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宗教, 援藏, 汉博, 法律 > 西藏拉萨2011国庆节教案后续说明–由感恩节到圣诞节随想

西藏拉萨2011国庆节教案后续说明–由感恩节到圣诞节随想

2012年4月8日

3/02/2012 03:33:00

作者:宋心宽

题记:2011年11月份,我第一次听说了一个关于“光棍节”的说法,并且还听说,2011年11月11号,是一个特别的“光棍节”,我想可能是因为百年不遇吧。本来我是延长拘留,按说11月11号才可以从看守所出来,并且还极有可能被非法(不经过法律程序)被劳动教养二至四年。国保支队的人一直是这样威逼诱供的。

但是,感谢主,11月1日下午,提前十日,我被突然宣布写出保证、承认错误就可以出来回家了。保证的是必须第一时间回返原籍,承认的是不了解西藏拉萨民族宗教政策法规,如此以来,这一次被抓捕、被拘留、被抄家,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被释放了。按照第一时间必须离开拉萨的警方要求,我们则是在一周后的2011年“光棍节”前夕离开了西藏拉萨,一路回返中原内地。先是按照拉萨市公安局国保支队的要求回到了生我养我的家乡。他们勒令我们说是基督教涉嫌非法等问题必须回返原籍,我们作为基督徒,首先愿意遵行哪怕是错误了的这一种政令法规。此前,至少已有十多位基督徒先后接到了这一无理非法的要求,并且绝大多数从此偃旗息鼓、销声匿迹了。但是,为了一些法律必须的程序,我们继而决定回到了首都北京。如今,行政复议不予立案,行政诉讼正在展开,一个多月过去了,新年在望,元旦节即临,春节也由此按部就班如期而至,大家早就开始着手许多关于2012年度的目标规划。我们呢,闲来无事,不由得就想写一篇由感恩节到圣诞节的随想,于是随笔写出下面的文字。

一、离开拉萨:穿越漫长的冬季

记得雪莱有一句诗文是这样的:“冬天已经来了,春天还会远吗?”正是我们此时此刻的心语写照、心情纪实。

2011年,拉萨的冬季来的特别早一些,还在国庆节期间,看守所的四角高空就开始零零星星飘起了雪花。这是我们回到拉萨三年来,最早一次看见落雪,竟然早在国庆节不久。这一个冬季,看起来比之预想起来还要漫长。在被传讯留置室,看到许多因为盗窃、打架、涉嫌杀人、包括没有身份证的被扣押人员。在看守所,我所在的2排4号,则是已经经过检察院起诉、法院判决的待转入监的犯罪人员,贩毒的,强奸未遂的,杀人的,盗窃的,撬保险柜的,潜逃十年八年被网上通缉的,各色人等,络绎不绝;走了一批,又来一批,大家却是谈笑风生,几乎没事儿人一样。好在我们还能够相安无事,虽然我每间隔两三天就会禁食三天,同室的人也并没有为难我,反倒我的食物这样以来能够分给他们享用。即使最终他们还是向狱警汇报了这件事,也是他们以为我是绝食对抗什么的,狱警问话笔录后也就过去了。特别是来了一位涉嫌煽动分裂国家罪的藏独人员之后,他们(藏族人)见我与之谈论民族宗教,就以我为其师友,而且优待尊重有加。就这样,每一天除了放风时间,我们就在里面谈论、辩论,有时候是福音信仰问题,有时候是民族宗教问题。

当然,此间我也读了几本书,武侠的,言情的,文摘杂志等,还有新刑法注释书,这本书我是连续看了两遍。只是,我所要求的新时期民族宗教政策法规汇编,至终也没用找到。其中有篇文摘文章,论到犹太大屠杀墓志铭的,说是“刚开始他们(纳粹)来抓共产党人,我没有站出来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党员;接着他们又来抓天主教徒,我没有出来说话,因为我不是天主教徒;后来他们来抓犹太人,我仍然保持沉默,因为我不是犹太人。最后当他们来抓我的时候,已经没人能站出来为我说话了。”真的很有意思,非常发人深省。

由此之后,我在禁食祷告后终于决定不再只是一味顺服在上执政掌权的,而是恢复法定公民权力,依法提出申诉、上诉。于是,我就申请约见驻所检察官,但是被拒绝了;随后,我要求写申述书,也被推脱了。直到离开之后,见面了我的妻子,弟兄姊妹,并在律师张凯弟兄的帮助下,才最后写了一系列的法律文书。

