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状况, 经济, 言论 > 一只藏獒为什么贵过一栋楼?

一只藏獒为什么贵过一栋楼?

2011年12月31日

“家财万贯,带毛的不算”
一只藏獒为什么贵过一栋楼?

獒界江湖代系、派系复杂,有“教父”、亿万富翁,也有狗贩子、倾家荡产的赌徒;有天价交易、暴富神话,也有骗局、黑枪和凶案。

文/何雄飞

2010年4月14日,青海玉树发生7.1级大地震。有数据显示,这场灾难导致2000多人遇难,1万余人受伤,2.8万头牛、1.3万只羊、900条藏獒和160匹马死亡。

在养獒界最为火爆的“藏獒在线”论坛里,一位温州獒老板喜忧参半:“听说‘森吉’也震挂了,可能很多关在铁笼子里的珍贵藏獒,都难幸免于难。”许多獒主同情死难者之余,也对藏獒的生死存亡、未来行情充满忧虑。

玉树:“抢獒”风波

青海玉树是“藏獒之乡”,也是藏獒主产区。养藏獒、挖冬虫夏草是玉树人的两大主要经济来源。

在地震重灾区玉树县结古镇,上千只藏獒因主人死难、重伤转移救治成了“无主之物”,四处游荡。有传言称,有些穿迷彩服的假冒军人“抢藏獒敛财”,一些救援队员从灾区“偷走”小藏獒。灾区,既流传着藏獒震前预警、震后救主、看守家园的传奇故事,也上演着藏獒发狂咬伤军人、武警、救援队员、记者、志愿者的真实一幕。玉树疾控中心接到十几例藏獒伤人报告,其中,“80后”重庆小伙杨阳在救出7名藏族同胞之时,身上就被藏獒咬出两个烟疤大的洞。

索南扎西养了7年藏獒,地震中,一条买主已付20万元的藏獒被砸死。尼玛扎西的妻子为救出獒园里的5条母獒、1条公獒,牺牲了自己。“去年年初统计,玉树州成年藏獒8000只,目前成年獒地震死伤未及统计。”青海省藏獒协会秘书长周艺表示,八成幼獒因震死亡,损失惨重。

震后第四天,有记者在西宁曹家堡机场巧遇“獒界元老”中国藏獒俱乐部主席马俊仁、北京张姐獒园园主张力艳。马俊仁说,地震后,中国畜牧协会犬业分会、青海省藏獒协会联合全国獒友迅速向玉树灾区捐赠了价值200万元的救灾物资,他们动用8辆大卡车,带来了帐篷、棉被、军大衣、食品、药品,也带来了5吨犬粮和300只犬笼。“救人第一!我们同时也要向流离失所的藏獒提供帮助,回应某些国外媒体关于地震灭绝了中国藏獒的谣言。我们一定要把中国独有的珍贵犬种保护好、培育好。”

一只3200万元的公獒与4位俄罗斯“獒模”

地震发生12天前,一个深夜。

济南高新区一家宾馆的客房里,4位“獒界巨头”一边喝着张裕解百纳,一边抽着大中华,一边回想10多年前,自己用一双军用解放鞋、一瓶二锅头、一个拥抱从玉树康巴人手中牵走一只藏獒的美好时光,以及丰田霸道比保时捷卡宴、奔驰、宝马、雷克萨斯更适合在青藏高原长途奔袭的寻獒经。

第二天,天一亮,4位“獒界巨头”:中国藏獒俱乐部特别顾问、“台湾藏獒之父”、山东藏獒精舍舍主张佩华,中国藏獒俱乐部副主席、西北藏獒研究所所长徐德宝,北京京都獒园园主高北臣,北京三江源獒园园主王庆生,都将作为评审,出席第六届中国藏獒展览会巡回展(济南站)新秀公开赛,坐在主席台上,为参评母獒评出个A、B、C级来。等级直接决定獒品,獒品直接影响价格。

“评审有暗箱操作吗?”《新周刊》记者问。

“暗箱操作?跟足协比,差远了。”王庆生倚在床头,抿了口干红。张佩华赶紧打住他:“我们评审按头版、毛发、骨架、步态分4组,每组5个人,还要去掉最高分最低分。要买通,也不可能买通得了这么多人!跟其他行业比,还是相对公平公正的。你要是评得不好,下来就会有人……啪!”张佩华举了个手枪的手势。

