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 藏人博客, 趣事 > 甘南雪小小说:身份证

甘南雪小小说:身份证

2012年2月24日

李楠到L市出差,却不料遇到了意料之外的事。

事情的起源仅仅是因为一张小小的卡片:身份证。

出发前的头天晚上9点多,李楠的领导打来电话说,李楠,明天下午有个重要的会议在L市召开,上班之前你到办公室来,把相关的材料带上。

第二天早晨6点多,李楠给妻子王婧打了声招呼,匆匆赶到办公室,带了会议通知,就出发了。

在路上,客气突然停下来。一个年轻精干的警察上了车,审视了大伙一会,说是要查验身份证。李楠的手伸进上衣口袋,却突然僵住了:到这时他才发现,自己忘带了身份证。幸好那警察只抽查了三四个人,就躬身下了车。

赶到L市的时候,已是中午1点。李楠打的直奔会议通知上指定的报到地点—黄河宾馆。一进宾馆大厅,就看到服务台的上方悬挂着一条“热烈欢迎XX会议与会代表下榻我宾馆”的条幅,大厅偏左位置,摆了几张桌子,桌上搁着几张桌签,上写“报到处”、“收费处”、“咨询处”,三四个俊男靓女坐在桌子后,机警地观察着来客。

李楠感觉自己的头发有点乱,理了理,径直走到报到处。一个身着紫色西服的姑娘挤出一抹微笑道,先生要报到吗?李楠点点头。紫色西服又问,先生来自哪里啊?李楠嘟噜道,G县。紫色西服似乎没听清,又问了一回,待听清后又说,先生,请把你的身份证给我。李楠说,对不起,我忘带了。紫色西服顿时收敛了笑容,扭头对旁边的一个理着寸头的男人说,处长,他没带身份证,怎么办?寸头像武警一样审视了李楠几眼,见来人邋里邋遢的样子,皱了皱眉头,对紫色西服答复道,没身份证不能报到,这是厅里决定了的,你忘了吗?!紫色西服似乎有点委屈,别过脸对李楠说,对不起,你没身份证,你不能参加会议。李楠懵了,央求道,我是专门来参加这次会议的,由于走得太匆忙,才忘了带身份证,你们瞧,我还带了这次会议的通知,这可以证明我的身份吧!说着从包里掏出会议通知,准备递过去,却被寸头伸手给拦住了。寸头说,对不起先生,最近社会治安比较乱,此次会议非常重要,没有身份证,就无法证明您的身份,不能证明身份,就不能参加会议,这是上面定好的,我们谁也不能更改,请见谅,也请配合。

李楠无计可施,找了个位置坐下来。呆了一会,才想起给领导打电话求救的策略。领导在电话里说,你别急,我协调一下。半晌,寸头的手机想起来。寸头接了电话后,招手叫李楠过去。李楠终于顺利地报了到,交了费,领了会议资料袋,又到“咨询处”询问住宿的事,一位戴着深度近视眼镜的美女朝服务台方向努了努嘴说,到那里登记吧!

李楠贴近服务台,对一位穿着藏蓝色工作服的女孩说,我登个房间。女孩说,给我身份证。李楠说,我没带身份证。女孩说,那不行,你不能住。李楠扭头指了指“报到处”的人说,我是来参加会议的,他们可以作证。女孩说,他们作证也不行,现在是非常时期,没身份证,你就不能住进去。李楠忙跑到寸头那里,央告对方给自己作个证,寸头说,我只能证明你是来开会的,但不能证明你有资格可以住店,对不起,这个忙我帮不了。

李楠只好给领导打电话。领导沉思了一会说,要不你先吃饭吧!住宿的事,我再协调协调。李楠只好先去餐厅吃会议餐。门口的服务员只看了会议代表卡,就放李楠进去了。吃饭期间,李楠的手机响起来,领导在电话里说,住宿的事,看样子无法协调,这样吧,你先参加下午的会议,晚上就住在住在你的朋友家里,我想办法把你的身份证带过来。李楠忙说,好吧,就按您说的办,但带身份证的事,我给我媳妇说一声。领导“哦”了一声,就挂了电话。

