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汉博, 社会状况, 经济, 藏漂 > 虫草几大产地走访实录

虫草几大产地走访实录

2012年1月8日

本次走访共涉及四川、青海、西藏、云南四省的虫草主要产地,总行程近七千公里,历时两月。在此摘录本人部分走访笔记,供大家一阅。

四川甘孜地区

笔者手记:

这部分走访比较轻松,5月份刚刚去过,路况和要采访的人都很熟悉。并且在5月去的时候刚好是采挖虫草的季节,路遇一些举家上山挖虫草的牧民把他们近距离拍了下来,同时远远拍到了山坡上的采挖场景。这正好是对这次走访没能拍到采挖现场的一个弥补。

采访记录:

7月17日

采访对象:嘎玛

职务: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石渠县文化旅游局局长

我们石渠的虫草产量是整个甘孜州最大的,几乎每个乡都有出产。每年全县大概挖得到1500斤左右。5月份这里学校刚放了虫草假,老百姓全都一家一家的到山上搭帐篷挖虫草。那段时间百分之七、八十的人家都走空了,城里面人少得很。小孩眼睛好,好多比大人还挖得多。

还有百分之二、三十的人家不会去挖虫草。一是家中有活佛的,因为信仰;二是家里特别穷的,没有人力,没有牛羊,没有能力去挖。

不过我们这里的虫草没有玉树杂多县的大,那里的800—1000根为一斤,我们这里的差不多要2000根才够一斤。

造假的目前还没有,至少我们石渠没有。康定可能有,我就碰到过。一次路过康定路边有人兜售,我上去看了觉得是假的,就问他:“你这个虫草是是用啥子做的?”那人很生气:“山上长的,啥子啥子做的!!”好凶的样子。我就没再多问,都是甘孜州的人,问多了人家不安逸。但是我看得出来,那人卖的绝对是假虫草。

今年的价格?至少也要30元钱一根吧。这是牧民刚挖出来的价格哦!88、89年的时候我还在上中学,那个时候5角钱一根虫草,五六月份我每天放学都去挖虫草,挖个7、8根就和同学去吃“大餐”了!呵呵,当时一元钱一份的青椒肉丝!记得当时老百姓有个说法:“等虫草涨到一元钱一根的时候地球就要爆炸了!”没想到现在已经涨到30元一根了!也不晓得价格怎么涨得这么厉害?前年我们这里是1.5万左右一斤;去年1.8—2.2万;今年已经是4、5万一斤了,真不可思议!

还有个怪现象:有时候石渠的虫草卖价比成都还贵。我都差点去成都药材批发市场买几斤带回石渠来卖。卖给哪个?卖给这里专门收虫草的商人噻!不过价格涨得快对老百姓是件好事情啊,他们一年就靠这点收入。不晓得你们外头人咋个那么喜欢虫草?我们也不清楚它到底有多好,营养价值、药用价值到底有好大,只晓得它反正是个好东西。

最怕的是有些不地道的商人,他们在一斤虫草里面掺一点假的,或者几斤里面掺一些假的,这种就麻烦了,你不可能一根一根去辨认噻!

过度采挖肯定会破坏生态而导致越挖越少的。近几年因为虫草,县与县、乡与乡、甚至村与村之间可是发生了不少恶性事件,目前虫草引起的纠纷已经成了政府最头痛的事了。

几年前我们这里也搞过人工培育,是个重庆来的科研单位。但是由于他们来了要占用老百姓的地,(我们这里的草场都是划分给每家每户的),他们没处理好占地和赔偿的关系,最后跟老百姓发生了纠纷,政府出面也解决不了,就撤走了。

然而,当时在场的石渠县司法局局长杨理先生对“虫草会不会越挖越少”的问题提出了不同的看法:“越挖越少?不一定吧!就象前几年人们担心松茸一样,怕越挖越少直到最后完全消失。其实自然界的东西自有它的规律,说不定挖得越多才产得越多呢!松茸还不是,挖得越多第二年长得越多!就石渠近三年的情况来说,前年产量不多,但去年就很多,今年又很少。说不定明年又多呢?

