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回忆, 汉博, 藏漂 > 西藏日记(三)

西藏日记(三)

2011年11月16日

一九七九年九月十八日
上午到拉萨西郊罗布林卡参观。中央民族学院副教授王尧给大家当向导,罗布林卡,藏语的意思是宝贝公园,占面积三十六万多平方米。十八世纪中叶,德国驻藏大臣始迈乌尧颇章(颇章是宫殿的意思),作为七世达赖晚年沐浴泉水治病休息的处所,后来,经过历代达赖逐年扩建,具备了现在的规模,是历代达赖消暑的夏宫。

全部园林共分两大部分,东边是罗布林卡,西边是金色林卡。主要建筑有三座大宫殿。一进罗布林卡,只见宫殿金碧辉煌,绿树葱葱,花香鸟语,吸引了游人。

今天,开放的只有达旦明久颇章。楼下,正搞一个“西藏历史陈列”的内部展览。这儿,展出了西藏昌都卡诺遗址出土的珍贵文物。1977年昌都水泥厂的工人在厂院里发现了古代遗物,1978年开始试掘。这一遗址是四千年前至五千年的文化遗址,是西藏的本地文化,与内地文化有着渊源关系,深挖在西藏还是第一次。接着还陈列了西藏的很多珍贵的文物,有大昭寺的文物,有大昭寺保存的明朝永乐皇帝的唐嘎、羊头壶、五世达赖被清朝皇帝册封的金印、金册……一件件文物,述说着西藏的古老的文化历史,述说着西藏和祖国不可分的关系。

参观完历史陈列展览馆,接着上楼参观,这座宫殿是一九五四年到一九五六年修建的。大厅里,满壁的壁画,色彩鲜明,形象生动,反映西藏现代的生活。有些壁画,描述了许多历史故事。有文成公主进藏的故事,有金城公主殿前认子的故事。

一九七九年十一月十七日

从亚东回来,在江孜小住。下午,江孜县民政科彭珠领我们参观白居寺。

走过宗山脚下,远远看见一座高高的喇嘛塔,这就是西藏自治区文物保护单位之一的白居寺。白居寺素有“塔中寺”之称。白居寺就座落在这座塔之中。来到塔跟前,看见九层白塔高耸。绕塔一周,看见塔座呈四面八角形,所以,人们又称它叫“八角塔”。在最底层,一个门连着一个门。走进每道门里,在暗淡的光线里,看到一尊佛像,靠正面,有大的铜佛像,这是释迦牟尼象,有五米多高,神态恬静,造型优美。铜像旁边,还雕有龙、虎、豹、象等动物。靠北、东、西三个方向,都有一间较大的佛堂,都有较大的佛像。其他房间里的泥塑佛像,多是红脸,圆目,大肚子。有一个叫洛玛俊玛的佛,胯间围着树叶。有个叫达姆来俊的佛,头上还长着个马头,旁边还有骷髅。

我们跟着寺内的老喇嘛,攀上窄梯上楼,一层层参观。每一层都有佛像,一、二、三层有各种佛、菩萨、度母、天王、金刚、侍者塑像。第四层上,全是西藏喇嘛教各教派祖师象和松赞干布、苏松德赞等西藏历史上著名人物象。第五层上是四尊大佛和罗汉,第六层供奉高大的三世佛。

有一处,一幅壁画上画着一千个佛像。塔内壁画上的佛像和雕塑的佛像共十万多,人们常称白居寺为“十万佛塔”。我们边走边数,整个塔上,一共有一百零八道门,七十七间佛殿、经堂等。据介绍塔高三十二米五。佛塔建筑奇特,整个佛塔五层以下平面是四面八角,第六层呈圆形。

攀上塔顶,看到下面是用泥做的一个大圆盘。檐角铜风铃叮当作响。塔上几处不知为什么绘着人的眼睛。据介绍,说是某一个佛的眼睛。

白居寺,兼收并蓄西藏喇嘛教各教派,因而,它的建筑也集中了西藏八种喇嘛塔的特点。公元1414年动工,历时十年而成。白居塔在文化大革命中也遭到了破坏,我们参观时,看到工匠们正在补修残缺的塑像,重描剥落的壁画。尽管光线不好,我们还是拍摄了一幅修复塑像的照片。

一九七九年十一月九日

今天去宗山参观。宗山又叫“英雄山”是西藏抗英遗址,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之一。领我参观的是一位年近六十,和蔼善良的其美老人。

宗山,高高耸立在江孜城——西藏第三大城市里。山周围一片片藏式房,一条条街道,远远望去,炮台巍然屹立。上山的路有一尺多宽,不甚陡峭。刚爬了一会山,就看见东西有两堵残垣,其美老人用生硬的口语说:“炮台,英国”。我明白了,这是当年抗英炮台遗迹。又走了好一会,才来到大门前。其美开了锁子,推开大门,走上了一个山坡,突然,一群野鸽子惊起,向山那边飞去。沿石路继续往上攀登,看见左边有一座雕樑的院落,门楣上有块牌子,上面写着:“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宗山抗英遗址国务院1961年3月4日公布”。这儿就是当年抗英的指挥所。我在院子的各个房子寻觅着,既看不到当年遗留下来的文物,又没有文字说明,觉得有点扫兴。突然,我发现脚下的地板上有两个直径约五寸的洞口,其美老人揭开洞口的石块,现出又深又大的黑洞来,原来,这是当年抗英是存放青稞的仓库。出院落,看见南边炮台一、二尺厚的土墙。西边,有一座寺庙。老人指着塌落的墙壁,说,这是英国人炮击留下的痕迹。从寺庙出来,沿着西边山坡往山上爬去。这儿出现方圆百米的一片瓦砾。老人指着那发红的土石告诉我,这是当年炮火燃烧的土地。他还特意把我领到西边的大坑旁,坑边是烧塌的房屋,土墙边还露出房柱的头儿。看着这燃烧过的土地,可以想象出当年的战斗多么激烈。记得翻阅这当年抗英斗争的史料,江孜老百姓在宗本(县官)的带领下,坚持斗争一个多月,最后弹尽粮绝,跳下北边陡峭的山崖壮烈牺牲。

这个故事发生在19世纪,英国侵略者侵入江孜,江孜军民奋起反抗,写下了一首悲壮的史诗。

我爬上宗山山巅一座高高的石头建筑上,放眼四处,年楚河平原上块块青稞、小麦田犹如绿毯,打谷场上,堆放着金黄的麦秆垛。年楚河,象一条飘带,在平原上蜿蜒飘动。看到这儿,心里在想: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藏族人民一定能用双手建设起美丽的家园。

潜人才BLOG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dbebec0100xmvq.html

分类: 回忆, 汉博, 藏漂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