我们一家人是2011年国庆节第五天回到拉萨。当日下午,我们前脚踏进家门,看见一片狼藉,尚未来得及拨打110报警,后脚就跟进了拉萨市公安局国保支队的便衣警察。我就被所谓的依法传讯,紧接下来就是收审、拘留、延长拘留,后来得知是刑事拘留,并且是因为所谓的非法传教的缘故被刑事拘留了。这是警方给予我妻子的说法。对于我而言,警方的说法更为严重,说是“涉嫌邪教组织”、“流窜作案”,后来出来则是不了了之,只是我们家里的两台笔记本电脑、许多书籍、还有衣物等等至此仍然是下落不明。据办案警官说是被作为涉案工具所以被查抄、被扣押、被销毁了。好在基督徒律师张凯弟兄就在我出来第三日来到了拉萨。之前,是我妻子辗转找到了张凯弟兄的号码,那是我们2011年8月初路过北京时得到的一个作法官的弟兄的电话号码;所有的电话号码几乎都已经丢失了,而这一个电话号码却是奇迹般地还在散乱不堪的书架上面“睡大觉”。对于我妻子而言,实在是如获至宝,通过这一个电话号码,我妻子终于联系了法律维权的基督徒弟兄们,并且告知了他们我们在拉萨所遭遇、所发生的一系列事情。

张凯弟兄的到来,使我们看见基督徒利用法律维权还是行得通的;之所以国庆节前后十多人被抓捕、被刑拘,几个家庭被查抄,后来却是先后被莫名其妙的释放出来,极有可能就是张凯弟兄之前通知了北京司法局,而拉萨司法局不可能不听到任何风声。故此,就在张凯弟兄来之前,十多位基督徒被无罪释放,而且迅即被勒令具结保证书,并且在第一时间离开西藏、遣返原籍。当然,拉萨以及国内外众弟兄姊妹的同心代祷也是关系密切,这一切更是神的作为、神的怜悯、神的恩典。

2011年9月29日,夜晚,子时前后,拉萨市公安局国保支队一举抓捕基督徒十多人,并且查抄了几个基督徒家庭。但是,这一夜,同时也是耶和华的夜,祂使基督徒如同逾越节一样安然度过风浪,虽然有哭号、有饮泣、有悲伤,然而,有晚上,也有早晨,一宿哭泣过去,就有夜尽天明,就有喜乐安息长相伴随。就在被释放出来的当天夜晚和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分别去了几个弟兄姊妹的家里看望探访他们,这一点应该是效法保罗在马其顿呼声之后在腓立比的做法。弟兄姊妹有的几乎成了惊弓之鸟,还有一些正在忐忑不安中,有些看到我的出来总算是舒了一口气。在拉萨,我是这次教案最后一个进去,也是最后一个出来的。随即,我们招聚了一次“基督徒法律常识培训”,可以说许多的弟兄姊妹因此获益不浅,许多肢体同工由观望到坚定、由迟疑到行动,愁苦从而得释放,忧虑从而得解脱。由于一次性抓捕十多人基督徒的拉萨教案事件,引致不少人心惶惶不可终日的局面,从此得以缓解。劳苦担重担的人,从此得享安息、从而得以刚强壮胆了。这一次被抓捕的人,几乎都离开了。但是,有一位弟兄,据说是被反恐大队押送回了格尔木,弟兄却是随即回到了拉萨。我们一路前往探望弟兄一家人。摩西死了,感谢主,约书亚还在;即使是约书亚死了,感谢主,神还在。我们的神乃是以马内利(神与我们同在),祂必不使我们成为孤儿寡妇,祂是我们的倚靠,我们的盾牌。

西藏宣教自天主教开始、基督教随之,历时数百年如一日,还是万分之一的基督徒比例恐怕尚且不足,此种局面何时得以突破?面对如此大规模逼迫基督徒的教案事件,西藏自治区成立以来实属罕见,岂不预示一个新时代、新时期的到来吗?西藏目前藏族人口300万左右,除此以外,藏区还有四个省区(滇川甘青)藏族人口也是300万左右。中国藏区五个省区,共有藏族人口600万上下,基督徒数量实在是微乎其微,基督徒比例若在万分之一的话,至少还有600人的基督徒。换言之,就是说,百夫长就有6个,十夫长就有60个。然而,三年来,就连一个十夫长我们也没有看见,就连听见,甚至也是一种奢望,更遑论百夫长、千夫长了。当然,也有一种说法,据说山东某一个耶稣家庭背景的人,几十年如一日,已经在西藏传福音、牧养了近十万基督徒,同工差不多也有五千人。然而,通过香格里拉的弟兄们介绍,通过拉萨弟兄们的见面交通,证明了其实乃是一个谎言而已,谎言恐怕就是说上一千遍一万遍也不可能就变成真理了。但是,所谓的基督教传道人宣教士岂可自欺呢?

