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汉博, 趣事 > 藏族的村民调解委员会

藏族的村民调解委员会

2012年1月7日

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迭部县尕干果村是个五十多户人家的村庄,一天,牧民才让旺杰对村长说,自家在山上的牧场丢失了十九头羊,是被贼偷走了,他往返数百公里,在附近几个县宰羊卖羊的地方找了半个月。村长与才让旺杰分析后认为,偷羊贼将羊装进一辆长安牌“招手停”营运车运到一百多公里外的邻县去了,并且也获得了线索。

他们找到“招手停”营运车司机。司机死活不承认,“你想瞒是瞒不过去的,就实话告诉我吧,我给你保密。”才让旺杰将手上的戒指抹下来给司机,“这个戒指重五十克,也值些钱,把叫你拉羊的人说出来,戒指就归你!你知道的,我的戒指真是五十克重呢。”

司机还是不肯说。

村长回村后通知,每家出一个人,到卓尼县的司机所在的村庄,“不要担心,你的羊我们要来,贼我们抓住,叫他两倍三倍的赔下!”

在当地村委会协助下,营运车司机不得已地说,“上次你们来说,给我一个金戒指呢,我也没说。给人办事,要讲信用呢。今天既然你们都调查好了,我再不说就没意思了,但是你们要给我保密。”

他承认,二十天前,正是尕干果村的杨嘉措用了他的车。杨嘉措还带了一个“连手”(挚友),一同拉了一车羊到卓尼县。

“我们给你保证,往后不再追究你,也保证不跟人说是你说下这个事的。”村长对司机说道。

在甘南,当村长的人,家里人口要多,要随叫随到办好公共事务,解决邻里纠纷。当村长要付出很多时间和精力,但没有任何经济上的回报,虽说乡政府每年给村长720元的误工费,但那不足以支付上级干部来检查工作时喝茶的招待费。当村长唯一的收获是证明当选者有办事能力,有雄辩的口才和高尚的道德品质。

村长不仅查找到了帮杨嘉措偷羊的“连手”是本村牧民雇佣的卓尼县年轻人杨朗木久,还一再说服杨嘉措父亲拉麻焦,让他儿子赶快回村听候处理。父亲再三申辩,当着佛爷的面,我也敢说我的儿子不会偷人家的牛羊,我平时对儿女们的管教严着呢。

村长告诉他,我们有确凿证据,这事你要认下,我们就不向调解委员会报告,私下解决。办法是你们得赔羊,一个赔两个。你要是不认下,让调解委员会处理,到那时间就不是一比二的赔了,就是一比三、一比五的赔!十倍八倍的赔呢!另外,调解委员会的吃喝你们也要管上,他们是三十八个人,一人一天一斤肉,一斤酥油,一斤炒面,还有误工费一人一天三十八元。这些都折成钱,一天是一千七百元。就算是开两天会,你家就要出三千五百元。

父亲还是不承认自己的儿子偷了羊,“这话你跟我不要说,我们的先人从旧社会里就是这么做的,这我不知道吗?我的娃要是做了贼,你们是按着汉人的办法送公安局,还是按老办法处理,都成!”

话都说到这个程度,正副村长便去寺院找活佛。活佛既是寺管会的主任,又是七个自然村的村民调解委员会主任。活佛得知情况后,便给行政村的村长和支书打电话,给七个自然村的三十多个调解委员打电话,说要在尕干果村开两天会。

村长接着通知原告和被告双方,准备好这两天开会的吃喝和人工费作为押金。杨嘉措父亲的嘴还是硬得很,“我的娃娃我知道呢,他说没偷就是没偷,我认下就冤死了!”

“这就没啥说的,你先准备六万元押下。”

“多少?!哪要押这么多钱?”

村长说,“我们初步算了一下,十九头羊分成三等,现在的市场价是一等羊每头七百元,二等羊是六百元,三等的五百元。我们全部按中等的六百元算,赔的话是一万一千四百元,按一赔五计算,你们家得出五万七千元。另外的三千元作为会费,多退少补。”

“为什么按一赔五算呢?”

