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治, 汉博, 言论 > 西藏藏族社会历史调查(8)

西藏藏族社会历史调查(8)

2011年12月28日

——刘忠老师访谈录
时间:2009年9月14日下午3﹕08——5﹕10
地点:北京协和医院对面老家肉饼店内

访谈:李旭
记录:杜辉
摄像:汤文靖
整理:李旭
其他在场人:白正梅、潘守永
客座;yundun,翻译等……

李:还有一些问题要补充,想请教:听说调查组第三次赴藏参加了民主改革?

刘:调查中值得谈的是三次调查各有不同:

第一次,主要任务是调查,最后写了八篇文章,成为一部《土地制度》的论文集初稿。但一直没有公开出版。

第二次,中央民委要求各调查组:又调查、又编写三套丛书,西藏组任务是写《藏族简史》、《藏族简志》和《西藏自治概况》。这时西藏上层反动集团发动了武装叛乱。但我们负责的“史”、“志”两书的书稿,还是是写出来了。如期送北京审查。

第三次,在藏呆了两年多,时间较长。即:1959年国庆后,我们组增扩了力量。民族学院派出的藏族文学史组,几乎全部并入我们调查组,去参加西藏的民主改革。11月调查组先下到后藏。当即分为几个分组,先后参加了日喀则、拉孜等地的民主改革。开始是农区,有三组:拉孜一分组,日喀则一分组,林芝一分组,

结束后,人员大部分就转到牧区当雄宗、黑河宗等地,参加那里的牧区民主改革。

这时也是一面改革,一面调查。

与过去不同,过去除了在后藏,我们可以明白说明:是从北京派下来搞社会历史调查的,而在前藏,则不提,只提是放农贷、建立新的宗(即县)、宣传平叛,等。

李:听说1957年在逻些召开的学术讨论会中,关于如何划分西藏的阶级,就有很大争论?

刘:西藏和平解放后,中央面临西藏今后如何进行改革,要改革就要划分阶级。如何划分,这是一个大问题。

调查组在进入西藏前:西藏工委农工部、研究室等单位,开始作了大量社会调查工作。当时政策研究室的程禎(笔名即禾示)同志,就奉命尝试起草了一个文章。《试论西藏阶级划分》。我们1956年进藏后,调查组人都看过,此文比较简单、以列举典型户的方法,写了农区的划分几个阶层。至于牧区与农区,采取不同的政策。不划分阶级。我们调查时,也围绕这一问题,进行了大量调查。

1957年春,我们调查组内三人:李有义教授和我先回到拉萨,各写三篇文章。王辅仁先生从昌都回来很晚,他承担写一篇。政策室郭冠中先生写了一篇。几人分工共写了八篇文章,是综合了历年来西藏的调查资料。开始写时,公推李有义先生来写“阶级结构”一篇。当时说明,是以学术研究式的探讨。因为如何划分,将来要由中央来定。我们请李有义先生写了一篇《阶级结构》,后来汇集于《李有义论文集》中,并由藏学出版社出版。当时李先生把社会分为贵族、僧侣、平民,三大部分。农奴分三等,即上中下。僧侣如何划分,当时还没有提出具体看法。

我与禾示合写的《西藏农牧奴奴制度的初步分析》,与李先生的写法不尽相同。第三部分,是程执笔。第一、二两部分,由我执笔。

1959年,西藏反动上层发动了叛乱。平叛时,中央正式制定了政策“阶级如何划分”,并公布后,要求加以执行。有几点,特别值得提出:1,对于贵族,即将贵族分为大、中、小三类,政治上将贵族,分为叛和没有叛的两大类,因后来有参加叛乱和反对叛乱之分。这在当时没有争论。2,而民主改革中的农区,对于农奴,如何划分?

这最后由党中央来决定的:农奴是分为三个部分,即贫苦农奴、中等农奴、富裕农奴。另外,将囊生、家奴定为奴隶。

第三,改革中要求对农奴中的中等户以上的各户的被剥削率、或剥削率,各占收入的百分比是多少,要求进行详细计算。

农奴中70%以上是贫苦农奴:另外也有中等农奴、和富裕农奴。奴隶(相当雇农)大约占5%。因为农奴中的富裕户他们也有家奴、有的出租差地,这一点,是比照了内地的土改政策富农制定的。因此特别要求要进行认真的计算。

后来调查组编写《藏族简志》(上编)(只由民族研究所刊印)时,专门写了一章“民主改革”,其中有关阶级部分,就是按中央制定的政策来写的。因我们各个分组,参加了民主改革,也是按此文件规定执行的。

大家都清楚,民主改革中划分阶级那是马虎不得的,对各户,尤其要详细计算,以便确定某户是属于什么阶级阶层,改革中这十分重要。

现在许多研究西藏农奴制社会的同行们,对于“阶级划分”的研究过程和结果,不大了解。故在这里予以补充介绍。

李:西藏调查组的机构、办公等情况如何?

刘:第一年,西藏组没有成立什么几构。第二年,1958年下去,才设立一个办公室,中央民委要求各组经常汇报情况。当时正组长是西藏工委秘书长张向明兼,两个副组长,是张振文和我。秘书是请柳陞祺担任,会计是姚兆麟。全国一共十六各调查组,比起其他组,我们机构最简单。简报经常是我自己写,以电报发出。记得只有一次是请柳先生写的。后来他到四川写藏族史去了。那时每期的《民族研究》杂志,后面总附有各组调查情况介绍。

在拉萨时,西藏调查组第一年的办公地点,是拉萨交际处内。第二年,工委给了我们一片房屋,即在工委前面,有七八间一排平房。第三年,我们在拉萨时间最长,几乎有两年之久,要编写丛书《史》和《志》。工委办公厅拨了一处原来是贵族的住宅,两层楼房,在八朗学巷内,做为办公之用。

我们因为要打印调查报告,置备了打字机等物,许多调查资料,书稿,甚至王静如先生翻译的法国学者的《敦煌古藏文文献译稿》,打印后也都分送给西藏工委办公厅、军区等有关部门阅读和研究。

当时工委还给了我们一亩半菜地,因为自己办起了伙食,蔬菜也要种,争取部分自给。一直到1963年春季,中央民委在北京友谊宾馆召集十六个调查组会议,汇报总结后,正式宣告结束了全国为期七年的民族大调查。至此为止,我们才将工委在拉萨拨给我们的这些楼房、家具、书柜、办公设备等,送还给了工委办公厅。

liuzhongwei410的空间=等于”刘忠卫”
http://hi.baidu.com/liuzhongwei410/blog/item/4188b4614fd1d17d0d33fafc.html

分类: 政治, 汉博, 言论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