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宗教, 汉博, 藏漂, 言论 > 马未都说西藏面前能想通了人生?

马未都说西藏面前能想通了人生?

2012年7月29日

看马先生6月21日的微博:“西藏对我是个谜,久远而神秘,一时半会也解释不了。我站在西藏面前,像个不会泅水的人站在大海面前,手足无措。我们多数时候想不通人生,就去西藏吧,它能帮我们想通。”

先不说马未都先生是否有点“晕”,先说这些文字是否“晕”。

首先,“西藏对我是个谜,久远而神秘”。这里要指出的是:久远的不仅仅是西藏高原,人类生存的这个星球上的每一块土地都是久远的。即使马先生脚下的北京城的每一块地面也一样的久远,比西藏高原久远的多。以马先生这样的学养或者养学,最近几年还有了些“公知”的意思,或者正在往“公知”的路上奔着,应该对因袭的语言有所警惕,“久远而神秘”这样的固定句式,只有一般的中学生写作文才可以这样马马虎虎的不求甚解,随便拿过来就使用。

再说马先生所感觉到的“神秘”。神秘多源于被蒙蔽和自我蒙蔽。多半是因为没见过、第一次、不熟悉。这就像女人的裸体对于没见过的男人都觉得神秘的不行,可能也觉得久远。不用着急,到了适宜的年龄,娶一个女人过来,在一个被窝里睡一个月,就不再觉得有什么神秘了,甚至觉得平淡无奇,唯有飘渺的文化趣味和小花招可以常在,

西藏的一切,对于藏民族来说,可能一点都不神秘,那其实就是藏民族的生活本身。

说“一时半会解释不了”,不知马先生想要解释什么。西藏大概是不需要解释的,这世上有些事物是不需要解释的,对不需要解释的事物盲目的解释多“不着四六”,对那些不需要解释的事物,能采取的唯一的态度应该是“认知”或者“旁观”。再没有别的出路。这就像人类撒尿只有这样一个精致不雅的出口。有外星人如果想要解释这样的事物岂不可笑。因为它就是这样。

尤其需要警惕的是,人类凡有解释的企图,跟随而来的就会有是和非的判断,有判断就会有欲加指点的狂妄。

马先生口气很大,说“一时半会解释不了”,那意思好像在说,如果给他“足够的时间”他就可以解释得了,甚至暗示给读者一个虚妄的预期,他甚至可以解释的很清楚。大概自我感觉瓷器古董之类玩的差不多了,一览众山也就那么几个土包了。想玩点别的,

再看马先生这句“我站在西藏面前,像个不会泅水的人站在大海面前,手足无措”。首先“像个不会泅水的人站在大海面前”这样的比拟还是像一般中学生写作文的语言。以马先生这样人生阅历早就应该觉察,大海不是让人类泅渡的,人类充其量只能在海岸500米玩耍,大海的存在,可能提醒和警告的正是人类的盲目。

走了一趟西藏,马先生不知如何有了“泅水”的意念,不知想要“泅水”到那里去?看到了什么样幸福的彼岸。“手足无措”似乎说明马先生十分的无奈、不甘、甚至焦躁。

其实无论怎样的牛逼。玩成了“爷”也好、“人精”也好,大可不必向广大公众显摆要“泅水”的理想或者妄想,自有亘古不变的归宿在暗处静静地等待。

英国乌克兰裔女作家玛琳娜就看得明白。她的母亲不相信死后可以进入天堂,她知道死后会被埋入黑暗的地下,成为蠕虫的餐点。最温馨的遭遇,可能是会有一只硕鼠在黑暗的土层里依偎着她的枯骨。

马先生西藏之行的巨大收获,似乎是想通了人生。不知马先生想通的人生是什么样的人生,可否向无数的傻逼读者透漏一点点,一小点点也好。怕是马先生像收藏了汉唐的古董,不轻易示人,示人是要周折的了。

至于马先生还发出了去西藏的号召,以马先生现在这样巨大的似是而非影响力,我看过一眼有上述文字的博文的点击量,到25日23点26分是245396,如果这个数字是真实的,恰恰这些人又都信以为真,又都传染了“想通人生”的“疾病”。想必去西藏的驿路上会突然增加数十万的人流。

只是担心这数十万被忽悠的懵懂的男男女女,千辛万苦赶到高原上,拉完屎,放完屁,走下来,可能还是想不通他的奇怪人生,怎么办呢?是不是就彻底没救了?

再则,成千上万的人涌去,未必是西藏的福音,无聊的旅行者从来都是美地的“细菌”。

与之相比,当年搜狐的张朝阳就实在多了,他在西藏发现了高原上的苦,反观到城市人讨厌的矫情。

寒双子的BLOG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e2693101013gzd.html

分类: 宗教, 汉博, 藏漂, 言论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