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民族, 回忆, 汉博 > 罗箭自述:瞒着父亲到新疆执行任务

罗箭自述:瞒着父亲到新疆执行任务

2011年12月30日

“我父亲和我说的比较多的是,他们那一代打了很多仗,我们这一代主要是好好学习,建设祖国。”然而,在罗箭1958年中学毕业后,中苏关系恶化了,“我们就没有到苏联学习。”

为了能学习核技术,罗箭去拜见了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院长陈赓,“他告诉我哈军工没有原子专业,建议我报考中国科技大学。后来我考上了中国科大,物理考了满分,读的是原子能系。”

在赫鲁晓夫撕毁合作协议之后,我国决定自己独立研制发展核武器。“那时我们国家正处于三年经济困难时期,财政十分紧张,同时苏联撕毁合作协定,但是中央还是决定立刻上马。”

张爱萍上将说:“叫花子还要有一根打狗棍呢,我们一个大国没有那个东西不行。”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的代号叫“596”,那是1959年6月,中央决定自力更生、独立发展核武器的日子。

20世纪60年代初,研制工作突飞猛进,中央决定在1964—1965年试验我国第一颗原子弹。为此需要大批的技术人员,中央决定在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成立核物理系,从全国各地名牌大学抽调大三的学生到哈军工,由核武器研究院的专家邓稼先等直接上专业课。

早在1953年,在中央研究成立哈军工的会议上,陈毅元帅向大家拱手相约:“我建议我们今天参加会议的领导同志们,带头把自己的子女送到这个学院来。”那时上军工学习,毕业后随时上准备前线,走毛岸英大哥的道路,而并非外面盛传的“领导子女走后门进哈军工”。

中央最后决定在1964年10月,即新中国成立15周年时,进行第一次核试验。“我们这一期毕业生,哈军工核物理系第一期学生,就提前在1963年8月毕业。”罗箭毕业分配到国防科委的第21研究所,参与核试验的理论研究。这个研究所在新疆罗布泊,但因为当时新疆尚不具备开展工作的技术条件,先在北京通县办公。

为何选择到边远的新疆工作,罗箭解释说,“那时候的年轻人都是一颗红心,大家都给党支部写请愿书,要求上边疆去,上最艰苦的地方去。试验基地设在了新疆,我们就申请去新疆工作。但是北京的领导机关同样需要一些懂得技术的人,所以有两名同学因为被分到了国防科委机关,他们知道后躲到储藏室里偷偷哭了,说组织上不信任他们,不让他们到边疆去。”

经过几个月的准备,1964年5月罗箭进了核试验场。一天罗箭正在一个工号忙碌,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在喊他。罗箭一抬头,看见一位戴上将军衔的人站在面前,旁边的人介绍说这是张爱萍副总长,“我赶忙敬礼,他却连连说:‘壮了!壮了!’其实我以前并没有见过他。”

张爱萍问罗箭,“来新疆这么久为什么不告诉父亲”。

罗箭说,“您规定的,执行这个任务要保密,上不告父母,下不告妻子。我没有结婚,没有妻子,父母自然也不能告诉了。”

“我要到新疆执行任务,就跟父母说我要到新疆出差,没有说别的,他们也就没问。结果我一去去了八个月。那时候要求很严的,不准通信,我八个月没给家里写信。”

文·周海滨

(本文原载2011年7月12日《北京晚报》)

红山居士的BLOG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fffa5a10102dv67.html

分类: 其他民族, 回忆, 汉博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