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回忆, 政治, 汉博, 社会状况 > 解放军鹰派回忆:去西藏之后真是把我吓一跳

解放军鹰派回忆:去西藏之后真是把我吓一跳

2012年12月23日

西藏这块,我曾经为了这个地方连续去了好几趟,不夸张的说,2007年11月份,我是我们国家为数不多的,预测到2008年3月份要出事的人。2007年11月份,我跟四川武警总队的总队长王佐明少将,在他的司令部就说过这个问题,我当时看了他的大量的东西。因为我有一个比较好的优势,就是我的身份可以进入到一些敏感的地区、敏感的部门,可以看到一些内部的情况,不仅可以看到一些资料,有时候还可以到一线去。

我去了以后,在这个地方一看,2007年发生了很多事情,当然这些事情在很高的程度上是不对外公布的,我看了他的录像,看了之后真是把我吓了一跳,在收缴的藏民武器中,很多大转盘机枪,就是抗美援朝战争中,我们用来打击美帝国主义的大转盘机枪,很多挺,手榴弹、很多重型的武器。我当时就觉得这个问题非常严重,而且这个区域非常大。以往我忽略一点,因为藏区的人住得比较分散,我说这些人怎么动员呢?因为我从军事角度看,军事上要讲一个动员,你不能光看到威胁,你还要看到他威胁的力量,其中威胁的力量之一就是你的动员能力,因为军队讲究动员。

2008年3月份陈水扁还要搞选举,解放军的准星全部瞄准台湾了,怕它搞独立,这时候西南是一个空档,它可能会打你个出其不意,你要小心。他说:没那么严重吧。我说:严重不严重,反正我要提醒你,这件事情一旦出来不是个小事情,肯定非常大。所以后来15号他正在北京开两会,匆匆忙忙的就走了。这是一个事件,当时我就预料到了,当然我不是说我料事如神,因为我看了大量的东西,再加上我对达赖这个组织的理解,只要达赖不死,这些事件是一个不会少下去的,会继续不停的闹下去,只是要借助各种各样的时机,他们在这边闹,然后国际势力予以配合,所以每次达赖只要在这个地方闹,一些国家的一些领导人,欧洲领导人和美国领导人马上掀起一波对达赖的接见,每次都是这样,这是一个规律。

从那个地方回来以后,我又去了新疆,到了新疆的南疆走了一圈,后来我又跟首长汇报,我说:新疆也有麻烦。跟我去的有很多兰州大学、四川大学、中央民族研究院、中央民族大学的一批博士生导师,沿途我老跟他们说:南疆倒不一定,新疆很危险。他们不相信,一路嘲笑我,他们说:你这个当兵的认为什么地方都危险,哪有什么危险?你去了南疆以后,人家维吾尔族的姑娘还跟你跳舞,哪有什么危险?我说危险都在这些舞蹈的后面,是你看不见的地方才危险。他们都不相信,结果回来以后果然危险了,这就是他们看不到问题背后的实质。但是为什么危险?

这个问题因为过于敏感,我在这里就不过多的讲。我只是讲这个地方的危险目前只是一个开端,大家记住,不会因为我们把7?5事件平息,它就算完了,根本就不是。这个地方的问题非常复杂,有我们内部的问题,有外部的问题,既也三股势力的问题,它同时还有美国操纵的问题。只要美国在不停的操纵,这个地方就会不停的出事,像达赖、热比娅这些人都是美国拿在手上的道具,是一个木偶而已。只要美国这个手不停的转动,这些人就会不停的转动,他只要一转动,这个地方就会出事情,而且我觉得我们也不应该过多的强调三股势力,强调多了以后可能会有一些副作用,有客观原因,也不仅仅是这个问题,这些三股势力在当地还有大量的民间支持,应该说有相当多的人还是支持他们的,所以这个地方的问题非常的复杂,所以以后会引起很大的问题,而且因为这个事件以后,实际上在两个民族心理上造成了非常大的创伤。

我有一个朋友是新疆社会科学院的,维吾尔族人,我那天就问他:你们现在想什么?他说:我们在想我们的孩子怎么办。这个问题出来以后,会有非常长远的影响。我说:很多汉人呢?他说:汉人在想40万人民币买不了我的一个亲人,他在想着复仇。我说这个事情就变得麻烦了,这个地方的问题下一步会比原来的问题会更复杂。原来这个问题爆发的时候会有其他的原因,现在还有两个民族的仇恨,一个民族对另外一个民族的仇恨,一个民族对另外一个民族的恐惧,这两个心理向极端化方向发展都不是好现象,今天我们不展开讲这个问题。美国对中国的围堵中还有一招,因为它目前对中国采用的不是军事手段,就像十条戒令一样,它里面很多东西都是阴的,我们自己感觉不到。

我认为它其中的阴招之一就是给我们中国人灌迷魂汤,就是我们现在说的GDP,我在6、7月份在《环球时报》参加了一个论坛,《环球时报》当时邀请了我们国家60多个人,号称是中国战略界的精英,那天在开会的时候,我本应该在下午发言,但是听了他们上午的发言,我忍不住就把话筒抢过来了,我就要发言,因为他们说的话,我认为实在是没有常识。几乎所有的人都在讲,我们的GDP今年已经是世界第三,到年底很有可能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他说我们再忍10年,就可能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GDP大国,到这个时候,我们中国说话就算数,我们就可以扬眉吐气了。我说:这个谁告诉你的?我怎么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据我所知,1840年的时候,清朝的GDP是英国的6倍,英国是什么国家?它是日不落帝国,世界帝国,它的GDP占世界的5%,我们占世界的33%,相当于我们的1/6。

芳芳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9a2199340101ca9z.html

分类: 回忆, 政治, 汉博, 社会状况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