4月3日,济南国际会展中心藏獒大会现场。场外,一幅喷着马俊仁画像的《中国藏獒》杂志封面立在入口最为显眼的位置,足有两人高;卖烧饼、羊血豆腐、拖把、字画的商贩和敞开车厢甩卖藏獒的獒贩挤成一团,围观者中有人嘀咕:“一只藏獒比一栋楼还要贵”,无人敢向獒贩问价。普通人对藏獒就仨印象:凶猛、长得像狮子、死贵。

场内,空气中飘荡着狗毛、狗屎狗尿味,广播里不停提醒“藏獒凶猛”,摄影师吴正中不小心被一只公獒扑中,扒烂两层衣,差点被咬伤。獒主们拿着板刷梳着獒毛,有人在给藏獒喂水喂粮;有人牵着藏獒溜场;有看客经过,獒主会把瞌睡中的藏獒扯醒,揪紧头皮、捋正吊嘴以示威武,或起身,驱赶一群小獒在场内快速奔跑;看客有心,则会凑近藏獒揉捏下体以辨雌雄,獒主会视情形,开出2000元到3200万元不等的价格。场内最贵的一只公獒叫“连胜”,要价3200万元,獒主是来自北京金港獒园的高建超,一个开保时捷卡宴的胖“海归”。

哈尔滨新东方獒苑、青岛国宏獒业为吸引看客,分别请了两位俄罗斯美女当“獒模”,她们身材高挑,老被凶猛的藏獒牵着跑,吓得花容失色哇哇大叫。新东方獒苑老板常铁柱很满意自己的创意:“这是美女与猛兽的结合。”他并不愿承认她们是他花钱从模特公司雇来的,也不愿透露价格,而是说成:“女模特儿都是哈尔滨留学生,特别爱獒,听说有展会,自愿跟我一道来。犬类中,唯一藏獒是中国狗,不单中国人爱,外国人也爱。藏獒是东方神犬,成吉思汗征战欧洲时,就带了4000只藏獒……”

藏獒食利者与AB之争

济南藏獒大会开3天,一张门票卖20元,每天观众三四千人,参展獒园近200家,参展藏獒500只,中国畜牧协会犬业分会常务副秘书长苏鹏告诉《新周刊》记者:“这次济南展是规模最大的一次,大厅特装展位(模拟獒园)40个,展位费每个两三万元,参展的都是国内比较知名的犬社:北京金港、国獒,天津铁山獒园。小厅100多个3m×3m国际标准展位,参展的都是中小獒园,展位费每个3000元。”

除了獒主,藏獒大会上还活跃着藏獒产业链上的一大群食利者,它们包括“安贝”等犬粮生产商,兽药生产商,展览公司,藏獒训练基地,宠物医院,美容护理机构,以及一大群“獒媒体”:“藏獒界的百度”一度藏獒网、《中国藏獒》杂志、藏獒之窗等文化传媒公司。“獒媒体”的运作模式是为藏獒拍图片、视频,为獒园建官网,定期出版獒杂志,为獒主写故事、出传记,每年定期进行藏獒排行榜评选、炒作名獒。藏獒之窗老板任刚说,中国专业藏獒网站有近20家,杂志有七八本。

任刚以前是一名婚纱摄影师,转行拍了七八年藏獒,自称是中国看藏獒最多的人。他每年要给六七十家獒园拍摄藏獒,少的给几万元宣传年费,最多的一家给了20万元年费,“人家卖一条狗就是几十万元,这点钱,不是太在乎”。

张佩华、徐德宝、高北臣、王庆生等10位评审坐在主席台上,42位獒主依照报名序列,先后牵着母獒进场,静坐,再绕场跑一圈,时长不过一分钟,评委摁下按键,分数即时显示在屏幕上,是A、是B、是C,立见分晓。有知情者称,一位跛脚男子所牵获评“A级”的藏獒,獒主其实是其中一位评审。一个意外的插曲是,评审刚结束,就有两名獒主牵着自己被评为“B级”的藏獒围住裁判理论:“人家那么差的都被评成A级,凭什么我的是B级!”其中,一只名为“欢欢”的黄獒在2009年10月北京一次评审上获评“A级”,此次评审时却成了“B级”,獒主手中甩着“A级证”,言辞激烈。

