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点-, 政治, 汉博 > 央视披露西藏“雪豹连”特战部队(有图)

央视披露西藏“雪豹连”特战部队(有图)

2011年11月25日

原文地址:央视披露西藏“雪豹连”特战部队 作者:tibet52
雪域高原“雪豹连”:魔鬼训练打造铁血侦察兵

视频:《雪豹连》

214(图:勇猛的“雪豹”连战士)

在神秘的雪域高原,有一支叫“雪豹”侦察连的神秘部队。而在组建之初,这支连队却让曾在国际侦察兵竞赛场上夺得团体第二名的两位勇士倍感压力,那么这支神秘部队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蜕变历程?今天它又拥有什么样的打击能力?

[转载]央视披露西藏鈥溠┍澨卣讲慷

障碍训练

[转载]央视披露西藏鈥溠┍澨卣讲慷

在高原上负重行走,非常辛苦

[转载]央视披露西藏鈥溠┍澨卣讲慷

“雪豹”连刚刚组建时,射击的准确性,对战士们来说是个难题

[转载]央视披露西藏鈥溠┍澨卣讲慷

“雪豹”连战士,在西藏军区赫赫有名

[转载]央视披露西藏鈥溠┍澨卣讲慷

从天而降

[转载]央视披露西藏鈥溠┍澨卣讲慷

翻越障碍训练

[转载]央视披露西藏鈥溠┍澨卣讲慷

坚持到底

[转载]央视披露西藏鈥溠┍澨卣讲慷

实战化的战斗射击训练必不可少

[转载]央视披露西藏鈥溠┍澨卣讲慷

水中格斗训练

[转载]央视披露西藏鈥溠┍澨卣讲慷

[转载]央视披露西藏鈥溠┍澨卣讲慷

运动射击

[转载]央视披露西藏鈥溠┍澨卣讲慷

在高原进行高强度的体能训练,经常有战士晕倒

[转载]央视披露西藏鈥溠┍澨卣讲慷

在沼泽中举弹药箱,训练 的是战士们的耐力和坚韧不拔的精神

雪域高原“雪豹连”:魔鬼训练打造铁血侦察兵

在神秘的雪域高原,有一支叫“雪豹”侦察连的神秘部队。而在组建之初,这支连队却让曾在国际侦察兵竞赛场上夺得团体第二名的两位勇士倍感压力,那么这支神秘部队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蜕变历程?今天它又拥有什么样的打击能力?

2006年12月5日凌晨一点,青藏高原腹地海拔三千八百米的森林地带,西藏军区某部侦察连奉命破袭假设敌导弹阵地,在距离敌导弹阵地千米之外,藏族连长江勇西绕和指导员黎忠强把连队分成两组,交替掩护着向目标一点点渗透。

假设敌导弹阵地灯火通明,守卫森严,两盏探照灯不停地在树林间扫射,官兵们每前进一步,都凶险异常。

在距敌五百米处,连长江勇西绕见敌人警戒严密,无机可乘,发动强攻势必会造成重大人员伤亡,于是命令全连就地潜伏,等待进攻时机。

三个小时后,凌晨四点,气温已骤降到零下十度,五六级的寒风呼啸而来,卧倒在地的战士们感到寒气透骨。

凌晨是人一天中最疲惫的时候,再加上寒冷的天气,对面的假设敌放松了警惕,都躲进了帐篷,外面只剩几个哨兵巡逻。

全连迅速逼近,在距“敌”阵地一百米处,江勇西绕迅速下令捕俘哨兵,四名战士同时出击,悄无声息地接近了假设敌。

假设敌导弹和直升机就在百米之外,如果用火箭筒射击,由于森林中树木的阻挡,连长江勇西绕担心无法彻底摧毁目标,于是他果断下令对目标实施爆破。

随着巨大的爆炸声,被惊醒的假设敌倾巢而出,向侦察连发起了猛攻。

江勇西绕迅速命令一个小分队对敌开火,吸引假设敌追击,其他大部分兵力从另一个方向撤退。

由于小分队目标小,再加上夜色的掩护,他们迅速摆脱了假设敌的追击,消失在茫茫的树林中。

这是西藏军区某部侦察连进行的一次夜间破袭训练,这个连队被人称作是“雪豹”,他们作风顽强,英勇善战,是一支精锐的侦察部队,在西藏军区赫赫有名,“雪豹连”连长江勇西绕和指导员黎忠强两人曾在2003年和其他六名队员一道,夺得了第十届“爱尔纳突击”国际侦察兵竞赛总分第二名的好成绩,刚刚回国他们就被分配到这支“雪豹”侦察连,而那时连里的状况和现在有着天壤之别。

由于侦察连担当敌后侦察破袭等重要任务,往往是战场上扭转战局的关键力量,上级首长对他们寄予了很高的期望,然而部队的一切训练都要从零开始,这不能不让两位新上任的主官感到巨大压力。

