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回忆, 汉博, 藏漂 > 西藏日记(二)

西藏日记(二)

2011年11月16日

一九七九年七月十六日
骑自行车赶到拉萨西郊军区第三招待所,找到了西藏话剧团著名演员大旺堆。他们刚拍完《雪山泪》中的几个镜头,正在房子里休息。大旺堆扮演了电影《农奴》中的主角强巴,这回又在《雪山泪》中扮演主角扎西大叔。他,高高的个子,长方脸庞。眼睛明亮,神采奕奕。

第一次见面,我们就说得挺火热。我说:“那个强巴,你演得好啊!”

他谦虚得一笑:“好什么。为这事,在文化大革命中差点挨了打。”正说着,《农奴》中扮演铁匠的拉巴,在《雪山泪》中演管家的郑琴过来了。“管家”脸圆圆的,肉胖胖的,头发自然卷曲着。“铁匠”鼻子大而翘。

我让大旺堆谈谈他的经历,这好像触动了他的心思,愣了一会,他才说:“我的成长,我们西藏话剧的成长,全靠党的培养啊。解放前,别说话剧团,连话剧这个词都没听说过。我当过农奴,作过喇嘛。解放了,1959年党送我们29个藏族学员到上海戏剧学院学习,还专门设了一个藏族班。1962年,我们毕业汇报剧目是藏语“文成公主” 。敬爱的周总理看了演出,上台接见了全体演员,握住我的手说:‘你们是西藏第一代话剧演员,你们是高原红花……要在高原生根开花结果!’当时,我激动得说不出话来,我的眼睛湿了。1964年,我们在北京民族文化宫演出话剧《不准出生的人》,周总理、陈老总等国家领导上台接见合影。总理又关切地说,以后要隔两年到北京来一次,带来更多的好戏。总理还让把《不准出生的人》拍成电影……现在,电影就快拍成了,可总理却看不上了……在四害横行时,我们把总理接见我们的照片翻拍放大挂进了排练厅……”

一九七九年八月十三日

由各地区文工队组成的西藏歌舞演出队,从北京归来,晚上在拉萨劳动人民文化宫举行汇报演出。节目十分精彩自然不用说,舞台上展现的风土人情更吸引人。

表演昌都锅庄舞的男演员,头戴狐狸皮做的帽子。这狐狸皮是整张的,尾巴垂在脑后,两条腿耷拉在耳边。(后来,我在乡下看到了这种帽子。——笔者)

《门巴姑娘采新茶》表现的是门巴族的生活。门巴族是西藏境内的少数民族之一,聚居在山南勒布地区、米林县一带。女子穿着一色黑衣裙,腰围着白色闪耀着金色的围裙。领子上吊着项链,项链上有颗大圆珠。她们头戴一寸宽的棕红色小帽。帽子在一边开口,辫子横跨帽子,辫稍自然在右边垂下。

《铁牛欢歌》这个舞蹈反映的是僜人的生活。僜人也是西藏的少数民族之一,住在察隅一带,约有九百多人。解放前,刀耕火种,过着一种原始生活。女的一般却戴一对圆鼓形的银质长耳坠,头戴护额,颈挂串珠砂花边银饰,赤脚穿筒裙。男的头上盘着长长的黑帕,戴银环。女的在劳动时,也喜欢挎一个小背包。

舞蹈《欢乐的夏尔巴人》,完全是东方歌舞风味,腰部自然摆动,十分优美,姑娘们穿着短袖外套,外套是用毛线织的,镶有黑色,下面有许多小线穗,藏语叫“帕杜瓦”她们下身穿着色彩艳丽的花裙子。夏尔巴人居住在中尼边境上的立新村陈塘一带。这个少数民族也有自己的风俗和习惯,许多人说藏语、尼泊尔语。

一九七九年九月五日

下午和美术组的一个同志一起去参观西藏革命展览馆的阶级教育展览会。

谁不懂得西藏农奴制是最黑暗、最反动、最残酷、最野蛮的制度,就来看看这阶级教育展览馆吧。

一张张照片,令人发指。有的农奴被挖去双眼,有的被砍去双脚,有张照片上名叫扎西的农奴被抽去了脚筋,从此终身残废……

那一件件实物,令人撕肝裂胆,一双双断手、断脚,一张张钉在墙上的人皮,还有那一百二十个农奴头骨做的佛珠,头骨做的器皿,人皮蒙的鼓……真是惨不忍睹啊。

那一件件杀人凶器,挖眼尖刀,石帽;木枷木笼,剥人皮的刀,断肢刀……真是令人胆寒啊!

政教合一的反动封建农奴制度,坑害了多少农奴啊。念经,常常要砍下手,要刚生下来的孩子、成人的脊椎骨做祭品。哲蚌寺的喇嘛把同胞生下的三个少女视为“妖女”,活活烧死,塑成神象。烧焦的少女,如今还摆在展览馆里。

难怪1795年西藏还有200万人口,到1959年平叛前仅剩下87万了。

阶级教育展览馆里展出的泥塑《农奴愤》,逼真地再现了解放前农奴们的悲惨生活,农奴要给领主当马,背领主、管家出门,一把大茶壶可以换一个农奴;盖寺庙要把活女孩压进墙角……稍有反抗,不是断肢就是下油锅……

是共产党,解放军拯救了水深火热中的农奴。展览的后半部分展出了解放军进军西藏,平叛、民主改革的动人情景。

走出展览馆,我们在布达拉宫前面的一个院落里参观了有名的蝎子洞。解放前在这儿,不知多少的农奴被残害。至今,还有些老年人怕人提起蝎子洞。走出展览馆,心里一直在想,今天的幸福生活多么值得珍惜啊!

杨敬东

潜人才BLOG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dbebec0100xb50.html

分类: 回忆, 汉博, 藏漂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