最终,年轻干练的苏鹏,以退还其1500元参评费、“A级”继续有效了事。

“他的狗处在A和B的临界点上,就差几分,状态好是A,状态不好就是B。参赛者太在乎输赢,不要出了问题就争吵,而是要把更多的功夫花在提前准备比赛,调整犬的状态上。”苏鹏说,类似的争议在以前也曾出现过。

与此同时,一场“全犬种积分赛”也在藏獒大会的二楼进行,不过评审全是老外,评的是金毛、牧羊犬、松狮、萨摩耶,他们站在场中,不时抚摸着狗,并轮番指挥犬主不停带着它们奔跑,当场决出冠军、亚军、季军。苏鹏解释:“全犬种有国际标准,而藏獒是中国的独特品种,评审也非常独特。藏獒有一定的攻击性,我们不好摸,我们不评一、二、三、四名,只评A、B、C级,只做级别评价、资格认证,跟运动员等级评价相似。”

谁在玩藏獒?

中国目前有多少家獒园、多少个养獒人?

“这个统计非常难,根据中国犬协目前掌握的情况,全国在册的獒园有4000家左右,藏獒数量应该远大于10万只,但这些藏獒不一定都是纯种藏獒、好藏獒,好藏獒很少。”苏鹏向《新周刊》记者透露。

张佩华、任刚估计,中国养3到10条藏獒的散户有上万家,上规模的专业獒园仅700家。张佩华认识的大陆獒主,有几十人是开金矿、铁矿、煤矿的千万富翁、亿万富翁。在獒界,每年都有数亿元的交易额流动。

马俊仁通常被视为中国藏獒产业的奠基人、领军人和价格第一推手,他在训练“马家军”时所积累的名望在推动藏獒价值飙升上发挥了“不可取代”的作用。但业内人士在被问及马俊仁如何成为“价格第一推手”时,却一律讳莫如深。

事实上,马俊仁真正从事藏獒养殖,是在2004年10月辞去辽宁省体育局副局长职务之后,据说,他在北京郊区的藏獒养殖基地是全世界目前“规模最大”的一个,占地11亩,拥有标准犬舍200余间,饲养着120多条精品藏獒,其中尤以“小王子”、“大老粗”最负盛名。

在獒界,通常是獒名大过人名。要论资历,真正能被称为“中国藏獒之父”的是河南的王占奎,他养了23年藏獒,曾经玩到倾家荡产,是中国吃过最多苦头的第一代养獒人。此外业界赫赫有名的人物还有北京的李全利、张姐(张力艳,养有名獒“地道”),西北的徐德宝,河南的秦林智(通过手中的名獒“大嘴”、“秦始皇”引领一股大嘴审美风潮)。第二代养獒人韩连明的“发家神话”时常被人提起,任刚称,韩连明最早曾负债200万元,花6000元买下一只“红利”,“这几年光靠配种每年都赚上千万元,这条狗给他带来的荣誉值好几千万元!”

台湾人张佩华被视作1.5代养獒人,他在上世纪80年代因主演琼瑶剧《昨夜星辰》、《婉君》、《雪珂》红极一时。他养了40年狗、30年藏獒,被称作是“台湾藏獒之父”,如今长期呆在大陆,獒园就开在弟弟在山东莱西的一家花生食品加工厂内,100多平方米,养了不到10只藏獒,獒风以身材高大见长,推崇系统基因繁殖。

张佩华爱喝酒,每顿必喝一支“小二”——红星二锅头。他的饭局基本上跟獒友有关,酒后讲起自己的养獒史来,头头是道:1979年,他到纽约演出,在一个庄园里的一棵大树下发现绑着一只凶猛的大黑狗,一问,才知是藏獒。他通过华侨中介买下两只母獒(后来才知被华侨坑走10倍佣金),牵回台北,在远东百货公司一展出,立即轰动全台湾。从1979年到1988年,张佩华做起了獒贩子,从美国倒了100多条藏獒到台湾,每条卖几万元,他赚的是30%的差价。