自从2005年踏足香格里拉,在藏东康区我们驻扎了三年之久。然而,就在2008年万众瞩目的奥运年之际,由于西藏拉萨3•14事件和四川汶川5•12大地震的缘故,我们被迫撤离出来。结果一番约拿的他施之旅,我们终于当年12月份圣诞节前夕回到拉萨。一晃又是一个三年之久,前前后后五六年时间,我们做了什么吗?我们做了宣教传福音吗?没有,实在是没有啊!五、六年来,我们只是在藏区来往奔波而已,最多能够做的就是收集整理一些藏宣历史资料,实实在在能够做的也就是这一点点而已。看到许多人物,经历许多事情,只是,藏族人的基督徒却是寥寥无几、屈指可数;能够传福音、够格做一个传道人的,更是寥若晨星、微乎其微。然而,谎言却是层出不穷,泡沫却是挥之不去,庞大的基督徒数字或者藏宣神话究竟带给了人们什么呢?尘埃落定,恐怕一览无余的还是假先知说假话鼓惑人心罢了,如此而已,而已而已。

感谢主,我们却是被误以为是“非法传教”被抓捕、被拘留、被抄家了,荒唐透顶,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世代,文革吗?国民党时期的白色恐怖过去了,共产党的红色恐怖再一次到来了吗?当今不是四面大唱和谐民主法治人权的主旋律吗?难道是四面楚歌吗?懊恼之余,郁闷以后,我们只有接受一个现实,上帝假手政府警察驱逐我们,我们还是敏感一些。重要的是,我们只要不过敏就可以了。我们决定先暂时撤出,以观后效,谁能够测度神的旨意呢?神的美意岂不是如此吗?他关了一扇门,岂不是会打开一扇敞开的门吗?或者,我们必须法律维权到底,或者,这样终究可以为了藏宣开一条新的出路也未可知。

我们最终决定,还是按照律师张凯弟兄的建议先撤离再说,要不,岂不是直接对抗了他们,从而使得基督教卷入所谓的极端民族主义的“藏独”圈子,恐怕就更不划算了。我很是疑惑,那些藏族人的国保支队警官,极有可能就是混入国保支队的“藏独分子”,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西藏拉萨3•14事件岂不是就有一些公安警察参与吗,他们闹得最凶、最厉害,因为他们掌握了政府国家机器的命脉“枪杆子”,他们才是惟恐天下不乱,这样才是他们得了便宜卖乖的两面派嘴脸。要不然,他们干嘛与境外藏独分子一个腔调、一个声音,胡乱说是基督教不可以在西藏拉萨生存发展呢?西藏拉萨是藏传佛教一统天下的圣地净土呢?那天主教呢,伊斯兰教呢,难道他们不知道西藏拉萨是多民族聚集居住、多宗教和谐发展的客观现实存在吗?他们实在是混入政府国保支队的一群昧着良心、吃里扒外、挂羊头卖狗肉的内奸而已。

二、回返原籍:“我主卧马槽,我们驻马店”

2011年11月1日,我被提前释放回家。根据约定,我在一周之内必须回返原籍。于是,就在11月上旬,我们差不多处理了在拉萨的一些家务事之后,就决定买票回老家了。即或不然,也没用别的法子,因为就在我被释放之际,我的身份证被扣押,说是必须等到我们买了火车票离开了拉萨才予以返还。我的弟弟,还有另外一个弟兄,就是在被抓捕、被拘留、被释放之后,由于恐惧害怕,就连去派出所拿取身份证的勇气也没有了。好在我弟弟的身份证由我们代取拿回来了。而且,派出所民警包括所长均一再强调,这一切不是他们的意思,乃是国保的指令。当然,国保的人也说,这一切不能够赖他们,他们也是奉命行事。罢了,离开拉萨之际,我们递交了行政复议申请书,并且,我们也把一些控诉书的资料,一并交给了开着警车送我们一直到火车站的派出所民警。

