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民族, 旅游, 汉博 > 新疆行略记(上)(有图)

新疆行略记(上)(有图)

2011年10月30日

去新疆九天,今天开始手脚发酥,确实是有点累了。其实也不能算是旅游,而是作为领导的小跟班去的,是随从,领导呢?当然也不算旅游,而是去“考察”的。领导在我们这儿干了两届,按照规定是要异地公干去的,我问领导,有没有消息?我也是有问没问的,表示一下对这位官员的“关心”而已,并不真的想要知道答案,领导说,还没有,大约就这两天了吧,算是回答,其实也只能这样回答,他知道了也不便告诉我,组织纪律。能在他离任之际跟着他外出“考察”,也算是我们之间的缘分。那一天,大约是玩到第八天的时候,一大早,太阳刚出来,把仿土坯房式样的酒店建筑照耀得朝气十足,我站在门口,忽然就想到了我和这位领导之间的关系和缘分,真不知是该摇头还是该点头,或者是边摇头边点头吧,他待我不薄,我待他不错,我心里对他说,或者我有不周到的地方,但我也有不舒服的地方,总体而言,八年来咱们扯平,咱俩认识有三十年了吧,跑到新疆来总结相互之间的关系,呵呵,有点扯淡。

我们一行,包括领导在内,共六人。简单说就是俩大媒体的,俩领导的下属,一个中等老总,我是领导的下属之一。因此,这不是个旅行团,我们五个都是随员而已,我这个随员,老实说,心里还真有点别扭。第九天中午那餐饭没有喝酒,我乘着唯一与领导只有工作关系的另一个下属离席去买单的机会,举起茶杯要和领导碰杯,感谢他的厚待,其他几位也反应了过来,呼拉一下站起来也举起了茶杯,要表示感谢,领导边碰杯边说了一句,我们都是老友了,不用客气。这句话还是比较好听的。不过,事后我忽然发现这句话怎么看都有点像是被我诱导出来的,同事八年了,这是我唯一用了心计的一次。再深入点分析,我在心理上还真有点不健康,至少还有点不买账,三十号凌晨零点零五分的样子,飞机到了上海虹桥机场,我当时想,离开机场后,给领导发个短信,再表示下谢意,然后与他作个约定,后来想想算啦,随缘吧。

我们这次是9月21日出发,9月29日(实际上是30日)回家。其实,我们单位,一个十人组成的小单位,已经有三个人去过新疆了,我是第四个,我记得我还写过一篇博文,叫《新疆行成空》,发了点牢骚,呵呵,现在想来,是应祸得福,得失真是不好说,那次是跟政协去,虽说一路上也不会差到哪儿,但至少意义没有这次重大(私人性质的),这次对我个人而言,不仅仅有随从的意思,还有“送别”的意义。说不定“十一”长假上来,他就到另一个地方高就去了。

