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宗教, 政治, 社会状况 > 給大國的火焰(有图)

給大國的火焰(有图)

2012年7月25日

Posted on 七月 18, 2012 by greyreporter
facebook照片

看到這則消息,真是百感交集。「今天,2012年7月17日中午,在嘉戎瑪康(今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馬爾康縣),當地大寺草登寺(格爾登寺子寺)18歲僧人洛桑洛增在草登鄉自焚犧牲。…幾天前,剛整理了48位自焚藏人的簡况,此刻又要更改相關數字,令人悲慟!深深頂禮!」藏人作家唯色以悲傷的心情,在她的博客《看不見的西藏》寫上這則消息。這是自零九年藏人自焚「抗爭」開始,第49位自焚者,當中至少36人犧牲,包括這位洛桑洛增。而相信洛桑洛增也不會是最後一位自焚犧牲的藏人。

這是極令人擔心的趨勢。且看看唯色的統計, 09年一宗自焚,11年14宗自焚(12宗境內,2宗境外),12年至今已有34宗自焚(33宗境內,1宗境外)。當中絕大部分是十多至二十多歲的年青人。究竟這種痛苦地自我犧牲的「浪潮」幾時可以停止?

這些自焚者,當中十二位留下遺言,由唯色把遺言翻譯成漢文。節錄部分如下。

第一位自焚者扎白被提到留有遺書︰

「 2009年2月27日,一名高層的喇嘛在僧侶聚會通知說,格爾登寺不得不取消當天一個重要的祈禱儀式。洛桑說,半小時後,札白就在市場上點火自焚;他留下了一張紙條,說如果政府禁止該宗教儀式,他會自殺。」

彭措自焚前向幾位朋友說︰

「我無法忍受心中的痛苦,2011年3月18日我將向世人表現一點跡象。」在他的遺物中的筆記本有這一段話︰「運氣和信心是勝利,失望和疑慮是失敗。」

丁增朋措留有四份遺書。選錄其中兩份︰

「同胞們,勿要失望,勿要怯懦!自他交換的道友們,請為持佛法的兩位堪布和僧人們想一想,我們怎能相信一個不允許我們信仰宗教的政府?」

「想到整個西藏和今年噶瑪寺的苦難,我無法繼續活下去空等。」

索巴仁波切留下錄音遺言的一部分︰

「我已經四十多歲,一直沒有勇氣像你們那樣做,以至苟活到今天。所幸的是,我也努力為藏文化的大五明及小五明的弘揚做了一些貢獻。

在21世紀尤其今年,是雪域的許多英雄兒女獻出寶貴生命的一年,我也願貢獻自己的血肉?表示支援和敬意。我的犧性不是為了顯示自己有多麼偉大,我誠心誠意地懺悔所犯三昧耶戒以及一切罪孽,特?是金剛密乘的誓言戒–不允許對自身的虐待和犧性,我在此虔誠懺悔。…

再次說明,我做出這一行為,絕無貪圖名譽、恭敬、愛戴等自私自利的心態,而是清淨的,虔誠的,如佛陀當年捨身飼虎一般,其他犧牲的藏人同胞也是如我一般,為了宜理和自由而捨生取義。

事實上臨終之際,若有嗔恨心很難得解脫,因此我希望我能做他們的引導者,願以此供養的功德和力量使一切眾生未來獲得究竟佛的果位;並為國內外諸多高僧大德長久住世,尤其希望尊者達賴喇嘛丹增嘉措為了雪域政教永世長存:…」

朗卓的遣言︰

「…

祈願雪域西藏的高僧大德們永久住世。

祈願民族脫離漢魔。在漢人魔掌下藏人非常痛苦,這痛苦難以忍受。

此漢魔強佔藏地,此漢魔強抓藏人,無法在其惡法下續留,無法容忍沒有傷痕的折磨。

此漢魔無慈悲心,殘害藏人生命。

祈願(嘉瓦丹增嘉措)達賴喇嘛尊者永久住世!」

安多壤塘兩唐兄弟錄音遺願︰

「…但是你們要按照我倆的遺願行事,如果我倆落入漢人的手中,你們不要做任何無畏的犧牲,我倆不願任何人為此受到傷害,如能這樣則是我倆的心願。如果你們為了我倆而傷心,那就聽從學者和上師大德的話,學習文化不要迷途,對本族要情同手足,要努力學習本民族的文化,並團結一致,如能這樣則是我倆的心願,按照遺願行事是我倆由衷的願望。」