李楠给王婧打电话说,宝贝,我忘记到身份证了,没那东西我住不了店,你给我用特快专递寄过来吧!王婧说,你不是在参加会议吗?会务组没安排房子?李楠说,人家说是非常时期,必须要身份证,没身份证就没法接待。王婧说,那我寄到哪里?李楠说,你等等啊,我联系一下我的同学。

李楠给家住L市的一位同学打通了电话,向对方诉说了自己的尴尬处境,同学大笑道,呵呵,看样子你无家可归,成孤魂野鬼了!行行行,晚上你过来,哥俩个喝他几樽。又说,你的身份证,就叫你媳妇寄到我的单位上吧!

下午开会的时候,李楠碰到一个来自家乡的故人,禁不住将自己报到时的窘况给对方唠叨了一番。对方也苦着脸说,我以为就我一人丢三落四,处处碰壁,没想到你也跟我一样。俩人顿时都笑了,仿佛找到了知己。李楠低声问道,那你晚上住在哪里?对方无奈地说,还住哪里啊,我只能在丈人借宿一晚了。李楠问,那你的身份证呢?对方说,明早我单位的司机会带过来的。又问,你的身份证呢?李楠说,已经在路上了!

下午会议刚结束,李楠连会议餐也没吃,就买了些礼品,驱车赶往同学家。同学已在家里置办了一桌酒菜,乐呵呵地等着。俩人寒暄几句,便坐下来。同学的妻子眉清目秀,但对李楠的到来,似乎比较高兴,在敬酒时,始终绽着一张笑脸。李楠顿时感动万分,有种想流泪的感觉,也就喝得比较猛。三人边吃边喝,聊起学生时代的荒唐事,有几次都笑得喷了饭。饭后,同学端起一杯酒,敬给李楠说,你放心,你的身份证一到我就赶紧给你拿过来。李楠连声感谢。

第二天,李楠开会期间,接到同学的电话。同学说,兄弟啊,很抱歉,今早特快专递送到了我家,但因单子上写着邮寄物是身份证,邮递员就向我要有关证件,我拿出了我的身份证,他还要与你有关的证明材料,我说我没有,他又把东西拿走了。李楠说,那怎么办?我总不能一直住在你家。同学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要不你就住在我家吧,会开完后再说。李楠只好同意了。

两天后,李楠到同学家询问身份证的事。同学说,我还是没法从邮局里取出来。又问,你有能证明你的身份的证件吗?李楠说,没有,我只有这次的会议材料,这些东西能证明我的身份吗?同学说,会议材料上有你的名字吗?李楠说,没有,只有单位的名字。同学笑道,那不行,嗯——要不这样吧,你先回家去,反正会也开完了,在这里你也没啥用得着身份证的地方,半个月后,你的特快专递就会退还给你,到时你取上不就行了!

李楠觉得同学说得有道理,便坐上了去G县的客车。客车刚刚进入G县地界,就有几个警察上车抽查身份证。这次李楠没有那么幸运,他被警察请下了车。经过一番讯问后,警察命李楠给领导打电话。领导一头雾水地问,身份证你不是让你妻子给你寄过去了吗?没收到?李楠说,到是到了,就是取不出来。半小时后,领导终于赶到,将李楠带回单位。

一个月后,李楠领着妻子王婧,带着单位出的证明身份的函,终于把妻子寄往L市又被退回G县的特快专递从邮局里取了出来。打开包裹,一张小小的证件从中滑出,证件上的李楠紧皱着眉头,目光散漫空洞,仿佛已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吸走了精魂。

(刊于2011年12月23日《甘南日报》“芳草地”专栏,责编王力)

扎西才让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f3c6c40100w2ec.html

分类: 文艺, 藏人博客, 趣事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