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 汉博, 生态, 社会状况, 经济 > 呼伦贝尔百亿文化产业变圈矿、圈地噱头

呼伦贝尔百亿文化产业变圈矿、圈地噱头

2012年8月18日

文:李正豪,中国经营报,2012-07-30,B12版
资源换项目惹争议,多处文化产业项目或成烂尾工程

到呼伦贝尔去投资文化产业是一本万利的事情,商人张路(化名)如此感慨,张是北京的一家房地产商,如今他准备去呼伦贝尔投资一个文化产业项目园,投资之前他还要快速成立一个运营煤矿的公司,一手在呼伦贝尔做文化产业,一手挖煤正是他投资呼伦贝尔的全部战略。

素有北国碧玉的呼伦贝尔,为完成上级对文化产业的考核任务,正在进行“大干快上”,呼伦贝尔市的捷径是用煤矿换文化产业投资,正是“受惑”于该市的政策优惠,和张路一样嗅觉敏锐的外来投资商正蜂拥而至。

近日,《中国经营报》记者调查得知,在“十二五”期间,该市在建、筹建的重点文化旅游项目主要包括呼伦贝尔民族文化园、蒙古之源•蒙兀室韦民族文化园、鄂伦春旗拓跋鲜卑民族文化园、鄂温克旗马文化产业园区等,招商引资的规模接近100亿元。不过,达成这些项目需要呼伦贝尔在煤矿和土地等资源领域付出更大的代价,当地商界人士形象地称为“一手送资源,一手换投资”。

2011年,我国提出在“十二五”期间将文化产业GDP含量由2.75%提升到5%以上,并将之纳入官员政绩考核体系。现在,各级地方政府都已明确自己的目标,呼伦贝尔提出“十二五”末期文化产业增加值达到40亿元将占全市GDP的1.878%。对于这个已经十分保守的目标,当地官员私下表示,呼伦贝尔文化产业基础很薄弱,压力很大,采取资源换项目的发展方式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

但这种资源换项目的做法,已经带来极大隐忧,记者获悉,目前多个文化产业项目正在面临烂尾的可能,因为这些投资商看中的利益是煤矿资源并非文化产业,在外界看来,打着文化产业投资的旗号圈地、圈矿才是投资商的核心利益所在。

“一刀切”考核要不得

观察

“中华天竺苑”是呼伦贝尔民族文化园项目的重要组成部分,从2008年开始建设,原计划2010年投入运营,但目前还是“半拉子工程”。图为“中华天竺苑”二期工程工地一角。

文化投资商标配能源公司

“文化商人”们已经蠢蠢欲动。

目前在中国商界,已经有这样一批所谓的文化投资公司,盯着各地的文化GDP含量,以及“十二五”的目标,计算着现状与目标的差距,揣着人民币,朝着资源较为丰富但是文化GDP含量较低的地区,就奔过去了。

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0年底,我国文化及相关产业法人单位增加值11052亿元,在GDP中的比重为2.75%;到2015年末,文化及相关产业在GDP中的比重将提升至5%以上,而届时我国的GDP总量目标为55万亿元,由此推算,“十二五”期间我国至少需要创造1.6万亿元的文化及相关产业增加值。

这将是一个天量的市场。在各级政府已经明确“十二五”增长指标的情况下,“文化商人”们已经闻到了文化GDP含量考核制度之下的巨大商机。他们奉上投资,为地方官员的考核成绩单做出贡献,想的却是文化GDP之外的事情。

按照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文化及其相关产业分类》,我国的文化产业包括新闻服务、出版发行和版权服务、广播电视电影服务、文化艺术服务、网络文化服务、文化休闲娱乐服务、其他文化服务,以及文化用品、设备的生产和销售等,这些行业都是投资周期长、见效慢、风险大的行业,民间资本的活跃度也很低。

在这样的背景下,确定加快文化产业发展的目标本身是好的,但是以结果为导向的“一刀切”的目标分解和政绩考核的方式却是非常不好的。所谓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上面”逼得紧了,“下面”只能不顾一切地出卖可以交换的一些资源了。

