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民族, 旅游, 汉博 > 新疆行纪略(下)(有图)

新疆行纪略(下)(有图)

2011年10月30日

在说愉快的意外之前,先说两件不愉快的意外。第一件,刚到喀纳斯机场,我们的行李都出来了,可迟迟不见领导行李的影子,这是个迷你型机场,行李也就这一架飞机百来件的样子,等了很久,导游和领导的另一个下属去交涉,得到的消息是领导的行李还在乌鲁木齐那儿没转过来,而且据说乌鲁木齐经常出这样的事情,领导自嘲说,一来就给了个下马威,到了大约晚上十点左右,行李被下班飞机送来了,否则,领导就没替换衣服了,我对领导说,用我的吧,我们身材差不多,说着玩的,人家领导怎么会穿我的破烂衣物,呵呵。第二件,我们从喀纳斯机场下来,来接我们的居然不是旅行社专车,而是机场的车子,还好,因为行李的缘故,其他客人都坐别的车走了,我们一行外加一个“外人”坐这辆车;到了一个什么地儿,再换旅行社的车;又到了一个地,再换上景区的车,比坐公交车还费力。行李搬上搬下,极度不方便。于是,我们对导游说,我们外出旅游,一般下了飞机就有专车在一个地方全程接送,现在这个样子,就是坐公交车了,既不方便也不安全,请导游无论如何要帮着解决,费用不是问题。导游说,这里就是这样子的,各个部门各自为政,各占一块,旅客意见一直很大,但无法改变。不过,从第二天开始,我们就坐上了“专车”,不用七颠八倒了,算VIP一族啦?小结一下——如果您要去喀纳斯的话,首先要做好吃苦的准备(像我们这一程还不算特别苦,一般团队比我们还要苦),后面还有“苦头”要吃呢,留着详细记叙的时候再说吧,总之,喀纳斯自然风景很好,生活条件很差,早餐桌上的一盘很普通的花生米要卖三十六块钱,你想想。

从伊宁飞乌鲁木齐,住一个晚上,房间里有网线,我上了会儿网,第二天一大早,再坐飞机到和田,开始了南疆之旅。一路上谈笑风生的黄总,到了乌鲁木齐后就与我们分手了,他要直飞杭州,有生意要做,临行前告诉我们说,有一笔外国来的订单,于是我们纷纷表示祝贺。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再见到这位黄兄,六天的时间在一起,也是小有缘分,这是典型的聚也匆匆,散也匆匆,人生大致如此。这一路上还收到了七张名片,都是南疆的,都是处男处女级别的官员,呵呵,比黄总还短暂,只有一面之缘、一席之缘,其中有一位感觉非常好,那个维族县长,领导对这位县长感觉也不错,说如果他来上海,要好好招待。我们都喝了酒,白酒或者红酒,碰杯的时候就如同老朋友,但是,时间的长河还会交汇吗?我估计那些官员是今天不想昨天的事,谁像我,经历过的事要慢慢的才能遗忘,还要感叹感叹,文人没做成,腐酸味倒不少。

从乌鲁木齐飞到和田,开始南疆之旅。我们在和田市区用了午餐,餐后我才发现,这里的菜单上居然有带鱼,如果餐前发现的话,我是一定要吃的,自费也可以,一路行来,鱼是吃了不少,可我最喜欢的带鱼还是第一次见到。然后长途跋涉,从千里葡萄长廊进去(我们自然只是走一段),去拜访了千年核桃树王,树王满身是尘埃,中心也早就空掉了,但既然号称一千三百年,那也值得尊敬。那儿的葫芦长得非常漂亮,也可能是我少见多怪,还有一座宗棠亭。我们在那儿的小卖部买了不少东东,回到喀什后发现,还是买了少了,很多东东就这儿有,应该确实是核桃木做的,否则,那些大巴扎里应该到处都有得卖。然后到玉龙喀什河边看了看,和田籽玉是出了名的,但现在还能在河边找到吗?也就是领略一下而已。我们的专车继续往前开,没想到,前方正有个意外在等着我们。

晚饭时分,我们的车开进了某县,原本想找个干净点的地儿用晚餐,不知道是谁建议去县政府招待所,大家同意,因为一般印象中,这种地方的食品至少是比较洁净的。车开到招待所,也没人拦,大家下车,在从餐厅大门出来的人群中,忽然有一个穿白衣服的中年男子冲了出来,与我们这儿的某媒体的某“总”打招呼,而且非常果断的对那堆人群说:“我就不送了,我这儿还有事。”好戏开场了,从这个时候开始,这个中年男子一直就陪我们到第二天我们离开这个县,这个男子是这个县的常务副县长,他认识我们领导,认识我们这个小小团队中的某媒体某“总”,其实也与我有过一面之缘,他边送名片给我边对我说我们面熟,我似乎想起来了,我们在好几年前在某地一起参加了某会,当时他还送过一张名片给我,那时,他还只是一个科长,没想到,跑到万里之外的新疆来见第二次面。自然而然,晚饭就是他招待了,第二天早餐也是他招待的,我喝到了朝思暮想的豆浆,在一个喝奶茶的地方能喝到豆浆,可见接待者心思细密。第二天午餐也是他招待的,县长大人也亲临了,一个维吾尔族人,文雅、大方、非常得体。第二天的晚餐时分我们已经到了喀什,有人在澳门豆捞招待我们,跑到喀什来吃豆捞,呵呵,我在上海从来不主动与火锅打交道(有同学请过一次),更没到过豆捞之类的地方,想想挺奇怪的。也是这个中年男子打的招呼,有人才知道我们来了。本来是不想惊动别人的,但还是惊动了,很偶然,其实也是必然,说明我们的领导人脉广,人缘好。玩了一个景点,远远的看见了昆仑山。这次,我阿尔泰山、天山和昆仑山都亲眼看见了。

最后一个城市是喀什,我这儿罗列一下,我们去了喀什老城、艾提尕尔清真寺、香妃墓、大巴扎,领导去了当地的新华书店,我去看了大街上的毛泽东的像(丽江的那个我也去看过)。

二十九号下午四点多,上飞机转道乌鲁木齐飞上海,三十号凌晨零点零五分左右到上海虹桥机场,我自个儿打的回家,下雨。二十八号,我给老妻发了一封短信,叫她准备好绿豆汤,果然,厨房里有满满一锅绿豆汤等着我。

新疆行纪略(下)

新疆行纪略(下)

新疆行纪略(下)

新疆行纪略(下)

新疆行纪略(下)

新疆行纪略(下)

新疆行纪略(下)

新疆行纪略(下)

新疆行纪略(下)

新疆行纪略(下)

新疆行纪略(下)

新疆行纪略(下)

新疆行纪略(下)

新疆行纪略(下)

新疆行纪略(下)

新疆行纪略(下)

新疆行纪略(下)

新疆行纪略(下)

空空复空空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79562f0100td0c.html

分类: 其他民族, 旅游, 汉博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