我的弟弟早已经先我们一两个礼拜回到了老家,他的情形非常不好。在拉萨一年多时间,他本来可以自力更生,而且我们把我们的小店在其离开打工地方后交由他来经营。然而,经过此事回到家之后,他的躁狂症复发,精神严重失常,胡言乱语,不可开交。本来说近十年的躁狂症已经在拉萨期间完全痊愈了,已经可以打工并且经营小店了。这一次被惊吓、被抓捕、被拘留、被刑讯逼供,一个平信徒,也被误以为传道人,抓了,打了,放了,同时也被遣返原籍了。所以,他就误以为自己就是一个传道人,四处乱嚷嚷传福音。由此可见,国保的人在一些根本什么也不懂的人身上下了多少工夫。他们成功了,因为他们把一个平信徒屈打成招、摇身一变成了一个传道人、宣教士。真绝,真狠,真够厉害。当然,我的弟弟因为是被牵连的,于是就特别嫉恨我们夫妇一家人,在家没几天,我们就不得不离开了。十多年来,我的宅基地早已经片瓦不留、一片狼藉了。就是我结婚时,也是暂借弟弟的房子举行的婚礼,真正属于我所有的,除了主耶稣基督,就是我的妻子、孩子,实在是头顶无一片瓦、脚底无一寸土能够说是隶属于自己的。这一次,弟弟赶我们离开,也是理所当然,联想到第一次回老家办理港澳通以及护照,老家民警就一直认为我不是本地人。甚至,我虽然鬓毛未衰,却是乡音已改,河南话只会听,已经不会说了。难怪经上说,我们乃是世上不配有的人。

与我弟弟一起被抓捕、被拘留、被释放的还有一个兰州籍的弟兄。当兵退伍,后来信了主耶稣,几年来一直浪迹拉萨,身份证也没用,是我帮助找人为其打印了一份身份证明。这一次,也被抄没了。这一个弟兄长时间打工,积累了五千元,本来交在我弟弟处保存,我弟弟好在已经把钱交给了我们。我们后来则是辗转找到了弟兄的联系方式,并且把钱转给了弟兄,弟兄接到钱之前,据说是身无分文、饥寒交迫。我的弟弟,如今好像是废人一个。因为我的弟弟被牵连的这一个弟兄,如今也是因为害怕东躲西藏、居无定所。这一切使我不禁长叹,国保如此作为,所为究竟何事,安定团结为其目的吗?还是故意制造混乱呢?基督徒改革开放以来一直在拉萨与藏族人、回族人、各个民族宗教的人,均是相安无事。国保何苦来哉,为什么一定搬弄是非,诬良为娼,说是基督教破坏民族团结,危害社会稳定呢?他们的居心岂不是惟恐天下不乱吗?极端民族主义者不敢碰穆斯林各民族,当然,更不敢碰政府各职能部门,剩下的,就是向来一味顺服,总是委曲求全,一再容忍退让的基督教基督徒了。软柿子好拿捏,他们于是就变本加厉、为所欲为了。如此以来,还能够在政府有关职能部门面前混一个奖项什么的。比如破获了一桩大案、要案,是涉嫌邪教组织的,是流窜作案的,是非法传教的,如此等等。然而,这一切岂不是渎职犯罪吗?岂不是执法犯法吗?岂不是掩耳盗铃吗?岂不是贼喊捉贼吗?岂不是祸国殃民吗?

我的家乡是在河南驻马店,这一个地方,据说是骗子非常多,而且还是骗子的根据地。哎,一粒鼠屎坏锅汤,哪里恐怕都有好人坏人,地域歧视,民族歧视,宗教歧视,如此看来,不仅仅是海外有之,国内尤甚。然而,河南人惹谁了?基督教惹谁了?就像全国人民无形当中、潜意思里歧视河南人,浑说“十亿人民九亿骗,总部设在驻马店”一样,没道理呀。基督教也是一样,因为无神论政府的有意思无意思的正面宣传反面宣传,一直以来,基督教被视为洋教,基督徒宣教士、传道人被认为是帝国主义侵略分子的工具,甚至涉嫌里通外国、算为特务间谍,如此等等,不一而足。文革如此,现今亦然,什么和谐社会,民主社会,法治社会,人权社会了,究其实,还不是换汤不换药,老一套罢了。老调子尚未唱完,你方唱罢我登场。至少,许多人的心思意念还是一根筋、死脑筋,学习型社会,服务型社会,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天地云泥的落差悬殊。真可谓“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上下求索之余,任重道远是自不待言的。