1988年,张佩华借机到大陆探亲,扛着一麻袋现金,冒险前往西藏寻找纯种獒, “我妈妈怕我被杀,还在内衣里帮我缝了5000美金外汇券”。张佩华通过关系找到西藏旅游局局长,局长帮他弄来一名司机一台丰田越野车,一公里收一块美金,一天跑500公里,就出500美金。从1988年到1992年,张佩华跑了11趟大陆,倒了近200条藏獒到台湾。直到台湾人不再为獒疯狂、交易量萎缩,1993年,他跑到大陆来,以弟弟的工厂为基地继续玩藏獒。“中国藏獒之父算什么?我的目标是要做世界藏獒之父。我人不在这世上,最起码要留名,要人知道,张某人对藏獒有贡献,实质的贡献。”

从天堂到地狱的“造獒”一刻

中国养獒无法绕开4个地方:青海玉树是藏獒发祥地,也是主产区;河南郑州、巩义、开封是藏獒第二故乡,集中了最多养獒人;北京是藏獒交易最为火爆、资本运作最为充分的城市,也是天价獒的多发地;以前热衷养貂和狐狸的河北昌黎,现在成了藏獒新热土。“中国的藏獒市场,基本上是由河南人、北京人、台湾人炒热的。”张佩华认为。

以前的养獒人热衷寻獒,现在的养獒人热衷造獒——根据自己理想的模子配种,一年只有一次机会,所有的快乐与痛苦都在小獒降生的一刻来临。“到天堂还是地狱,都在那一瞬间决定。养獒的乐趣在哪里?就是让你成为一个造物主、造梦者,给你一个期望。”任刚总结,几乎所有獒主都想亲手造出一只中国“最美”、“最贵”的藏獒来,扬名江湖。

中国养獒人的一年是这样度过的:每年7月中旬是青海玉树的赛马节,此时全国獒贩会云集玉树寻獒买獒。八九月母獒开始发情,全国乱成一锅粥,獒主会全国四处奔跑,寻找合适的公獒配种,视公獒血统及品相,交配费几万至20万元不等;有时,资本雄厚的獒主会花几百万元购买种公,买中一只好种公,光靠配种一年就能回本,这也是公獒贵过母獒,更适合天价炒作的原因。第二年一二月,进入产季,如果交配成功,母獒孕期两个月后,大约会产子七八只,獒主会彻夜守候接生,成败一刻,在此一举。三至五月,是小獒的销售季,每年都会传出一只几十万、上百万元交易的风声。

放在全国来看,广东养獒属弱势地区。2006年,各地风传藏獒泡沫即将破灭,珠海市慈善总会名誉会长周向东冒险入市,花1万块钱从街头一位獒贩手中买下藏獒“虎子”,3天后,发现“虎子”得了狗中的“艾滋病”——狗瘟,他给狗打160元/支的高敏血清,喂390元/颗的同仁堂安宫地黄丸,后来又找来一只有抗体的金毛犬进行输血疗法,前前后后花掉四五万元。再后来,“虎子”在帮他看守古典家具工厂时丢失,两年后才意外寻回。

周向东一直有一个40岁退休的田园梦,园子里还要有一大群藏獒。2009年,他在珠海市斗门区白蕉镇的一处山脚租下4亩地,租期40年,投资1000万元建成一座“御花园”,里面关着10只藏獒,包括“虎子”,以及一只从玉树买回的“赤古”之子“獒皇”,他称花了360万元。前前后后,他花在藏獒上的钱近2000万元。而他所做成的生意,不过是最近成功将一只小獒以1.5万元的价格拍卖给深圳咨询业的一位老板,再将一只小獒慈善拍卖给东莞一家酒店的女老板,据周向东提供的视频资料显示,该女老板为迎接小獒进驻,动用数辆奔驰迎接,并在酒店摆下20桌宴席为其接风。

周向东称自己对传播和推动獒文化有一股传教士般的热忱,他不但让自己企业员工学习獒精神,同时还想投资拍摄一部《藏獒传奇》的电影。

“家财万贯,带毛的不算”