这次的行程比较丰富。新疆分北疆、南疆和东疆,这次东疆没去,也就是哈密、吐鲁番等地没去;北疆和南疆都去了,当然都是其中的一部分。北疆去了喀纳斯和伊宁,说起来可能会比较乱,试着边说边整理。喀纳斯属于阿勒泰地区,也就是我们小时候读地理的时候所说的“阿尔泰山”,新疆最北面的山脉,新疆最北部的地区。喀纳斯景区是最近几年才开发出来的,因为那儿据说有“喀纳斯湖怪”,引来了旅游热潮,都是内地的离退休老人和台湾游客。但喀纳斯在我们去的这个季节,确实是美不胜收,秋色灿烂,随便一个风景就是一幅画,领导说,美得让人心醉。喀纳斯我们花四天时间,玩了三个地方,一个是禾木乡,号称中国最美丽的乡村,我在那儿骑了一个小时的马,当然是在马童的帮助下,这是我第一次骑马,在“我”的历史上具有开创意义,呵呵。一个就叫喀纳斯,包括喀纳斯湖(我们在游船上没发现湖怪),这湖其实没什么特色,沿湖边走走可能比坐船更有味道。一个是白哈巴,图瓦人的故乡,我们去了中国和哈萨克斯坦的边界,眺望了哈国起伏的山峦。我们是从上海飞到乌鲁木齐,再从乌鲁木齐转道飞往喀纳斯机场的,离开喀纳斯的时候,我们没去喀纳斯机场,而是从阿勒泰机场飞伊宁。到了伊宁是晚上,灯火辉煌,霓虹闪耀,就像是内地一个比较发达的地级市,然后,花了整一天时间,去那拉提草原,从伊宁往返,路上大约五百六十公里,上海南京一个来回。很值得,比想象中的要好,我和领导坐游览车,另三位还是骑马,一位领导的下属守候在景区门口,他以服务为主,这次外出钱啊与导游沟通啊什么的都是由他掌管。我想,我就不要连连创纪录了,骑一次马就够了,后来听说他们这次策马驰骋,马蹄飞腾,就像是在云中一样,有点后悔了。我们中午在果子沟包了个蒙古包用午餐,我因为在那儿吃了很多馕(非常适口),同行者说我从此爱上了馕。晚上看了伊宁大桥,在桥畔还吃了个冰激凌,不同凡响(指大桥,不是冰激凌)。第二天(第六天)去了赛里木湖、霍尔果斯口岸和惠远小城。赛里木湖就两个字“纯净”,你喜欢说空灵当然也可以,我绝对震撼,领导说,西藏的纳木错更让人震撼,是资深圣湖,我没去过,不可妄议;领导又和碧塔湖比较,我去过,就是云南的普达措,感觉各有千秋,但我更喜欢这儿。单位里的老戴也曾经去过普达措,他说是仙境,他甚至不愿意就这个地方和别人讨论,生怕玷辱了似的。不知老戴看到赛里木湖会怎么想。霍尔果斯口岸在建一个很大规模的中哈双边贸易城,据说将来里面什么都有(你懂的),又一次来到了中哈边境看界碑。惠远小城我们去看了“伊犁将军府”,回顾了一段光荣史和屈辱史,接受了一次爱国主义教育,呵呵,左宗棠和曾纪泽(曾国藩的儿子)的不朽功勋又一次激动了我们那一颗颗火红的心。但这个地方确实不错,有几件真实的文物,更可以令人遥想当年伊犁一带的富饶和文明,比如今伊宁城里的高楼大厦有意思得多。随便我们还去了著名的“伊帕尔汗”品牌薰衣草香精生产基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某师某团的一家企业,于是,大量采购(我没钱买)。我们这次“考察”没有“购物点”,我们是自投罗网,其实大家也想“考察”一下兵团和兵团企业是什么样子的。回到伊宁,晚饭前,在领导的建议下,去了当地最大的新华书店,于是,大量采购,我没钱,就只买了一本刘天昭的《出神》,博文小集,短小、犀利、善良、传神,我在回来的飞机上看了大半,今天在乡下亲戚家的大门口的躺椅上读完后吃晚饭。晚饭后我们五个,外加导游,瞒着领导在酒店的卡拉OK拉开了嗓门,包房装潢得富丽堂皇,还有点邪恶的气氛,好在我们是来“考察”的,哈哈。唱完了歌,我直接去了房间,余下的几位居然还有活动,按照他们的说法是去小摊上喝羊杂碎汤去了,要醒醒酒,一直闹到第二天凌晨三点。

这是北疆。南疆行程较短,出了点愉快的小意外,明天再说吧。说完了总体的,再慢慢说细节。

再贴几张照片,照片不少,在“相册”中也放一些,先放一个专题——禾木和贾登峪的住宿地(禾木是我们第一天的住宿地,贾登峪是我们第二天第三天的住宿地)

新疆行略记(上)

新疆行略记(上)

新疆行略记(上)

新疆行略记(上)

新疆行略记(上)

新疆行略记(上)

空空复空空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79562f0100tcl0.html

分类: 其他民族, 旅游, 汉博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