现在看来,如果我国的文化产业按照目前的模式急速地扩张到“十二五”末期,恐怕大多数的文化投资公司,以后在各地都要标配一个能源公司和一个房地产开发公司了。

呼伦贝尔这种“一手送资源,一手换投资”的发展模式,被认为不是可持续的发展模式。

本报记者辗转获悉,呼伦贝尔一个名为“中华天竺苑”的文化旅游项目的业主方——北京华严文化投资责任有限公司(下称“北京华严投资“)就获得了一个煤矿,作为项目投资的置换。

本报记者调查得知,该煤矿名为五一牧场煤田,位于中蒙边界、贝尔湖畔的新巴尔虎左旗境内,已经探明的保守储量达到50亿吨,矿权为北京华严、伊利集团等7家公司所有,北京华严投资获得的部分位于这个煤田的2区。

呼伦贝尔通大五牧场煤矿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北京华严所获得的煤矿,煤层厚度多在10米以下,而当地露天煤矿的煤层厚度一般可达到30米左右。上述知情人士表示,参照当前每吨电煤380元的市场行情,北京华严获得的也是一块价值上千亿的资源。

北京华严投资已经成立呼伦贝尔华严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呼伦贝尔华严能源发展有限公司,分别运作“中华天竺苑”和五一牧场煤矿两个项目。

另外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蒙西集团(全称“内蒙古蒙西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这家公司分别成立呼伦贝尔山河文化旅游有限公司、煤业有限公司以及房地产公司,运营当地的文化项目、煤矿和房地产项目。

作为内蒙古的重点企业,蒙西集团获得“呼伦贝尔民族文化创意产业园”、“2.2平方公里呼伦贝尔中心城文化产业园区”两个项目,本报记者获悉,在前者的项目规划中包含了酒店集群等商业地产项目的用地指标,后者的项目规划中则包含了住宅项目的用地指标。

前述通大五牧场煤矿人士透露,项目换资源的现象在当地很常见;不过,由于煤炭业的链条比较长,获得矿权以后,企业需要追加投资,获得煤炭深加工的能力,才能够得到更加丰厚的利润,因此与置换煤矿相比,更为普遍的方式就是获得土地资源。

该人士告诉记者,一些文化项目的投资方本身就是房地产公司。记者在“呼伦贝尔市2012年1~6月招商引资项目”的统计资料中发现,鄂温克文化旅游度假区项目的签约企业就是一家房地产公司——内蒙古发达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

呼伦贝尔文化局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与北京、南京、西安、开封等文化名城相比,该市发展文化产业可以借力的抓手不多,面对考核压力,利用自身资源优势加大招商引资的力度,实属无奈之举。

当地一家旅行社的田姓总经理则担心,呼伦贝尔这种“一手送资源,一手换投资”的发展模式,会使投资方更关注资源项目,文化项目的投资和建设会被“一拖再拖”,这样“烂尾”的可能性会变大,而资源也已经被占了,这不是可持续的发展模式。

投资商醉翁之意不在酒

这些文化旅游项目投资周期较长,致使业主方的关注点不在项目本身。

除了在招商上具有资源换项目的特征以外,呼伦贝尔正在大力推进的文化旅游项目,还具有嫁接文化和旅游两个产业的显著特征。

“中华天竺苑”只是呼伦贝尔民族文化园的项目之一。在呼伦贝尔海拉尔城区北部的敖包山上,原本打算2010年就投入商业运营的这个项目,目前还是一个“半拉子”工程。工地上几位湖北籍的建筑工人告诉记者,该项目一期工程“5年前就动工了”,二期工程“3年前就动工了”,但现在“山门”还在建,所谓的下沉广场还是一个坑,看起来距离完工还是遥遥无期。

7月21日,本报记者通过实地探访得知,呼伦贝尔民族文化园项目包括“宗教文化园”和“民族文化园”两部分,其中宗教文化园又包括“一塔两寺”和“中华天竺苑”两部分,前者将藏传佛教、汉传佛教的概念集中在这里,后者则将古印度的八大佛教圣地移植于此;“民族文化园”则主要展示鄂温克、鄂伦春、达斡尔、蒙古、俄罗斯5个少数民族的文化风情。

