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状况, 言论, 趣事 > 闲谈还俗及善护自心

闲谈还俗及善护自心

2012年9月5日

今天接到一位道友的短信,说他还俗了。我真的为他悲哀。可是已经既成事实,指责和不接受现实只会让别人更失落。故劝他尽量减少不净行以免心相续中贪心的染着更严重,另,不要舍弃因果正见和护持菩提心。好歹得给人以希望啊。不然还俗的人很容易自暴自弃。我见过还俗后自暴自弃的人,有次在拉萨街头,一个藏人把衣袖搂起来给我看,我诧异地看着伤痕累累的他,他失落地说:“我好后悔啊,我用黄金换了垃圾!我后悔得经常用刀子划自己,只能借酒消愁!”可惜我那时对佛教还是零点起步状态,无限同情地看着他,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以前在拉萨,遇到一年轻汉人,他向从印度归来的大德然果仁波切辞行,说自己要去五明佛学院。然果仁波切只说了一句话:“别造恶业!”年轻自以为自己有本钱,他还在给别人说:“仁波切要我别造恶业,这是什么意思啊?我去学院代表我想学佛和有进一步了解佛法的意向,他怎么这么说我呢。”

本来这事一晃已过多年。结果六年前我的另一位朋友给我讲了故事的下一部分。她说自己的学校招收了一位老师,结果那位老师心态特别不好,总是和她作对。那位老师私低下也对别人的老师说:她明明知道自己不对,但看到我那位朋友过得那么好,她实在忍不住嫉妒而与我朋友作对。我朋友说,“当初是看她可怜才收留她的啊。她从英国留学回来,去五明佛学院出了家,结果遇到从拉萨赶过去的年轻男人,没管住自己,怀孕生小孩了,学院住不成了,只好到处流浪,结果小孩也死了。她那么可怜,我给她一个生存的机会罢,谁愿意走到这一步。她完全可以在我这里好好教小孩,好好闻思修,我这里学佛的条件这么好。可是她这种心态让我没法收留她。最后她走了,我也没挽留她。”

后来又听到了关于那个男子的对话,说那个男子几年后还在叨唠,说然果仁波切要他不造恶业是什么意思呢?另一位知情者说:这个男的太可怜了,他都让尼姑破戒了,还没意识到自己造了无边的恶业,还不抓紧忏悔!还在说然果仁波切说他不要造恶业是什么意思!这不是明摆着仁波切看出来了他会造恶业在劝阻他吗?可惜他不敢承认也不敢面对,还把人家还俗的尼姑抛弃了。

唉,我们真的没有面对自己的勇气。哪怕遭受果报苦不堪言,还在为自己开脱,其实不敢面对业因果有什么用呢?还不如低下头来老老实实承认错误再从头积累资粮。

不管我们造作了多大的恶业,不管要面临多惨的果报,就算我们要下地狱,那受完果报之后是不是还要从地狱出来,是不是还是要集资尽忏?众生的习气是不是还是要追求好的东西?那还不如当下就沉静下来,好好地积累善业功德和认真闻思修,只当为从地狱出来后的生活集资好不好?再说,多集资尽忏,也能减少在地狱的受苦时间,甚至直接忏悔清净所有的业障的啊。如果一切过失都是定业,诸佛菩萨那么费心地给我们宣讲那么多佛法干什么呢?我们何苦遇违缘就自暴自弃而不奋起直追呢?其实罪由心生,亦由心忏。好好闻思修始终会有忏悔的方便善巧的。上次我读到信心法师写的《生命中的挥手》一文,为那位不敢出来拜见上师的人特别惋惜!上师都做完了抉择的事,做弟子的听从具相上师的安排会有什么错呢?还是对上师缺乏信心啊。

说了这么多,我想闲聊的内容即我们的我执。我们都在拼命努力地学佛,同时也尽可能在发心。可是发心的过程中一不小心,因习惯了某种氛围,所谓的对外境的习惯,就是让心住在那种状态之下,若不勤扫心尘,等这种惯性力发展到一定程度,我们就得为变异带来的不安和不适付出因执着的痛苦和代价,而轮回中一切无常,一定会有变异的。很多时候,道友们之间其实并没任何的恶意,可是因为难以觉察的、微细的自保心态,不经意中做了伤害别人的事还没反应过来,至少我自己就多多做过,只能猛烈忏悔了!也代所有因发心而不经意中伤害了别人的道友诚心忏悔,愿大家在发心中既尽心对上师、道友和所有众生,也挤时间打坐和实修,这样双管齐下不容易造业。

大恩索达吉上师翻译的《禅定休息》中云:“现今时恶人横野,静处精勤成自利,如翼未丰不能翔,不具神通难利他,应修自利心利他,散乱愦闹魔诱惑,自心无惑勤修法,死时不可悔悲哀。”阿秋喇嘛在传法时也提过,其实对于凡夫而言,最初只能生起国王的发心,没有一定修持的人,连自己尚保不住,何以真实长久地利益他人?只有自己对法义有了稳固的了知、觉受和证悟,才有可能比较究竟的利益他人,否则很难保住自己的发心。哪怕我们在具相上师的座下发心,也要小心小心再小心啊!不怪别人,只怪自己无始劫以来所造的恶业习气太重,一不小心,小荷已露尖尖角,我们还以为新荷美得很,却不知违缘的接近往往是以我们能接受和喜欢的方式靠近我们的,一旦我们把头伸进去,才知又是另一个恐怖的轮回!

喇嘛钦!喇嘛钦!喇嘛钦!我实在不该多嘴!

今天白天写的这篇文章,让我自己难以平静。本想写文章只当和自己聊聊,过会儿就安静的,没料晚上想起来了一段往事,完全睡不着了。

我想起来了,我与那位男子有过一面之缘。当时我在拉萨市最大的新华书店对面的小餐馆里请别人吃晚饭,他被别人一起带来吃饭。开始大家还客客气气在聊天,后来他讲话讲急了表达不出来,就用英语直接叫开了。当时我一听乐了,因为我也会犯相同的毛病,话说急了自己改了语言还不知道。后来整个谈话就变成了我们两个用英语聊天,其他人用汉语聊天。本来是我请客,最后变成了他抢着付款了。尽管现在我根本回忆不出他长得什么样子了,但我还吃了他的一顿饭。

我们都想学佛,可是,真的一不小心,不知哪里又出故障和违缘了。违缘不会和你打招呼,都是呼啸而来的。

喇嘛钦!但愿我能斩断散乱之缘。别把小命再丢在违缘里!

原文:智悲论坛   http://www.bodhiinstitute.org/forums/index.php?topic=37450.0

圆满金刚 (藏)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f4d31400102e8jk.html

分类: 社会状况, 言论, 趣事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