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治, 汉博, 言论 > 由达赖的一段话想到的

由达赖的一段话想到的

2012年11月21日

对达赖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最推崇他的,是近年推特上的一批中文用户,早已超出信仰范围,基本和英美一个立场。我以为,关键的关键,还在于达赖及其流亡团体,到底是不是分离主义者。

达赖到底是怎么回事,最好的证明是他的言行。有一个西藏流亡政府办的“藏人行政中央官方网站”http://www.xizang-zhiye.org/     ,代表达赖及西藏流亡团体。在这个网站的首页,多年来有一段话:“多少世紀以來,西藏人和中國人相鄰而居,多數時間和平友好相處,偶爾也有戰爭和沖突 的時候。今後,我們也沒有別的選擇,只有毗 鄰而居。如果我們選擇與中國呆在一起,我們應像兄弟姐妹一樣一起生活。如果 我們選擇分手,我們應該做一個好鄰居。無 論如何,與中國持長久的友好關係應該是西藏一項根本的原則。 達賴喇嘛于一九九五年九月九日”

这段话友好而克制,温情、宽容、智慧,确实充满慈悲心。如果稍加修改让日本政治家说出来,用在中日关系上,那简直是求之不得的事情。可达赖这么一讲,透露出重要的两条信息:达赖主张“西藏人”与“中国人”是邻居,“西藏”可以选择与中国呆在一起或者分手。任何人,无论站在何种立场,在看完这段话之后,也不能否认达赖就是一个分离主义者。至于数年前,达赖公开宣布“我放弃西藏独立”,同样是非常清楚或者非常复杂的表述。

达赖是个杰出的宗教领袖,为保存西藏文化做出不凡的贡献。这不能成为他谋求独立的理由。达赖确实是个和平主义者,虽然有过诸如西藏青年大会比较激进的传言。这也不能成为他谋求独立的理由。中国共产党在西藏做了许多不应该的事,特别是强行推广无神论。这更不能成为达赖谋求独立的理由。西藏不是共产党的,也不仅是几百万藏民的。就像台湾不仅仅属于二千二百万台胞。在中华民族的整体利益面前,任何独立倾向都是不可谅解的。

我观察西藏问题多年,发现无论是藏人还是他们的西方支持者,主张所谓“西藏独立”最有力的武器,就是“西藏历史上曾经是独立国家”。独立国家这一现代政治概念是否适用于西藏、西藏何时为中央政权直接管辖,暂且不论。单以这一“历史上曾经是独立国家”的概念就不值一驳。“西夏人”可以用同一概念,主张宁夏甘肃独立。“大理人”可以用同一概念,主张云南独立。满清遗老遗少,在日寇支持下用这一概念搞了个伪满洲国,挂在千古耻辱柱上。韩国和朝鲜,至今在以“渤海国”为理由要求中国大片领土,成国际笑柄。中国台湾有些人,正以“荷兰殖民”为开端建设他们的“历史独立”,学术界都懒得驳他们。

西藏流亡团体内部有卫藏、康区、安多三大来源,迫使达赖提出的西藏概念是包括云南甘肃四川部分地区、青海西藏全部的“大藏区”,一个“历史上也没有独立过的地区”。外部,流亡藏民在流亡之前就与美国中央情报局有直接联系,十万流亡者长期聚居印度。所谓西藏问题,已经不是单纯的民族独立或者宗教自由。在这一背景下,无论北京执政者是共产党还是国民党,甚至是民进党,达赖恐怕也没有什么不同的收获。

西藏问题的核心,是信仰自由。而恰恰是这个最关键的问题,即便在西方,也罕有关注。这让笔者对达赖的支持者深表怀疑。达赖的背后,清清楚楚站着美国,但美国绝不会允许摩门教领袖宣布:“我放弃犹他州独立。”满嘴仁义道德的美国人又一次显示了多重标准。美国人是一贯不在意被支持者命运的,从南越、格林纳达的民主领袖,到萨达姆、拉登这些活标本,以及水深火热的日本经济,需要买战争保险的韩国国民,下场都不怎么样。和美国人混,会死得很难看。

李牧署名文章版权归原作者,保留全部权利。转载请与作者本人联系

李牧的文史家园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92eee70102e4vw.html

分类: 政治, 汉博, 言论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