“这你又不是不知道,先人们就这么做的。外村的贼偷了,一头赔三头;本村的偷了,五到十个的赔呢。”

两天后,会议如期召开,当事人杨嘉措没到场,活佛说被告不在也没关系。为防止营私舞弊,行政村长宣布了几条会议纪律和回避原则。而当事人在会议上只有回答问题的权利,不得反问和狡辩,不得犟嘴和说谎,违反一次罚款一百元。

会议在原告家开了一天,晚上,调解人就睡在临时在青稞草上搭起的帐篷里,身穿皮袄的六十岁以上老年人超过一半,他们将头和脚缩进皮袄里,将牛皮靴垫在头下当枕头。中年人和年轻人穿着防寒服睡觉,半夜里冻醒了,坐起来点火,烤热了再睡。

第二天,会议改在被告杨嘉措家里举行,原先硬犟死犟的父亲慌了神,夜里打电话把躲藏着的儿子叫回来。

主持人问杨嘉措:“你把你们村才让旺杰的羊赶到卓尼县卖了,村民调解委员调查处理这件事,通知你昨天到场,你怎么没按时来?”

“我是昨天晚上接到阿爸的电话,当时我在县城的朋友家喝酒,今早就借了摩托车赶回来了。”

有个老汉立即说:“你说谎!前天晚上,你骑着摩托车回家一次,有人看见了,你半夜又走了。你是故意藏起来的,还要我叫证人来吗?”

杨嘉措不出声,有人说:“记下!说谎一次,罚款一百元。”

杨嘉措咬着嘴唇沉默很久,终于承认偷了才让旺杰家的羊。

在调解委员的追问下,他始终不肯说出“连手”的名字,“连手我不说,我偷了羊,我赔。就是有连手我也不说,我就赔我的那一份。我知道,揭发我的是司机,其实司机的责任更大,所以我只赔三分之一的钱,连手的份子,你们找连手去。

一位老僧人说,“你们三个人一起做的贼,怎么串通到一起的我们不管,你是尕干果村的人,偷了村里人的羊,责任最重大,你是家贼么,你要全部赔下,那两个人的份子你找他们去要。”

“我不替他们赔钱,我最多赔我那一份!”杨嘉措辩解道。

“态度不好!狡辩!再罚一百元!”

午饭后继续开会,杨嘉措终于交代连手正是尕干果村一户人家雇来放牛的杨朗木久,还没成家,目前和母亲住在雇主家。

会议在天黑前作出决定:司机提供破案线索,在最初的调查中村长已承诺放过他,因此不再追究;村规民约规定,外村人偷牛羊按三至五倍的价钱赔偿,本村人偷盗按五至十倍的价钱赔偿,杨嘉措负责赔偿五分之三,杨朗木久赔偿五分之二。

杨朗木久母子此前得到消息,连夜逃回卓尼县家中。调解委员会一行赶到卓尼县,不见杨朗木久,将其母亲的七头牦牛估算现价后牵回尕干果村,临行前说道:“老阿妈,你不要生气,我们赶走了七头牛,你还有两头牛。你儿子跑了,你一个人过日子的话,两头牛挤的奶打的酥油够吃够喝。要是心疼牛的话,让你儿子拿钱来赎牛也成。”

罚款到位之后,调解委员会再次开会,丢羊的和偷羊的人都在场,按一赔二的价钱给才让旺杰两份羊价,其余的三份,一份捐给寺院,两份上交村里,作为以后办公益事业的费用。

双方在事先写好的调解书上签字画押,双方各执一份,自然村保留一份,行政村存档一份。调解书上有一句话:自签字之日起,双方当事人不准反悔,若有反悔者,罚款一千元。

这是杨显惠所著《甘南记事》中的故事。

作者曾经问报料人,这样的案子为什么不报警,得到的回答是:不报,杀了人都不报,都是私下解决。有村民调解委员会的叫委员会解决,没有委员会的由寺管会处理,佛爷出面调解呢。

设想一下,假如汉人中发生这类事,会作如何处理?

youcb_08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8d6dcb360100zpec.html

分类: 汉博, 趣事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