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 生态, 言论 > 如何建立白马雪山自然学校:来自日本自然学校创始人的建议(有图)

如何建立白马雪山自然学校:来自日本自然学校创始人的建议(有图)

2012年8月23日

Posted on 2012/08/01 by Fancy
白马雪山自然保护区从2004年开始组织科考活动,尝试开发生态旅游项目。之后几年里,保护区和当地社区一起开展了各种活动。例如和当地的村民一起合作修建了通往曲宗贡大本营的道路,并且制定了使用规则;约定不再扩大牧场,不增加牧场数量。保护区修建了观花、观鸟栈道、木桥,在牧场里配备了帐篷和睡袋,请牧场帮忙一起为游客提供传统藏族生活体验。2007年,在NGO的帮助下,为村民和保护区员工开展了高山花卉知识、马夫技术的培训。派代表到梅里雪山明永村交流,就旅游给当地带来的问题、收入变化、各相关方之间的关系等问题及进行了讨论。

曲宗贡大本营

保护区认识到,对于生态旅游来说,当地的文化是根基,现在很多年轻人对于传统既不知道也不不关心,因此,保护区在叶日村组织妇女建立小组,整理传统故事,并制作成宣传册。每个小组给予一定的收入补贴,积极分子还进行了奖励。

但是,2007年至08年,迪庆州建设金丝猴国家公园时,保护区负责生态旅游活动的肖林局长被调去参与建设工程,结果不得不中止了生态旅游的活动。2010年,当肖局长再次回到德钦,重新开始发展生态旅游时,发现一切又要从零开始了。他们也是在这一年开始与温洛克农业发展进行合作的。总而言之,白马雪山发展生态旅游虽然看上去时间不短,但是因为中间有了波折,所以整体来看发展不太均衡。

中日公益伙伴的东亚环境交流项目(原屋久岛项目)从2011年开始与白马雪山保护区进行交流,记得肖林局长等保护区的朋友到日本屋久岛进行考察的时候,对于很多有关生态旅游的设施和活动,例如解说系统、展示板制作、栈道的修建、垃圾分类等等都看得非常仔细,对于日本自然学校创始人广濑敏通先生的介绍更是表示出极大兴趣。这次,当我们再次拜访白马的时候,肖林对我们说:“白马雪山做生态旅游的目的并不是想成为旅游经营实体,有收益当然好,没有收益也没关系。我们希望的是能建立自然学校,为公众提供环境教育。这也是我们的主要工作之一。”

对此,日本的两位专家,广濑和小原都表示了支持,并且也通过培训给他们提供了很多针对性的建议。回到日本后,他们还整理了自己的感受,为保护区开展生态旅游和自然学校的活动提供了中肯的意见。中日公益伙伴愿与所有有志于从事自然教育事业的朋友分享这些建议,也欢迎大家提出自己的想法,谢谢! (屋久子)

这期首先介绍广濑先生的意见:

广濑为保护区员工做有关自然学校的培训

白马雪山开展生态旅游、自然学校活动需要具备条件?

从硬件上看,白马雪山保护区已经具备了较好的基础设施。现在缺少的是国家公园里游客中心的功能,也就是信息功能。我们在去白马的路上参观了和保护区有合作关系的东竹林寺,那里的宣教中心可以承担一部分这方面的功能,但是需要进一步充实。如果保护区想要发挥类似于自然学校一样的作用的话,不但需要具备体验功能,而且还需要具备信息提供功能。

如何具备信息提供功能,可以参考以下几种方法:

●东竹林寺的宣教中心可以作为入口设施,为一般的游客提供信息。这里没有必要对“曲宗贡大本营”进行详细解说,而是主要介绍白马雪山和当地的关系。比如白马雪山对于当地人来说如何重要,白马雪山的生态系统具有哪些功能,如何支持当地人的生活。比如水源、食物、生计。

东竹林寺宣教中心

●曲宗贡营地提供的又是不同的信息,重要的有四个方面:

保护区的信息。例如保护区的结构和作用,保护区管理局成立以来主要开展了哪些工作;
当地居民的信息。例如四个村子的位置、为什么人们生活在这样偏僻的地方,现在,当地人和保护区之间的关系,从这里的自然环境获取什么?对这里的自然保护是否做了贡献。因为,也许会有人有疑问,怎么可以在保护区里放牧,这不会破坏环境吗?
活动项目的介绍。开展自然学校的工作,需要具备多个具体的活动项目。因此,在这里需要对各个活动进行介绍,比如观鸟观花等生态旅游项目,或者学做牦牛奶酪等体验藏民生活的项目。除了利用自然之外,还可以把当地传统生活设计成项目,提供给游客。
自然环境的信息。保护区生活着哪些生物,常见的植物、鸟类、昆虫,一周的天气预报等等,提供国家公园游客中心所必需提供的、有关自然环境的信息,并且需要经常更新。可以专门安排一个房间来提供这些信息。

