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治, 汉博, 言论 > 由余杰谈西藏说起/孙林(孑木)

由余杰谈西藏说起/孙林(孑木)

2012年10月31日

2012-10-01
余杰谈西藏,如同他出国或写影帝、写刘晓波都是他的自由。观点没有一定要所有人都同意或赞赏。

不在那儿生活,却总是要谈那儿的事,是海外人士极不愿意却也争前恐后的一件事情。海外的人实因乡情作祟,不谈国内,或真是无以度日。

其实无论墙内或者墙外的人很多人都明白,墙内的事情只能靠墙内的人,在墙内奋斗解决。而墙外开放的新闻平台,可以充分地让墙内的信息交流,寻找同道,没有阻碍的发表意见。大作用就在这里,好好利用才是正事。

对余杰有很大意见的人,大多都在国内生活。也并且没有像刘晓波一样得过诺贝尔奖。甚至连一个像我08年在监狱时阿莫发的“公民奖”都没得过。更没有一个兄弟能够像余杰一样,能给自己写点什么或说点什么。

中国的一切改善都只能依靠生活在这片土地上拼死奋斗的人改变。国内的人整体状态决定了国内人的生存结果。这些改变不可能取决于海外的某些演讲会和酒会的豪华程度和数量多少,更不会取决于网络上一轮又一轮唇枪舌箭的泡沫中。

离开了滋养的土地,言论就没有了应该有的要素,离开越久的人们,可千万别像某个将军似的,连自己爷爷和上帝都分不清了。

最了解异议人士受政府镇压情形的自然只有受政府镇压最严酷的异议人士了,我的朋友秦永敏如今可算是神农尝百草,百味尽知了!

……

从认识的角度讲,被迫出国的人都对国内的看法大多是消极多于积极的。由于思维定势,接触的消息又满满是消极的,自然无法看见真的有创造力的积极的因素。

在大厦里高谈阔论;在豪华盛会上激情四射;在丰盛的酒会和晚宴上宾主尽欢;如果捐给国内受难的异议人士却是实际的又不可预料的作用。

像孙立勇和杨建利为了国内四处奔走,募捐、倾囊相授的人,毕竟凤毛麟角。当然国人在海外生存也是件难事,国内的人对这部分同胞应有理性认知,不要存非分幻想才是。毕竟多数人还是更乐衷撒钱于光鲜露面和私下的觥筹交错。

回到开头,再谈西藏:西藏首先是西藏人的西藏,其次才是什么国的领土。非藏人谈藏人的事总会有些隔靴搔痒的感觉。若说国内西藏人的痛苦和现状,则必定绕不过唯色和王力雄。底层的和真实的东西都在他们的博客和文字中。连文字和语言都不通的汉人,显然无法跟汉藏双通的人比论谁更了解藏区了。用过头的话说,那就是“道听途说”了。这一点即便是达赖尊者也要依赖当地的藏人才可以真实地了解藏区的情况。

世界的变化,瞬息万变。网络时代的人们觉醒,是从来没有过的一个时代。而这觉醒如同核裂变一样地改变着人们的处境。依照过去推演现在还有未来,显然是会大失水准的。积极地看一件事情,并努力地把他往积极的道路上推,才是根本。毕竟很多新的变数取决于国人的清醒程度,而网络时代国人的觉醒也是无法估量的。甚至既得利益集团也开始异常地清醒了。

就拿朝鲜来说,也是有进步的。04年有位朝鲜高官对我说:“你是带手机进平壤的唯一一个外国人”。而如今朝鲜也是手机遍地了。再从我们的微博中看到:从要当官到当官难,这不能不说是个进步。从屈良富被提审问话到我发了推就放人,这不能不说是个改变。还有从封杀我的博客到限制我博客的流量你更不能不说这已经是开放了一步。

……

我看到的也仅此而已!

孑木的博客
http://jiemu529.blog.163.com/blog/static/192557008201291896564/

分类: 政治, 汉博, 言论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