有委曲也只能默默的承受,为了得到认可,他不得不伪装,他不敢越雷池半步,还不是想好好相处。你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什么!他其实是在压抑自己,渴望平和。不能走进民族兄弟的内心是我们最大的悲哀!不能让民族干部对我们敞开心扉是我们民族工作最大的失败!

汉族离不开少数民族,少数民族离不开汉族,但汉族这个大哥一定要让小弟们放心,一定要给他们更宽松的环境,相信他们,给他们更多的自由,容忍他们可能有的顽皮,真心的爱他们,才能真正赢得他们的心!

永恒依然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66acf00100xnn9.html

分类: 宗教, 政治, 汉博, 言论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