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回忆, 汉博, 藏漂 > 西藏日记(四)

西藏日记(四)

2011年11月16日

杨敬东
一九七九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上午参观扎什伦布寺。前几天,曾来过这儿,今天是二进扎什伦布寺了。

扎什伦布寺在日喀则城西,座落在聂赛尔山下。据说,这座山是以保护寺庙的一个神的名字命名的。聂赛尔山象个迷人的大象,扎什伦布寺就在它的怀抱里。这座寺庙,殿堂建筑红白相间,气势宏伟,中外闻名,是西藏黄教的四大主寺之一。被国务院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之一。

扎什伦布寺建于1447年,历时12年建成。从1600年的四世班禅起,扎什伦布寺就成为西藏黄教首领之一班禅的驻锡之地。在这座雄伟的建筑中,未来佛殿高高耸立着。大殿高三十米。一进佛殿门口,看见左边墙上绘着雄狮,右边墙上绘着猛虎。攀上木梯,来到大殿。一尊高大的铜佛坐在铜莲花瓣上。铜佛左手握着水壶,弯起的右手中指在弹净水。这就是未来佛,又叫佛,高二十六米多。身高耳大手也粗,耳长二点八米,中指粗一米。佛象镶满钻石、珍珠、珊瑚、琥珀。

扎什伦布寺中央,有古建筑群,迄今有五百二十多年历史。这就是显宗大殿和供奉释迦牟尼象的净室和未来佛堂、渡母佛堂。显宗大殿四十八根主柱,这是扎什伦布寺僧众讲习和集合的主要场所。

穿过一道道木门,在一座佛堂挨着一座佛堂,这儿有这神佛象,还有明清文物陈列。明代掺金的大锣和大钹,乾隆皇帝敕封班禅的金册金印玉册玉印,据说这种金印重二十多斤。这儿,还有隋唐古佛,永乐古磁贝。卷、元明织锦等等稀有的珍贵之物。后来,我们还参观了会晤室。这儿,是驻藏大臣宣读圣旨的地方。这儿有故宫原作乾隆画象。在十八罗堂里,罗汉们各居山洞。这儿,悬挂一米多长的野牛角,一米多长的象牙,干僵了的巨蛇和穿山甲。旁边还陈列着各式古兵器。春节毛主席接见达赖、班禅的壁画。出大厅,到小经堂、接待室。这儿,挂满了当年中央代表团团长陈毅赠给达赖的各种镶嵌画。

一九八零年四月二十二日

今天到墨竹工卡县看新编藏戏《雪山英雄》。

这是县文艺宣传队新编的现代藏戏。这个戏是根据两个小英雄在放牧中给解放军带路,后来被杀害的真实故事而编写的。这是老艺人帕加和一个叫多洛的年轻人共同制作的。帕加老艺人高鼻子、尖下巴,满脸皱纹,多洛圆圆的、稚气的脸。这一老一少,大胆实践,运用藏戏的传统表演程式,创作了反映现代生活的藏戏,给古老的藏戏赋予新的生命。这个戏一演出,全县轰动。有好多人骑着马从几十里外赶来看戏,有的老人一听到藏戏的鼓点,柱着拐杖,让人搀着赶来了!今天演出时,县礼堂外面挤得密密匝匝。古老的藏戏啊,你今后得到了新生!

一九八零年五月九日

在西藏话剧团,听说电影《啊,摇篮》里饰演亮亮的是话剧团一个演员的女孩子,叫央拉,今年才六岁。我随即访问了她。

央拉的妈妈,话剧团的演员拾曲卓玛领我来到话剧团院子东北角一座藏式楼的二楼上。她打开锁子,从屋里跑出来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她,一双机灵的大眼睛,圆圆的红红脸蛋,上身穿着件浅红色的灯芯绒衣服,下身穿着带补丁的蓝裤子。我一进去,她就大大方方地用熟练的汉语喊道:“叔叔好!”她,就是我要访问的小央拉。

小央拉真讨人喜欢,她妈妈给我倒酥油茶的时候,她一点也不认生,扶住我坐下,象见了熟悉的老朋友似的。

她妈妈说:央拉四岁就演电影《丫丫》里的小丫丫。五岁就演了《啊,摇篮》里的亮亮。《丫丫》剧组来拉萨拍外景,要找个小演员,先挑了一个孩子,嫌太小。团长说,央拉挺机灵,让她试试看。她一去,导演就特别喜欢她。说起扮丫丫的事,妈妈让她唱“孤雁南飞”,唱到最后,央拉流泪了。央拉对我说:“拍电影时,阿姨是假哭,我是真哭。”央拉这孩子,感情真丰富,又那么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

正说着,央拉的爸爸子多吉抱着一台崭新的电视机进来了。他在话剧团里管灯光。他和央拉的妈妈一样,是上海戏剧学院藏族班毕业的第二批演员。到上海拍摄《啊,摇篮》,是他带央拉去的。喘息未定,他就畅谈起来:刚到上海电影制片厂,一块拍电影的小朋友一看央拉是个女孩子,就说:“亮亮是个男孩子,不要她!”央拉可倔强啦,不管别人怎么说,她拉着副导演的手说:“阿姨,快帮我排戏吧。为了演好男孩,导演让她跟男孩子一起玩,学吵架,学打架。讲到这里,爸爸说她表演一般。她慢慢躲到房柱子后面,说:“不,我要妈妈——”表演得那么逼真,把我们都逗笑了。

表演完了,央拉还让妈妈拿出一个大影集给我看。那上面有她的剧照和导演谢晋及其他小演员的合影。

看着,看着,我由衷地笑了。多可爱的藏族小演员啊!祝愿你,央拉,在西藏歌舞的海洋里茁壮成长吧!

潜人才BLOG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dbebec0100z8hq.html

分类: 回忆, 汉博, 藏漂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