●游览路线上也需要通过指示牌等方式提供信息。比如我们这次进入营地要步行一个多小时,一开始大家是集体行动,但因为空气稀薄,各人的速度开始有了差距,渐渐地队伍拉开了。在前后无人的情况下,第一次来的人会担心自己是不是迷路了。这时候,如果有一些路标就好了。另外,路上有很多火灾后留下的烧焦的树木。一般来说,海拔低的地方,这些烧焦的树会渐渐腐烂然后倒下的,白马这里因为海拔高,所以还一直竖在那里,在日本我们称它为“白骨林”,这是高海拔地区特有的现象。对于这样的景观,如果有一个解说牌的话,那么身边即使没有导游或者工作人员,也可以自己去了解了。

建立标识系统时需要非常注意,比如要用符合自然环境的颜色和材料,比如用鲜艳刺眼的颜色或者塑料牌都是不行的。除了指路和解说以外,还有安全上的信息。比如,我们这次进山时经过一个有很多石头滚落的地方,如果在日本的话,我们必须要标识出来,让游客注意。如果没有标识,一旦发生事故,那么就是保护区的责任了。

●需要事先提供的信息。我们一开始都是坐车,因此不会踩到路上的牛粪马粪。直到下车后开始自己走路时,才会忽然发现地上都是牛粪。这可能会成为游客,尤其是不熟悉农村环境的城市人,对这里留下的第一印象,也可能留下某种意义上来说不太积极的印象。因此,如何在一开始就提供这方面的信息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事先告诉人们“这里从什么时候开辟牧场,很多年来开展放牧活动,这里大片的美丽草原就是这么维持下来的”,那么,人们也就能够理解了。在人们开始步行之前,如果有这样的一个解说牌的话,人们就不用带着不愉快的心情,还是带着对这个地区的理解开始他们的体验活动了,其效果会很不一样。

如何培养人才

我们所要做的人才培养,不是把城市里的人带到这里让他们成为导游,而是要培养真正的当地人,因为只有他们才能说出有当地口音的语言,才能真正表现当地藏族人的生活。我们需要的是这样的导游。这些人可能不像城市人那样具有很高的沟通能力,也没有很多熟练的、与人交往的技巧。所以需要培养他们1)“传达信息”的技术。日本有很多培养自然体验师的机构,我所在的生态游中心也常常举办这样的培训。解说技术大多是通过实习、现场学习,而不是讲课进行传授的。这一点很重要。

另外,到这里来参加培训的人大多有着自己的想法和目的。有些是因为喜欢自然、喜欢这个地方,有些是因为宗教信仰的关系。那么也会有些人不是主动参加,而是被村子里派来的。有些甚至可能更喜欢城市生活。正因为大家的想法不同,所以培训如果光是教授技术,那么就会出现问题。为什么要当生态导游?是为了挣钱吃饭?那么,在一开始收入非常低的时候,那些没有任何理想只是为了挣钱的人可能就会放弃了。所以有必要一开始就统一大家的想法,这也需要通过培训达成,也就是先进行2)关于理念、愿景的培训,然后是技术的培训,3)安全、管理的培训。比如在自然环境中的行为规范,对藏族历史、地区文化的尊重等。

最后,4)关于自然知识的培训,比如树木、昆虫、哺乳类等生物知识的培训。比起我们,那些熟悉白马的专家学者更适合当老师。保护区可以加强与城市里的NGO和市民团体合作,这样有很多好处——会有更多城市人到这里参加活动,同时还可以利用NGO的经验、方法以及各种资源。可以和云南省内的NGO,比如藏区的、昆明的合作,也可以跨省,比如成都。可能通过举办研讨会来建立合作网络。

保护区、NGO、当地社区、地方政府各扮演什么角色

● 保护区的角色

保护区是白马雪山自然学校所在地,提供设施、活动场所和活动项目,配备解说员和生态导游。
开发各种互动式的展示方法和体验型的解说手法,以便更有效地为来访者提供当地全年的自然信息、社会人文信息。
持续地开展各类充分利用保护区自然环境优势的体验型活动项目。

●  NGO的角色

为保护区建立自然学校提供专家的意见、提供培训
开展各种网络活动,把城市居民和保护区连接到一起

●  当地社区的角色

保护区内四个藏民村子的人们要更好地认识到藏民的传统生活和习俗是珍贵的资源,大家一起合作进行保存和公开。

协助将传统文化、习俗融入生态旅游、环境教育项目的设计中。
当地居民自己参与提供服务。
※政府和保护区要积极地鼓励社区参与。

●  政府的角色

保护区通过自然学校的活动来进行环境教育的普及并且使之产业化,这都是为了能够将来长期维持良好的自然环境和文化资源,对此,政府需要进行以下的支持:

鼓励中小学利用保护区的自然学校开展课外学习活动。
鼓励当地居民参与保护区自然学校的运营
采取更加有效的方法提高城市居民的自然环境保护意识。
为了支持保护区自然学校的各项活动提供一定的预算。
在可能的范围内,制定条例和法律来对以上的活动提供依据。

口述/文字(部分):广濑敏通(日本生态游中心代表理事)
编辑:屋久子

中日公益伙伴
http://csnet.asia/archives/9970?lang=zh-hans

分类: 教育, 生态, 言论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