青海玉树地区

笔者手记:7月24日从石渠到玉树,因为遇到康巴艺术节,当地宾馆全部涨价得离谱,原本120元的标间涨至500元,即便这样还住不上。后来还是通过石渠的洛绒活佛帮忙才终于在玉树气象宾馆住到一间原本标价75元却要收350元的的房间,没有卫生间,没有水,电视也没有。住了5天,宾馆老板很直白地告诉客人,不光是他,玉树所有的宾馆就靠这几天赚点钱,平时很少有人来住。第六天还连这样的房间都住不上了,幸好联系到西宁来的老朋友张国栋,才得以在6、7公里以外赛马场他家的帐篷里将就了一夜。

北京来的作曲家甘霖老师和广东来的某钢琴学校的胡校长在26号这天买了一点虫草,是玉树当地草,50元一根,不论大小只论根卖。他俩共买了70根,花去了3500块钱。

采访记录:

时间7月25日

采访对象:塞巴活佛 60岁左右

职务:青海省玉树州政协副主席,别称“科技活佛”。首先,对老百姓不利的不要报道,对老百姓有利的多报道。

佛经里没有说虫草不能挖,我从来没看到过。虫草是生命这个我承认,但藏民族自古以来就吃牛羊,就过着这样的生活。如果说虫草是生命不能挖,那草原上的牛马要踩死多少更小的生命?现在车辆那么多,路上跑的车不知要压死多少生命!如果都不杀生的话,马也不能骑了,车也不能开了。

挖虫草是好事。原因很简单:它很贵,能卖钱,能让老百姓收入多一点,比做其它生意好。

会不会越挖越少?这个不好说。主要是气候原因。比如说,前年虫草的产量就很少,很多人都没挖到什么,而去年又很多很多,但今年又不行了。主要是雨水问题吧。

破坏草皮或生态这个我不认可。不会的!玉树挖虫草的历史已经500年,没听到哪里因为挖了虫草就不再长草了。挖虫草的工具就那么小(用手比了个约5—6公分的长度),一场雨以后草场就全恢复了,根本不会有采挖过的痕迹。再说了,虫草它是一种真菌,不需要种子,只要气候合适,它每年自己就生出来了嘛。

虫草能治什么病你知道吗?它和麝香一样,最大的功效就是杀菌消炎。早年草原上的牛羊和人就没有得这个炎那个炎的,现在外面来的人太多了,什么病都带进来了。

最贵的虫草可以卖到500元一根,我见过,很大的,应该有4、5克,算是顶级的了,很少很少能够碰到。杂多今年的虫草40到100元一根,800多根一斤。

采访对象:张国栋

职务:原玉树州移动公司总经理

前年杂多县的虫草纠纷很严重,已经动用了军队。后来塞巴活佛出面劝解,跪在地上给老百姓调节。不然那次至少1000多人会丧命的。

我们玉树的虫草没有造假的,最多就是加铅或用针管注水,为了增加重量。现在人们对虫草都熟悉了、认识了,谁还敢用面粉之类的造假啊!

采访对象:嘎玛

职务:玉树州歌舞团舞蹈编导

87年我们团搞过一个舞蹈《虫草姑娘》。虫草它冬天是虫夏天是草,冬天的时候它在雪下面生活,夏天来了它变成了一株草长出地面。我们的舞蹈主要表现它从虫到草的这个蜕变过程。每当夏天来临风雨雷电的时候,正是雪下面的虫子们最痛苦的过程,因为它们即将要变成失去生命的一株草。我们去采风时牧民们说,有些刚挖出来的虫草还在动。当然,虫草的这种牺牲却给牧民们带来了喜悦,因为它给人们带来了经济的收入。《虫草姑娘》就表现这样一种蜕变过程和牺牲精神。可惜那个时候外面的人们还不太知道虫草是什么,只知道蚕是什么。

7月28日

采访对象:阿更

职务:杂多县副县长

1.传说:从宗教角度说虫草是有生命的,而且虫草上还有很多小虫子靠虫草的气味生存。所以活佛、僧人都不挖虫草。还有藏区的神山至今也不允许采挖,外地人更不可以进入本地采挖。