进入11月份,一方面是感恩节迫在眉睫,一方面是圣诞节指日可待,许多地方早已经忙得不亦乐乎。节目化,世俗化,粉墨登场,我们一家人再一次背井离乡,再一次北上北京。距离8月份首次来京,恐怕尚未百天,前途渺茫,落脚何处,均是一片空白。但是,感谢主,我们到了北京之后,先是郭大哥就像上一次一样接待我们在他家里打地铺,而且,我们去到他们一家人所在的教会聚会。感恩节的讲道主日之后,我们认识了胜其弟兄,通过他们一家人,我们得以搬家,从而就近安顿下来。随后,我们收到了许多弟兄姊妹的爱心帮助,家具,铺盖,等等等等,应有尽有,一应俱全。主耶稣降生在马槽,我们则是在感恩节与圣诞节之间,辗转反侧来到了首善之区首都北京。从此以后,我们比之于在拉萨被抄家,甚至是比之于在驻马店寄居,总算是好多了。北京毕竟是天子脚下,首善之区,虽然有一个北京守望教会被政府盯紧,然而,其他兄弟教会却是鲜花与掌声,节目与活动,歌舞升平,乐在其中。

圣诞节主日,我们一大早来到海淀堂,早已经人潮云集,大家拥挤不堪,甚至排队等候。我终于参加了第二堂的聚会,当然是座无虚席,也算是一种复兴吧。只是,北京守望教会的户外聚会,自五点钟以后,除了民警一如往常如临大敌,四面环绕,到场聚会的弟兄姊妹却是寥寥无几,因为水泄不通,全被包围了。我们虽然凌晨五时许赶到现场,绕行一转,也只好乘兴而往,败兴而归。但是,好在首都北京教会一般都比较好客。我们一开始到北京,首先是因为郭大哥的缘故在爱加倍教会聚会,随后我们因为小鱼姊妹在爱加倍楼下的伯大尼教会聚会。再之后,我们通过荣基弟兄夫妇见面了十多年不见的雪云姊妹,还有,通过何艳姊妹认识的提摩太团契的两对夫妇,则是前来我们住处交通分享他们的经历。我们则是先后参加了北京农业团契,吗哪团契,影视团契,与此同时,我也参加了几次考试,为了以后在北京继续学习装备,以便再度投身一线禾场继续宣教。

正如同约瑟牧师说明的情况,北京是一个人才集中、信息集中、资源集中的福音中转站。仅仅就一个天通苑社区,无论是教会,福音机构,培训中心,都是非常集中的,需要多看看,多了解,多认识。所言极是。所以,我们也就不急于很快委身某一间教会,先适应一段时间再说吧。至于圣诞节,我们更是来者不拒,只要是我们被邀请,一概前往参加,总要先混一个脸熟,然后可能才好做事情。实在而言,我们必须做一些事情。如此以来,我们才能够经济独立。要不然,我们则极有可能因为一碗红豆汤,就出卖了我们的长子名分。然而,我们并不轻看我们的呼召,这是神的恩召,更是神的圣召,岂可以五斗米就折腰,随便就忘却我们的宣教士、传道人的职分呢?!十多年来,一直在云贵川藏少数民族地区。我也先后做过文字工作、策划工作、跑过广告、开过书店,虽然来钱不多,身份问题总算是得以顺利解决。后来,进入藏区,也是几乎一样,做过个人民族宗教调查,还有土特产市场推广,什么虫草之类的藏药系列,藏蜂蜜,藏蕨菜,野生菌,小礼品,几乎无所不有。只要能够接触人,只要能够传福音,无所不可,甚至种植、养殖,开荒挖地。感谢主,这一切也真的是丰富了我们的实际经历,我们的信仰生活由此不仅是丰富多彩,而且是异彩纷呈。可以说圣经所及许多宣教士的经历我们都是历历在目、恍如隔日。我们坚信,只有实践的信仰生活,才是最最真实的又真又活的信仰生活。

