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点-, 教育, 言论 > 邱昊:西藏,心灵指引下的选择

邱昊:西藏,心灵指引下的选择

2012年8月21日

作者:admin  发表于:2012年07月31日
编者按:当春风再一次吹绿未名湖的时候,美丽的燕园到处焕发出勃勃的生机,我们欣喜地看到,又一群朝气蓬勃、昂扬奋进的北大人,将从这里出发,到西部去、到基层去、到国家重点行业和关键领域去,播撒希望,绽放青春;又一群选择坚守理想的北大人,将从这里出发,承载着对民族、对国家、对人民的责任和担当,怀抱信念,携手远航。

近日,北京大学学生就业指导服务中心与北大新闻网联合推出“2010年就业榜样系列报道”。希望通过他们的事迹,感染和鼓舞更多的北大学子,带着母校赐予的知识力量和精神财富,抓住伟大时代所赐予的宝贵机遇,为国家的发展和民族的复兴建功立业!

邱昊:西藏,心灵指引下的选择

别人怎么说,怎么想,我不知道。但是至少我过去之后,是要在那边工作到退休的,肯定是要长期做下去的。因为,我觉得国家既然对西藏给予了巨大的投资、支持和关注,一定是希望有这么一拨人可以去那边扎下根来。毕竟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去西藏,也不是什么人都有机会去西藏工作,我想我能够去西藏工作,应该是十分幸运的。——邱昊

人物名片: 邱昊,北京大学数学科学学院2010届博士毕业生,毕业后将赴西藏大学理学院担任数学专业教员。

一身合体的黑色大衣,精干,爽快,邱昊轻松地朝我这边走来,笑容亲切,混合着敏锐、柔和。就在这种轻松和亲切中,开始了我们的谈话。

邱昊的专业是基础数学,他用简明清晰的话语向我介绍了他的学术研究内容,和去西藏大学以后的打算。

“我清楚地知道自己最需要什么”,一句朴实的话语却渗透着人生的睿智,也是对邱昊的真实写照,从北大到藏大,他都能够用心中之尺准确地定位自己的落脚点,掌握人生的风向标,用勤奋和智慧描绘出脚下的道路,在不断地努力中实现自我。懂得放弃让他获得更丰满的羽翼,学会抉择让他享受更辽阔的天空……

记者(以下简称“记”):您当初为何决定去西藏工作的,您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吗?

邱昊(以下简称“邱”):其实,这里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我去那边的动机很单纯,一个很直接的原因就是因为我爱人去那边工作,所以我跟她一起去。当然,做选择毕竟是两个人的事,我们俩会互相支持,互相理解。她特别喜欢西藏,零七年的时候她去过一次西藏,就是一个人背着大包,沿路结伴,转过一圈,走的不是普通的线路,是驴友走的那种线路。她本人对西藏特别的有感觉,很喜欢。当时,她就有这个念头,留在西藏。去年她毕业时跟我提到了她的这个选择,我想既然她想去,我本身对环境的适应性又很强,我就随了她的心愿,并且自己也选择到西藏。

当然,对我个人而言,我觉得这也是一个很好的选择。找工作,我个人认为有一个原则就是,你的工作的目标定位一定要和你个人的能力和实际情况相匹配。比如我,我自我评价在学术方面见地不是特别的深。如果让我去211那样的高校,未来发展前景也不明确,这对我来说难免有较大的压力,我觉得宁可每一步走小点,走稳点,一步一步地去积累。

总之,既然冥冥之中注定自己跟西藏有缘,那就踏踏实实地做吧。毕竟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去西藏,也不是什么人都有机会去西藏工作。我想我能够去西藏工作,应该是十分幸运的。

记:那边的环境条件毕竟比城市要艰苦,您选择去西部工作,有没有遇到一些方面的压力,家人和老师不理解这些的,您又是如何处理的?

邱:最初肯定都会有一点压力。但我会把我所看到的情况一五一十,原原本本地向我的父母汇报,这样他们就会很放心我去。毕竟,父母都是为了子女们能够生活得好一点,幸福一点。既然,那边的情况的确很好,就不存在他们在家里很为你担忧。在去西藏这件事上,学校老师一直给了我很大的支持,我去年从北大新闻网上看到过毕业生访谈,其中就有一个去西藏的女生,给我感触很深。学校就业中心陈永利老师曾专门给我打过电话,我们谈了很多,从就业选择到未来发展、人生规划。学院的田立青老师和刘雨龙老师也几次找我谈话,非常肯定和支持我的想法,我能够把北大教给我的,回馈给社会,尤其是西藏这样最需要的地方。

记:您之前去过西藏吗?

邱:当然我是亲自去过的,在那里呆了三个月吧。首先,从身体上来讲,没有什么特别不适应的问题;然后,总体上来讲当地的环境都很好,我想这首先归功于国家的政策比较好,对西部地区特别重视,给予了很大的资金、科技、人力等的扶持。现在那边建设得都非常的好,国家还在源源不断地投资。从经济建设上讲,国家正下大力气提高西藏的经济实力,我相信未来一定会更好。另一方面,比如科教、文化、医疗方面,也确确实实是需要内地的一批人过去,帮助他们开展社会建设的。

记:西藏作为民族地区当地的风俗应该和内地有很多差别,这方面会不会影响到今后的工作和发展?

