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汉博, 社会状况 > 作客藏家

作客藏家

2012年12月22日

人生数十载,未曾识藏家。
机会来了。

今年,我随团去九寨沟旅游,有心的旅行社特意安排我们去藏家作客。让我们了解了解藏胞的风土地人情,感受感受他们的文化习俗。

那天傍晚,我们游完了黄龙景区,趋车直奔九寨的藏家而去。

我们去的那家,并非深山老林地地道道的土著居民,而是比较汉化的九寨入口处不远的街边人家。

他们肯定预先得知了我们去的消息(他们也用手机,足见与时俱进了),所以,我们的车到房前时,已经有多人在此恭候迎接了。于是,主人跟我们每人的颈上,挂上一条哈达(颜色多种,象征吉祥)。另一些人就迅速地给我们拍照。向导—— 一个非常活泼健谈、热情豪爽的小伙子,自称阿弟的,就带我们跟着他,来到房前的小坝子。坝子的一边堆砌一堆乱石,像缸钵倒放在地上一样。高约1.5米,直径约两米左右。中间立着一根木棒,上面挂许多彩旗。他们把这些彩旗叫作经幡——上面印着经文的小旗。阿弟带领我们,反时针方向地围绕石堆转三圈(据说正宗的西藏藏胞是顺时针方向转)。说,堆里放着粮食,放着金钱,是他们的衣食之源。其实,就是以此来象征高山大地是他们的衣食父母而已。而我们的到来绕圈,会跟他们带来财运。

然后来到另一小坝。坝边准备了一排转筒——转筒是他们祈祷幸福平安的器具。让我们每人用左手依次转动每一个转筒,他们又照相。

这是一户较富裕的人家。一幢反向“凹型”的楼房,两层。装饰一新,富丽堂皇。非常宽敞,或许有数十间吧。我们羡慕不已!楼房的周围,彩旗飘飘,随风招展。高原风大,旗飘尤甚,乃至有声。进入藏区,只要看见房屋周围,有彩旗者,表明这是藏族人家。其他民族比如羌族就不这样。这就叫民族习俗。

于是领进堂层。屋内更是艳丽花俏,豪华气派。正面墙上供奉着他们领袖——喇嘛的像。叫我们两手合十,向喇嘛致敬,并为自己祈祷。然后将哈达放在右面的横木上,再走进右侧的客厅。客厅早就准备好了桌凳。桌子是长条形的,跟一般中等茶几差不多。凳子较矮,与桌子配套,上面垫着坐垫。桌子上摆好了待客的佳品。等客拢齐,主人安排坐好。阿弟为我们介绍:哪是青稞酒,哪是酥油茶,这是糌粑(烤干的),那是酥饼(也是烤干的),还有几个烤熟的土豆(他们叫牦牛蛋),一小碟我记不住名字的素菜,一小碟炒熟的青稞。青稞就是麦子(大麦的一种,估计产量很低)。然后阿弟让我们站起来,给我们讲解、示范。叫我们拇指握住无名指,再用无名指略沾青稞酒,向上弹,如是三遍。说,一是敬天,二是敬地,三是敬父母。意即天地给了我们衣食之源,父母给了我们养育之恩,应该敬仰感谢他们。然后坐下,品酥油茶,喝青稞酒,吃藏族食品。

他们以最隆重的礼仪,用最佳的食品来招待我们这些远方的客人(北京的、上海的、安徽的、江西的、湖南湖北的、山东山西的、我是本省的…难道还不是正宗的远方客人吗),说实在话,即使毫不挑食的我,也吃不惯这些“美食”。且来客中的大多数人也吃不惯。久闻其名的青稞酒,有一点点酒味,淡,不浓,谈不上香。名扬华夏的酥油茶,似乎也无特别的清香,远不如一般的花茶。而糌粑和青稞饼,不甜、不咸也不香,硬,放在酥油茶里泡一泡,勉强可口,无怪味。土豆就是带皮烤熟而已,炒青稞原汁原味,就是炒麦子的味道。那小菜,我尝了一下,难以下咽(也得咽下)。