安多尖扎︰

「皈依三寶,祈願世界和平。祈願尊者達賴喇嘛回歸故里。為了守護西藏國,我將献身自焚。」

曲帕嘉及索南聯合遺言︰

「對我倆來說,沒有能力從西藏的宗教和文化上出力,在經濟上,也?有幫助西藏人民的能力,所以我倆為了西藏民族,特?是為了達賴喇嘛尊者能够永駐世間並且盡快返回西藏,而選擇了自焚的方式。告知和我倆一樣的西藏青年們,我們希望而且也相信大家會立誓,永遠不在藏人間進行內鬥,要團結一致,守護住西藏的民族赤誠。」

作為漢人的諸位,看到這些遺言,有何感受?對灰記而言,遺言即使有仇漢的說話,也絕對能體諒,因為藏人的而且確受殖民統治。灰記半生被英國殖民統治,而英國殖民者比中共殖民者的統治藝術高何止十倍,但灰記依然對英國人沒好感,更何況被中共粗暴壓制的藏人。不過,遣言仇漢的調子不多,更多是關懷民族前途的赤誠,這些西藏年青人除了令人感到惋惜,也的確令人感動。

也許有人認為,這些自焚者大多局限於僧侶,也許並未觸動西藏社會。但以灰記對西藏粗淺的認識,佛教和僧侶階層在西藏社會仍有巨大影響力,中共在西藏搞了幾十年無神論教育也未能「消除」藏人的「迷信」傳統,只能利用政府權力強力控制西藏的佛教體制,連靈童轉世都要管到底。

四十多宗自焚事件,大部分發生在今年首七個月,顯示西藏僧侶越來越不能忍受信仰自由和傳統受壓制。唯色就不只一次的提到,自零八年三月發生藏人抗暴事件以後,中共加強對寺廟的監控,僧侶被迫政治學習,大批軍警到處巡邏,抓捕「暴徒」。灰記就曾在網上看過應是西藏公安/武警流出的錄像片段,詳盡記錄公安/武警到西藏社區大舉拘捕的情況,充滿肅殺氣氛。事實上,西藏及四川藏區等大都處於半軍管狀態。換言之,僧侶階層以至整個西藏社會都受到極大牽連。

如果說零八年的抗暴(源起是三月十日中共軍警粗暴鎮壓僧侶示威,引起藏人不滿,起來反抗),是藏人的暴力抗爭,最終面對中共龐大的軍警機器,被更大的暴力壓下。則這兩年在極其壓抑的環境下,在過度維穩的操作下,在漢人政權加速殖民的變動下,憂慮民族身份消失、家園變天的藏人,在「絕望」中,只能選擇自我犧牲以表志。

在硬了心腸的中共眼中,這種自我犧性是「添煩添亂」,更重要的是「社會影響不好」,所以要更強硬地壓制「僧侶生事」,引來藏人更多自我犧牲的想法,「想到整個西藏和今年噶瑪寺的苦難,我無法繼續活下去空等」。如果活不下去的想法繼續擴散,悲劇會接踵而來。

看來中共統治階層是沒有人有智慧,有膽色,有能力去回應藏人自焚的訴求;看來達賴喇嘛也沒法制止藏人這種自焚抗爭(灰記不會相信中共的宣傳,自焚是「達賴集團」精心策劃的「分裂活動」);唯一寄望國際社會,特別聯合國介入事件,但中共今天財大氣粗,西方國家大都抱著犯不著為六百萬藏人激怒中共的心態。事情好像進了死胡同,年青的生命會不斷「過早」犧牲,這是灰記百感交集的原因。

作為還有多少自由說些「分裂祖國」的話的漢人,灰記只能繼續以微弱的文字關注五十年來,大部分時間被外來政權鐵腕統治,仍未被「壓服」的雪域民族的命運。

(本文已被和谐,翻墙搜寻而成,编者按)

灰記客
http://greyreporter.wordpress.com/2012/07/18/tibet-burning/

分类: 宗教, 政治, 社会状况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