三、首善之区:这里是首都北京

记得第一次来北京,那时候是随同一个同事一起过来天津出差,顺便就到了北京看一看,走一走,转一转。当时对于地铁很是好奇,于是就环线站站溜达,一线直到休班,最后只好在五棵松附近就地解决住宿。还要第二天赶早去往天安门守望升旗仪式。那时候是在1997年底,一个人。第二次及之后来北京,则是随同同事不断奔波来往,已经是家常便饭了。1998年信主耶稣以后,我与河南神学院并武汉中南神学院同学前前后后好几次来北京。基督教堂,天主教堂,神学院校,一下子都成了探访旅游目的地。我们与几个弟兄姊妹就在2000年跨世纪之际,一起绕行天安门广场。一大早就赶过来行走祷告,至今记忆犹新。就在这一年的年前年后,我认识了传说当中的“张大胆”张民选弟兄一家人,而且找到了一开始对我信仰根基多有帮助的雪云姊妹。

之后,我则一去十年之久。从此隔绝了大城市一线教会生活,从而投身云贵川藏少数民族地区。开荒布道,探访布道,巡回布道,文字工作,孩子工作,宣教与牧养,培训与差传,几乎样样做,事事做,并且无一不做,而且一做就是十年之久。要不是从一个人到一家人,恐怕现如今还在云贵川藏少数民族地区禾场一线。要不是这一次西藏拉萨2011年国庆节教案,恐怕我们夫妇一家人仍然不能够像如今一样在北京安顿下来。感谢主,神的道路高过我们的道路,神的意念高过我们的意念;他使雨雪降下,决不徒然返回,必要滋润地土,并要结出长存的果子。我们的道路在主手里,我们决意安稳安息在主怀里。我们同时深信不疑,神这一次做工,可能是为了要更深更好地在下一步使用我们。他所要使用的,他必亲自加以陶造;我们本是泥土,救主乃是陶匠;我们本是他的工作,在基督耶稣里造成的,为教我们可以预备行各样的善事。换言之,就是为要教我们能够真正与神同行、行神所是、行神所行。

2011年感恩节之前,我们到了首都北京。不久,我们的藏蜂蜜工作开始展开。这一件事情,其实始于复活节之后,我们先后几次到了雅鲁藏布江大峡谷一带探访布道、巡回布道。于是,就认识了天赐生态蜜蜂园的石生团弟兄,随后就敲定了藏蕨菜、藏蜂蜜全国总代理、总经销的初步合作意向。之后,我们几度回返内地沿海,前前后后折腾几个月,珠三角,长三角,京三角,东北沈阳,藏区五省市,陇海郑西兰。然而,2009年我们开始代理藏蕨菜,2011年开始我们代理藏蜂蜜,这一切并非一帆风顺,因为国内基督教传道人,尤其是宣教士,一般而言从来就不谈生意的,更不做生意。而我,自从2008年底初到拉萨就反其道而行之,而且甘冒天下之大不讳,所为何来,难道是经济效益、利润最大化吗?一方面,虽然我们个人的费用并没有什么缺乏,但是,我们看到,我们身边一起配搭同工的弟兄姊妹,特别是以家庭为单位的夫妇同工,再加上一个孩子或者两个孩子,由于所在团队教会供应有限,有的甚至低至几百元一个月。其实,除了朝鲜族同工由于有韩国背景情况比较好以外,他们可以拿到两三千元一个月。当然,就这样也不是一概而论,至于河南周边中原内地的肢体同工,包括安徽,山东,山西,陕西,许多传道人几乎都是处在贫困线、温饱线、生存线苦苦挣扎。有些根基不稳者,甚至为了继续工作下去,不得不谎言瞒骗。于是虚假数字、报表等等层出不穷,因此许多人的信心和良心大打折扣、大受亏损。

