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态, 言论, 道德 > 我始终无奈忘记那些眼神

我始终无奈忘记那些眼神

2012年9月1日

在玉树州国民病院的帐篷里,扎西永措冲好药后用嘴给感冒的女儿喂药。记者龙成通 摄   

怀德儿童福利院,孩子在帐篷里通常不能自在出来运动,所以对外界充斥好奇和盼望。记者倪黎祥 摄

结古寺灾民物质常设发放点,领到被褥的受灾大众心安了。 记者倪黎祥 摄 玉树机场,藏民对运送伤员的广东公安边防总队官兵跷起大拇指表现感谢。记者倪黎祥 摄   

我始终无奈忘记那些眼神。那么幽微却又那么动摇,布满苦楚却满怀对生的渴望。角落里,一位躺在担架上的妇女,当我的眼光和她相遇,她直直地盯着我,短短多少秒的眼神对视,让人难以正视。回过火去,眼泪静静滑落下来。   

这一幕产生在4月16日13时,间隔青海玉树地震发生大略29个小时――而我,经由持续18个小时的跋涉,终于下降在玉树巴塘机场。第一批震区伤员,简直是跟第一批专业救援队同时到达机场。刚放下背囊的救济队员立刻投入和时光的赛跑,奋力从逝世神手里抢回一个个性命。   

并不大的候机厅很快被伤者填满。脚步声、叫嚷声、呜咽声混成一片。而我看到的是牢牢抓在一起的手、温顺的亲吻、微微的抚摩、抬头的呢喃……一种强盛的力气在无声地传递,伤者能够为本人至亲至爱的人,竭力保持自己非常衰弱的生命,直到被抢救那一刻。这就是爱呵!这本能、忘我的爱,让生命变得坚挺坚强。   

再看那些眼神,不再无力,而是蕴含一种隐隐的坚韧;那几点光辉,也不再是即逝的星光,似乎随时能爆发出无限气力发明生命的奇观。因为有爱,他们都不愿、不舍废弃彼此。匆匆熄弱的生命之灯再次焚烧。   

由于有爱,玉树必定会刚强。文/本报特派玉树记者倪黎祥

http://blog.xuite.net/skuews158/blog/62533001-%E3%80%80%E3%80%80%E6%88%91%E5%A7%8B%E7%BB%88%E6%97%A0%E5%A5%88%E5%BF%98%E8%AE%B0%E9%82%A3%E4%BA%9B%E7%9C%BC%E7%A5%9E

分类: 生态, 言论, 道德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