邱:我个人适应性很强,那就入乡随俗吧!其实,那边汉人还是很多的。西藏地区的同胞都是信佛的,他们普遍来说,对于汉人还是比较友善的。而且,这个完全是看你个人了,如果他觉得你是一个值得一交的朋友的话,他会跟你非常非常地铁。毕竟,人和人相处都应该彼此真诚,互相尊重,这个是最起码的。

记:如今一些人宁愿选择北京上海大城市,不愿也不想考虑中小城市,尽管这些中小城市的发展也很迅速,比西藏新疆的条件也要优越很多,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邱: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这种想法应该是基于对自身条件的了解,而不是说包括像面子、虚荣心等其他的一些客观原因,不要太急功近利,一步登天的毕竟是少数,所以做决定的时候一定要理性,要用心去选择,一定要多去想一想,多去看一看,不排除任何的可能性。

其实我想的话,很多人之所以眼睛只盯着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跟他们的眼界狭窄是有关系的,他们需要多出去走走,多去接触外面的天地,其实其他的地方也未必就没有机会。

在我看来,要解决现在大学生就业问题,当然国家要做一些事情,要给年轻人提供更多的机会;就年轻人自己而言的话,应该从自身好好做起,要学会修身,你如果想要在外面有一场打拼,首先得解决好自身的一点点小事情。古人常说“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修身是第一位的。如果没有处理好这件事,你就会很茫然,很被动,你的每一步都是随大流,跟着别人后面在走。如果大家都能够正视自己,又能够看透周围的世界,就不会有这么多的想不明白的事情,不会再去烦恼,去茫然。

记:有一种观念认为去西藏工作几年或许可以成为人生的一个跳板,你对此怎么看?

邱:别人怎么说,怎么想,我不知道。但是至少我过去之后,是要在那边工作到退休的,肯定是要长期做下去的。因为,我觉得国家既然对西藏给予了巨大的投资、支持和关注,一定是希望有这么一拨人可以去那边扎下根来。目的有两个:一个是能够改变当地的一些面貌,当然不是说当地多不好,对于藏族的那种宗教信仰和生活方式,其实是很值得内地甚至世界很多地方去借鉴、去保护的,我们去那边只是希望能让当地的人民也能享受到现代科技带来的成果;第二个是吸引一批真正希望去了解西藏文化、愿意去和西藏当地人民做朋友的人,他们实际上起到了搭建民族之间相互理解的桥梁的作用。从这两点上来说,既然要去的话,就应该踏踏实实地做一些事情。而且,我以后想专心做学问,不存在什么所谓跳板之说。

记:你是要到西藏大学去教书?之前对于当地教育的现状有过了解吗?

邱:我没有做过专门的调查。但是有一点,从国家统一教学水平的标准评测来看,当地的教育水平是相对落后的。为什么这么讲呢?举个例子,现在每年有大批西藏的孩子到内地来念书,很多地方都有西藏班,肯定当地在师资方面还达不到内地的水平。所以我想去那边,在这方面还是可以做一些事情的。西藏大学有一个任务,就是给当地培养中小学的师资。如果我能够在那边培养出这样一批人来,那么那些孩子就不用这么小的年纪就离开父母到内地,完全没有家人的照顾,我觉得这对孩子的成长是不利的。

记:您对以后的人生有什么样的规划?

邱:去西藏我其实也没有多少宏大的想法,就是想着在我们国家能有那么一批人,不只是想着怎么盖房子,怎么修路,怎么把GDP提上去,能够关注到文化的生存和保护,认识到社会的可持续发展。

在我看来,一个人的道路,不能走得太快,包括你的进步也不能进步得太快,如果太快了,它的内涵就会有问题。你拔得太高太快,这样深度就有问题。比方说东北的大米要比南方的大米好吃,因为它们积累的养分多,就是这个道理。

记:我们国家鼓励毕业生面向西部和基层地区就业,以后也许很多像您一样的北大学子会投身西部,作为师兄,您对现在在校的师弟师妹有什么寄语吗?

邱:北大人始终有着西藏情结,据我所知很早就有北大的同学到那边去,六十年代,七十年代都有。我对师弟师妹的寄语就是说,不要盲从,不要跟风。不要认为那边不好你就不去,或者不要因为国家给了这么多的优惠政策,提出这种运动号召,你就一定要去。要把就业这件事情想好,你为什么要去那边,你去那边做什么。其实并非每个人都要去西藏,也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去那边。比方说,我们有很多学经济、金融、法律这些专业的同学,可能他们本身就适合在东部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工作,西藏那里所能够提供的这方面的就业岗位也不会那么多,类似于银行、律师事务所等。

在我看来,去西部就要把西部的发展和你自身的发展结合起来,第一是有利于你自己的发展,第二是当地真正需要你这样的人才,这样你去那边才能把你自身的优势发挥得更完善,然后也能让当地的一些人能够因为你的存在而受益。

这点我认为是最重要的,切记不要跟风。如果说那么多人都跑到西部去,那么西部那么脆弱的生态环境怎么能容纳这么多人呢?不要幻想西藏能变成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它的自然环境也决定它不可能走这条路。再说,中国的三江源都在那边,上流如果说积聚了很多人,那么下游的人民还怎么生活?这是一个全局性的问题。

所以说不要把去西部这件事拔得太高,也没那个必要。我去西部就是因为西部很适合我,我也没做出什么牺牲,也谈不上什么贡献,要说奉献,我也从奉献当中得到了好处。社会有一条原则就是“人人为我,我为人人”。既然决心去了,就要心无旁骛,专心走自己的路吧,但愿师弟师妹们都有一个美好的前程。(

职场点津
http://career.jnu.edu.cn/zcdj/?p=225

分类: -重点-, 教育, 言论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