不仅仅如此,我们几年来所遇到的与本团队教会意见分歧的异议人士,他们的生活保障更是不堪。传道人开始一改初衷,做生意,做买卖,至于传福音,救灵魂,本职工作,甚至包括属灵生活,均是一落千丈。圣经所记教导的专一教导,执事的专一执事,从而成了一纸空文;至于偶或讲道服事,大多也只是纸上谈兵而已,因为能说不能行。一把口,两面人,又哪里来的生命力、影响力、见证力呢?另一方面,还有一批虽然奉了呼召,却是一直没有团队教会差派,更是缺乏固定供应的散兵、单兵、或者说属于独立兵团进行服事的宣教士个人。宣教士家庭,情况可能比之于上述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没有退回休息,缺乏属灵沟通,几乎没有机会得到进一步牧养学习装备。虽然我们有一个松散的藏宣小组联会,但是,毕竟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团队教会,大家只是偶尔见见面、解解闷,再加上并没有行政关系、财务关系,自然在彼此互相帮助、配搭同工方面也是力不从心。换言之,即使是偶尔帮助、配搭,也是杯水车薪,实质上不可能解决任何本质上的问题。还有,差不多十多年来,与我们一起配搭学习服事的乃年轻一代居多,虽然大家生在农村、长在农村,却不是一个农村人,亦不会种地,也不会养殖。所以,我们在香格里拉周边地区,我们一开始的种植养殖计划频频搁浅,最后甚至一败涂地。包括在一线做生意的许多弟兄姊妹,也是非常缺乏基本的规矩秩序,毫无章法,不按照牌理出牌、不遵循游戏规则(诸如合同协议不明不白,财务原则莫名其妙,如此等等)的人也是屡见不鲜。更兼国内教会,对于谈生意、做生意、做买卖,几乎是谈虎色变,绝大多数以为贪爱世界、圣俗两分情况非常严重,至于一些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人,以为自己吃饱了,于是就全家不饿的情况更是比比皆是。而这些人,却是身体原则、教会观念、国度思想极端匮乏者,饱汉不知饿汉饥。至于别的基督教会团队、别的基督徒传道人、宣教士,生死如何,吃饭与否,均不放在心上,也毫不在意。

但是,基督徒岂是只在教会聚会才是基督徒,基督徒岂是只在宗教活动场所才是基督徒,基督徒难道不是全天候24小时都是基督徒吗?基督徒难道不是教内外都是要有好名声、好见证、好行为的吗?圣俗两分,二元论,一把口,两面人,岂是神的心意,岂是主所称许?在教会聚会所不能够谈论的,所不能够做的,难道是在教会聚会之外的家庭、社会场所就可以大谈特谈、为所欲为了吗?这一切岂不是需要三思而后行,这一切处理不好,岂不是就要落在法利赛人的假冒为善窠臼之中,岂不是要被世人诟病、要被基督定罪吗?而国内大喊宣教的许多一线城市教会,要么只是停留在口号标语的地步,毫无实质行动,要么就是大谈特谈海外宣教、丝路宣教,或谓传回耶路撒冷、穆斯林宣教、中东宣教、回宣等等。至于国内广大一线宣教禾场,许多少数民族地区,中西部,大西南,大西北,他们则是根本不看在眼里、丝毫不放在心里。怎么样使得一线宣教禾场和一线城市教会对接起来,怎么样使得前线后方具体实际配搭同工,在一个身体里彼此互相做肢体,共同联于我们的元首基督耶稣?这一切,神学院并不教导,圣经所记似乎更是微乎其微,然而,这一切却是中国基督教会迫在眉睫的前方宣教与后方牧养治理的重大课题。

我们的意思,就是想要借助于这一次的逼迫、抄家、被逐出,借助于我们一直以来身在其中的云贵川藏大西南少数民族地区的土特产,为一线城市教会提供原生态、纯天然、安全、健康、有机的农产品(食品、果品、菜蔬、野菜、野味、野生菌、蜂蜜、饮料等等),从而使得一线宣教禾场与一线城市教会对接起来。而天上西藏营销策划工作室,只是一个桥梁、纽带、平台,盼望能够起到彼此互相支持配搭的作用。这样以来,一线城市教会的信息资源、人才资源、技术资源就可以有机地帮助到一线宣教禾场。一线宣教禾场除了传福音、救灵魂、建教会的属灵供应,同时还能够逐步逐步在经济上相对独立起来。如此以来,一线宣教禾场就不仅仅是传福音,而且适当做生意,还可以与此同时就像使徒保罗一样不仅仅自己供应自己的需要,并且有余可以帮助到别的宣教士、传道人的生活,更能够同时帮助到刚刚信主耶稣的初信徒。因为许多大西南少数民族地区的初信徒,甚至老信徒,他们的土特产很难商品化、市场化。一方面运输原因,一方面观念因素,再有,就是对接不来、对接不良、对接不好。所以,我们很愿意做这一个对接的工作,甚至一线城市教会如果是需要深入大西南云贵川藏一带短宣、探访,我们也可以尽力安排一线宣教禾场的接待家庭予以妥当接待。就这样,我们继续行走在这一条通往窄门的小路上,拟写广告词,拓展网络空间,立足北京,放眼国内外,不断总结经验教训,简直是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好在一开始就有一些经历,以前与韩国老师做过普洱茶、还有虫草、藏蜂蜜,与上海弟兄们也做过藏蕨菜。我们就依样画葫芦,如法炮制,只是盼望能够进一步规范化,授权书,代理书,各样合同文书,等等。但是,还是面临一个问题,就是中国人一般不愿意白纸黑字,好像是黄世仁、杨白劳的白毛女歌剧情节根深蒂固。其实是圣俗两分二元论影响深远,一谈到合同清楚,就薄了面子,如此以来,好像就不信任什么了。但是,我们毕竟是社会人,同时也是基督人,圣经所及岂不是除了人一方面的信誓旦旦、阿们连连,还有神一方面的神圣盟约、旧约新约吗?我们不仅仅个人与神有立约,人与人之间岂不是更是如此吗?

