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点-, 藏人博客, 趣事 > 七個西藏經典笑話

七個西藏經典笑話

2011年12月11日

恭維健康的絕美回答
一位藏族長途客車司機在高海拔的唐古拉山頂,遇見一個推著貨物艱難行進的回族商人,不禁感慨地說:“你們的身體真棒啊!”回族商人擦去額頭的汗珠說:“你們藏族的身體才好啊!我在拉薩衝賽康賣了十多年的假貨,你們的身體居然都沒有一點反應。”

昌都雪花8844的由來

某日,某領導來藏檢查指導工作,見西藏夜生活異常豐富,便問當地陪同人員:“西藏人民清閑下來的時候都幹什麼啊?”答:“在喝酒!以百威為主!”領導:“那就建個啤酒廠嘛,自己解決,免得天天讓美國人大賺特賺我們的錢。”

事隔數年,該領導又蒞臨西藏,看到日新月異的拉薩,心中無限感慨,恰逢上次的當地陪同人員,突然又想起啤酒廠的落實情況,便很含蓄地問:“西藏人民現在清閑下來的時候在幹什麼啊?”答:“在喝酒,以拉薩和百威為主!”領導大怒:“怎麼還有百威啊?還沒趕出去嗎?”答:“是的,品種太少,大家選擇餘地小啊!實在沒辦法。”陪同很無奈地說。

“那就再建一個本土啤酒廠!”於是華潤昌都分公司誕生了!從此又多了一個品種——昌都雪花啤酒8844。

西藏之水跨四海

在西藏豐谷酒業有限公司成立5周年之際,豐谷酒業有限公司董事長在大會上發言:“為了開拓全國酒業市場,我公司以西藏海拔4700米高的雪山無污染礦泉水為酒基,將青藏高原之水通過空中水管銜接到四川平原,配以高原種植的青稞、小麥、豌豆等谷物,使用四川傳統的釀酒工藝,借用西藏優惠的稅收體制,讓您很快擁有西藏人民的酒膽和酒肝,擁有西藏人民的酒魄和酒量,為西藏人民再創酒量新高而提供良好的競技平台,扎西德勒!”

桑拿室內的傳真

一個美國人、一個日本人和一個藏人一起去洗芬蘭桑拿浴,忽然美國人的手臂發出滴答聲,美國人自豪地說:“這是微軟新科技,手臂植入芯片就可全球定位,那是聯邦調查局在確認我所在的方位,美國人的性命值錢啊!”一會兒日本人的手掌開始播放阿蘭的明日讚歌,日本人得意地說:“這是索尼新科技,手掌植入芯片可當MP3用,你們有空到東京試試!”藏人很自卑地去衛生間,由於倉促後臀夾了一片衛生紙,美國人和日本人同時驚奇地問:“那是什麼?”藏人輕鬆地說:“剛收了一份西藏公司總部的傳真,要我明天簽署一份轉讓800000萬噸礦產開採的合同,西藏有的是資源啊!希望來投資,但是要快啊!”

我們那裡多的是

一個日本人、一個美國人和一個西藏人在火車的同一個包廂內,日本人拿出松下筆記本電腦發了個電子郵件後隨手將電腦扔出車窗輕鬆地說:“我們那裡多的是”。這時美國人又拿出摩托羅拉手機撥打了一個國際長途後隨手將手機扔出車窗輕鬆地說:“我們那裡多的是”。西藏人漲著通紅的臉不堪忍受如此挑釁,畢竟咱只是一個不太發達的民族自治地區,就在他左右為難之時,一個四川籍服務員進來送開水,西藏人隨手將他扔出車窗輕鬆地說:“我們那裡多的是”。

禿鷲的閑聊

色拉寺天葬台的59只禿鷲在飽餐了今天的5個屍體後,在山頂的最高處懶懶的曬著太陽並開始了每天的閑聊。

其中一只公禿鷲打開了話題,感慨地說:“今天那個壯年漢真可惜!年紀輕輕地就被酒肝奪取了生命,而且我發現他肝臟裡還散發著五糧液的清香,不像以往那些都是沱牌曲酒和拉薩啤酒這些廉價酒類的味道,肯定是個縣級幹部,生活條件這麼優越的人類種群也會因官場上的過多應酬而短命啊!可惜!”

另一只母禿鷲這時禁不住淚流而下地說:“那個磕著長頭不遠萬裡從德格磕到拉薩的中年婦女才可惜啊!她為什麼不早一點去就醫呢?虔誠的她以為到了佛祖的跟前就會痊愈她的老胃病。”

一位年長的公禿鷲開導著說:“她走的很輕鬆,這就是藏人內心深處的最終宿願,她不會遺憾的,而且你沒有留意她胃裡還殘留著許多的藥味嗎?”

“味道怪怪的,不像藏藥。”

“孩子,現在的藏藥除了各地區正規藏藥廠以外,許多都是不可靠的,而且現在許多藏藥的成份已經是以往的十分之一啊!”

“哦!!!罪孽啊!”

這時一個年幼的禿鷲好奇地探出小腦袋問道:“爺爺、爺爺,那個年輕的小伙子為什麼還沒老就去世了呢?我感覺他的肌肉很結實,而且肉很硬。”

“嗨呀!那小伙子的父母整天就忙著打麻將,每天給孩子拿錢在外面吃飯,孩子在社會上結交了一些不良少年,而且經常逃課,這不為了女朋友的事情,在KTV歌城跟人打架,被人捅了刀子正中腎臟!可惜啊!”

另一只獨眼的禿鷲說:“那個老人倒是修得了正果,我發現他的頭蓋骨上開了3個眼,一定是個一生慈悲的老人,而且還活到了78歲啊!嗡嘛呢叭咪吽。”

這時一只年輕的母禿鷲悲傷地問道:“爺爺,那個剛出生的孩子是怎麼回事啊?這個世界對他來說太不公平了”。

“孩子,藏人現在也將生命看得很兒戲,隨意地受孕,隨意地墮胎,這是會遭到因果報應的,能夠投為人界需要多麼漫長的機遇啊!但是凡是生命都有他的因果,藏人將他們最後生命的軀殼奉獻給我們禽類食用,這本身就是大自然界中的高尚、倒錯的食物鏈,也就是希望我們不要再去啄食其它更加弱小的生命啊!”。

它們就這樣一邊交談著,一邊靜靜地享受著色拉寺後山山頂懸崖邊那和煦的雪域暖陽。

久仁布阿若廓熱若地

天路修到了西藏,三個地域不同的藏人同搭乘一輛火車一個包廂,一個衛藏朋友,一個安多朋友,一個康巴朋友。不知怎麼半路上火車忽然就停了下來,血性的康巴朋友先跳了起來,大聲地嚷嚷道:“火車怎麼忽然停了,久仁布(口頭語,向佛菩薩發誓的意思),我要去把列車長教訓一下!”這時安多朋友趕忙拉住康巴朋友勸說道:“阿若(口頭語,對人的稱呼),火車停了,教訓列車長也沒用呀!在等等吧!”同時搖搖頭深深地嘆息到:“誰讓我們西藏人自己不會開火車呢。”這時衛藏朋友說:“廓熱若地(口頭語,對人的稱呼),電念(口頭語,那麼),不就是火車停了嗎?這沒什麼大不了的哥們,你們看,只要我們都把眼睛閉上,假裝火車還在開不就行了嗎?”

雪山下的杯具
http://phuntsoktashi.tibetcul.com/123608.html

分类: -重点-, 藏人博客, 趣事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