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军事, 政治, 汉博 > 印度对华政策的西藏牌

印度对华政策的西藏牌

2012年10月29日

作者:高塔姆 / 董幼学/编译

来源:中道网

摘要:日前,印度智库防务研究与分析研究所(IDSA)发布了2012年特别小组报告《西藏和印度安全:喜马拉雅地区、难民和中印关系》。翻译此文不代表本网站支持其观点,对当中不恰当的措词未加以修正,仅为研究者和决策者提供一个全方位的视角。

导读:在当今的形势下,两方面的因素使得西藏对印度具有重要意义:1)宗教和文化因素;2)生态因素。日前,印度智库防务研究与分析研究所(IDSA)发布2012年特别小组报告《西藏和印度安全:喜马拉雅地区、难民和中印关系》提出证据支持这一观点。报告传递的一个关键信息是西藏难民没有对印度的安全造成威胁,但这一结论需要有更透明的数据基础支撑。本文为该报告的摘要,题目为编者所加,全文翻译如下:

由高塔姆(PK Gautam)领导的特别小组报告《西藏和印度安全:喜马拉雅地区、难民和中印关系》一书是对地区和国际关系的一个重要贡献。在当今的形势下,两方面的因素使得西藏对印度具有重要意义:1)宗教和文化因素;2)生态因素。报告提出证据支持这一观点,认为藏化的西藏比汉化的西藏能更好地维护安全。报告传递的一个关键信息是西藏难民没有对印度的安全造成威胁,但这一结论需要有更透明的数据基础并在常见的宗教问题上与西藏流亡人士展开更多合作。

报告对七个研究问题做出了简短的回答:

1 藏传佛教对印度的喜马拉雅地区有什么影响?

这种影响与喜马拉雅地区印度佛教对西藏金刚乘佛教的影响重叠,双方互相影响和包容。另一方面,政治影响并不是很大。

2 西藏难民及其在印度的宗教和政治状态如何?

他们是受到尊敬的,这也是印度可持续软实力的证明。

3 达赖喇嘛过世后,印度会如何应对?

印度到时必须帮助西藏流亡政府(TGIE,现命名为藏人行政中央)的领导人接掌大权。特别小组强烈赞同这一立场,但担心西藏会因为十五世达赖喇嘛而出现分裂的危险,这是因为在十五世达赖喇嘛的问题上,必然会出现一个由中国任命的班禅喇嘛。

4 西藏难民对印度的社会政治氛围有什么影响?

良性的影响。

5 西藏难民如何影响中印关系?

在历史上西藏难民是中印关系的中心。现在经济和贸易取代难民问题成为中印关系的首要关切,但从软实力上来说,印度向难民提供庇护与我们的软实力文化战略是一致的。

6 寺院组织(包括达赖喇嘛组织)对中印边境和达旺问题有多大的影响?

在阿鲁纳恰尔邦,达旺寺和其他由流亡藏人重建的主要寺院(如在邦迪拉地区)都是由印度僧人管理。拉达克地区则既有流亡藏人也有印度僧人管理。需要从那些拥有或者能够授权相关资料的政府机构收集更多关于寺院负责人职责和任命程序的信息。印度人对达赖喇嘛非常信任,但这种信任可能不会延续到他的继承人身上。因此,需要开展与西藏流亡政府的对话。

7)西藏难民是印度安全的一个威胁吗?

不是。对西藏青年大会(TYC)引发的民族主义暴力的担心是言过其实的。

政策建议:

报告以现有涉及打西藏牌和建立西藏圈的政策文献为基础,提出以下一些主要的建议:

●在任何情况下,流亡寺院即为西藏流亡政府的机构。印度政府现在需要就寺院问题加大与流亡藏人的接触和对话。至于葛玛巴,他不可能对印度人产生负面影响,但我们必须获取他的信任。