由此,我们盼望与一些律师弟兄们联合起来。时下已经谈定一个办公室,一个常驻办公室的姊妹负责日常接待运作,从而做一个基督徒法律团契,办一份如同王明道当年北京所办《灵食》一样的《圣约》杂志,从而成为中国圣约型圣徒教会的推动者,同时也能够成为中国圣约型公民社会的倡导者。以后,逐渐可以有一些国际信仰生活公约(比如:《威斯敏斯德公认信条》,或译《西敏信条》。)的签署,包括个人的,家庭的,团契的,团队的,教会的,宗派的,企业的,商业的,社会的,等等等等,各种各样的签约、立约。首先是在基督徒圈子的教会内部,从而影响所及基督徒所联系所处在的社会圈子,进而辐射全世界。灯点亮,并不是放在斗底下,灯点亮,乃要先照亮自己一家人,并且,是光是盐的基督徒个人、基督徒家庭、基督徒群体,无论是一个人、一个家,还是一个小组、一个团契、一个团队、一个教会,岂可以不发光反而隐藏起来?岂能够失了味道,反倒成了不咸不淡,不冷不热的“四不像怪物”?甚至山头主义,宗派主义,各自为政,各自为战,罔顾“各人不要单顾自己的事,也要顾及他人的事”,反倒却是“各人自扫门前雪,无论他人瓦上霜”,好像是却根本不像是“一家人”。换言之,根本就不是儿子的心态,乃是奴仆雇工,甚至“装孙子”,“耍大牌”,“挖墙角”,而且四处拉羊、偷羊、抢羊,或者在教会里面进行一些“黑幕交易、非法勾当”(就是不按照圣经、不理会神心意的邪恶行径)。不信耶稣还能够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反而一旦信了主耶稣基督,就成了一个或者一群不明不白、不清不楚、稀里糊涂、一塌糊涂的人了吗?今世之子似乎比之于智慧之子更有智慧聪明,这一切难道是真的圣经教导吗?基督徒如果是不能够对抗黑暗、罪恶、谎言、瞒骗,我们何谈光与盐的见证,又何德何能从而荣耀归与神呢?常言道,小人得志在乎聪明,君子大德在乎智慧,然而,基督徒背约(不守诚信),甚至离婚(背弃神圣的婚姻家庭盟约),行贿受贿,欺诈,毁弃合约(哪怕是君子协定),随从世俗,跟风赶潮,这一切究其实怎么说呢?岂不是与神为敌、与神敌对吗?岂不是我们主耶稣基督斥责西门彼得一样“只是随从自己的意思,却不体贴神的意思”的撒旦作为、魔鬼行动吗?

感谢主,好在北京毕竟是首善之区。目前,据我们所知,已经有“农业团契”在倡导“有机模式”。无论是产、供、销一条龙,还是渠道、终端、市场、服务,都必须体现“光盐城”的基督徒见证。也有“恩典久久”在倡导“不以正直为耻”。同时,“五月花”也在倡议“信实联盟”。虽然万事开头难,任重道远,然而,毕竟有了一个好的开头。这一切,我们也可以从中略微看见一线曙光,看到一点点夜尽天明的破晓希望所在。

“冬天已经到来,春天还会远吗?”

经过严冬,早晚都会春回大地。因为那日子、那时辰尚未来到,因为“地还存留的时候,稼穑、寒暑、冬夏、昼夜就永不停息了”,因为“彩虹之约”永不改变,因为“现在的天地还是凭着那命存留,直留到不敬虔之人受审判遭沉沦的日子,用火焚烧。”阿们!主耶稣,我愿你来!(创世记8:22;彼得后书3:5-7;参阅玛拉基书,4章;启示录,22章。)

2012年1月1日于首都京藏斋寓所初稿

2012年1月15日“云游一周”归来改定

对华援助协会
分类: 宗教, 援藏, 汉博, 法律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