2.分布及产量趋势:杂多海拔4060米,共有七乡一镇,除了查旦乡、莫云乡、扎青乡的两个村、结多乡的一个村没有虫草,其它地方都有分布。其中结多、苏鲁、阿多这几个乡的虫草最好。市场价格也比其它地方高;昂塞乡、结扎乡(也叫萨蒲滩镇)、扎青乡的一部分相对差一点。但相对整个玉树州来说,这些乡的虫草还是比任何地方的都好。我记得小时候虫草的产量很大,70年代末80年代初,我们每人每年能挖一千多根;计划经济时代我们杂多采购站每年能从当地牧民手里收到三十几吨。后来市场经济了,都是牧民和商人直接交易了,所以这几年具体的产量和交易量政府也没搞过调查。但产量肯定没有以前多了,估计好的年景也就能挖个十几吨吧。每年的5月25—-7月12是杂多的虫草采挖季节。这里的老百姓就靠虫草过日子,畜牧业市场很不景气。今年人均采挖量大概在400—500根,大不如往年。估计跟全球气候变暖有关吧,冬天雪少、夏天雨少。95年杂多遭了一场大雪灾,之后再也没有下过大雪。

3.价格及交易市场:杂多是有名的“虫草第一县”,我们这里生长的虫草是最好的,在市场上最受欢迎,价格也是最贵的。今年最好的虫草一根卖到157元,去年、前年才卖到一根20—30元,这是在本地交易的价格,也就是采挖虫草的牧民直接卖给收购商的价格。向外出售的流程大概是这样的:杂多—-西宁—-广州。老百姓从山上挖出来以后首先被我们玉树本地的藏族或回族老板收购,再转入其它市场。在杂多和在西宁的价格基本是一样的,只不过杂多的是干草,到了西宁可能被老板浇水打湿后再卖。论根、论斤都卖,刚挖出来的新鲜虫草论根卖的多一些。

4.消费人群:还是你们汉族人爱吃这个东西吧,尤其是沿海一带的。藏族人没人专门吃虫草,历史上也没听说过有人吃虫草。现在来说藏族人自己也吃不起。它的神奇功效也没人知道。小时候学校组织挖虫草,我吃了一把下去觉得味道跟蘑菇一样,没什么特别。

5.掺假造假:肯定没有!最多就是把干的泼点水,弄湿增加重量赚点钱。完全假的肯定没有。不过我听说在西藏的林芝有一种虫子,比真的虫草的虫体小,他们把萝卜弄成一根根的在醋或酱油里面泡成黑的,然后晒干,再跟虫子接在一块。不过我也没亲眼见过,只是听人这么说的。

6.环境形式:现在采挖的人多了,搭帐篷,车、人的踩踏对草场的整个环境有所破坏。现在虫草产量比以前少了,除了气候原因我想这也是一个因素。现在每年外来挖虫草的人比本地人多,秩序也比较混乱。如果虫草真有那么多神效,国家应该出台一些相关的政策来保护。产虫草的地方都是高山湿地、沼泽地,的确应该保护起来,最好禁挖!玉树的绒布湿地被国家列为三江源核心区保护起来了,其实杂多产虫草的这些地方都是比它更好的湿地,面积也比它大得多。

西藏那曲地区

笔者手记:从玉树到那曲这段行程异常辛苦。千余公里路走了整整六天,每天行车12小时以上,时速只能达到20多公里。坐在严重超载且破旧不堪的班车上不断看到翻下万丈深渊摔成残骸的大巴车和大卡车却不曾遇见一辆自驾车;在丁青的小旅馆险遭抢劫,要不是我情急之下拨打了110当地干警及时赶来还不知会怎样呢!

由于这段路途的惊魂未定,同时为了等待10号开幕的第一届那曲虫草节,我不得不对行程计划稍做调整:先下拉萨休整几日再返回那曲。后来在县城海拔4650米的那曲停留了五天,遇到和玉树同样的问题就是住宿的极度紧张和房价的暴涨。

在那曲采访期间我了解到,玉树的杂多、昌都的丁青以及那曲的巴青、索县、比如等著名虫草产地实际上都在“羌唐草原”这个大范围内,其实都可以称“那曲草”。这一带出产的虫草比林芝地区、云南、四川、甘肃等其它藏区的虫草都好,价格也最贵。而“那曲草”又尤其以巴青县境内出产的虫草最好最贵也最抢手。

从那曲地区商务局获悉,有比如、巴青、索县、加黎等六个县的虫草大户共58家代表参加了这次“那曲首届魅力虫草节”, 他们带来的展销虫草共750公斤,价值达5600万元左右。区内外前来那曲地区洽谈虫草业务的商家28户,其中签定长期供货合作意向书的有15户商家。截至13日,虫草展销区和各流动展销点成交额高达4295万元。还有,来自巴青江绵乡次仁伦珠的虫草最终摘得“虫草王”的桂冠。  采访记录:

时间:8月8日

采访对象:羊本加

职务:那曲地区宣传部干士兼那曲报藏、汉文版责任编辑。

今年那曲的虫草节是第一届,以往从来没搞过。交易形式都是回族人直接私下从牧民那里收购再卖给内地,因此没有产量和交易量方面的统计数字。那曲地区有11个县,但尤其以东三县(巴青、索县和比如)虫草最好,牧民也相对富有,买高级车的牧民大有人在。青椒肉丝、佐丹奴、4500说的就是现在东三县的人。意思是指他们因为手里有了钱,所以开始学着汉人的样子吃美味、穿名牌、开越野车。而由于世代过着吃糌粑、牛肉,穿藏袍,骑马的游牧生活,毕竟对外界了解得还很少,因此下馆子只会点青椒肉丝,名牌服装只知道左丹奴,越野车也只见过4500。这听起来似乎多少有点嘲笑的味道,但从另外的角度还是能够说明虫草的确给牧民带来了很大的经济效益。

时间:8月9日

采访对象:次仁顿珠

职业:比如县茶曲乡政府公务员

我们比如县每年上山挖虫草的牧民包括小孩都要办采挖证,196元一个。采挖时间在5月十多号到7月十多号两个月。但藏历的初八、十五和三十这三天不采挖。因为虫草是有生命的,初八是佛祖释迦牟尼的诞生日,十五又是观音的什么日子,三十也是个什么什么日子,如果在这几天杀生了就会比平常罪孽更重等等。总之每月不能采挖虫草的三天日子都是跟佛有关。

还有就是,有些人一天能挖到几十上百根,有些人只能挖几根到一二十根。但小孩一般特别会找虫草,挖的数量望往往超过大人。今年采挖的季节我在山上巡山四天,所有长虫草的山都爬过了,一根虫草也没挖到。主要是我们不懂,不知道怎么找。

还有,当地人说汉族人不能来挖,一旦汉族人挖过的山第二年就不长虫草了。

时间:8月9日

采访对象:巴桑

职务:那曲电视台副台长

东三县的牧民现在富得很,比我们公务员富多了,一年一家人挖个两斤最少都16万了,而我们国家干部辛辛苦苦干一年也不过6、7万块钱。

时间:8月10日下午

采访对象:白局长

职务:那曲地区商业局副局长,也是本次虫草节主要负责人之一。

这次虫草节共有30个本地区代表队和28个区外代表。区外的主要来自深圳、广州、厦门等地,他们很多在今天上午已经成交离开了现场。本地区的代表留下来参加比赛,要评出“虫草王”。这次本地区的大户都带来了20—30斤数量的虫草,价格从12万/斤到6.5万/斤不等,条数也从800条/斤到1500条/斤不等。

评比标准:主要从它的干度、颜色、大小、和尾巴长短这几个方面来评。

采访对象:虫草大户张顺龙

今年我们巴青县全县采挖的虫草总量为3吨左右.全县共有200多家牧民上山采挖,平均每家的收入应在15万到24万不等,(1斤半到2斤)。

采访对象:泽让旺堆

职务:比如县委副书记、人大主任

从传统意义讲虫草是有生命的,很多老百姓甚至认为虫草是喇嘛的化身,是不能挖的。民主改革以后,人们观念的改变和虫草价格的猛涨才开始大量采挖。但是大量采挖后对植被的破坏很大。老百姓都说,今年的干旱就是菩萨对人们采挖虫草的惩罚。

比如县是那曲地区产量最大的县,一年的产量在一万公斤上下。

交易情况:牧民交易都面向外地人,内部交易很少。总的来说交易情况比较好,但还是有被骗的。90年以前虫草不值钱。98年以后价格猛涨,而且一直居高不下。比如县的老百姓这几年真是托了虫草的福,都福起来了,好多家里都买了东风车,所以他们现在称“挖虫草去”为“买东风车去”。