一会儿,四个年青的藏族妇女,或许是炊事员吧,系着围裾,抬着一只烤羊,一只名副其实的烤全羊,在客人中巡回一周,非常地郑重其事。其间,阿弟带领大家站起来,面向烤羊,虔诚地向亡灵致哀,超度亡灵!之后烤羊抬走。我们坐下,继续食用。不久,那烤羊被分割,每桌一小碟,让大家“分而食之”。我暗忖,自己味口特好,是“大胃”将军,该大饱口富,饱餐一顿了吧!况且,有生以来,从未品尝过烤全羊哩,想来该是上品佳肴。于是迫不及待地拈了一块,送入口中。万不料,味道不佳:甚淡,不香,全无美感。须知:“美者,羊大也”。而面前的烤大羊,味并不“美”。我右边的同事小声对我说:“不香,太咸。”我便尝点,确是。原来,整只烤羊的咸淡并不一致。可他们是精心制作的啊,怎么连咸淡都不均呢!说明他们平时的生活,更加马虎,更不讲究。

我们汉人,特别是讲究吃喝的四川人,对藏胞们的饮食,确定不敢恭维。亲爱的藏胞们,像你们一样,我也是耿直人,说的是心里话,请你们别多心。反过来说,这倒反映了你们在那样艰苦恶劣的环境中,生活是如此的简单,而精神却是那么豪放爽快,乐观豁达。应该向你们沉习,向你们致敬!

酒过三旬,有人送来照片。一个个对号,每人两张,每张十元——原来他们照相是要收费的。且价格并不便宜——单纯的藏胞们,也颇具市场意识,很能做生意,很会赚钱,可见金钱的魅力。当然,对于我们游客来说,这点小钱,算得了什么。并不吝啬,乐意掏包。掏包之后,自然就散席了。

第二天,在九寨沟内,又去一家据说是九寨之首领的藏家参观,同样豪华气派。同样遭遇了头天的情景,只是未吃饭,一样游说买东西。这回是买的两尺来长,一尺来宽的经幡,每片20元,五种颜色,每种代表的祈愿意义不同。有人全买,100元。我买了一条红的,据说是祈愿儿女财源广进。同事买了条绿色的,据说代表生命,祈愿自己及家人身体健康。那位藏族美女还不摸钱,似乎表示圣洁,怕钱肮手,让我们自己把钱放在筐里去。然后又到那屋后的石堆上扔石头,挂经幡。暗自祈求经幡所代表的意愿。

藏胞们确实很豪爽,直来直去。他们是人,当然就有人的本性——爱钱。然而,他们是“君子爱钱,取之有道”。绝不像我们汉人,花花肠子多,说一套做一套,甚至为了钱,伤天害理、不择手段。据说藏区根本没有贼。几乎不用担心你的东西会不胫而走,不翼而飞!上面说的,表明他们很大程度上已经汉化,受到金钱的诱惑,灵魂开始异化了。

还有一点,值得一提,那就是他们能歌善舞(这是所有少数民族的共性),似乎随便找一个出来,都是“歌唱家”。且声调很高。显然,这是他们身居高原,肺活量大,连说话都粗声大气,唱歌自然声调高亢了。席间,就有他们自称是姐妹的几位男女,高歌了几曲,其中就有《青藏高原》,并有伴舞,伴舞之一,就有阿弟。我既教语文,也教音乐。在我听来,他们很靠谱,绝不跑调,且有板有眼,声情并茂。在这高原上聆听原汁原味的高原之歌,确实别有一番情趣!铭记心中,难以忘怀。

藏胞家庭和睦,维持大家庭(他们当然不实行计划生育)。我们作客的那家,据说有数十口人哩!小伙子多半去数十公里、上百公里的草原上放牦牛,或羊群马匹——此地是深山丛林,或许连牛羊都站不稳哩,如何放,况且草也不多,——家里留着老人或年青姑娘。九寨沟的姑娘并不原始,不落后,很现代,很时髦。人也美,水色尤佳!正所谓“一方水一方人”,“山美、水美、人更美”。

藏胞不讲究“吃”,但在乎“穿”。有钱之人是穿金戴银,珠光宝气。钱不存银行(也没银行),放在家里,用不完时,全捐寺庙。

久闻藏胞直率豪爽,热情好客。感受之后,果然如此。

政盲的BLOG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5d8be901019hk2.html

分类: 旅游, 汉博, 社会状况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