尽管江勇西绕和黎忠强已经做了充分的思想准备,但第一天的手枪射击训练还是让他们大感失望,五发子弹射击完毕后,不少战士的枪靶上连一个弹孔也没有。

更让连长指导员出乎意料的是,一名叫任正雄的新兵甚至连枪都不敢开。

由于任正雄曾经遭遇过弹壳跳到衣袖里的意外情况,因此他对打枪产生了巨大的心理压力,江勇西绕和黎忠强开始采用一种特殊的方法来训练他射击。

枪里明明有子弹,连长指导员却说是空枪,有时候则正好相反,任正雄无法准确判断,他手里的枪到底装没装子弹。

说好了没装弹的手枪里居然射出了子弹,思想准备不足的任正雄吓了一大跳。

这样训练过一段时间后,任正雄不仅敢开枪了,而且五发弹中还有一两发打中十环,这让江勇西绕和黎忠强感到非常高兴,然而这时,新的问题又出现了。

射击过程中人手的晃动无法避免,而靶子却是固定的,任正雄一直瞄准十环的位置,自然打不上,面对任正雄的问题,江勇西绕和黎忠强想来想去,决定立一个白纸靶,让任正雄射击。

通过打白纸靶,任正雄终于能够五发五中,当时连里像任正雄这样的优秀射手不在少数,可江勇西绕和黎忠强仍然不满足,他们还开展了实战化的战斗射击训练。

经过一年多的反复训练,任正雄即使在颠簸的汽车上,射击命中率也能达到百分之五十,这位昔日连枪都不敢打的新兵,在当年成都军区举行的军事比武中,居然取得了手枪射击第一名,步枪第四名的好成绩,而“雪豹连”全连官兵的射击成绩优秀率也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以上,成了远近闻名的神枪连。

江勇西绕和黎忠强初到侦察连,让他们感到失望的还不仅仅是射击训练,在四百米跨越障碍的训练中,由于高原缺氧,有的战士刚跑了一百米,跨越了几个障碍就体力不支,特别是翻越一个高约一米七的圆木障碍,一半以上的人都翻不过去,情急之下,江勇西绕和黎忠强决心使出杀手锏来训练这些战士。

连长和指导员把战士们带到一片沼泽地中,要求他们一口气举半个小时的弹药箱,弹药箱装满了教练弹,重四五十公斤,一个人在平地上举已经很费力气,更何况是在沼泽地中。

这样的训练方法,侦察连的官兵们还是头一次见到,大家不免有些担心。

战士们之所以担心,是因为在沼泽中,不要说举弹药箱,即使站一会儿,也非常痛苦。

看到官兵们有些畏难情绪,连长江勇西绕带头把弹药箱举过头顶。

在连长的带动下,大家都把弹药箱举了起来,而官兵们在瞬间都成了“泥人”。

此时比寒冷和劳累更让大家难以忍受的是污水的味道。

更加困难的是,官兵们脚底下全是淤泥,人在上面很难站稳。

为了提高士气,统一官兵们举箱子的节奏,江勇西绕和黎忠强带头喊起了口号。

十五分钟后,官兵们体能不足的问题再次暴露出来,弹药箱在大家手中似乎越来越沉重,不断有人因体力不支而摔倒在地。

让江勇西绕和黎忠强感到欣慰的是,尽管大家已经疲惫不堪,但每个摔倒的战士都挣扎着爬起来,没有一个战士退出训练。

半个小时后,举弹药箱训练终于结束,不少战士这才发现,自己深陷淤泥之中,难以自拔。

从泥潭里出来,连长江勇西绕这才发现自己的腿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磕破了一个大口子,鲜血直流,但是他已经顾不上这些,简单的包扎后,马上组织大家进行水中格斗训练。

对于这支新组建的连队,筋疲力尽的官兵们很难适应这种模拟实战环境的训练。

不仅如此,乌黑浑浊的水下布满了草根,每一次摔倒都让官兵们感到痛苦异常。

经过一年的反复训练,官兵们终于可以一口气举半个小时的弹药箱,而不会出现体力不支的问题,官兵们也逐渐对这种训练方法有了新的认识。

沼泽地中的训练让官兵们的体能有了显著提高,意志力明显增强,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连长和指导员又开始准备采用另一种他们参加“爱尔纳突击”时的训练方法,让官兵们挑战体能极限。

这一天,侦察连所有官兵都拼尽了全力,但还是不能够完全适应这种高强度的体能考核,不少人晕倒在地,这让连长和指导员再次感到了沉重的压力。由于侦察连的主要任务是敌后侦察破袭,如果官兵们的体能问题不能彻底解决的话,就难以达到作战要求,因此他们不得不制定出新的训练计划:模仿自己在“爱尔纳突击”中四昼夜不间断行军,来挑战官兵们的体能极限。很快,这个训练计划得到上级首长的支持。

2004年11月的一天,侦察连突然接到上级命令,一股假设敌在前方一百八十公里处驻扎,随时可能对我方发动攻击,侦察连必须在四天四夜的时间里昼夜兼程,渗透到“敌’驻地,对假设敌指挥部实施破袭。