拉萨地区

笔者手记:在拉萨赛康商场等虫草柜台以及八角街大大小小的虫草行了解到,拉萨出售的虫草都是藏草,而且大多只售那曲草,也有少数出售林芝草的。虫草都被分别装在透明的玻璃瓶中明码示价并标明“那曲草”、“林芝草”字样,看上去比较规范。价格从170元/克、160元/克、120元/克一直到65元/克 不等。最好的虫草两根为一克,这样换算下来,一斤的价格为8.5万、8万、6万一直到3万多不等。他们行话通常把干货叫做“酥草”,我还了解到那曲草的特征是除了个头大以外,“草”部分的颜色为两头黑中间褐,“虫”的眼睛为金红色,虫体为金黄色;林芝草则个头小,“虫”部分的眼睛特别外凸而且特别红,虫体发黑等等。

采访记录:

时间8月13日

采访对象:二毛

职业:作家

我和几个朋友6月份去拉姆那措朝圣(西藏著名的圣湖,也是历代达赖、班禅寻找转世灵童的观相湖,在山南地区加查县境内,笔者注),快到的时候看到了两边山上密密麻麻的采挖大军。检查站在路口仔细盘查过往车辆和人群有没有采挖证,连小孩也不放过。1500元一个采挖证。不过我了解到这1500元不算什么。他们上山每人平均一天能挖10根虫草,刚挖出来的新鲜虫草转手卖给收购者的价格是每根35元,这样他们只需要4天就能将办证的钱收回,其余时间挖出来的就全是利润了。

我们去时刚好还听到一件事,说有一批外地来的回民悄悄翻山去挖虫草,因为只带了简单的小锄头和干粮就贸然上到5、6千米的山上而导致4人高反死亡。

现在由于虫草的价格爆涨致使有些采挖的人群已经接近疯狂。以前是拿小小的木铲轻轻挖,挖出虫草之后要把土还原填平,这样就就不会破坏草皮和真菌受氧化的环境。而现在却不是这样的了,人们拿着巨大的铁锄铁铲疯狂行动,结果不仅破坏了大片的生长环境,连挖出来的虫草也是断裂不完整的。然后他们又用保险丝将断的虫草接在一起。用保险丝接是因为它不被磁铁吸起从而不容易暴露,而铁丝之类的东西要被磁铁吸起来,检查部门用磁铁一吸马上就暴露了。结果这样一来,本来真的虫草反而被那些急功近利的人们弄成了假的。

八角街有一批人是真正的造假高手。他们拿土豆雕刻成虫的样子,再接上干的金针菇。现在听说已经有了专门的模具直接成批量生产,完了以后再和真的虫草混在一起。太可怕了!目前,整个青藏高原一年的虫草总产量在30吨左右,而据说光是甘肃、宁夏、青海一带的回族虫草商人一年就可以收购和出售70吨!

我还听说,现在牧区的牦牛只要看见拖拉机开进来就会疯狂逃跑,它们知道那是凶手来了!因为外面吃它们的人越来越多,现在连小牛也被残忍屠宰。唉!牛们长了腿尚且可以跑,而可怜的虫草们能躲到哪里去啊?它们只能惨遭疯狂人类的毒手……唉!反正青藏高原的虫草越来越少,矿产越来越少,水越来越脏,人们越来越坏,完了!!

二毛还说,奇正藏药有一种药是治疗风湿的,原材料是青藏高原的一种树叶。每年秋天的时候公司就会从老百姓手里收购这种树叶,很便宜。而老百姓就会在秋天树叶快落的时候从树上去捋下这种叶子卖给奇正。可这两年也不同了,这些急功近利的老百姓居然连树一块砍下直接扛着或用拖拉机一车一车拉着树枝去卖给奇正,简直都疯了!

8月19日

采访对象:扎西次仁

职务:山南地区藏医院院长

虫草是药材,这在我们藏族的《四部医典》(藏医方面很著名的一部经典书籍,相当于中医的《黄帝内经》,笔者注),主要治疗气管炎和肺上的病;其次还对营养不良、对老年人的抵抗力下降等有一定好处。但在藏药方面虫草其实用的很少,因为它是虫子,是生命。受藏传佛教的影响,所以它极少入药。

虫草生长在3900米—4500米的高度,植被非常脆弱。过度的采挖肯定对它的生长环境破坏很大;同时随之而来的对周围的鸟类以及其它动物也会影响很大,最终整个生态将遭到极大的破坏。