●西藏问题可以是中印关系的缓和地带。亚洲佛教徒(蒙古、不丹等)视印度为佛教的源泉。这是一种外交资源。同时需要鼓励创新西藏研究。

●为了制定更贴合实际的政策,需要通过整合流亡者数据以对所有西藏流亡政府机构和宗教机构进行一次调查来查明事实。

●现在考虑让西藏难民入籍印度可能为时过早。由于西藏流亡政府本身就反对入籍,所以需要与他们展开更多的对话。尽管签署难民公约不是本次报告的首要关切,但制定一个具有全民共识的难民政策是适宜的。

●需要制定一个专业的登记证和身份证注册程序,同时需要精细的反情报工作。

●必须把藏语作为一门学科重新引入到国防学院(NDA)。可以让那些与中国和西藏打交道的外交官和官员在西藏接受适当的语言培训。

●印度不应让中国成为佛教的领导者。通过东望政策和即将成立的那烂陀大学(Nalanda University),印度将会获得在世界佛教徒中应有的地位。需任命高素质和有积极性的专业人才在那烂陀大学任职,同时需要与所有佛学研究院建立联系。通过积极参与佛教研究和活动,必须让其他国家视印度为佛教的中心。为此,必须投入更多的资金、资源和工作岗位。

●政府现在必须开始与西藏流亡政府就各种紧急情况展开全面的对话。促进达赖喇嘛组织及其附属机构的民主化和去机构化(如果有需要)可能是一个选择。同时,达赖喇嘛也会是一个谈判的工具。为此,必须恢复达赖喇嘛与印度总理的会晤惯例。

●外交部可以发布一份解决争端的摘要,让外交官和其他官员做好应对中国任何要求的准备。印度必须明确表达自己在达旺问题上的立场。同时需要对在边防人员会议(BPM)与中国同行接触的军官和其他人员作特别的指示。由于没有太多关于1962年战争前后那段历史的口述历史和人们态度转变的学术研究,所以通过到当地生活并记录口述历史让更多的研究学者和当地人展开专项研究可能是值得的。

●印度从未声明西藏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印度只承认西藏是中国的一个自治区。让决策者重拾这一概念很重要。

●需要把佛教作为印度和喜马拉雅地区软实力的概念融入到行政人员、外交官和军官的培训课程,甚至可能需要一个软实力部门来行使印度的宗教外交。为了传递一个潜在的软实力信息,这项计划可以命名为帕德马萨姆维阿底峡

●非蒙古人种印度人必须接受教育和培训来克服对蒙古人种族裔的歧视。这个问题涉及到我们如何对待那些长相相似的东北边境地区人民、西藏人、尼泊尔山民和不丹人。

●设想如果明萨不能立刻收回,那么冈仁波齐、玛旁雍错地区的领事(拉萨领事,如果上述地区附近城市没有领事)应考虑如何处理。

●需要加大对西藏的研究。尽管本次特别报告主要涉及藏学或西藏研究,但基础设施和生态学、人口统计学是未来地区安全的主要驱动力。未来还需要对西藏做一个更全面的研究。

【相关信息】

作者:高塔姆(PK Gautam),系印度防务研究与分析研究所资深研究员、退役上校;潘达(Jagannath Panda),系印度防务研究与分析研究所研究员;扎克尔·侯赛因(Zakir Hussain),系印度防务研究与分析研究所研究员。

原书《西藏和印度安全:喜马拉雅地区、难民和中印关系》(Tibet and India’s Security: Himalayan Region, Refugees and Sino-Indian Relations)是印度防务研究与分析研究所的特别小组报告,2012刊登于印度防务研究与分析研究所网站。原文链接:http://www.idsa.in/book/TibetandIndiasSecurity

印度防务研究与分析研究所(IDSA)是印度一个非党派的独立智库,始建于1965年,致力于促进国家和国际安全,其对印度的外交和安全政策产生过重要的影响,涉及核武器、军费开支、印度的传统和非传统威胁等。

(本文版权为中道网与作者所有,转载本文请保留完整的著者信息,并注明“来源:中道网”。)

http://blog.ifeng.com/article/20062844.html

分类: 军事, 政治, 汉博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