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治, 汉博, 言论 > 藏南有望回归祖国:看中国到底在那里干了些什么?

藏南有望回归祖国:看中国到底在那里干了些什么?

2012年9月20日

笔者在对中印关系问题进行历史回顾的时候,总有网友在回复中纠缠藏南问题。在感情上,我能够理解藏南问题对国人的伤害,但是边界作为两国经济、政治和军事斗争的产物又不能感情用事。藏南未来会怎么样呢?经过反复衡量事态,笔者得出的结论是“藏南回归应可期”。

决定藏南事态的第一个要点在于藏南问题和其他边界问题一样必须服从于国家的总体战略意图,笔者始终相信的是今天中国的总体战略意图和建国时并无二致,那就是用尽量短的时间强国富民。

普金说俄罗斯虽大,但无一寸土地多余,激昂是够激昂的了,但他接手的俄罗斯却是沙皇俄国以来国土面积最小的俄罗斯,比起辉煌的大苏联,俄罗斯民族失掉的土地岂止一寸?

面对沥血的历史灾难,即便强悍如普金,又徒唤奈何?面对魏国可能发起的灭国危险,秦孝公甚至将秦国安身立命的秦东函谷关都割丢了,但是他利用忍辱负重的短短二十年类似苟延残踹的时间,任用商鞅厉行变法,最终不仅收回了函谷关,而且为华夏一统奠定了基础。

毛泽东在国内战争时期曾说留地失人人地皆失,存人失地复地可期,自古就是一真理。总结以上事例,我们可以看出关键不在于失地或失多少地,在于通过失地是否达到了预期的战略目标。在这一点上,有一个倒霉到底的例子,那就是蒋介石的抗日战略,同样是不计一城一地的得失,同样是大踏步的后退,我们的蒋委员长就有本事从来找不到一次主动出击的机会。

相反倒是抗战初期人数仅仅数万,枪械不过万支的中共,敌进我进开辟了成百万平方公里的根据地。这还不是最严重的,更严重的在于退往西南的这群老爷非但没有在腐化堕落的道路上有所警醒,反而愈演愈烈,给我们表演了一出虽然砍手砍脚照样怡然自得的丑剧。

所以失地是否得利,是否可以复地可期,关键在于人的主动精神。所以笔者以为当今网上蔓延的失地恢复无望的心态,归根结底来源于对国内政治的失望。我们确实有问题,笔者也曾因为某些问题愤怒得难以自制,但说我们在一天一天地烂下去,这不是事实。

因为作为强国富民的主体,中国人民没有懈怠,中国的问题往往是人们努力得过度了,也正是因为这样,这些年强国富民的工作一年一年地在进步。从这个角度上说藏南事情还可望!

有一种说法是藏南是国际问题不同于国内问题,实际上这种看法过于短见。从人类历史的大趋向上说,没有一个国家是一成不变的。仅从二战结束民族国家纷纷独立到现在的七十年时间的历史发展趋势,我们不难得出人类正在走向天下一统的结论。

首先是以世界经济一体化为特征的世界统一市场的形成,和在统一市场形成过程中各国出现世界性产业分工的特征,中国利用这一趋势,迅速弥补了国家的工业化的轻工业和现代工业短板,而印度则在中国之后开始进入初级工业分工的体系。

经济上的一体化决定了政治上的整合倾向,欧盟、拉丁美洲共同体、事实上的北美经贸区等可以让我们看出这一端倪。

美国占领世界市场食物链的顶端,将剥削和压迫带来的不公正、不安定转嫁于产业链低端的其他国家,由此导致的国家动乱此起彼伏,我们可以得出结论,这个“由美国主导的产业分工导致的不平衡发展的世界将是一个极端不太平的世界,尤其对中国和印度这样的人口大国就更是危险”。

了解了这样的背景,我们就完全可以预期未来的世界决定于我们在世界产业链上的位置,取决于最近二十年内中国的发展,世界政治版图不是一成不变的,只要能获得利益,国界不是我们的障碍。

中国自古就有天下一体的观念,要有纵横四海,开合八荒的气概。从这个角度说,藏南不是我们唯一的目标。

我告诉一位老兄,前辈之所以没有收回藏南是因为他们心有余而力不足,却引来了这位老兄的谩骂。那么,请看中印藏南边界的地形图,请看麦克马洪线以北的皑皑白雪,藏区人口不过200余万,就是现在说他经济落后,社会发展滞后也不是一个错误的断语。

整个边防物资和人员补给传统上都来自川康,仅川藏公路长达2000余公里,从主干公路到麦克马洪线又长达500—1000公里。而印度从平原到麦克马洪线纵深仅300—400公里,也就是说解放军的后勤补给线比印度长整整5倍有余。

就是傻子都可以看出,如果发生持久战,解放军将会落个力竭而亡,自刎乌江的下场。另外还有一个事实是就是六二年的反击战解放军也不是在所有方向上都到达了传统习惯线,两个重要的大捷,达旺大捷和瓦弄大捷分别发生在藏南西侧的瓦弄—邦迪拉河谷和藏南东侧雅鲁藏布江察隅河谷一带,整个藏南核心区的墨脱—果波河谷却没有发生大的战斗,何解?

2011年通过南迦巴瓦峰的隧道终于通车,在五代人的不懈努力下,一条全天候公路到达了墨脱,然而这一天距边防作战已经整整50年了。以公路到墨脱为标志,中国整个藏南边防公路网络全部建成。以青藏铁路完工为标志,西藏作为孤悬天籁的危险时代完结了,中国的边防补给全面超过了印度。

最近边防的演习5分钟打出炮弹数千发,在人拉肩扛的时代是不可想象的。如果能够看到这一天,毛泽东、张国华和谭冠三等前辈一定会含笑九泉。条件具备了,关键是看怎么用,印度已经知道怎么用了,他们在边界又增兵四万。从这个意义上说,藏南回家已可期。

有一种说法是藏南印度已经移民几百万,藏族支系珞巴族已是少数民族,所以藏南无望。这种说法有一定的道理,毕竟任何领土的纠纷本质上是人心的争夺。但是为什么人心的争夺我们就一定会输呢?不管是哪个民族,希望富裕幸福是不会改变的渴望,有人说印度教徒安贫乐道,其实这和三四十年代爱因斯坦叹服于汉民族的吃苦耐劳好有一比。

真正觉醒的人民不会容忍任何非公正的待遇,印度今天的问题归根结底在于他们欠人民一个彻底解放的承诺。一位女游击队员在没有任何生还希望的情况下与政府军鏖战27小时,最后战死不屈,这中间体现的是什么东西,中国人是很熟悉的。

笔者有一个提议,尽管中国今日不允许双重国籍,鉴于藏南的特殊情况,我建议给予所谓的印度阿鲁纳恰尔邦所有居民,包括珞巴族、印地族、伊斯兰信仰各族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承认他们的双重国籍,给予他们自主选择国籍的权利,支持他们回到中国藏区甚至内地工作、学习。

谁说中国不可以有印度族呢?从这个意义上说,民心尚可取。当然一定要防范达赖乘机派一两个代表回来,但也不要怕,敌之可来,我亦可往嘛!

从以上分析,笔者坚信藏南回归应可期,这种回归决定于今天我们在每一件国内事业上的成败,只要我们做好了我们的事,藏南的回归就是成熟于母腹的婴儿,大海上可以看见桅杆的一艘航船。

昆山公安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96dead0102dzq8.html

分类: 政治, 汉博, 言论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