我个人是反对采挖野生虫草的。可以在人工培育方面做大力提倡和尝试。随着医学和科技的发展,如果在它的成分和生长环境上多做些研究,我相信这方面一定能取得成效。目前山南还没有人工培育基地,听说有象中科院这样的单位在青海、四川的藏地在海拔2200米—3500米的山地做人工培育基地。但最终成功了没有我还不太清楚。

价格爆涨肯定是因为它的供求关系。近年来,虫草作为一种高档的奢侈品被一些有钱人当作养生、送礼的好东西,它的价格自然越炒越高。其实普通的老百姓是消费不起的。

我们山南的加查县境内出产的虫草是最好的,加查是西藏的“虫草之乡”。这里有著名的“拉姆那措”,生长在圣湖周围的虫草当然被认为是最好的。今年的价格也是最好的,一斤高达8万,普通一点的也卖到了5、6万。

至于现代医学研究出来的虫草是什么“天然的精妙大复方”这个我还不太清楚。我说的|治肺、养肺、治疗气管炎、增强抵抗力等功效是从传统藏医方面讲的。总之,青藏高原除了虫草,还有很多的药材也都非常珍贵和稀少,应该大力保护,我个人坚决反对过度采挖。

云南迪庆地区

笔者手记: 走滇藏线时正逢雨季。几经周折终于和两广州女孩阿梅和阿萍在拉萨共同租到一辆越野车。路不好走,从拉萨到香格里拉的这段路我们马不停蹄走了四天,累得够呛!

领导同志们都在紧锣密鼓地筹备13号的州庆,见他们难于登天。不过还是从民间了解到了一些有价值的信息。

我陪阿萍和阿梅去买虫草,当地的藏族朋友培楚带我们走了几家,最后选中了一家,是个从甘肃甘南来这里做虫草生意的小伙。以11.8万/公斤、也就是5.9万/斤的价格成交。阿萍买了一万块钱的,阿梅买了三千块钱的,两人直喊贵。虫草很干,是当地今年的新草。培楚告诉我们先看过的那几家不是洒了水上去就是断草、空草多,质量不行。这家最好,老板他熟,人品好,货也不错。两广州女孩说两年前他们来香格里拉时也买了虫草,那时候不过一万五、六一公斤,现在几乎是翻了10倍。培楚说几天前的价格都还每公斤便宜一万块呢,虫草真的是一天一个价。两广州女孩后来又买了些干松茸,300元/公斤。两者价格真是天壤之别。

后来在丽江我特意留意了古城药材商店虫草行情:零售价分别为350元/克、280元/克、198元/克,老板都号称自己出售的绝对是正宗的“藏草”而非“滇草”。真是天价!比西藏最好的草还贵!

采访记录:

时间:9月1日

采访对象:培楚

职业:香格里拉县还俗喇嘛,曾做虫草生意,现主要从事民族服装加工。

我是95年就开始做虫草生意的,是本地最早做这一行的。那时侯虫草九毛钱一根,不论大小,我去山上直接收购。

今年云南最好的虫草是1800条一公斤,价格15万左右。虫草还是属西藏丁青、巴青一带的最好,颜色好看,也大,虫和草的长度基本一样;左贡(滇藏公路上的一个县,靠近云南,属林芝地区,笔者注)和我们云南这边的不行,这边气候湿润,水分多,草的部分很长,干了以后变黑变小;四川理塘一带的草也好,海拔高嘛。

每年五月份第一批虫草开始采挖,但第一批一般不太好。因为第一批都在海拔较低的地方,长在树丛中、杜鹃花旁,土松,气候也较暖,所以先成熟。长在这些地方的虫草有时直接用手拔都拔得出来;第二批虫草在六月份成熟,它们长在海拔高一些的地方,雨水少、土质硬,采挖时一定要用小木铲等类似的工具。

95年的时候香格里拉和我同时期做虫草生意的只有十来个人,现在少说也有几百上千人在干这一行了。四川来的商贩比较多,不过他们只敢在山下收购不敢上山,因为每个虫草采挖地都不欢迎外地人来。其实山上的价格不一定比山下便宜,相反更贵,牧民一根两根的挖出来一天挖个十几根最多二三十根他们就随口喊价、漫天要价。虫草真正到了城里才明码标价,才是真正做生意。

大葱炒鱿鱼的日志
http://blog.163.com/yangguangyunnan@126/blog/static/396407012011119111616731/

分类: 汉博, 社会状况, 经济, 藏漂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