上午八时,长途跋涉开始了,连长和指导员为了加大训练强度,在每个战士的背囊里都放了二十公斤的哑铃片。

加上背囊原有的重量,每名官兵都要负重四十公斤以上,而在高原行走,即使不背任何物品,对体能的消耗都很大。

出发一个小时后,在海拔四千三百米的地方出现了大片山谷地带,侦察连遇到了前进的第一道障碍。

山势陡峭已经给攀登造成了很大困难,然而山谷海拔高,空气中氧含量严重不足,才是官兵们此时所要面临的最大挑战。

缺氧的结果,直接导致官兵们体能的快速消耗,四个小时后,不用说其他战士,就连江勇西绕和黎忠强本人,也感觉到了难以忍受的痛苦。

江勇西绕和黎忠强也不敢肯定,连队能不能最终走出这片险峻的山谷。为了避免官兵们出现意外情况,他们不得不要求大家每攀爬十分钟,就停下来休息一会儿。

此时大家已顾不上言语交流,但每个人心里都清楚,在这荒无人烟的山谷里掉队意味着什么,要想生存下去,只能不停地向前走,尽管每走一步都是那样艰难,但他们还是咬紧牙关,拼命坚持着。

六十公里的山路,官兵们足足走了二十七个小时,第二天中午十二时,江勇西绕和黎忠强带领大家冲出了山谷,这时距离假设敌指挥部还有将近一百二十公里的路程。

官兵们稍事休息,继续前行,一个小时后,前方出现了一片泥泞的沼泽地,从这里通过必然会让人耗费更多的体力,就在有的战士准备寻找道路绕行的时候,江勇西绕和黎忠强却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决定。

沼泽地环境恶劣,“敌人”疏于防范,江勇西绕和黎忠强最终决定穿越沼泽。

尽管官兵们对沼泽地非常熟悉,但横穿二十公里的沼泽还是第一次,每个人都不敢掉以轻心。

漫长的五个小时,官兵们在付出了巨大的体力后,终于成功穿越这片沼泽。

由于大家脚上的水泡钻心似地疼痛,每走一步都是煎熬。

前方还有一百公里的路程,而他们只剩下了两天的时间,江勇西绕和黎忠强只能让大家继续忍痛前行,而战士们表现出的坚强意志,也让他们感到非常欣慰。

脚上的疼痛折磨着每一个人,但这只是个开始,紧接着又一个让人没有想到的情况出现了。面对这样的情况,经验丰富的江勇西绕和黎忠强此时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随着困难不断出现,官兵们逐渐明白,四昼夜的长途奔袭,与其说是与“敌人”的较量,还不如说是伤痛疲惫和自身意志的决战,此时战胜自己,坚持到最后已成为每个人心中惟一的信念,路还很长,还会经历怎样的磨难?任何人都无法预料,他们现在能做的,只是靠自己的坚强意志去迎接挑战。

然而又一个严重的问题出现了,经过六十多个小时的连续行军,官兵们此时已是极度困倦。

然而每个战士都明白,假设敌随时可能发动攻击,侦察连必须抢在“敌人”进攻之前破袭其指挥部门,但他们距离假设敌指挥部至少还有八十公里路程,官兵们只能争分夺秒,继续向前走。

江勇西绕和黎忠强根据自己的训练经验,做出了一个冒险的决定。

可要官兵们边走边睡,必须有人保持清醒,在前面带路。

熬过了漫长的夜晚,到了第四天,官兵们似乎都感到了一种异常的轻松。

目标已经越来越近,为了最后的胜利,每个人都在拼命坚持着。

第四天深夜,一座大楼出现在侦察兵的视野里,莫非这就是假设敌的指挥部?全连所有官兵精神为之一振,迅速做好了战斗准备。

官兵们秘密渗透到大楼附近,选好位置,通过热成像仪进一步观察。

由于侦察连已经深入敌后,一旦战斗打响,其他假设敌闻声赶来支援,连队势必会陷入重围,很可能导致全军覆没,连长江勇西绕立刻组织小分队对这座建筑周围的情况进行侦察。

侦察发现,假设敌其他部队都在五公里之外,整理装备再到达指挥所至少要十分钟时间,江勇西绕和黎忠强立即通过战场电视把现场的情况实时传输给演习指挥部。

上级研究决定,侦察连必须在十分钟内,完成对假设敌指挥部的破袭任务。

攻击突然发起,假设敌遭遇突袭,仓促应战,楼下的哨兵瞬间就被消灭,楼上也是一片混乱。

江勇西绕和黎忠强带领战士们趁机对大楼展开多点围攻。

此时假设敌都集中在楼房一侧向下射击,而楼房的另一侧则疏于防范,于是黎忠强带领战士从另一侧墙体攀上六楼。

为了对敌人形成夹击之势,黎忠强带领战士从六楼利用绳索向下滑降。

此时楼下的战士们三人一组,逐层楼梯,逐个房间地清剿整个大楼。

十分钟后,战士们全歼指挥所内的假设敌,消失在茫茫的夜色里,四天四夜的破袭任务终于胜利完成。

耿君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9b3cba0100vi73.html

分类: -重点-, 政治, 汉博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