獒界有句流传甚广的行话:“家财万贯,带毛的不算”。讲的就是养獒凶险。几乎没有一个养獒人没有吃过亏、看走过眼,有人甚至花几十万买回的却是条藏狗。

养獒凶险之一是疾病。张佩华经常提及一次意外,他和司机参加一次獒展,从獒贩子手里接了些传单,只是因为进獒园时没有洗手,直接抱了抱小獒,结果导致獒园瘟疫大爆发,藏獒全军覆没,损失惨重。一位在广东廉江的獒主所养藏獒因患皮肤病,也亏尽了家产。

养獒凶险之二是野性伤人。养獒凶险之三是它可能带来偷盗、劫案等凶祸,张佩华提到,曾有多名獒主遭遇到过歹徒拿着枪或者刀抵住脖子,令其将獒园藏獒悉数装车的案例。北京京都獒园园主的高北臣,在产季,獒园里品相稍好的小獒一夜之间被人悉数掠走。

任刚说,养藏獒就像是买彩票,带有很大的赌性。“由于基因的不确定性,有可能你今天6000块买回一只小獒,隔了一年,它越长品相越好,几百万元都不舍得卖。但也有可能,越长品相越差,一分钱不值。但大家都还是愿意去赌。”任刚认为,中国10个养獒人里,有3人成功,一年少的能赚几万,多的能赚几千万元。4个人没亏没赚。3个人惨败,没钱配种、更新血统。

藏獒为什么这么贵?藏獒的价格由什么决定的?

张佩华分析,藏獒贵是因为它是犬中的“大熊猫”,由稀有性决定。周向东补充,在胡润2008年中国新贵族标准中,藏獒是唯一被提及的奢侈品宠物,它的顶级玩家都是身家千万的大富翁。藏獒的价格还跟其三代血统、品相有直接关联。

“一般幼犬成交价都在100万元之内,最高也就是60万到80万元。种公犬价格最容易炒作,炒作得当,一年就可回本。不会炒作,看走眼的,被忽悠的,可能花了一二百万元拿回来,钱就打了水漂,这种情况非常多。”张佩华说,有的种公犬喊价5000万元,但真正的最高成交价一般只有五六百万元,两三百万元的成交最为普遍。

獒界充满了骗局。之一是为求利益,把獒整得像狮子,大玩乱种杂交。之二是为求藏獒高大,进行填食——肉、玉米面、狗粮、维生素强行塞入藏獒嘴里,以便让藏獒变得粗壮。之三是炒作,组织一帮

托,设一个圈,各个派系底下各有各的搭场和帮衬,将人忽悠进来,吹高价,成交之后抽取佣金,或者以送小獒、免费配种来答谢。还有一种炒作是,声称一只獒卖出300万元,但他却从不提及他暗地里加送了一只,等于买一送一。

苏鹏也发现,一些行业里的“害虫”——不良狗贩存在对小獒染色、往小獒脸部注水以显饱满的欺诈行为。他还在宁波一次展会上发现有狗贩100元甩卖2只小藏獒,“这种扰乱市场的行为很恶劣”。更有知情者称,宁波展会上,因为小獒大甩卖未能赚回疫苗和犬粮钱,有狗贩气急败坏,甚至当场摔死小獒。

“藏獒市场有炒作、有泡沫吗?”《新周刊》记者问。业内人士纷纷反问:中国现在哪个行业没有泡沫?

“作为协会来讲,不希望炒作,炒作的话意味着总有一天会崩掉,行业要垮。目前市场上藏獒的价钱,我们认为有合理性,因为藏獒繁殖难度较大,九犬一獒,大家为求一只好獒,要有一些运气的成分。藏獒价格不都是那么高,纯种藏獒价位非常高,中低品质的价位并不高。”苏鹏认为。

任刚的观点是,中国每年都会产生无数千万富豪,“就算只有10个人进来玩,每人花100万元,就能撑住藏獒业,我估计,玩个十年二十年没有一点问题。”

“玩藏獒最终鹿死谁手还不知道,是马俊仁吗?说不定还不是,说不定是一个无名小卒。”一位獒界巨头喝完一杯浓茶,说完这句,起身离去。

新周刊的BLOG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0075660100ilak.html

分类: 社会状况, 经济, 言论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