呼伦贝尔旅游局人士表示,文化园就是聚集概念,通过汇聚古今中外一些文化元素,同时嫁接旅游业,然后把它销售给海内外游客。该市“十二五”期间的其他重点文化旅游项目,蒙古之源•蒙兀室韦民族文化园、鄂伦春旗拓跋鲜卑民族文化园、鄂温克旗马文化产业园区等都是这种包装思路。

在“呼伦贝尔招商项目目录”中,上述项目的简介均注明“拥有足够规模的土地”。本报记者获悉,前述四个项目规划面积依次为40平方公里、398平方公里、158平方公里、42.56平方公里,而计划招商引资的规模则分别为20亿元、12亿元、5.1288亿元、30亿元,可谓价格十分低廉。

对此,上述旅游局人士表示,呼伦贝尔地广人稀,这是招商引资的优势。

来自呼伦贝尔官方的数据显示,目前呼伦贝尔民族文化园招商引资30亿元,鄂温克旗马文化产业园区招商引资42亿元,其他项目仍在招商中。

不过,实际投资金额可能没那么多。以正在建设的“中华天竺苑”为例,北京华严投资对外宣传该项目投资30亿元,但本报记者获得的资料显示,该项目一、二、三期工程的计划投资金额实际上分别为9856.40万元、9929.69万元、9985.45万元,总体投资计划不超过3亿元。

在“呼伦贝尔招商项目目录”中,记者还发现,当地政府根据上述文化旅游项目所在地的当前游客量,预估了投资回收期——普遍都在5年以上。此类项目投资周期较长,致使业主方的关注点不在项目本身,而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当地官方人士拒绝就项目工期等问题发表看法,只是强调积极与业主对接、加快工程进度。

发展模式被指饮鸩止渴

呼伦贝尔面临的难题就是,如何让每年超过一千万人次的中外游客,在消费自然风光的同时,也消费草原文化。

每年的6、7、8月,都是“北国碧玉”呼伦贝尔的旅游旺季。

7月21日至25日,本报记者在呼伦贝尔海拉尔城区调查发现,多数普通酒店、宾馆的价格已经高到每天千元上下,即便是三、五层楼高、与家庭旅馆类似的地方,每天也要500~800元;与淡季相比,目前的住宿成本普遍涨了3~5倍。同时由于景点分散、地广人稀,租车出游的费用也涨到每天千元左右。

呼伦贝尔被称为“世界上土地管辖面积最大的地区级城市“,面积相当于山东与江苏两省之和,2001年的时候由原来的呼伦贝尔盟和海拉尔市合并而成。该市旅游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2004年以来,呼伦贝尔大力发展旅游业,2011年游客接待量首次突破千万人次,达到1160万人次,以至于游客形容现在的呼伦贝尔“一床难求”“一车难求”“一票难求”。

“爆棚”的旅游市场给呼伦贝尔带来了十分可观的收入,统计数据显示,该市旅游业2011年实现总产值173亿元,在1145.31亿元的GDP总量当中占到15.1%,已是名符其实的支柱产业。

与旅游业相比,呼伦贝尔的文化产业实在寒碜。统计数据显示,2010年该市932亿元的GDP当中仅有0.77%属于文化产业,大约只有7.2亿元。但就在2010年,内蒙古确定了“十二五”期间要将文化GDP含量由1.29%提升到4%左右的目标。呼伦贝尔文化局官员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整个内蒙古只有鄂尔多斯的文化GDP含量达到2.5%,接近全国平均水平,因此2015年全区4%的目标还是比较激进的;呼伦贝尔提出“十二五”末期文化GDP达到40亿元,已经属于相对保守的,但压力也很大。

《呼伦贝尔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纲要》显示,该市“十二五”末的GDP目标为2130亿元,由此推算,2015年该市文化GDP含量目标为1.878%。目前,呼伦贝尔面临的难题就是,如何让每年超过一千万人次的中外游客,在消费自然风光的同时,也消费草原文化。当地一家旅行社的总经理田宇评论说,当地政府将草原文化与旅游业嫁接的思路本身并没有错,错就在实现这个目标的方式上,这种类似于饮鸩止渴的资源换项目的模式固然能缓解地方官员的考核压力,但却损害了当地的整体利益。

袁华江律师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49ecf30101ariz.html

分类: 文艺, 汉博, 生态, 社会状况, 经济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